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进城赶考 1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9-12 点击数:319次 字数:

17

 

1959124,溥仪获得特赦。

他亲眼看到:

二妹已经创办了一个街道托儿所,二妹夫担任邮电部门的工程师;三妹夫妇正在区政协参加学习;四妹在故宫档案部门工作;六妹夫妇是一对画家;七妹夫妇是教育工作者;四弟是小学教师。

当然,溥仪能够与弟弟、妹妹们相处好,也经历了一个过程。

在一次周总理参加的座谈会上,载涛、溥仪及其弟弟、妹妹们也都应邀出席。

周总理看到载涛与溥仪的几个妹妹坐在一起,而溥仪却单个坐在一边,便开玩笑说:

好啊,你们还把他当皇帝啊?

载涛赶紧召集大家与溥仪坐在了一起。

谈话中,周总理特别表扬了刚刚出席人民大会堂群英会的七妹,但同时又循循善诱地说:

溥仪刚有进步,你们要帮助他。一个家族要争取先进,帮助落后。先进和落后总是有的。你们家族中也是这样。后进的要向先进学,先进的也要把帮助落后的当作自己分内的事。

七妹从谈话中,悟出了周总理的深情和期望。

她改变了原来的成见,决心帮助大哥一起进步。

载涛欣喜地向溥仪介绍了家族的第三代。

在载涛家里,溥仪亲眼看到,十几位红领巾拥满了七叔的屋内屋外。

在他的子侄中,一些已成为青年,投身到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洪流中,他们中有工人、干部、医生、护士、教师、汽车司机,还有为祖国立下功勋的志愿军英雄战士。

其中,有些加入了共产党共青团的先进行列。

溥仪还见到了家族中的一些老人,他们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过上了安定、美满的生活,有的还被邀为地方政权的代表,参与协商党和国家的大事。

19603月,溥仪被分配到中科院北京植物园工作。

1960915,曾是满洲国大元帅的溥仪被批准参加民兵训练,充分发挥了其卓越的军事才能。

1961年被调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任资料专员,并于1964年担任全国政协第四届委员会委员。

溥仪一生四次结婚,娶过五个女人,但由于身体原因始终未能留下后代。

最后一次婚姻是在1962年与李淑贤结婚。

溥仪著有自传《我的前半生》,于19644月由群众出版社出版。

其独特的富有戏剧性的经历,多次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其中电影《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曾荣获1988奥斯卡金像奖等众多奖项。

1962430,位于南河沿的文化俱乐部大厅里喜气洋洋,一对新人要在这里举行婚礼。

新郎是曾经的末代皇帝溥仪,新娘是朝外关厢医院的护士李淑贤。

来自统战部、全国政协的同志,以及溥仪的家人、同事一百多人参加了溥仪的婚礼。

溥仪身穿笔挺的中山装,郑重地拿起提前拟好的发言稿,发表了长长的致辞。

溥仪说,之所以选在这一天举行婚礼,是因为第二天是劳动人民的节日。

就这样,末代皇帝的最后一段婚姻开始了。

其实,溥仪早就想找个伴侣,开始一段新生活。

主动给他介绍对象的人也不在少数。

就连毛泽东也非常关心他的个人问题,在接见溥仪时毛泽东风趣地问:

你还没有结婚吧?皇上不能没有娘娘哟,你可以再婚嘛!

但找一个合适的伴侣对于溥仪而言并不容易。

刚刚回京三个月,七叔载涛就给他介绍了位张小姐。

这位小姐穿着入时,还热情地请溥仪跳舞、抽烟。

但当溥仪知道她父亲以前是醇亲王府的仆人,曾深受皇恩时,两人的交往戛然而止。

婉容有位表妹人称王大姑娘,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直到50岁还是单身。

此时,她也对溥仪产生了兴 趣,又是请他吃饭,又是约会,令溥仪不胜其烦。

一位过去的随侍想攀龙附凤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溥仪,也被溥仪拒绝了。

他说:

他们要嫁的是那个皇帝,不是我这个普通百姓。

大家看出来了,跟清贵族沾边的溥仪是一概不要,他要找的是一个新社会的新女性。

19621月,他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写道:这些日子里,不少人为我找对象。

屈指算,已然说了七八个对象,还没有看好。

等我说妥了对象,一定告诉你。

可见,溥仪想找一个合适的对象,并不是件容易事。

恰好,这天同为文史专员的周振强拿着一张照片来到办公室,说是人民出版社编辑沙曾熙托他给照片上的女子介绍个对象,照片上的女子正是李淑贤。

看了照片溥仪很感兴趣,当他得知李淑贤还是名护士时,就更满意了。

几天后,在周振强和沙曾熙的引荐下,溥仪和李淑贤见面了。

晚年,李淑贤向曾经是她邻居的贾英华回忆,听说老沙给自己介绍的对象竟是小宣统,李淑贤吓了一跳。

她本来不打算见,但在老沙的再三劝说下,她还是怀着姑且一试的心理去了。

令人遗憾的是,因为身体原因,沙曾熙老先生不能接受记者的采访,但在前两年的一次电视采访中,他曾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那次约会的情景。

沙曾熙回忆:

李淑贤告诉溥仪,自己是1925年生人,今年37岁。溥仪说:你很年轻嘛,我今年55岁了,我们年龄相距这么大,是不是会影响以后谈到婚姻?李淑贤说:主要看感情,年龄不是主要的问题。’”

就这样,两个人的感情,进展神速。

不久,溥仪就成了李淑贤家的常客。

起初,院里的人不知道溥仪的身份。

直到有一次,他到邻居李大妈家闲聊,大家才知道他原来是小宣统

结果,邻居们都拥来看皇上

后来,他索性叫李淑贤带着自己去各家串门。

令李淑贤感到吃惊的是,溥仪跟谁都能聊一阵儿,大人小孩都喜欢跟他打招呼,大家都说他没架子。

对于李淑贤,溥仪更是百般呵护。

有一次,他们约在全国政协门口见面,可阴差阳错地走差了。跑了一大圈,溥仪才找到李淑贤。

一见面,他竟激动地把李淑贤抱住了。

溥仪率真的行为引来行人的注目,他自己也咧着大嘴笑得像个孩子

在李淑贤的印象里,谈恋爱的几个月里,溥仪只发过一次火。

有一次闲聊中,溥仪向李淑贤谈起了他曾经的四个妻子。

溥仪说,他对妻子们很不好,不高兴就长时间不搭理,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还给第四个妻子李玉琴订过一个二十一条,包括从思想深处服从皇上,一切行动必须顺从皇上意旨,任何事情均不能擅自处理;奉守三从四德三纲五常,一生对皇上忠诚;只许皇上对玉琴不好,玉琴不得对皇上变心;甚至还有见皇上不可愁眉苦脸……稀奇古怪,名目繁多。

听罢,李淑贤半开玩笑地说:

以后你对我总不能这样吧?

谁知这句玩笑话,竟触痛了溥仪敏感的神经,他恼怒地说:

你不知道我是经过改造的?如果咱们不能做永久夫妻,就做永久的朋友吧。

说完溥仪竟拂袖而去了。

不过,没过两天溥仪忍不住思念,又坐到了李淑贤的小屋里。

李淑贤这才知道,对于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帝,溥仪心中是多么的厌恶。

婚后,溥仪对李淑贤的关心一如既往。

当时做过溥仪家管片儿民警的史育才曾回忆,那时候经常能看到溥仪站在汽车站接李淑贤回家的情景。

植物园研究员卢思聪记得,溥仪第一次把李淑贤带到植物园时,夸张地迈前一步,隆重地指着李淑贤向大家介绍:

这是我爱人。

范增兴也记得,有一次他们约在北京展览馆看电影,溥仪与李淑贤挎着胳膊就来了。

那时候,我们年轻人谈恋爱还偷偷摸摸的,当众不敢拉手。

范增兴打趣溥仪:

先生,你可真时髦啊!溥仪开心地哈哈大笑。

曾有一位英国记者在溥仪再婚后采访他。

当记者得知,皇帝居然和一个职员的女儿结了婚,大吃一惊。

他说:

这在英国是无法想象的。

溥仪回答:

不仅英国人难以理解,在中国的过去也无法做到。

如今我与平民女儿的结合变成了现实,因为社会已不是从前的社会了,我也不是那个皇帝了,而是一名中国公民。

 “我同其他中国人民一样,是一个集体皇帝’”

1964年对于溥仪而言是最快乐的一年。

这一年,他的著作《我的前半生》几经删改终于付梓;他携妻子参加了全国政协组织的参观团,亲眼看到了新中国成立十年的建设成果;更重要的是,他成为了一名全国政协委员。

19641230,溥仪手持红色封皮印着烫金字的出席证,出现在全国政协四届一次会议的大厅里。

这是他第一次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参加会议。

会上,溥仪做了发言,通过现存的发言稿可以看出他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他说:

今天,我能够作为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一个成员在这里发言,心情非常激动……最近,有许多外国记者访问我,他们觉得像我这样的人,能够在新中国存在,是个奇迹。不但生存,而且生活得很好,更使他们迷惑不解。在我们的社会,确实出现了这样的奇迹:把战争罪犯改造成新人!

第二天的《人民日报》中一篇名为《政协四届首次会议继续举行大会七十二位委员作了发言或书面发言》的消息中列举了溥仪的发言。

作为一名曾经的政治人物,溥仪对于政治生活的热情,也是旁人无法想象的。

他的遗孀李淑贤曾向《末代皇帝的后半生》一书的作者贾英华回忆,19633月的一天,溥仪下班回家对李淑贤说:

小妹,明天一早我要去投选票。

李淑贤告诉贾英华,每当溥仪心情特别好的时候,都会称她为小妹,可见那天他特别高兴,以至于一宿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天不亮,溥仪便梳头洗脸打扮起来,早早赶到政协大院集合。

一个曾经当过皇帝的人,居然对参加公民选举看得这么重,这让李淑贤非常惊讶。

其实,这已经不是溥仪第一次参加选举了。

1960年还在植物园劳动时,溥仪就随同事们参加了所在的四季青乡第四届人民代表选举。

开始,植物园的领导对于溥仪能否参加选举颇为犹豫,为此他们还专门请示了中国科学院

没想到,溥仪的选举权问题竟一层层报到了周总理那里,周总理派人打电话到植物园说:

溥仪特赦后就是公民了,怎能没有公民权呢?

此后,溥仪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

19601126,他郑重其事地穿上了会见外宾时才穿的中山装,在与同事们一起投下选票时,他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事后他这样写道:

一九六〇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拿到了那张写着爱新觉罗·溥仪的选民证,我觉得把我有生以来的一切珍宝加起来,也没有它贵重。

我把选票投入了那个红色票箱,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是世界最富有的人。

我和中国六亿五千万同胞一起,成了这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主人。

获得特赦后的溥仪共参加过三次选举,第三次是他刚刚做完肾切除手术出院不久。

那一次,溥仪拖着病体在李淑贤的陪伴下,与街坊们一起听取了街道负责人对候选人情况的介绍。

介绍结束后,溥仪还抢着发言。

令李淑贤惊讶的是,刚刚出院的溥仪,那次说话声音出奇的洪亮

几天后,溥仪和李淑贤在附近的南操场小学参加了投票。

李淑贤记得,在排队等待投票时,溥仪始终带着一种庄严的神情。

看他虚弱的样子,李淑贤曾想跟前后排队的老街坊们商量插一下队,但溥仪无论如何也不肯。

直到把选票郑重地投到票箱内,他才在李淑贤的搀扶下回了家。

普通人看似平常的选举权,溥仪却格外珍视。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一张薄薄的选票对他意味着什么,它代表着新社会对于他作为一名国家公民的认可。

一次,在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时,溥仪曾幽默地说:

我曾经做了四次皇帝。第一次是三岁时继承先人的皇位。第二次是1917年,张勋在北京复辟,拥戴我做了十天的皇帝。

第三次是1932年,日本人在东北把我扶上了伪满洲国皇位,这一幕在1945年结束。

第四次当皇帝,是在前年。我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获得了选举和被选举的全部权利。

现在我同其他中国人民一样,是一个集体皇帝

19671017,凌晨215分,爱新觉罗·溥仪因肾癌晚期在北京人民医院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对于这个世界,溥仪还有太多的留恋和向往,在临终的前几天,他曾拉着前来探视的朋友李以劻范汉杰的手说:

我不该死得这么快!我还没有多做点事……”

他的一生,做过封建皇帝,做过共和国元首(满洲国执政),做过君主立宪的满洲皇帝,做过阶下囚,最后还是成为了一名新中国的公民。

1967年,溥仪因患尿毒症病倒。

周恩来总理闻讯,亲自打电话指示政协工作人员,一定要把溥仪的病治好。

后指示将他安排到首都医院进行中西医会诊。

在病情最危急时,周总理又指派著名老中医蒲辅周去给他看病,并转达周总理和全国人民对他的问候。

后因医治无效,于19671017凌晨230与世长辞,永远地离开了他深爱着的人民。

还有一种说法,溥仪因癌症逝世,崩后,治丧委员会按大清仪典,遵从世祖章皇帝例,用火葬,因当时国内形势仓促不及建陵,遂将圣骨灰奉安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1980529,即溥仪去世13年后,中国政府为溥仪举行了追悼会。

1995年的126,溥仪的遗孀获准将他的骨灰入葬位于清西陵崇陵(光绪陵)附近的华龙皇家陵园

华龙皇家陵园位于河北省易县清西陵崇陵旁边,距离崇陵后围墙仅200

清西陵有关负责人介绍,将溥仪墓葬迁入清西陵,一是因为溥仪登基之初,就确定此地为他的陵墓;此外,清西陵所在地保定易县经济条件差,这样可以带动旅游发展。

溥仪生前就有入土为安的愿望,清西陵也是溥仪生前就确定了的葬身之所。

溥仪葬入此陵园,是他的第五个妻子李淑贤的精心安排,也是由他的妻子李淑贤亲自主持办理的。

199769李淑贤女士去世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进城赶考 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