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26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9-21 点击数:296次 字数:

26

 

随着美国扶蒋反共政策的确立,美国加紧了从各方面支持蒋介石的活动。

在军事方面,194412月,美国政府帮助蒋介石在昆明设立了中国陆军总司令部,以何应钦为总司令,原任中国战区美国陆军参谋长麦克鲁兼任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的作战司令,负责训练地面部队并统一指挥美国在国民党军队中的一切人员。

美国供应部队司令齐夫斯被派兼任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的后勤司令。

控制美国援华军用物资的分配。

魏德迈则以中国战区美军总司令的名义,直接掌握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的作战与后勤两个部门。

与此同时,美军在华人数大量增加。

19451月,在华美军已达32956人,到日本投降时,又增加到60369人。

1945年初,魏德迈以蒋介石参谋长的名义,同意帮助蒋介石训练和装备36个师的兵力。

为此,在桂林设立中国军官参谋训练班,培养国民党军高级军官,在云南,美军帮助国民党军设立了参谋、步兵、炮兵、摩托、工兵、译员等大批训练学校,在兰州等地成立训练与供应装备中心等。

通过这些活动,到日本投降时,美国共帮助蒋介百训练和装备了20个美式机械化陆军师,成为后来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的骨干队伍。

此外,美国政府还大大加强了陈纳德率项的第14航空队及其运输能力,并在19452月,在昆明成立中国第之空运大队,由美军上校勃郎里任司令。

19455月,一个月的空运总额已经增加到7万吨。

美械师的装备和巨量军事物资的支援未被用于对日反攻,却变为蒋介石准备发动内战的军事实力。

经济上,美国也加强了对国民政府的援助。

194411月,以纳尔逊为首的美国战时生产代表团帮助国民政府建立了战时生产局,由翁文灏任局长,美国人杰克逊任顾问。

不久,又在战时生产局下面设立了一个以生产军需品为主的机构——“中美联合生产委员会,以翁文灏为主任,纳尔逊为副主任。

纳尔逊通过调查,拟定了一个中国战后经济发展计划。

计划规定,战后中国不能发展重工业,只可发展一些纺织等轻工业,美国给予中国以广泛的技术援助

19453月,美国又派国务院财政顾问查理士·雷麦到中国,与国民政府财政部长俞鸿钧商讨财政金融问题。

同时,经由纳尔逊介绍,宋子文请美国政府派亨德逊担任国民政府特别顾问,协助解决通货膨胀问题。

在交通运输方面,美国政府在19451月帮助国民政府成立了战时运输管理局,以交通部长俞鹏飞为局长,美国麦克鲁兼任副局长。

此时,中印公路和中印输油管已先后建成,美国对外经济处长克罗莱发表促进对华供应与租供物资运输方案,准备在中国建立集中运输制度。

美国政府在租借法案下指拨15000辆卡车供蒋介石使用,并派遣技术团450余人来中国,帮助蒋介石建立独揽中国运输的制度。

5月,美国同意国民政府取走在美国的黄金储备,并将4000辆卡车和4500万码棉布运往中国。

据统计,19452月至10月,美国仅通过滇缅公路向中国运输物资的卡车就达25783辆,运输总量达161986吨之多。

7月份,美国运到中国的援蒋物资就达91183吨。

为了帮助国民政府对付中国共产党,美国改变了战时中美在情报领域合作的方向和性质,帮助国民党训练反共特务,收集中共情报。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为了搜集对日作战情报,于1943415同中国达成了建立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的协定,规定美方同意向军统提供武装和其它电讯、气象、交通、医疗等器材和装备,帮助国民党训练特务。

71,该所在重庆市郊的磁器口正式成立。

国民党军统局局长戴笠任主任,美国海军少将梅乐斯任副主任,直接隶属于中美两国最高军事统帅部。

在中美合作所建立初期,其主要任务是:扩大搜集与交换情报,布置东南沿海的敌后情报网和全国气象网,侦译敌方电讯,展开心理作战等。

但随着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中美合作所的主要任务发生转变。

其主要着眼点变成为抗战结束后培训维持治安的特务。

美方为军统训练的特务主要包括刑事警察和保安警察两类,主要课程是学习如何对付政治犯和实施有效的镇压手段。

特别到抗战后期,中美合作所的基本方针是帮助国民党准备内战。

19458月抗战胜利前夕,中美合作所已在全国20多个地方举办特务训练班,训练出特务1万余名,并派出8000多名特务到全国各地进行阴谋活动。

这些特务在日本投降时,充当了国民政府抢占胜利果实,进行反共活动的急先锋。

此外,美国从控制中国的目标出发,还不断地派遣大批人员,以各种名义参加国民政府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活动,为国民党最后抢夺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果实,支配战后中国命运,在各方面作了积极的准备。

1946年春,随着国共双方的“不信任”的进一步加深,离“和平共处”这一目标也就越行越远了。

《停战协议》在中国北方(满州)刚一撕破,19471月马歇尔将军便离开了中国。

临走之前,给蒋介石留下了一个军事顾问团和一大堆军事装备。

正是这些东西,才使蒋介石有了反共和发动内战的本钱。所以说,美国才是中国内战的真正祸根。

19472月,经过长达一年的斡旋,无果而返。中共和谈代表乘坐美国军机返回延安。

仅仅数日之后,这座革命圣地、红色首都便被国军占领了。

到了年中,兄弟反目。

国共两党这对生死冤家终于撕破了脸,大打出手。

共产党从此不再提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句喊了多年、也捞足了便宜的政治口号。

三年下来,消灭了八百万蒋匪军。

取得了“解放战争”的完全胜利。

 

自然,江青亲历了“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共党史宣)。无论是她的资历还是她本身的素质都不足以说明她对这场战争作出了多大的贡献。

她只是默默地站在这场战争的一方的最高指挥员身后,抄写笔记、端茶倒水、传达信息……,尽了一个年青妻子应尽的本分。

在江青的记忆里,那段日子是最艰苦的,但同时也是最幸福的。

我甚至注意到,每当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江青不再用“我”,而是用“我们”来表述。不觉之中她已经将自己完全融入到了毛泽东的事业之中。

关于这点,读者可以从埃德加.斯诺1930年为毛泽东写的自传《西行漫记》中找到答案。

在这本书里,毛泽东告诉了斯诺红军是怎样从弱到强,在蒋介石的围剿中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有趣的是毛泽东使用的第一称谓同样不是“我”,而是“我们”。

毛泽东口中的“我们”说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整个“红军”。这场战争不是毛泽东他个人的胜利,而是“人民”的胜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2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