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3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9-26 点击数:348次 字数:

31

 

朗诵完李白的诗,江青累了。

江青提议休息一下。

走时对我说:

“我会安排人将这首诗的复印件交给你的。”

我感觉得到江青的态度是认真的。她殷切地希望我回美国后一定要认真地研读一下这首诗。

江青的认真,让我想起了毛泽东说过的那句最著名的话:“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江青还向我认真地推荐了毛泽东所著的《论持久战》。

你说,中国有那么多人。中共有那么多有头有脑的领导人。为什么只有毛泽东能看出来对日斗争是一项长期而艰苦的历程,而且必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的呢?

林彪说过:

“毛泽东是中国几千年、世界几百年才出现的一个伟人。”

这话,我很以为然。

 

我们又回到了那间有地图的屋子里。

地图上用红、蓝两种颜色清晰地标示出了19458月至1946年日寇投降之后红区与国统区的面积。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也给中国的对日持久战划上了句号。朱德统率的八路军和陈毅率领的新四军,不用江青介绍,我也知道他们都得服从毛泽东的领导。

随着日寇的战败投降,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直接面对面地推向了国民党。

这时,共产党已经有了一支一百二、三十万人军队和根据地的一亿三千万的人口。

而国民党军队有四百三十万,国统区有三个亿的人口。而且占据着绝大多数的大、中城市和全国的交通要道。尤其是美国人还挺乐意提供飞机和军舰,颠簸颠簸地为蒋介石运送兵力。

那时候的飞机和军舰可是个稀罕玩艺儿。

一开始,蒋介石还挺开明。打算将美国人送他的洋玩意儿“匀出”一点儿给八路军。

共产党可没领他的情,而是诙谐地给他取了个外号:“运输大队长”。

国军的败家子作风在中国现代史上也算是一绝。

话说内战中期,国军的装甲部队几经战斗仗打得虽不甚像样不过人员、装备的损失不小。

为了补充装备,当时的装甲兵参谋长蒋纬国中校便向美国人求援。

大美帝国财大气粗又刚刚打完二次大战,手里的会喷火的钢铁剩余物资在太平洋诸岛上扔得到处都是,有人愿意要这些东西便随手甩来毫不在意。

古有明训:

千金散去还复来。”

这些东西来得太容易了国军便也不如何放在心上,除了部分M5轻型坦克补充了战车1、3团以外,剩下几百辆的坦克、装甲车卸船后就扔到了上海龙华码头晒了一年多太阳。

49年5月,解放军兵临上海,国军才想起来还有这些东西。

无奈时候已晚,除了部分M4、 M10来得及撤到台湾以外,剩下的数以百计的各色坦克、装甲车便留给了陈毅,后来成为解放军组建水陆战车师的本钱。

众所周知,毛泽东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

作为一个强者,他对自己的对手和敌人经常有一些幽默的评述。

比如,毛泽东对反动势力的政治代表蒋介石,虽然也批判,但也经常表扬。

毛泽东多次将蒋介石称作解放军的“运输大队长”。

这样的称呼完全是一种幽默,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毛泽东的强者风范。

可是,中国的某些右派文人却坚持认为:毛泽东是真心实意地感谢蒋介石。

并且著书立说,以为佐证。

虽然他们也和全国人民一样都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里面,根本就没有“运输大队长”这个头衔。

由此可见,毛泽东的确说过感谢蒋委员长的话,感谢蒋某人送来了武器弹药,是人民军队的运输大队长。

蒋某人真的是运输大队长么?

他可是拿着枪来屠杀人民和人民军队的呀!

为什么要感谢他?

因为毛泽东和他的军队正是依靠夺取蒋介石带送来的武装战胜蒋介石的。

毛泽东说感谢蒋委员长,正是一个强者才能说的话。是一个胜者才能说的话。

如果毛泽东被蒋介石打得一败涂地,毛泽东还能说出这种话么?

江青接着给我背诵了一系列的数字也进一步地证实了这一不争的事实。

这些数字包括战场规模、军队数量及人员和物质的损益(此消彼长)。

看到我手忙脚乱地在笔记本上不停地记录着这些数据,江青笑着对我说:

“别急,我会叫人将这些资料整理好给你的。”

我情不自禁地用刚学会的几句中文答谢道:

“将来,这都是一些非常有用的参考资料。”

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是的,我想也是的。因为这些都是真实的资料,不容篡改的历史资料!”

江青大声地肯定了我的想法。

只可惜当时对江青的“激动”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尤其是她为什么要用“篡改”这个动词?

更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就连我给江青写的这本传记小说,也是被人改得乌七八糟,面目全非。并且是在四十年之后才与中国的读者见面。

后来,我又学了一句中文:“改天换地。”

毛泽东创立的为广大人民群众谋福利的中国共产党都被人改成了为少数人首先富裕起来的致富工具,甚至还有人想将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改成资本主义的宪法“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改改本人区区的一本小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江青当时提供给我的资料都是中文版的,不得不临时找人翻译成英文。

当我将这些英文资料整理出书,四十年之后香港某大学的某某教授才组织了一班学生,将早已被人改得面目全非的我的小说再翻译成中文。

这也就难怪我的中国读者们对我给江青写的传记小说《江青同志》为什么会被改成《红都女皇》而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是啊,没有“改”,就没有“变”。

没有改变,就没有进步。

被篡改了的历史,终究有一天会被人再重新改正过来的。就象有人说:“永不翻案!”。可该翻案的时候,总是会被人再翻过来的。

难道不是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3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