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2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9-15 点击数:316次 字数:

20

8月15日晚,受李克农指挥的情报系统从重庆获悉,重庆各报已被告知,明天一早各报要全文公布蒋介石致毛泽东的“寒电”。

李克农将情况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并告知已获取了密电码,可以破译重庆与延安间国民党特务的电讯联络。

毛泽东高兴地说:

“蒋介石看我沉默,便展开了舆论攻势。我起草电文回复蒋介石。”

次日,毛泽东发出给蒋介石的“铣电”。

电文很短,回避了他是否要去重庆参加谈判。

电文发出以后,毛泽东在枣园接见了国民党军令部驻延安的联络参谋周励武、罗伯伦。周励武迫不及待地询问毛泽东对蒋介石“寒电”的看法。

毛泽东当面告诉他们先不准备去重庆,等蒋委员长复电后再作考虑。

得到毛泽东的明确回答以后,周励武急匆匆地向重庆汇报了自己会见毛泽东的经过,明确指出:

毛泽东绝不会去重庆。

特务头子康泽得到“第一手”确切情报后,赶忙将其送呈蒋介石,并马上复电嘉奖周励武,命令他们随时注意毛泽东的动向。

蒋介石收到毛泽东的“铣电”和康泽送达的周励武的“第一手”情报后,忍不住说道:

“果然不出所料,毛泽东绝不敢来重庆。” 

由此重庆与延安之间,围绕着毛来不来重庆展开了一场斗智的较量。

李克农坐镇枣园社会部,调集精兵强将,指挥情报系统,严密监视蒋介石和国民党的动向。

当周励武将延安所谓“情报”发给重庆,送到蒋介石手中时,照例会有同样一份“情报”放在毛泽东的办公桌上。

李克农随时可以截获重庆与延安间国民党的联络密电,及时准确地洞悉蒋介石的意图和心态,并可以巧妙用计,利用周励武向蒋介石提供所谓第一手可靠“情报”将蒋介石调动起来,一步步地把他引入毛泽东设置的圈套中。

8月20日,蒋介石向“文胆”陈布雷口授了一封再次邀请毛泽东赴渝谈判的电报,这就是著名的“哿电”,电很长,口气强硬。

李克农在拿到“哿电”后断定,蒋介石这是假戏真唱,其实他绝不希望毛泽东去重庆与他谈判,而是估计毛不敢去重庆才故意逞强。

蒋介石想假戏真唱获得舆论上的优势,毛泽东不去,他则可以把拒和平的责任全推在共产党的头上。

李克农向毛泽东汇报了自己的分析后,毛泽东决定再给蒋介石吃一颗“定心丸”,增加他的错误判断。

8月22日,毛泽东给蒋介石回了第二封电报,这就是著名的“养电”。

接着,依照李克农的意见,毛泽东再次接见国民党联络参谋周励武、罗伯伦。

一见面,毛泽东就“开诚布公”地对周、罗说:

“蒋委员长‘哿电’已收到,本日已复蒋委员长,因自己工作繁忙,无法脱身,为团结大计,先派周副主席前去重庆会晤蒋,待恰当时机再相机赴渝。”

蒋介石收到毛泽东的“养电“,心中暗喜:

果真不出所料,毛泽东被逼无奈表态了,派周恩来到重庆“晋谒”,来与我周旋,自己仍然躲在延安不敢露面。

数小时后,康泽又送来了周励武、罗伯伦见到了毛泽东断定其不会来重庆的情报,蒋介石更是相信毛泽东不会到重庆了。

8月23日,蒋介石给毛泽东发去了第三封电报,再次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

毛泽东收到电报,大笑不止:

“蒋介石要把假戏唱到底喽!果真以为我不敢去重庆了!”

这时,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公开表示:

美国政府担保毛泽东的人身安全。

斯大林和苏联居然也站在所谓“中立”立场上,劝告毛泽东为民族利益、为维护团结一定要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

8月26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

毛泽东分析了抗战胜利后的国内外形势,毅然决定率周恩来、王若飞等人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并迅速调派干部赶赴前线,抢占有利地形,在军事上采取行动。

李克农感到自己责任重大。

毛泽东决定亲自去重庆与国民党谈判,主要依据十多天来他提供的情报和分析,稍有偏差,可能会威胁到毛泽东的安全,更重要的是使党的利益遭受到巨大损失。

为此,他又反复核对了收集到的情报并再度进行了分析,认为眼下这场情报战是该收网的时候了。

李克农下令封锁消息,保守党的机密,不让国民党得知任何关于毛泽东是否去重庆的消息,同时严密监听国民党重庆方面与延安特务间的电讯联系。

毛泽东亲赴重庆谈判的前期准备工作在高度保密下进行着,而国民党派驻延安的特务周励武、罗伯伦却懵然不知,在重庆的蒋介石更是两眼如盲。

8月26日,蒋介石在得到周励武密电,报告毛泽东不会来重庆的情报后,得意地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派一大员乘飞机去延安接周恩来,同时再次当面邀请毛泽东来渝,并同意美国大使赫尔利和军委会政治部长张治中同去。

8月28日上午,在延安的周励武、罗伯伦又提出会见毛泽东的要求,金城等人笑着婉言回绝:毛泽东正与赫尔利大使、张治中部长谈话,周恩来下午将乘飞机与赫尔利、张治中去重庆。

得此“情报”的周励武、罗伯伦,又一次向重庆发出密电,称毛泽东无意去重庆,下午赫尔利大使、张治中部长偕周恩来、王若飞等人赴重庆。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封电报送到蒋介石手中时,毛泽东已在周恩来、王若飞的陪同下登上了赴重庆的飞机。

李克农看到破译出的周励武发给重庆的密电时,不由得开怀大笑。

当毛泽东与赫尔利等同机来重庆的消息传到重庆时,蒋介石如同雷击似地惊呆了,半晌才恍然醒悟上了共产党、毛泽东的圈套!

蒋介石给毛泽东同志的第一封电报:

万急,延安

毛泽东先生勋鉴:

倭寇投降,世界永久和平局面,可期实现,举凡国际国内各种重要问题,亟待解决,特请先生克日惠临陪都,共同商讨,事关国家大计,幸勿吝驾,临电不胜迫切悬盼之至。

蒋中正未寒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

(选自1945年8月16日重庆《中央日报》)

毛泽东同志给蒋介石的第一封复电

重庆

蒋委员长勋鉴:

未寒电悉。朱德总司令本日午有一电给你,陈述敝方意见,待你表示意见后,我将考虑和你会见的问题。

毛泽东未铣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六日

(选自1945年8月21日重庆《新华日报》)

蒋介石给毛泽东同志的第二封电报:

延安

毛泽东先生勋鉴:

来电诵悉,期待正殷,而行旌迟迟未发,不无歉然。朱总司令电称一节,似于现在受降程序未尽明了。查此次受降办法,系由盟军总部所规定,分行各战区,均予依照办理,中国战区亦然,自未便以朱总司令之一电破坏我对盟军共同之信守。朱总司令对于执行命令,往往未能贯彻,然事关对内妨碍犹小,今于盟军所已规定者亦倡异议,则对我国家与军人之人格将置于何地。朱总司令如为一爱国爱民之将领,只有严守纪律,恪遵军令,完成我抗战建国之使命。抗战八年,全国同胞日在水深火热之中,一旦解放,必须有以安辑之而鼓舞之,未可蹉跎延误。大战方告终结,内争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疾苦,共同戮力,从事建设。如何以建国之功收抗战之果,甚有赖于先生之惠然一行,共定大计,则受益拜惠,岂仅个人而已哉!特再驰电奉邀,务恳惠诺为感。

蒋中正哿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日

(选自1945年8月21日重庆《中央日报》)

毛泽东同志给蒋介石的第二封复电:

重庆

蒋委员长勋鉴:

从中央社新闻电中,得读先生复电,兹为团结大计,特先派周恩来同志前来进谒,希予接洽,为恳。

毛泽东未养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二日

(选自1945年8月24日重庆《新华日报》)

蒋介石给毛泽东同志的第三封电报:

延安

毛泽东先生勋鉴:

未养电诵悉,承派周恩来先生来渝洽商,至为欣慰。惟目前各种重要问题,均待与先生面商,时机迫切,仍盼先生能与恩来先生惠然偕临,则重要问题,方得迅速解决,国家前途实利赖之。兹已准备飞机迎迓,特再驰电速驾!

蒋中正梗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三日

(选自1945年8月25日重庆《中央日报》)

毛泽东同志给蒋介石的第三封复电

特急,重庆

蒋介石先生勋鉴:

梗电诵悉。甚感盛意。鄙人亟愿与先生会见,共商和平建国之大计,俟飞机到,恩来同志立即赴渝进谒,弟亦准备随即赴渝。晤教有期,特此奉复。

毛泽东敬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四日

说明:

“未寒、未铣等”是指电报的日期,相当于几月几日。

共产党也是脑子进了水。

明知道国民党耍阴谋耍不过自己,几十年过后还要公布这些电文。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共产党靠耍花枪、玩心计得的天下。所以国民党不服。蒋介石心里也不服。

其实,这又有什么值得过度吹嘘的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2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