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1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9-13 点击数:385次 字数:

18

 

长期以来,人们对中国的末代皇帝溥仪的称呼都是宣统帝或者清废帝、末代皇帝、逊帝等,因为他没有庙号和谥号,他去世时是平民身份,所有没有谥号。

后来家族给他追认家族内部的谥号。

但溥仪毕竟是末代皇帝,货真价实地作过三年的清朝皇帝,所以爱新觉罗家族在台湾的后裔于1967年给溥仪上了庙号“宪宗”和谥号“配天同运法古绍统粹文敬孚宽睿正穆体仁立孝襄皇帝”。

宣国公(此人身份有待进一步核实)”的建议下,于2004(一说是2002年)重新给溥仪上了庙号和谥号,庙号曰:清恭宗;谥号曰:配天同运法古绍统粹文敬孚宽睿正穆体仁立孝愍皇帝。

尊骨灰奉安处(在北京的八宝山革命公墓)为“献陵”, 尊婉容为“孝恪愍皇后”,谭玉龄为“明贤皇贵妃”,李玉琴为“敦肃福贵妃”,在约纯思曰宪 ,圣能法天曰宪, 圣善周达曰宪 ,创制垂法曰宪,刑政四方曰宪 ,文武可法曰宪 ,聪明法天曰宪, 表正万邦曰宪 ,懿行可纪曰宪,仪范永昭曰宪, 表正万邦曰宪,博闻多能曰宪 ,赏善罚恶曰宪;辟地有德曰襄, 甲胄有劳曰襄 ,因事有功曰襄 ,执心克刚曰襄 ,协赞有成曰襄,威德服远曰襄。知过能改曰恭,逊顺事上曰恭,卑以自牧曰恭,使民折伤曰愍 ,在国连忧曰愍,佐国逢难曰愍, 危身奉上曰愍,在国遭忧曰愍, 在国逢艰曰愍 ,祸乱方作曰愍 ,使民悲伤曰愍。

从谥法解释来看,后一个庙号和谥号还是比较客观地反映了溥仪的一生。

但是需要注意,以上谥号,庙号都是民间所加,与以前皇帝的谥号,庙号为政府(朝廷)所加是不同的,溥仪所谓的谥号,庙号并不算是正式的谥号,庙号。

庙号:清昭宗

谥号:文德皇帝———这个庙号和谥号是家族内定的,未获国民认可。

昭”是重新获得光明的意思。

 

绝后之惑

同治帝载淳,十九岁死去,身后没有留下一男半女。

认为皇帝死时皇后阿鲁特氏已怀有龙种的,只是野史之说,正史未见确凿材料。

满洲皇子、皇帝大多正式结婚前已有性生活,娶嫡福晋之前就生有子女的也有不少先例。

同治帝于同治十一年九月(187210月)举行大婚典礼,因得病死于(官方记载死于天花,野史记载死于梅毒)同治十三年十二月(18751月),单从大婚之日算起,他与众多的后妃宫女生活了两年零三个月时间,居然没有留下一点骨血,已属不可思议。

光绪帝本人三十八岁死去,身后竟然也没有留下一男半女!

光绪帝娶有一位皇后,有名分的妃子两名,身边还有成群的妙龄宫女。

他于光绪十四年十月(188811月)大婚,至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囚禁瀛台,近十年时间,虽然政治上难以伸展手脚,基本上是个傀儡皇帝,但性生活还是有较大自由度的,尤其与他宠爱的珍妃,婚姻生活堪称甜美。

光绪帝被幽禁在瀛台期间,皇后叶赫那拉氏还是伴着他。

光绪帝住涵元殿,皇后住在对面的扆香殿。

叶赫那拉氏入主后宫几十年,光绪帝对她几乎没有兴趣,但绝不是没有碰过半个指头,史家说承幸簿很少留下光绪帝与皇后的性生活记录,很少不等于没有,尽管极有可能这是皇帝受亲爸爸所慑的逢场作戏。

不幸的是,皇后也未能为皇帝生下一男半女,虽然她为此想得心酸,想得发狂。

光绪帝、他的后妃们、慈禧太后都渴望得到龙子,或者得个凤女也好,然而心都盼酸了,希望终于变成绝望。

爱新觉罗氏皇族悲哀连连。据史料记载,光绪帝继位人宣统帝溥仪,活了六十二岁,也是绝后。

接连三朝皇帝都没有留下一男半女!

是不是忘了记载?

相信史学家们不至于疏忽到这等地步。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入主中原二百余年,已被儒家文化浸透了的爱新觉罗氏皇族,必以皇帝有生育能力为荣。

如果没有长大成人的皇子,即使曾经有过夭折的儿子,哪怕有过夭折的女儿,史学家们都会不吝笔墨给予郑重记档。

同治帝、光绪帝、宣统帝,三朝皇帝个个绝后。

人们不禁要问:

爱新觉罗氏皇族到底怎么啦?

清朝到底怎么啦?

对此,广泛涉猎有关书、传记,未见研究结果。

探讨这三位皇帝为什么没有育能力,虽然对研究清史,尤其对研究清朝皇权统治具有重要价值,但难度显然很大。

主要是皇帝本身早就过世,那个时代的御医不敢探究此事,没有留下直接的医学资料,研究很难下手。

于是,为何连续三位清帝都未生育,成为一团疑云,浮悬于史海上空。

从现代医学角度对其透视分析,能依稀看到相当重要的缘由。

可以说,清代三朝皇帝都绝种,与满洲皇族的婚姻习俗有关。

*注:以下近亲婚配、乱伦婚配属一般族外认知。

按照满洲皇族的婚配传统,丈夫死后,允许妻子转嫁丈夫的弟弟,甚至可以转嫁儿子或侄辈。

这种原始的婚俗,把女人当做一种财富和交配工具。

努尔哈赤死前曾嘱咐:

我百年之后,我的诸幼子和大福晋交给大阿哥收养。

福晋是指努尔哈赤的嫡妻,大阿哥是指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

有人认为,努尔哈赤所说的收养,是指自己死后将嫡妻归儿子褚英所有。

皇太极时代,莽古尔泰贝勒死后,他的众多妻子分别分给侄子豪格和岳托;努尔哈赤第十子德格类贝勒死后,其众多妻子中的一个被第十二子阿济格纳为妻。

肃亲王豪格是皇太极的长子,多尔衮是努尔哈赤的第十四子,是皇太极的亲弟弟,论辈分多尔衮是豪格的亲叔叔。

但豪格娶的嫡妻博尔济锦氏,是叔叔多尔衮其中一个妻子(元妃)的妹妹。

侄子豪格死后,其嫡妻博尔济锦氏在叔叔多尔衮逼迫之下,被多尔衮纳为妻子。

皇太极及其儿子顺治帝的婚配,都是典型的近亲婚配或乱伦婚配。

建州女真的领头人努尔哈赤,为统一女真各部落,娶蒙古科尔沁贝勒明安的女儿为侧妃,开与蒙古部落联姻之先河。

后来,他的四个儿子都娶蒙古女子为妻。

尤其是他的第八子皇太极,为了对付强大的明朝,积极推进满蒙联姻。

皇太极改国号为后,册封的五宫后妃都来自蒙古博尔济吉特家族,其中三位漂亮的后妃论辈分乃是姑侄。

先是姑姑博尔济吉特氏哲哲于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嫁给时为贝勒的皇太极,后尊称为孝端文皇后,生了三个女儿;接着,天命十年(1625年)春,她的年仅十三岁的侄女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又嫁给当时仍为贝勒的皇太极,后被封为永福宫庄妃,生了顺治帝福临,还生了三个女儿,后被尊为孝庄文皇后,即著名的孝庄太皇太后;之后,天聪八年(1634年),她的另一个二十六岁的侄女,也就是庄妃的亲姐姐博尔济吉特海兰珠,也嫁给了继承汗位多年的皇太极,被封为宸妃,生过一个两岁即夭的儿子。

有人统计,皇太极在位期间,满洲贵族仅与蒙古科尔沁部联姻就达十八次之多。

皇太极之子顺治帝与其父亲一样,也是近亲婚配或乱伦婚配:孝庄文皇后的两个侄女,都嫁给了顺治帝,一个封为皇后(即孝惠皇后,后被废降为静妃),另一个封为淑惠妃,顺治帝娶的这两个妻子,是他同一个亲舅舅的两个女儿,都是他的表妹;后来,孝庄文皇后的一个侄孙女,又嫁给顺治帝为妻,后被封为孝惠章皇后,即仁宪太后。

这就是说,顺治帝不仅娶了两个表妹,还娶了表侄女为妻。

而从蒙古科尔沁部首领莽古思的角度来讲血缘伦理,他将女儿(孝端文皇后)嫁给了皇太极,又将两个孙女(孝庄文皇后、宸妃)嫁给了皇太极,后又将两个曾孙女(静妃、淑惠妃)、一个玄孙女(孝惠章皇后)嫁给皇太极的儿子顺治帝福临。

顺治帝福临又抢了自己亲弟弟襄昭亲王博穆博果尔的老婆,即三千宠爱在一身的董鄂妃(孝献皇后),为此还逼死了亲弟弟。

 

五位妻子:

溥仪选妃时,一共看了四个人的照片,他觉得每位都有个像纸糊的筒子似的身段……实在也分不出俊丑来

婉容成为皇后,把文绣挤成妃子,是皇太妃斗争的结果。

婉容猜嫉、排挤、诅咒文绣,虽然得逞,却使溥仪心生反感。

其后婉容与下人李体育、祁继忠私通并生下一女,此令溥仪大为恼怒,让人将新生儿填进锅炉烧化。

后来,婉容由于吸毒导致病弱不堪,于日本投降的第二年(1946年)病死在延吉

文绣不到十四岁就来到溥仪身边当宫妃,后来文绣冲破禁锢,历经艰难,与溥仪实现离婚。

这种休夫的胆气和行为,在中国封建史上恐怕是唯一的例子。

《我的前半生》中首次披露文绣离婚与清室立约的图片。

溥仪为了惩罚婉容,把新贵人谭玉龄像一只鸟似的养在宫里

后谭玉龄因其天真直率的性格,赢得溥仪好感。

谭玉龄的突然病死,到底是得伤寒而死,还是为关东军所害,至今还是个谜。

《我的前半生(全本)》中披露了溥仪在谭玉龄照片背后的题字我的最亲爱的玉龄

福贵人李玉琴,是溥仪坚决不要日本血统妻子的产物。

李玉琴曾经在关东军大崩溃时,与溥仪一起共同逃亡。

后来溥仪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期间,李玉琴曾多次探望溥仪,通了许多信件。

最后,李玉琴还是向溥仪提出了离婚。

婉容、文绣是合法而有名份的皇后皇妃,且同时入宫,生活内容交叉。

谭玉玲和李玉琴是溥仪在伪满当康德皇帝时期册封的伪贵人,我们虽然不能承认她俩在伪宫中的名份,却不能不把这两位女士看作是溥仪的妻子。

还有溥仪特赦后恋爱结婚的妻子李淑贤。

这几位女士,却共同经历了溥仪生平中那一段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

作为清朝的皇后和皇妃,作为按清朝礼仪制度册立的伪贵人,她们的婚姻家庭生活不能不表现清朝的遗风,不能不留有爱新觉罗皇族的深深印痕,婉容、文绣和谭玉龄都出身名门望族,在清朝是被认为具有高贵血族的女性;李玉琴虽然生在平民之家,却曾长期生活在破落的皇族家庭里,她们是在中国兴旺了将近三百年而终于走向衰亡的爱新觉罗皇族的最后一批代表人物,我们研究皇族的败落,她们可以提供有力的佐证。

作为具有皇帝身份的男人的妻子,她们都有自己的政治理想,为了帮助丈夫实现清朝帝国的中兴而做了种种努力,同时也在实践中逐步认清了日本军阀的嘴脸。

婉容在鬼域中挣扎过,文绣因政治裂痕而跟溥仪分手,谭玉龄在枕边给丈夫讲述日寇的残暴,李玉琴在溥仪受日本窝囊气的时候给他唱歌、讲故事……她们生活在一定的时代背景下和一定的社会环境中,在她们的生命的日历上写下了日本导演伪满的事实。

作为中国末代皇帝溥仪皇后、皇妃、贵人和妻子,她们各自的生平道路都交叉在溥仪人生途程的最本质、最深刻的一段上,所以从她们的经历中不但能找到最真实、最可靠、与普通人一样食人间烟火的溥仪,而且能找到擅于在复杂形势中变幻脸谱的溥仪的真正政治面孔。

因此,研究溥仪的生平也离不开他的五位妻子的生平。

作为具有某方面典型意义的妇女界名人,她们的喜悦和哀怨,她们的理想和结局,无不可以归放到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当中,婉容、文绣和谭玉龄都是从血泪中走过来的,一个疯了,一个跑了,一个死了。

她们的悲剧既是由封建社会道德观念酿成,也是外来侵略势力刺激、催化的结果,因此不能说这只是一些弱女子的个人悲剧而是民族历史上一幕软弱怯懦、任人宰割的悲剧。

李玉琴因与溥仪保持婚姻关系的十二年横跨两个时代,她才在经历痛苦与坎坷之后被新中国改变了命运;李淑贤则是作为公民的妻子而给溥仪送终的,虽说少点了夫妻的生活,但夫妇间温馨的感情构成一幕永恒的喜剧,被这喜剧折射着的,当然是全新的时代、全新的社会和全新的观念溥仪被特赦之后,作为普通公民的溥仪与普通公民李淑贤结婚。

这是溥仪最后一位夫人,这段婚姻一直延续到了溥仪去世。

五任妻子分别是:

婉容文绣谭玉龄李玉琴李淑贤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