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3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9-30 点击数:282次 字数:

35

 

抗战胜利后,刘赴陕西任37集团军总司令。

1946年,37集团军整编为第29军,刘任军长。

1947年3月,刘部随胡宗南进攻陕甘宁边区,虽然占领延安,但是始终未能找到陕北中共军队主力进行决战,战局逐渐陷入被动。

1948年2月,彭德怀率军攻打宜川,刘戡率第27师和第90师两个整编师驰援,2月26日,胡宗南指定刘戡走经瓦子街的洛宜公路,遭到彭德怀伏击,被包围。

刘戡的先遣队很早就发现中共大军埋伏,二十六师师长王应尊向刘戡提出了先集中力量打观亭,然后由观亭前往宜川解围。

刘戡向胡宗南汇报,但这一建议被胡宗南否决。

胡宗南仍要该军 “按照原定计划,沿洛宜公路迅速前进”。

刘戡曾激动说:

“算了,打完了事!”。

3月3日,刘戡兵溃,以手榴弹自杀身亡,时年仅42岁。

只有王应尊二十六师突围成功。

蒋介石于1948年3月2日的日记写道:

“宜川丧师,不仅为国军剿匪最大之挫折,而且为无意义之牺牲,良将阵亡,全军覆没,悼恸悲哀,情何以堪?”

令胡宗南按陕北中共新华广播电台的指示,领回刘戡及严明(整编90师师长)二人尸体,厚葬于西安,并追晋二人为陆军上将。

 

瓦子街战役,发生于今瓦子街镇一带,是西北战场1948年初在战略进攻阶段,进入蒋介石统治地区作战的首次战役。

该战役全面打响并持续的时间为1948年2月28日至3月1日。

根据彭德怀总司令确定的围城打援的作战方针和计划,首先围攻宜川守敌,诱敌来援,2月28日来援之敌进入解放军预定的诱伏圈后,29日晨2时解放军集中主力向敌发起攻击,至3月1日17时迅速在今瓦子街镇地区将敌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部,整编第九十师五十三旅、六十一旅,整编第二十七师三十一旅、四十九旅彻底歼灭。

3月1日下午,该战役以人民解放军的胜利而结束。

瓦子街战役,发生于今瓦子街镇一带,是解放战争时期西北战场上的一次重要战役,是毛泽东同志“围城打援”军事思想的典型战例之一。

此役发生于1948年2月28日至3月1日,在彭德怀司令员的指挥下,按照毛泽东军事战略方针,集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原一、二、三、四、六5个纵队7.2万人的优势兵力,历经三天浴血奋战,取得了歼敌1个军部、2个师部、5个旅3万余人的伟大的胜利。

战役中,击毙敌二十九军军长刘戡、九十师师长严明,三十一旅旅长周由之、四十七旅旅长李达、五十三旅副旅长韩指针、一五八团团长何怡新等高级将领,活捉敌团以上高级将领16人。

1947年3月至11月,经过9个月的顽强战斗,陕甘宁边区失地已大部分收复,西北野战军可以集中全力作战。

1947年12月至1948年2月中旬,第一纵队、第三纵队、第四纵队、第六纵队集结于清涧,绥德、米脂、安塞;第二纵队在晋南曲沃地区,开展了以“诉苦”、“三查”(查阶级、查思想、查斗志)为主要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经过近1年战斗锻炼,政治觉悟和战斗素质得到空前提高。

国民党在西北的军队(除新疆外),有39个旅23万人,封锁黄河、严守关中,防御解放军南下。

胡宗南集团军在陕甘宁周围的10个旅,即整编17师何文鼎的12旅、48旅及陕西保安11团,守备延安及防护延安至富县的公路一线;整编76师24旅(70、71团)守备宜川;刘戡率整编29军军部及整编27师王应尊部、整编90师集结于洛川、黄陵地区,作机动兵团,以北援延安、东援宜川,企图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24旅之72团及陕西保安6团驻韩城、禹门口附近,以阻止黄河以东解放军西渡;陕西保安1团驻守黄龙。

为粉碎胡宗南的布防,歼灭其有生力量,西北野战军采用“围城打援”的战术,先以一部分兵力围攻宜川,诱调黄陵、洛川一线敌军东援,西北野战军集中优势兵力,先围歼运动中之援敌,而后攻克县城。

西北野战军围攻宜川城以后,判断敌军东援有三条路线,一是从洛川永乡经黄龙的小寺庄、瓦子街至宜川城,此道为简易公路,交通方便,距离较近;二是由洛川经黄龙的三岔、石堡、圪台至宜川,此路虽大,但比第一条路线远了1倍,不利于迅速增援;三是由洛川经鄜县的牛武、进士庙梁和宜川英旺至宜川城。

此路需翻山越岭,行进缓慢,较第一条路远。

三条路线相比,敌军选择第一条路线的可能性最大。

据此,人民解放军作战部署如下:

第三纵队许光达部,首先消灭宜川东北云岩地区之敌,后进至宜川城北及城西,独立二旅攻城,独立五旅于海洲塬、白家庄地区构筑工事,准备阻击敌援军。

第六纵队罗元发部,附延属分区独立团,由延长县南下,经云岩以东地区进至宜川城东和城南,协同独立二旅围攻宜川城,并派出一部分兵力于铁龙湾、县池地区阻击援军。

该部在前进中以一个团的兵力附以山炮营,首先消灭秋林、圪针滩之敌,占领黄河禹门口铁索桥,然后由延属分区独立团担任铁索桥至秋林地区的守备任务。

第一纵队贺炳炎部,经临镇进至宜川西边的英旺、龙泉地区,由北向南,侧击东援之敌。

第四纵队王世泰部,由甘谷驿南下,消灭金盆湾之敌后,进至宜川以北集结,除向延安方向派出侦察警戒外,协同第一纵队侧击东援之敌。

第二纵队王震部,于1948年2月23日晚,从晋南出发,由禹门口强渡黄河,消灭禹门口西岸之敌,进至黄龙圪台、石台寺、杨家湾地区,由南向北阻击东援之敌。

在部署中,彭德怀司令员以及西北野战军的将领们,反复研究,制定了三个作战方案,详细地制定了各团的进军路线和时间要求,以及策应机变等事项。

1948年2月16日

西北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分别由米脂、清涧、安塞、绥德到甘谷驿、金沙镇、延长地区集结,作战前准备。

1948年2月22日

第三纵队、第六纵队向宜川发动攻击。

第一纵队、第六纵队首先占领云岩、孟长镇、英旺、茹平。23日消灭了宜川城外围敌军武装力量。

24日包围宜川县城。与此同时,一纵、四纵已进至指定地区,三纵、六纵攻占了秋林、圪针滩,二纵队于23日由禹门口强渡黄河,向宜川以南的圪台地区集结。

1948年2月26日

三纵、六纵包围宜川以后,迅速攻城,迫使宜川守敌向胡宗南告急求援。

1948年2月27日

人民解放军突破宜川城外围防线,先后占领防御要点,虎头山、万灵山、七郎山,将敌军压向城内。

胡宗南得知宜川被围,除令宜川守敌坚守待援外,命令整编29军军长刘戡,率领整编27师、整编90师,共4个旅8个团的兵力,于2月26日由黄陵、洛川出发,沿洛(川)宜(川)公路,经瓦子街,轻装驰援。

当刘戡军队进至洛川永乡时,敌侦察兵即发现一纵部队在永乡以北50里的观亭一带,刘戡拟先打击观亭一带之人民解放军,以解其左翼威胁,但西安绥靖公署复电称:

“宜川危急,不可出击观亭,按原计划加速驰援宜川。”

人民解放军侦察清东援敌军行进预料之第一条路线时,即接原作战方案行动。

三纵、六纵各以1个旅5个团的兵力,继续围攻宜川,诱敌深入,集中主力9个旅,处于伏击态势,布置于瓦子街以东,铁龙湾以西,川道两侧南北高地,待机歼敌。

行进中刘戡又接到洛川专员电报,称二纵队先头部队于27日下午,通过黄龙的孙家沟门,继续北进,如不采取措施,援军右侧将受袭击。

1948年2月28日

敌军为防止通过瓦子街以东弯曲隘路遭伏击,刘戡令27师47旅李达部,沿公路北侧山梁为右翼掩护前进;令90师之61旅杨德修部,沿公路西南侧山梁,为左翼掩护前进,并限于当日到达宜川,与24旅会合。

可是北侧山梁无路可行,61旅只能沿公路南侧前进,47旅只好在狭窄的公路上一条龙式地前进。

上午10时,敌29军之27师进至丁家湾、任家湾地段,遭三纵队独立五旅、教导旅二团的阻击,前进缓慢。

此时,敌后续部队已全部进入瓦子街以东的山沟里,行军困难,刘戡下令,就地宿营,次日继续东进。

沿公路南侧行进的61旅在继续前进中,后续部队在后瓦子街发现跟踪的第一纵队。

刘戡遂将61旅撤回到丁家湾以南的高地,令其157团向东、南、西三面警戒;令53旅邓宏仪部第159团占领枣湾、桥儿沟以北;47旅李达部139、140两个团占领丁家湾以北高地;以一个营占领瓦子街东南高地(即东南山)向北警戒。

黄昏前29军军部设在枣湾,27师师部设在任家湾,90师师部设在于家沟,其余部队沿公路宿营。

敌军宿营部署形成环形防御,处进攻态势,企图于29日一举进至宜川城,以解危机。

当晚风雪交加,天寒地冻,敌警戒线松弛,未作实战性工事,正为人民解放军突然发起围歼,造成有利条件。

当日下午,人民解放军各纵队,即隐蔽向敌接近。

一纵队独立一旅、三五八旅尾随敌军,由英旺、观亭进至瓦子街以西的新寺、莲花台、张宪地区,切断援军退路。

四纵队警备一旅、警备三旅集结于安家凹、茹平地区;三纵队独立五旅进至铺落沟,六纵队新四旅七七一团进至铁龙湾地区,二纵队独立四旅、三五九旅已由圪台进至砖庙梁及东西罗汉庄、八十亩坪地区,预伏圈越收越小。

至此,援敌已陷入人民解放军的全面包围之中。

当晚,西北人民解放军总部设在海洲塬。

1948年2月29日

凌晨2时,一纵队向瓦子街敌军之后背发起进攻。6时,独立一旅三团全歼90师搜索排。8时,在偏石村击溃53旅158团1个连,切断敌军后路。此时,刘戡即令其53旅159团沿公路南侧山梁回头向瓦子街西进,企图保障后路完全。此时,人民解放军尚未占领瓦子街南面高地,为切断敌人向东南(蔡家川方向)逃窜的可能,一纵队令三五八旅黄新廷部之七一四团、七一五团1个营,向瓦子街东南山敌之159团阵地发起猛攻,断其南逃退路。敌先头营被击溃。

10时,又打退敌反扑的1个营。14时,敌为控制瓦子街东南山,令53旅157团(少1个营)接替159团阵地,与解放军七一四团发起争夺战。

七一四团与敌激战终日,打退敌30多次反冲锋,歼敌千余人,夺取东南山敌军全部阵地。

敌61旅主力向丁家湾以南反扑,一度占领阵地,六纵队教导旅二团,给敌以猛烈还击,新四旅七七一团从东面出击,协同二团夺回阵地。

下午,二纵队主力到达王家窑科,由枣卜台以西进入战斗,向敌6旅18团猛攻,逼使61旅退却,敌183团向西,181团向东,固守阵地。

在公路北侧,一纵队独立一旅二团攻占偏石、桥儿沟以北高地,击退敌158团及31旅92团的反扑,激战到黄昏,坚守了阵地。

四纵队主力(少骑兵六师)沿海洲原南进,与敌47旅之140团激战到黄昏,对峙于任家湾北山上。

敌140团曾向丁家湾以北三纵队独立五旅一三团发起反扑,被击退。

黄昏时,敌东援部队全部被人民解放军压在桥儿沟、任家湾、丁家湾附近东西不足10公里,南北仅5公里的狭窄川道里。

人民解放军宿营于风雪山林,准备翌日总攻。

1948年3月1日

拂晓,人民解放军发起总攻。

一纵队独立一旅,三五八旅之七一四团、七一六团,沿公路两侧,由西向东;二纵队三五九旅,独立六旅之一七、一八两团,独立四旅由南向北;六纵队新四旅之七七一团,教导旅二团和三团,由东南向西北;三纵队独立五旅,由东北向西南;四纵队警备一旅、警备三旅由西北向东南,全方位进攻。

在人民解放军四面围攻下,16时,公路两侧山岭敌之阵地均被解放军占领,敌援军被压到沟底,四处逃窜,慌乱不堪,17时全部被歼。

这次战斗共击毙、击伤援敌5000余人,被俘18000多人。

当敌29军军部(28日迁至任家湾土寨子里)被围时,刘戡知其败局已定,全军即将覆没,在绝望中,遂下令销毁机密文件和电台,并欲拔枪自杀,被参谋长刘振世夺下手枪,遂一齐逃出任家湾土寨子,途中刘戡拾得一枚手榴弹,自炸身亡。

整编90师师长严明坐在滑杆上,夹在败军中,被击毙。敌31旅旅长周由子,47旅旅长李达、53旅副旅长韩指针、158团团长何怡新等亦被击毙。

敌29军参谋长刘振世、参谋处长吴正德、27师副师长李奇享、团长邢志东、90师参谋长曾文思、159团团长安根南、61旅参谋长张缉熙、副旅长李秀岭、183团团长刘钢夫等被俘。

人民解放军全歼敌援军之后,随即转向宜川。

宜川城周围群山环绕,地形险要,易守难攻。

诸山中,以内外七郎山(以城墙为界,墙内称内七郎山,墙外称外七郎山)和凤翅山最为险要。敌宜川守军24旅之70团、71团,在城外几个山头筑有防御工事,并配备山炮3门,迫击炮2门。

连同地方武装共约2700多人。1948年2月26日,人民解放军扫清了外围之敌后,27日晚,占领了太子山、外七郎山、老虎山,将敌人压到城内。

为了配合整个战役的总体行动,所有攻城部队,虽炮火激烈,但进程缓慢。

28日曾攻入内城并俘敌500余人,29日拂晓前主动退出城外。

1948年3月1日下午,瓦子街地区打援战役胜利结束,达到原计划战役目的。

从18时起,人民解放军围城部队轮番向内七郎山攻击,凤翅山被重重包围,敌军陷入混乱中。

1948年3月2日

围攻宜川城的部队发起猛攻,由小北门攻城,并向凤翅山攻击。

3月3日8时,夺取内七郎山,全歼宜川守敌,敌76师24旅旅长张汉初被俘。

至此,宜川、瓦子街战役全面结束。

此战共歼胡宗南集团1个军部、2个师部、5个旅共10个团的兵力,毙伤俘敌共3万多人。

此役之后,消灭了敌军有生力量,解放了宜川、黄龙大片地区。

1948年4月21日

国民党军队被迫放弃延安,25日逃离洛川,从而改变了西北战场整个局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3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