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十一章
发表时间:2015-10-03 点击数:1506次 字数:

第十一章

 

医科大学党委通过了附属医院增设主管副院长的决议。附属医院作出两项决定:一是对于进修医生的留院申请。采取三十留一的比例择优录取,基本上是每年都有两三个留院名额。二是增设主管副院长的职务,该职务享有副院长的工资和福利。但只负责本科室的工作,不属于医院的管理决策层。当然,在称呼上、公示栏上、以及办公室标示上,都与普通副院长无异。仅仅在人事部的内部资料和红头文件中,才显示“主管副院长”。

附属医院召开会议,讨论晋升首批主管副院长。

“下面谁愿意第一个发言。”王院长刚说完

李院长就第一个站起,说道:“主管副院长一定要是业务技术强,是本专业最顶尖的专家。我首先推荐一个——第一产科兼大产科的魏丽丽主任。”

李院长话音刚落,贾天舒起身说道:“我同意。”魏丽丽硬拉着贾主任,让他坐下。

李院长看了贾主任一眼,又说:“魏主任是曲院长的大弟子,是全省顶尖的产科专家。很多医院都向她抛出了橄榄枝。条件非常诱人。但魏主任巍然不动。在附属医院任劳任怨,勤勤恳恳。是全体医护人员的楷模呀!”

魏主任遇到赞誉时,总是沉默不语。贾天舒低声说:“夸你呐。”

魏主任白了贾主任一眼,没有吱声。

刘主任应道:“李院长说的很对,我也同意。”

蒋院长接着说:“增设主管院长的建议是我提出的,我当时第一个想到的,也是魏丽丽主任。她可是我们附属医院的一把刀呀。李院长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在我们大内科,我推荐两个人吧:一个是神经内科的刘主任,一个是心内科的姜主任。”李院长推荐这两个人,颇费了一番心思。一是这两位主任都是本科室顶尖的专家。二是在他的徒弟中,刘主任是他最信任的。而姜主任并非他的徒弟。两人虽然没有矛盾,但由于姜主任性格清高,从不迎合上级。使他成为所有内科主任中,与李院长关系最疏远的。推荐刘主任和姜主任晋升为主管副院长,更能体现其“举贤,外不避仇,内不避亲”高风亮节。

王院长说:“对于大内科各个科室的主任,李院长是最有发言权的。刘主任可是神经内科的专家,姜主任也是心内科的权威。我同意。大家没有意见吧。”

“我同意。”“我们没意见。”众人符合。

“下面由蒋院长推荐大外科中,各个科室主任。”

蒋正也推荐了两个主任,分别是胸外科的汪主任和普外科彭主任。两位都是他的师兄弟。

然后是韩院长推荐大儿科的主管副院长……

最后王院长说:“各位主任,将来我院还会晋升第二批、第三批主管副院长。你们一定要努力。争取下次晋升。”

这几位主管副院长心里清楚,他们只负责对本科室的管理。无权参与到医院的高层决策。给个副院长待遇,只是为了留住人才。有了副院长的名号和待遇,他们就已经非常知足了。

李院长补充道:“王院长,我还有一点建议,能不能说?”

“尽管说。”

“主管副院长主要负责本科室的工作,他们不属于院领导层,更无权参与医院的决策。将来,我们是否可以设置一个首席主管副院长。作为主管副院长们的代表。她可以参与到医院的管理和决策。”

 “我同意。”不等王院长发话,贾天舒抢先插了一句。

“是呀,将来会有很多主管副院长,必须有一个代表。能参与医院高层的决策。”王院长说完,又问道:“尤院长、蒋院长,你们同意吗?”

“我同意。”两人符合道。

会议结束后,贾天舒又围着魏丽丽打转,阴阳怪气的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魏院长,我的魏大院长。”

魏丽丽白了他一眼,说道:“马上要当爹了,还没一点正经。”

“我真的很正经,以后我就不叫你丽丽了。就叫你魏院长。”

“你没听见吗?我们主管副院长不属于领导层。”魏丽丽又说:“以后还叫我魏主任。真受不了你。对了,你媳妇什么时候生?”

“还有一个多月,俺就要当爹了!”

“胎儿好吧?是男孩儿女孩儿?”

“一切正常,是男孩儿。”贾天舒洋洋得意的说:“丽丽,孩子满月时,你这个干妈要包一个大大的红包。还有老郑。”

“好,肯定少不了。”

“今儿高兴呀,今儿高兴呀。今儿个今儿个真高兴……”五音不全的贾主任又哼着歌,一步三摇的向计生科走去。

 

魏丽丽与肖程回到第一产科,肖程向大家宣布了她晋升为主管副院长的任命。大家都为魏丽丽鼓掌。小于医生说:“从今天起,我们大家都要改口了,不能再叫魏主任了。要叫魏院长。”

魏丽丽则很严肃的说:“虽然我晋升了,但依然是第一产科的主任,同时兼大产科主任。其他科室的,我也管不住。但第一产科的,必须还叫我魏主任。我永远是你们的主任。”

“你明明是院长,非要我们叫你主任?”

“主管副院长,就是给了副院长待遇的科室主任。”

“啊?”众人有点不太相信,大家心里都在嘀咕:怎么是山寨副院长,真奇葩。

魏丽丽补充道:“说白了,就是冒牌院长。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

林娜应道:“确实,叫惯了魏主任,突然改口魏院长,还真不习惯。”

“魏主任,就算你将来当上了本院的大院长。我们依然叫你魏主任。可以吗?”

“好!”

这时,赵新调侃道:“我可不是第一产科的。想让我你叫魏主任,有一个条件——请客。”

“对,魏主任,晋升院长了,一定要请客”,“请客,请客!”

“好好好,今天晚上,第一产科的全体医护人员,老地方见。”魏主任爽快的答道。

王医生很遗憾的说:“可惜,今天晚上我值班。”说罢,直摇头。

魏主任说:“明天晚上再请你,我特批你带上老公和孩子。”

“好呀!”王医生高兴的不亦乐乎。

“不过今天晚上你一定要注意,十三床和二十六床病情不太稳定。你要密切注意。出现突发情况,你要果断处置,并给我联系。”

“好,你放心吧。”

“王医生,十三床是小于的病人,二十六床是何医生的病人。对病人的病情,你要和她们两个沟通好。”魏丽丽还是有些担心。

“恩。”三人点点头。

魏丽丽又对何晶说:“你对肖程说一下,晚上他一定要来。”

“好,我会通知他的。”

“先声明一下,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魏主任补充道。

 

在晚上的酒宴上,大家先对魏丽丽说了一番祝辞,魏丽丽也说了一番话。然后大家各自开始闲聊。

这时有位医生说:“你们有没有看到网上的新闻,江西有一个交警,在高速路上给产妇接生。”

“我看了,是在警车里为孕妇接生的。”

“那个交警名叫徐春鹏。魏主任,你怎么看这个交警?”小于医生问道。

魏丽丽开着玩笑说:“我要去江西交警总队,把这个徐春鹏挖过来,邀请他作我们第一产科的副主任。”

“你们还别说,我还真挺佩服这个交警。”

“肖主任怎么不吱声呀?”

肖主任思索了一下,说:“我也向这位交警致敬。这件事情,给了我们启示:如果大家驾车出游时,可以带一个迷你急救药箱。一旦遇到孕妇生产,或者其他人身事故。可以就地急救。”

肖主任接着说:“我刚来附属医院的第一天,在路上就遇到了一个孕妇。当时堵车,是何晶为孕妇接的生。”然后,肖程问何晶:“还记得吧?”

“恩。当时我还指挥肖主任去买剪刀、钳子、纱布、针线和消毒液。幸亏附近有药店。”何晶说道。

这时,周护士长接过话:“肖主任说的很对。我们产科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驾车出游时都可以带一个迷你急救箱。以备万一。”

酒宴结束后,赵新拉着林娜的手,走出酒店。赵新看着她。林娜低声说:“看什么看,我可不喜欢这个交警,他抢了我们产科医生的工作。今天他为孕妇接生,明天我就去高速路上去指挥交通。”

赵新也调侃道:“徐春鹏被魏主任挖到第一产科后,真要抢你的饭碗了。”

“反正我不带什么药箱,没那闲工夫。在医院,好好工作。出了医院,我就好好生活。”林娜冷冰冰的说。

 

在大内科,刘主任对李院长说:“师父,今天会议上,我们总算是搬回了一局。是你首先推荐魏丽丽晋升的。她肯定会感谢你,以后在各个大主任中,你又多了一个支持票。”

“如果我慢半拍,肯定会被小蒋抢先。他肯定也会推荐魏丽丽。众望所归呀。”

“这就叫先声夺人,我们把魏主任拉到了我们这一边。”

“没那么乐观,魏院长是众所归,她是注定要晋升主管副院长的。”

“恩。”

“下一步,就是提议选拔常务副院长。这件事情拖不得。如果现在竞选,我肯定当选。如果再晚几年,就不一定了。”

“马上要召开年度工作总结大会了,在会上,是不是让魏丽丽第一个发言?”

“不行。你第一个发言。然后她符合。我再同意。就水到渠成了。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医院开会,讨论通过选拔常务副院长。”

“好。”

 

李院长敲开了魏主任的办公室,说道:“魏院长,马上就要召开年度工作总结大会了。有一件事情我想征求你的意见。”

“什么事情?”

“孙院长退休,曲院长和郑院长又离开了。常务副院长的职位一直空缺。我觉得,我们附属医院应该及时补缺呀。你有意见吗?”

“我没意见,我院都半年了,一直没有常务副院长。这不是常法。”

“好,魏院长。那我就告辞了,过几天的会议上,刘主任和我准备提一下。希望你能支持。”

“没问题。”

李院长又征求了尤盛美等几位副院长的意见,尤盛美也表示支持。

 

附属医院急诊科接到交警大队电话:三江市北环路发生一起车祸,多人受伤,有三人伤势严重,其中还有一名孕妇。请求三江医科大学急诊科出诊。

急诊科出诊前,还通知了第一产科,要求产科医生支援,魏丽丽派林娜随急诊科一起出诊。

车祸的伤员纷纷被送到附属医院。交警队和市领导也来到医院观摩室。三江市各媒体的记者也来医院采访。

一对中年夫妇被送到急诊科。两人伤势严重,中年妇女说:“小明,不要管我们了。先去看看你媳妇。再看看孩子有没有保住。”急诊科努力抢救二人。

孕妇则被送到第一产科手术室急救。孕妇的丈夫伤势较轻,顾不得处理伤口,到手术室外面。不停的问医护人员:“我媳妇怎么样?孩子有没有事儿?”

林娜对孕妇进行了检查,她让护士告诉家属,媳妇出血很多,伤势严重,胎儿已经没有心跳了。必须马上手术,取出死胎,切掉子宫。

孕妇丈夫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丈夫伤口流着血,又赶紧跑到急诊科。母亲问:“小明,孩子保住了吗?姗姗怎么样?”

“孩子没事儿。”

“孩子真的没事儿?”

“真的没事儿。”

“姗姗怎么样?”

“姗姗受伤了,正在手术。”

“哦。”

“妈妈,我去看我爸了。”

“好。”

小明的父亲伤势更重,急诊科大夫和麻醉师不停给药,止血。但终因伤势过重而死亡。

主治医生看了一下表说:“死亡时间,下午四点十五分。”

小明强忍悲痛,来到母亲的手术室。母亲问她情况。小明说父亲正在抢救,已经度过危险期了。

“好,你去看看姗姗吧。”

小明再次跑到第一产科手术室外,护士告诉她,死胎已经取出,马上要切除子宫。

林娜、何晶和赵新一起,奋力抢救伤者。

护士说:“还在出血。”

“再准备10个全血。”林娜一边给伤者输血,一边采用措施止血。

赵新道:“患者休克。”

林娜道:“肾上腺素一毫克,气管插管内给药。”护士赶紧备药:“肾上腺素一毫克,气管插管内给药。”

赵新道:“多巴胺五十毫克。”护士赶紧备药:“多巴胺五十毫克。”把药交给赵新。赵新给药。

“加压给氧。”

林娜说:“找到出血点了。”

护士递来止血钳,林娜娴熟的给破裂动脉作了结扎。

护士道:“出血止住了。”

“心跳回复。”赵新道:“血压回升。”

林娜长出了一口气。伤者的各项生命体征都回复了正常,林娜开始处理和缝合伤口。

林娜走出手术室,告诉患者丈夫,她媳妇抢救成功,保住了生命。

一个小时后,小明的母亲也抢救成功。即便如此,这次车祸造成父亲死亡,母亲受伤,媳妇子宫被切除,孩子也没保住。他一个人蹲在走廊里痛哭流涕。

小明愤愤的说:“要一定要告那个轿车司机,她违规变道,害的我家破人亡。我要让她坐牢!”

姗姗苏醒后,问丈夫和医生:“孩子了?”

“孩子没保住。”丈夫强忍泪水。

媳妇痛哭流涕:“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见家属如此悲痛,林娜和赵新也无可奈何。二人来到办公室,林娜向魏主任汇报了孕妇伤情以及抢救过程。

孕妇姗姗虽然救活了,医护人员却没有一丝喜悦。第一产科办公室里,空气像凝聚了一样。

三江电视台也报道了此次交通事故的情况和抢救过程。

 

附属医院的年度工作总结大会上,讨论了本院刚刚设立的主管副院长职务。王院长明确对蒋院长提出表扬:“蒋院长提出了这个方案,很好的挽留了本院的顶尖专家。在不久的将来,附属医院还要晋升第二批主管副院长。大家把掌声送给蒋院长。”众人鼓起掌来。

王院长似乎是在告诉魏丽丽等诸位主管副院长:你们能被晋升为副院长,最关键的不是李院长的推荐,而是蒋院长的功劳。

王院长又问:“下面,谁还有问题。”

话音刚落,刘主任站起说:“我有一个提议。希望大家讨论一下。”

“说吧。”

“孙院长退休之后,常务副院长的职务一直空缺。我们是不是从诸位副院长中,选拔出一位常务副院长。”刘主任说完,看了一眼魏丽丽。

魏丽丽又站起,说:“我院已经半年没有常务副院长了,这不是常法。我支持刘院长的提议。”

王院长又问道:“谁还有不同意见?”

这时,李院长说:“刘院长和魏院长说的是呀。我们附属医院是全省第一。怎能没常务副院长呀。尤院长,你的意见呐?”

“我也支持刘院长的提议。”

这时,李院长说:“干脆,下个星期,就开会选拔常务副院长。我们附属医院副主任以上职务的,都可以参加投票。王院长,你同意吗?”

王院长想提出反对意见,但又不想成为众矢之的。便说:“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下周开会讨论吧。”

 

会后,王院长把蒋正叫到办公室。对他说:“蒋正呀,我原本是想把你扶植成为常务副院长。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你刚刚晋升副院长才一个多月。资历和威望都不够呀。”

“王院长,顺势而为吧。”

“但你没有一丝胜算呀。”

“那我就成全李院长。”

“只是,我有点不甘心呀。”

王院长只得通知各位院长、主任。下周一召开会议,选拔常务副院长。

在会议上,王院长宣布了五个有资格作候选人的副院长。尤盛美很有自知之明,自己没有丝毫威望。如果得了零票,那就是自取其辱。尤盛美主动提出弃权。

蒋院长刚刚晋升为副院长,资历和威望都不够。如果参选,注定惨败。蒋院长也主动宣布弃权。

秦院长兼五官科主任,他技术虽好,但五官科分量远不如与内科、外科这些大科室。他也弃权。

韩院长兼大儿科主任,她是李院长唯一的竞争对手。

最后,李副院长以68票对26票的绝对优势。成为当选为附属医院的常务副院长。

新生儿内科的田主任问韩副院长:“云姐,李院长晋升常务副院长了,你怎么心情还那么好呀?”

韩院长说:“我就知道这次赢不了。”

“那你为什么不学那几个副院长,弃权?”

“我如果弃权了。不是让李院长唱独角戏吗?”

“那你就去作绿叶,让李院长当红花?”

“如果我不参选,常务副院长的竞选,只有一个候选人。我当一次绿叶,给李院长铺铺路。也无妨呀。”

“云姐,反正我为你不值。”

“李院长当选常务副院长,这是众望所归。我自己的那一票,投的也是李院长。”

“啊?你是不是发烧了?”田主任摸着韩院长的额头。

韩院长拉着田主任的胳膊说:“我的好妹妹,不要再为我喊冤了。今天晚上我请客,你叫上她们几个。”

“你凭什么请客?升职的是老李。”

“你赶紧去叫上她们几个,大家好久没聚了。”

儿科的几位与韩院长要好的主任来了之后。

田主任还是不依不挠,说:“云姐,你当着咱几个姐妹的面,把话说清楚。为什么把票投给老李?”

“啊?云云把票投给李院长了。”

“我的好姐妹们。你们说,谁会投我的票?”

“儿科所有的科室主任,都会投你的票。”

“还有谁?”

“产科,产科和我们关系密切。”

“只有在新生儿评分上,与我们有直接联系。产科能投我的,最多一两票。”

“其他科室就没和你有交情的?”

“那再加上三五个。最多二十来个。我这一票无论投谁。李院长都注定当选。”

“说的也是。”保健科的冯主任低声应道。

“既然如此,我这一票就投的公道一些吧——我觉得李院长比我更有资格作常务副院长。”

听了这番话,田主任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范主任说:“看来,韩院长参加竞选,是给李院长捧场呀。”

“今天我请客,咱们好好聚一聚。走吧!”

“别人升职了,你却请客庆祝!”

 

刘主任私下对李院长说:“师父,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要不要庆祝庆祝?”

“要低调。”

“我知道要低调,只宴请咱们内科的正副主任。”

“还是不庆祝的好。”

“王院长一直想提拔蒋院长作常务副院长,他虽然是大院长,照样无可奈何,还是师父当选。”

“不要小看了蒋正,幸亏是现在选拔,如果再迟几年,就很难说了。后生可畏呀。”

刘院长又说:“师父,王院长本来已经退休了,现在被返聘代理大院长。您现在是本院唯一的常务副院长。大院长非你莫属,他应该离开了吧?”

“凡事不可强求。”

 

在附属医院公寓,何晶问林娜与赵新进展如何。林娜说:“正在恋爱中,但感觉还不够热。”

“你的第一次献给赵新了吗?”何晶问。

“第一次啥?初吻,还是那个?”林娜又问。

“当然是女孩儿最珍贵的那个呀。”

“俺的初吻还没送给他呐。”

“啊?不会吧?!你效率太低了。”何晶有些不相信。

“赵新只亲过我的脸颊。他还没尝过仙女唇中露呐。”林娜说。

“你效率也太低了,爱情是需要滋润的。”

“你有什么办法?”

“明天晚上,我值班,你邀请赵新来公寓,看电影《第一诫》。”何晶说。

“《第一诫》?爱情片?”

“是恐怖片……”

林娜终于明白了:“等看完电影后,我说太害怕了。让他陪我。”

“孺子可教。”

“孤男寡女的一起睡,太难为情了。”林娜面起红晕,有些羞涩。

“有了滋润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才是热恋呀。”

“好吧,那我就试一试。”

 

翌日,林娜与赵新走出手术室。家属在门口焦急的等待。林娜说:“手术很成功,母子平安。”

家属鞠躬致谢。

林娜无视家属,拉着赵新的手说:“下班后,到我公寓,我请你喝酒。”

“喝酒?”

“是我妈妈亲自酿的,原生态、纯天然的葡萄酒。”

“你妈妈会酿酒,了不起呀。”

“那当然,我妈妈最了不起了。”林娜洋洋自得,又说:“我还准备了几个小菜。”

“要不要叫上肖主任和何晶?”

“今天晚上何晶值班,就咱俩。”林娜把头往赵新肩膀上一靠。

赵新和林娜一起来到公寓。林娜拿出了自酿的葡萄酒,以及准备好的几个小菜。两人一起对饮。之后林娜打开电脑,说:“看部电影吧。”

“好,找部好电影。”

“我听说有部电影,是香港近年来最经典的恐怖片。”

“你喜欢看恐怖片呀。”

“偶尔看一下。”

林娜打开暴风影音,搜索到《第一诫》。两人一起看了起来。这部电影确实比较恐怖,吓的林娜直往赵新怀里钻,赵新把林娜搂在怀里。遇到最恐怖的场景时,林娜拉着赵新的手,挡着自己的眼睛,又掰开赵新的手指,从缝隙中偷看。这一看,吓的林娜尖叫。

看完电影后,赵新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别走,我害怕!”林娜紧拉着赵新的手说:“如果何晶在,可以让她陪我一起睡。她今天晚上值班,你说咋办?”

“那今天晚上我陪你?”赵新有些犹豫。

“那你说咋办?没想到《第一诫》这么吓人。早知道我就不看了。”林娜偷偷的瞄了赵新一眼。

赵新见到心上人惊魂未定,也觉得不能一走了之。于是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说今天晚上要替同事值班,不回家了。

“赵新,没想到,你居然会说谎。”

“你让我咋说?我总不能说‘今天晚上,我要陪林娜睡觉吧!’”

“你真坏!”林娜对赵新的胳膊上轻轻打了一下,然后偎依在心上人怀中。

 

第二天早上,赵新在床上搂着林娜说:“没想到,你居然是……”

“是什么?我是产科医生。”

“你居然是原生态、纯天然的。”赵新说。

林娜有些羞涩的说:“人家不是给你说了,让你品尝我妈妈的杰作,原生态、纯天然的美酒和美女。”

“原来如此呀。”

“酒色不分家嘛。人家把女孩子最珍贵的东西都献给了你,你以后可要对我负责呀。”

“那还用说,我当然会对你负责。”

“还有,我的初吻,也献给你了。”

“啊?初吻。”

“是呀,我把最珍贵的两样东西都送给你了,你怎么报答我?”

“你要我怎么报答?”

“你不能辜负我,要对我言听计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好好,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我都听你的。”

“一言为定。”林娜接着问:“对了,你有没有处女情结?”

“处女情结?”赵新思索了一下说:“没有吧。”

“你居然没有,人家把最珍贵的东西都献给你了。你却不稀罕,不买账。”林娜揪着赵新的耳朵。

“我错了,我错了,好好,我有,我有。”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

“这还差不多。”

“对了,你已经二十八九的人了。怎么还保留初吻?”赵新有些疑惑。

“我给你说了,你要给我保密。”

“好,保密。”

“我从小到大,只有一个朋友——曲兰。前几个月,才有了第二个朋友——何晶。你是我第三个朋友。你说我的初吻献给谁?”

“真的?那个叫李晓荣的,是怎么回事?”

“纯粹是我杜撰的,根本不存在这个人。何晶也知道的。”

“你居然蒙我。”

“我一直没男朋友,说出来,太没面子了。你可不要对别人说,你是我的初恋。”

“说的也是,林娜大小姐从来不正眼看人。看不起这个人,歧视那个人。人人不爱。当然不会有朋友了。”赵新故意逗她。

“我有那么失败吗?”

“以前你确实,公主病太严重。都病入膏肓了。是谁拯救了你呀?”

“是你赵新呀。主刀医生管治病,麻醉医生管救命呀。”林娜又问:“你有没有喜欢过以前的我——‘林大小姐。’”

赵新思索了半天,说:“没喜欢过那个人人不爱的林大小姐。”

“真的没喜欢过。有一点好感吗?”

“以前,我对你真的没有喜欢。不过有一些感激,你对我很好。还帮我过很多次。”赵新补充道:“你不知道尊重他人。他人又怎么会喜欢你。”

“嗨。”林娜叹息了一口气。
“不过现在好了,你知道尊重他人了,在工作中,对患者也有耐心了。虽然有时还冷冰冰的,不合群。这是你的个性。我现在真的喜欢你。”

“我和朱爱萍相比,你更喜欢谁?”

“当然是你了,你超凡脱俗。任何人也比不了你。我现在才明白。我对她三分爱情,七分同情。”

“我当初处处与她过不去,后来也有点同情她,被冒牌律师敲诈,还拖累个私生子。”

“现在她终于有了好的归宿,找到了孩子的亲生父亲。嫁给了陈大卫,现在又怀孕了。”赵新说。

赵新提及朱爱萍怀孕,让林娜赶到一丝隐忧,他犹豫的问:“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要生气。”

“尽管问。”

“那我就说了:陈大卫出现时,你和朱爱萍正在热恋。朱爱萍怀的孩子,会不会是你的。”林娜放低音量,平和的说。

“绝对不可能,我采取了防范措施。”

“哦,那我就放心了。”林娜最后一丝顾虑也被打消了。

 

朱爱萍虽然已经怀孕,依旧正常工作。在工作之余,准备晋升副主任医师的考试。她知道,一旦生了孩子,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学习了。陈大卫劝她不要那么劳累,她对丈夫说:“我要为我们的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朱爱萍又有些许疑虑,就试探着说:“我今天再给你最后说一次,孩子的事情。”

“恩。”

朱爱萍握着着陈大卫的手说:“你真的能不计前嫌吗?你答应我,要对孩子视如己出的。能做到做到吗?”

“我就敞开心扉,对你说出我的心里话吧!”陈大卫半搂着朱爱萍,真诚的说:“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之后,又怀上了赵新的孩子。那你确实亏欠了我。事实是,你怀上孩子时,你还和赵新在一起。是我把你从他身边夺走的。如果说亏欠,也是我亏欠赵新。你受了那么多苦,是你不计前嫌,我亏欠你。”

朱爱萍扑在陈大卫怀里,低声说:“你一点也不比赵新差,甚至比他更好。更有胸襟,更包容我。”

“我对咱俩有一个共同的要求——遵守我们的誓言,孩子的事情,永远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这就是咱俩的亲身骨肉。”陈大卫轻抚着朱爱萍的肚子。

朱爱萍也严肃起来,夫妻二人双手紧握:“这就是我们的亲骨肉。”

朱爱萍投入陈大卫的怀抱,陈大卫说:“这件事情,以后永远再也不要提了。”

陈大卫为了增加家庭收入,也在业余时间去其他医院作手术,挣外快。两人都为了自己的家庭奋斗,都为了孩子努力。

 

省二院产科重症病房二床的患者小芳,父亲经营华夏房地产,净资产数十亿。二院与华夏地产有合作。其新建的门诊特检大楼,就是华夏地产开发的。

妇产科杨主任格外重视,一定要把二床风险降低到最低。

杨主任就二床的病情,与诸位医生探讨。杨主任让吴医生谈一谈对手术的意见。

吴医生谈了对手术的风险控制,并主动请缨,希望担任此次手术的主刀。

杨主任又说:“朱医生,你说一下看法。”

朱爱萍说:“二床胎盘植入。还有轻度获得性凝血功能障碍。患者首先要预防的,是大出血。”

“如果产妇出血超过500毫升,该采取什么措施?”杨主任问。

“开放静脉通道。同时按摩子宫,以及静脉推注催产素,增强宫缩。”

“还有吗?”

“最关键的是查明出血的原因:一般最常见的时子宫收缩乏力。此外还有产道损伤和子宫破裂。在胎盘娩出以后,要迅速检查胎盘是否完整。这一点至关重要。”

“详细说一下检查胎盘,为什么重要。”

“我在附属医院时,就遇到过,当时助手没有检查出胎盘中的损伤。从而给主刀医生提供了错误了信息。即使后来换了肖主任,采取髂内动脉介入手术,也仅仅是暂时止住了大出血。后来患者再次大出血。第一责任人并非主刀医生,而是检查胎盘的助手医生。”这时,朱爱萍回忆起了自己在第一产科主刀六十八床的手术:林娜作为助手,没有检查出胎盘破裂。当何晶检查出胎盘破例时,自己说:“血都已经止住了,胎盘怎么样,已经不重要了吧。(《产科医生》第二集第15分钟。)”

“朱医生说的很对,一台手术,不仅仅是主刀医生,助手、麻醉师,都非常关键。她们仅仅是分工不同,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别。”杨主任说:“继续。”

朱爱萍说:“还有比大出血更凶险的,是羊……”

“朱医生!”朱爱萍话还没说完,被沈医生打断:“患者最危险的就是大出血,没有比大出血更凶险的。”

朱爱萍看了一眼沈医生,沈医生给她使个眼色,不让她再说。

杨主任问:“沈医生,你有什么补充的吗?”

“二床是AB型熊猫血,必须提前让血库备足AB型RH阴性血。”

“你负责联系血库,让他们作好准备。”

“好!”

“朱医生,那你认为,谁作主刀合适?”杨主任问道。

“我认为,杨主任可以胜任。”朱医生说。

“你认为我有多大的把我?”

“谁作手术,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何况二床的病情复杂。”朱医生应道。

“那你认为,谁作主刀,把握会比我更大一些?”

“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魏主任。当然,还有伊利莎娜的曲院长。”

吴医生听不下去了:“二床本来是我的病人,我主刀是理所应当。即使我没本事。杨主任完全可以胜任吧?!干嘛非要请第一产科的?”

“如果不出现意外,你完全能够胜任,根本就不用我上阵。但若出现意外,不但我没有绝对把握,即使把曲院长和魏丽丽都请来,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杨主任说。

“既然魏主任都没把握,干嘛还要请他?”

“魏院长如果主刀,把握会比我大一些。”杨主任又说:“患者家庭优越,家属表示,花多少钱无所谓,关键是保证母子平安。”

众人被杨主任说服。

杨主任又说:“我马上给医院汇报,邀请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魏丽丽来作主刀。”

杨主任走后,众医生窃窃私语:“二床就是牛呀,如果是普通患者,杨主任完全可以主刀。”

“是呀,这个二床,老爸是房地产公司老总,咱医院新建的大楼,就是人家盖的。她的子宫相当于别人的性命;她生命相当于别人十条性命。”

“是呀,有钱就是任性。”

 

会议结束后,朱爱萍私下问沈医生:“沈医生,刚才你打断我。咱们妇产科是不是有什么忌讳?”

“不要在会议上公开提‘羊水栓塞’。这是咱这儿不成文的规定。”

“为啥?”

“因为耿主任、吴医生和我,心理都有阴影。特别是耿主任。十几年来,她主刀的手术遇到过三次羊水栓塞,患者全部死亡。最近的一次,产妇和孩子都没保住。产妇的母亲也悲伤过度…… 羊水栓塞比大出血可怕十倍。我们都不想招惹它。”

“那不行吧?”朱爱萍质疑道:“患者万一羊水栓塞,就没有抢救预案!”

“杨主任会私下作准备的,不过,她也没把握。”沈医生继续说:“杨主任主刀的手术,也遇到过四次羊水栓塞。”

“结果咋样?”

“有三次患者死亡。”

“那就是说,还成功了一次?”

“也不算成功。不提了。”沈医生已经脸色发白,似乎被死神附体。

“哦!”朱爱萍终于明白了:“怪不得非要请魏主任。”

“你提前给魏院长打个招呼,不要公开提‘羊水栓塞’。”

“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