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23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9-18 点击数:358次 字数:

23

赫尔利公开走上亲蒋反共道路后,为蒋奔走造势,不妨分几方面简述之

1、 致力于解决蒋介石的心头之患,协调中苏关系,孤立中共。

在赫尔利之国务卿电中说:

“我的报告,特别是呈送给罗斯福总统的报告,将表明委员长对与苏联和中国共产党一直关怀疑虑。昨天他向我表示感谢,因为我帮助他奠定了同苏联改善关系的基础,他还头一次对我就该问题对莫斯科进行的两次访问,表示赞许。”

国民党很快与苏联签订《中苏条约》,斯大林承诺支持蒋介石政府,“斯大林和美国领导人一样,看来宁可支持一个虚弱的国民党政权,而不支持一个捉摸不定的共产党中国,也不赞成通过内战毁掉一方。”

蒋介石更加春风得意,“美国人也没能约束国民党劝服蒋介石,蒋介石比以前更加桀骜不驯和反复无常,不过他对美国和苏联双方都支持他毕竟是感到兴奋。”

虽然美苏都不希望中国打内战,但实际上又在推动着内战,中共处于相对不利的境地,“到了1945年春天,共产党人已对影响美国的政策这一点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了。”

中国局势更加紧张。

2、为国民党一党专政做舆论宣传。

毛泽东曾十分愤慨地批评赫尔利“及力挺蒋介石的国民大会等项臭物捧场。”

国民大会是蒋介石独裁的表现,许多民主党派拒绝参加,中共也公开批评该会的召开不和程序。

毛泽东说:

“这件公案(召集国民大会),也和帝国主义者赫尔利有关系。原来这位帝国主义者是极力怂恿蒋介石干这一手的,蒋介石的腰这才敢于在今年元旦的演说里稍稍硬了起来。”

赫尔利还极力为蒋介石作个人宣传。

在1945年4月5日的《新华日报》上曾刊登:

“他(赫尔利)常常被人问起关于蒋介石的性格和志愿,他的答复是:在对日长期战争中,蒋介石曾运用他所能有的一切力量。虽然,他并无法西斯心理。他很想把他所有的一切权力,抛给孙逸仙博士所主张的民有、民治和民享的政府。他正在为了他的国家而走向民主政府,那是他事业的目标。”

在赫尔利嘴里,蒋介石成了‘开明领袖’,而中国人民显然是误会了领袖的良苦用心。

当时社评说:

“他(赫尔利)还没有了解中国人民的民主要求,没有了解中国的统一问题的真正症结。”

所以赫尔利在判断蒋介石政权上存在很大的偏差。

3,不惜余力影响美国的政策取向,推动走向扶蒋反共道路。

赫尔利在华言行遭到了国务院的主张“显示灵活对华政策“的反对,出现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在这场争论中,三约翰即范宣德( John carter Vincent)、谢伟思(John Stewant Service)和戴维斯(John paton davies)是现实主义政策的代表。

他们多在中国呆过很长一段时间,对中国有着深入的了解,包括中共方面。

他们主张在国共之间保持灵活的政策,决不无条件的支持蒋政权,他们对中共寄予了较大的同情和支持。

雷蒙.拉登曾说:

“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是自由、民主和健全的民族主义,共产主义不过是在遥远的将来才能达到的理想。共产党是美国潜在的朋友,不过我们也很可能轻易的坐失良机。”

不幸被言中,美国政府确实没有抓住机会。

赫尔利对中国的无知再加上他的自以为是,渐渐影响了美国的决策。

谢伟思认为:

“在1941年以前,美国官方对中共的观点是误解与敌视的大杂烩。”

他说:

“美国领导人从未充分理解或接触中国革命的现实。华盛顿对付中国共产党的方针几乎没有迟疑和摇摆过,不是中立就是极端敌视。无视中共的重要性和把它看作一个'全球'阴谋案团代理人这两种倾向,对中美关系产生了可悲的影响。”

美国对中国的无知、猜忌和不信任是采取正确对华政策的重要障碍。

苏联一直是美国行动的无形压力。

比如伊凡.耶顿就十分武断的下结论:

“根据个人观察所得直接证据,加上其他旁证,可以确立以下结论:苏联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在左右着它的最大卫星国-中国共产党-的命运。”

而他所谓的个人观察竟是“所有的正式宴会他们(苏联使团成员)都出席,其团长总是坐在毛主席旁边”,以及“前使团中一成员和一名助手经常在毛主席左右,这二小组的头头表面上是毛主席的私人医生,而毛与传说的相反,看来身体完全健康。”

仅凭这些荒诞的推理显然是站不住脚的,看来美国对中共相当敏感,已经有点杯弓蛇影的味道了。

所以赫尔利的言行刚好符合了一些人的判断最后成为美国政府的政策而一直执行了三十年。

在国共之间,赫尔利为什么会选择蒋介石?

中共的《五点建议》与美国对华政策是一致的。

孔华润中肯的分析国共:

“确实,战地记者、军事观察员和外交官从共产党控制区发来的所有报告都表明毛泽东的政策远比国民党的政策接近于美国人认为对中国极为重要的纲领,他比国民党所能提供的任何纲领都重要。”

另外据国务院、陆军部、海军部协调委员会报告:

“我们的政策在政治方面是旨在建立一个强大、稳定和统一的中国,这个中国有一个代表人民意愿并能有效的履行其国内国际义务的政府。”

然而,国民政府显然不是,美国方面也有认知,“该政府(国民政府)因为由一党也就是国民党严格控制,因而缺乏代表性,其治理、行政和司法机构缺乏效率,中国目前的陆军和空军腐败无能,个人和财产得不到保护,言论和出版自由得不到保障。”

所以美国希望“督促目前的国民政府迅速采取具体措施,建立立宪政府,实现自由统一和团结,这对于中国发展成为一个强国,维护远东和平和安全是至关重要的”。

所以,《五条建议》是美国可资利用调整国共关系的有利时机,可惜赫尔利放弃了,美国对华政策在另外一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2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