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十章
发表时间:2015-09-09 点击数:1222次 字数:

第十章

 

在省一院,于海燕对陈大卫这个海龟不感冒。感觉是对自己的一个潜在威胁。于主任决定打压陈大卫。她知道,要把握好度,否则会弄巧成拙。一是对陈大卫的打压,要神不知,鬼不觉。顺理成章。二是并非把他打死,而是让他永远作产科的三号人物。我于海燕是一把手,梁莉莉副主任是二把手,陈大卫只是三把手。是永远的三把手。

于主任在一次出差前,在产科办公室宣布:“我不在医院的时候,妇产科的一切事物,由梁主任全权负责。”于海燕对陈大卫说:“陈主任,你一定要作好梁主任的助手。”

“好。”

“你回国不久,对本院的情况不了解。遇到事情,多向梁主任请教。还有冯医生和聂医生,她们是我们产科的骨干,你虽然比她们大几岁,职务比她们高,但应该不耻下问。虚心向她们学习。”

于海燕的口吻,似乎是把陈大卫当成了在校实习生。

于海燕深知,自己对产科的影响有六成,梁主任有两成,冯医生和聂医生有两成。只要她们四人团结一致,陈大卫就没有任何发言权。

于海燕曾经私下分别对冯医生和聂医生说:“我原本打算提议你作副主任的,但陈大卫这个空降的海龟,把我的计划全打乱了。我们这些土鳖一定要干出一番成绩,我们要证明,绝不比海龟差。”

“不就是出去镀了几年金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于海燕竖起“咱们土鳖”的大旗,使整个产科铁板一块,彻底把陈大卫孤立。陈大卫也明白,自己的副主任目前仅仅是一个虚名,没有任何发言权。唯一能证明自己价值的,就是手术。

陈大卫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于是摆正自己的位置:以退为进,作好本职工作。一点一点来积累起其他医护人员对自己的信任。

一院产科第二十八床是一个重症患者,病情非常复杂。于主任在妇产科办公室,召开例会,讨论患者病情。众位医生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于主任对这台手术,心中没有把握,说这次手术风险极高,最后于主任问:“谁愿意主刀这台手术?陈主任,你推荐一个人吧。”

陈大卫心想,连于主任都没有把握的手术,让别人作,风险就更大。有风险,当然自己要上,只有如此,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才能被大家认可。便说:“我作主刀,可以吗?”

“好,陈主任主刀。聂医生,你就作助手吧。”

“好。”

“去准备吧。”

于主任、梁主任以及产科的众多医生都在观摩室。在手术过程中,出现紧急情况,陈大卫早有预案,沉着冷静,终于化险为夷。手术顺利完成。

观摩室中的医院领导觉得,陈主任确实不简单。

聂医生私下对冯医生说:“当时我认为患者有危险,但陈主任临危不乱,确实厉害呀。”

手术之后,家属给陈大卫送来锦旗。陈大卫说:于主任代表了我们产科,锦旗应该送给于主任。于海燕收下锦旗,觉得这个海龟还算知趣。

 

魏丽丽在办公室开晨会,进修医生小韩向她汇报情况:“八十床患者,29岁,呕吐腹泻伴全身乏力。每天腹泻8次以上,呕吐10次以上。无发热腹痛。”

魏丽丽问:“检查结果咋样?”

 “体温36度5,脉搏110次,呼吸每分钟18次。血压95,55。超声检查胎心和羊水正常。”小韩医生答道:“血常规除了血钾低外,其他各项指标多正常。”

“血钾多少?”

“2.5。”

魏丽丽道:“急性肠胃炎,还有低钾。你去处置吧,除了消炎外,记得补钾。”

“好。”小韩离开了办公室,去处置八十床病情。

小韩开了处方,交给护士:生理盐水250毫升、头孢曲松钠3克,5%葡萄糖500毫升、维生素C2克、维生素1360毫克,葡萄糖盐水500毫升静脉滴注,见尿后补钾。

护士依照药方,给药输液。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何晶向魏丽丽汇报完患者情况,魏丽丽说:“十七床手术,我做主刀,何医生做助手。”

她又交代道:“林医生,你十五床的病人目前情况比较稳定,过几天再手术!”

“好!”林娜点了一下头。

魏丽丽看了一下表,说:“何医生,我们去准备。一小时后手术。”

“好!”

八十床输液两小时后,突发胸闷气短、呼吸困难,音微弱。小韩立即让患者转入抢救室给予心电监护,吸氧。并让护士通知魏主任支援。护士来办公室,说了情况后,林娜说:“魏主任正在手术。我去吧!”

林娜和护士一起,去了抢救室。林娜问道:“什么情况?”

小韩答道:“患者输液两小时后,突发胸闷气短、呼吸困难,语音微弱,心律失常。”

林娜指挥护士:“急查血钾!立即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

林娜问:“韩医生,之前你是怎么给药的。”

小韩把用药记录递给林娜。

林娜看了一眼,问道: “见尿后补钾?”

“对。”

“可以确定是缺钾。”林娜指挥道:“锁骨下穿刺建立静脉通道,微量泵给予高浓度氯化钾,每小时60毫摩尔升。”

护士应道:“微量泵给予高浓度氯化钾,每小时60毫摩尔升。”

林娜发出指令:“持续静脉滴注门冬氮酸钾镁,密切关注血氧饱和度。”

“血氧饱和度80%。”

“林医生,血钾结果出来了,1.6。”

小韩难以置信:“才1.6,怎么会这么低?”

“林医生,血样饱和度不再回升。”

此时,患者发生一过性心室颤动。

林娜果断处置:“准备除颤。”

经电击除颤后,心电图转为窦性。

林娜镇定而果断:“为防止心室颤动再次发作导致死亡。再建一路静脉通道。”

“再建一条静脉通道。

林娜:“0.6%氯化钾500毫升,静脉滴注。”

护士:“0.6%氯化钾500毫升,静脉滴注。”

“观察一会儿。”

又过了一个小时,魏丽丽的手术已经做完,她与何晶也赶来。问情况如何?

小韩道:“刚才林医生已经处置了,现在在观察。”

魏主任问:“刚才的抢救措施和给药记录。”

“这是我的给药。这是林医生的给药。”小韩把抢救和用药记录递给魏主任。

魏主任看完汇报,患者已经恢复意识。

护士道:“患者意识恢复,血氧饱和度95%,心率90,血压100,60。血钾2.2。”

小韩有些兴奋:“患者意识恢复。”

林娜叮嘱道:“关注患者呼吸和血氧饱和度。如果呼吸平稳,血样饱和度稳定,就可以停用呼吸机了。”

魏主任用赞许的目光,看了一眼林娜。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小韩医生向魏主任汇报八十床的情况:“八十床呼吸平稳,血样饱和度没有下降。呼吸机已经撤了。心电图示:窦性心律、正常心电图。超声检查报告:胎心正常。血钾提高到2.8。”

林娜说:“估计两三天,血钾就能恢复到4.5以上,就可以出院了。”

魏丽丽说:“八十床是急性肠胃炎和低钾。由于抢救不当和给药失误,原本很简单的病情,差点一尸两命。”

魏主任又问:“韩医生,你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吗?”

小韩吱吱呜呜,难以应答。

“林医生,你来说吧。”

 林娜应道:“八十床是急性肠胃炎和低钾,初次查血钾是2.5。小韩的处置是给药补液之后,见尿补钾。患者原本血钾就低,补液之后血钾被进一步稀释。”

小韩辩解道:“在县医院,李主任遇到低钾孕妇,就是见尿补钾。还有魏主任也是。我采取的措施,是按照流程一步一步来的。”小韩的语气中,带着委屈。

林娜冷眼看了一眼小韩,说道:“那是轻度低钾孕妇。八十床是重度低钾,必须在补液的同时,就开始补钾。我们抢救病患,遇到紧急情况,按流程来,人早就没了。”

“林医生说的很对。”魏丽丽道:“孕妇和胎儿总算平安了。”

小韩问:“魏主任,林医生采用电击除颤,对胎儿有没有影响?”

“遇到这种情况,必须立即除颤。目前尚无证据显示对孕妇实施电击除颤会对胎儿心脏造成不良影响。

“韩医生,不除颤,就一尸两命。除颤的结果是母子平安。”林娜白了一眼她,冷冰冰的说。

 “韩医生,八十床本来是小问题,差点死在你手里。这个月你奖金没了。”

韩医生低头不语,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魏丽丽又说:“林医生救了八十床一命,这个加500元的奖金。”

“我们把掌声送给林医生。”魏丽丽和医护人员鼓起掌来。

 

赵新下班后,走出医院大门。遇到林娜,叫道:“林医生,你好。”

“赵医生好。”

“林医生,如果不是你。八十床就危险了。了不起呀!”

林娜谦虚的说:“救死扶伤,是我们医护人员的职责。”然后拿出一支金笔,递给赵新。

“赵医生,我以前喜欢过你。以往的一切一笔勾销。”

赵新还没有反应过来,林娜又说:“从明天开始,我们重新作同事,重新作朋友,好吗?”

“好!”

“希望你考试时,能用上我送你的这支笔。”

赵新双手接过笔,认真的说:“谢谢。”

 

第二天下班时,赵新给林娜打来电话:“考试结束了。虽然成绩没下来,肯定能考过的。”

林娜说:“那就好。什么时候正高级职称可以下来。”

“到明年就差不多了。”赵新又说:“当初不是说一起出去玩的吗?大家约个时间,出去玩吧。”

“好呀,我给何晶说一下。”

等了一会儿,林娜给赵新回了电话:“何晶说,这个星期天,她和肖程有空。咱们一起去公园玩吧。”

“好。”

 

星期天,赵新按照约定时间,在公园门口等。这时林娜走过来说:“何医生和肖主任等一会就来。”

“恩。”

没一会儿,何晶打来电话。称她有点事儿,去不了了。

林娜问道:“咱俩一块儿去转转吧”

“好吧。”

刚进公园,有一个小女孩儿拿了一支玫瑰递给赵新:“叔叔,买支玫瑰吧。二十块钱一支。”

“我不要。”

“叔叔,买一支玫瑰,送给这位漂亮阿姨。”

“我真的不要。”

“买一支吧……”

赵新不耐烦了:“给你十块钱,我不要你玫瑰。不要再纠缠我了。”

小女孩儿拿住钱,高兴的离开了。

林娜不乐意的问:“二十块钱买一支玫瑰送我,都舍不得?”

“不是,我不喜欢被人绑架。即使买了,也是被动的。那就没意思了。”

林娜点点头。

赵新与林娜一起玩起了公园的各种游乐设施:碰碰车、过山车、摩天轮。两人玩的不亦乐乎。

游乐之后,在公园的丛林漫步,林娜突然一个趔趄,叫道:“哎呀,我的脚扭着了。”

赵新赶紧问:“咋样?”

“好疼呀。你帮我看看。”

赵新帮林娜脱了鞋,问道:“扭住哪儿了。”

林娜指着脚踝说:“这儿扭了,你帮我揉揉。”

赵新帮林娜揉着脚,林娜偷偷瞄了一眼赵新。揉了一会儿,赵新抬头问道:“这会儿咋样?”

林娜赶紧假装一本正经:“稍微好一点了,你再帮我揉揉。”

赵新继续帮林娜揉脚。

林娜说:“赵医生,我走路不方面,你扶着我吧。”

“好。”赵新搀扶着林娜说:“你脚扭了。我送你回家吧。你好好休息一下。”

“没事儿,过几分钟就好了。”

“好。”

 

第二天在第一产科办公室,花店的送货员敲开门,问道:“请问林娜医生在吗?”

“干什么?”

“这是送给她的花。”送货员递上一束鲜花,有百合、康乃馨和玫瑰。

“我是林娜。”林娜接过花,又问道:“是谁送的?”

“他没说自己的名字,个子高高的,帅帅的。”

“哦,谢谢了。”

这时,几个医生都凑上来问:“林医生,是哪位帅哥给你送的呀?”

“保密。”

这时,赵新给林娜发来一个微信:“喜欢吗?”

林娜回复道:“喜欢,谢谢。”

“下个星期,我就回第一产科了。”

 

星期一早上,魏主任在办公室宣布:“赵新重回第一产科。”

这时,赵新走了进来。几位医生调侃道:“赵医生,我们好想你呀。”

这时,林娜拿出一盒巧克力,递到赵新面前。赵新问:“这是啥?”

林娜看着赵新的眼睛,问道:“巧克力,送你的。敢不敢要?”

“男子汉大丈夫,还怕一盒巧克力吗?”赵新收下巧克力。

魏主任说:“现在开始工作,韩医生,八十床的血钾现在多少?”

4.6。”

“检查结果正常吗?”

“各项检查都正常。”

“好,八十床今天可以出院了。”

“我马上给患者办出院。”

魏丽丽又问:“何医生,第六十五床的情况。”

何晶开始介绍六十五床病情:六十五床37岁,胎龄34+5,昨天住院,患者胸闷,呼吸困难……

 

在当天晚上九点,附属医院消化内科接到赵新的电话:“是内一吧?”

“我是。”

“哦,是贺医生呀,我母亲突然便血,我马上就到,你准备一下。”

“好,没问题。”

“谢谢了,我马上赶到。”

不大功夫,一辆价值数百万的SUV停在附属医院门口。赵新扶着妈妈走了出来。路过急诊科时,赵母问:“不去急诊科?”赵新说:“不用去,直接去消化内科。”

赵新来到内一,贺医生已在等候。贺医生简单询问了一下病情。

赵母说:“小新呀,我估计是癌症吧。我们单位小许的母亲,就是便血,后来确诊是癌症。”

“妈,你不要胡说了,哪有那么多癌症?”

贺医生和护士一起,对赵母作了简单的检查,测血压,作心电图等等。

赵新说:“我妈妈便血严重,一个小时就好几次,本来打算明天再来。我看情况比较急,就赶过来了。”

贺医生说:“先验一下大便。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之前,我先对症用点药吧。”赵母就开始静脉注射,用了消炎和补充能量的药。

赵新给徐主任请了假,还给魏主任打了招呼。

 

第二天在第一产科办公室,林娜问道:“魏主任,赵新今天怎么没来?”

“他母亲病了,赵新请假了。”

“什么病,在哪个科室?”

“具体我也不知道,你问赵新吧。”

林娜赶紧给赵新打电话,问了情况。赵新说:“在内一,二十一床。”

林娜向魏主任请了两天假。直奔内一。

林娜来到病房,看到赵新在服侍母亲。就说:“阿姨,我是赵新的同事。我叫林娜。”

“好,好。林医生。”

“没关系,我是赵新的同事,也是他的好朋友。”

“林医生,你看我这是不是癌症?”

“怎么会是癌症。”

“我们单位小许的母亲就是便血,后来确诊是癌症。”

“您不要胡思乱想了,等检查结果出来后,就知道了。”

“如果是癌症,那咋办?现在赵新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还没抱上孙子呀!”赵母原本不是逼婚的父母,但面临疾病之时,却像换了一个人。

 

林娜把赵新拉出病房,说道:“阿姨希望你能有个女朋友,我可以假扮你女朋友。就说刚刚确定恋爱关系,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妈妈。”

赵新说:“好呀,谢谢你了。”

这时,贺医生过来对赵新说:“阿姨抽过血了,化验结果马上出来。为了以防万一,还需要作一个肠镜。”

“好。”

“先喝几副清肠药,然后再作肠镜。”

 

赵母便血十分严重,不到半小时,就要去一次厕所。赵新要扶她去,林娜抢过来,说:“白天那么多患者、家属,你去女厕所,不方便。还是我来吧。”

“那就麻烦你了。”

“麻烦啥呀,我又不是外人。”

赵母听到“不是外人”,便问:“林医生,我唐突的问一句,你是不是赵新的女朋友?”

“阿姨,我和赵新刚刚在一起,他还没告诉你吧。”

“那就好,这闺女和我们家赵新真是天生一对。”赵母立刻忘记了病痛,脸上堆满了笑容。

林娜扶赵母如厕归来,对赵新说:“咱俩分工吧,白天我照顾阿姨。晚上你来照顾。”

“好。”

林娜服侍赵母喝清肠药,去厕所。照顾的无微不至。林娜心想,赵新已经对我有好感了,这次我一定要趁热打铁,假戏真做。

赵母也心疼孩子,说道:“小新,昨天你一晚上没合眼,你就睡一会儿吧。等会儿林医生陪我去作肠镜。”

“妈,没事儿,等作完肠镜,我再睡。”

贺医生对消化内科的其他医护人员说:“二十一床是赵新的母亲,八号病房尽量不要再安排病人了。”

“二十一床,八号病房。知道了。”

赵新和林娜一起,陪母亲作肠镜,在病灶处做了取样,送检病理科。作肠镜的医生告诉赵母,虽然结果还没有出来,但应该不会是癌症。赵母心稍安。

忙了一晚的赵新倒头就睡。林娜看着心上人如此疲惫,甚是心疼。

次日,赵母单位的同事,赵新的同事,都来探望。赵母原是一家民营企业的第二大股东,后来合资之后,成为第三大股东。企业虽然只有二百多人,但拥有核心技术,企业利润颇高。主要生产淬火机床及其配套设备。产品销往全国。合资之后,更是远销欧美。

赵母的同事问:“潘经理,这位是你的儿媳妇吧?”

“现在还没成家呐,是赵新的女朋友。”赵母回答。

麻醉科和第一产科的同事们觉得蹊跷,一眨眼,两人就恋爱了。而林娜心里则洋洋得意:“我将来就是赵家的儿媳妇。哼哼。”

肠镜取样的化验结果虽然没有出来,赵母便血已经止住。大便的次数也趋于正常。赵新与林娜也轻松了许多。

赵母说道:“小新呀, 你看林娜是多好的姑娘,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对待人家,可不能辜负人家呀。”

“恩。”

“对了,你爸爸现在出差,暂时就不要告诉他了,省得他担心。”

“好。”

赵新的父亲是中航工业的高级工程师,年薪数百万。赵母当年与人合伙办企业的资金,就是赵父出的钱。赵母是表面的股东,其实真正的股东是赵父。

“阿姨,我爸妈都叫我娜娜,您以后也可以叫我娜娜。”

“好,娜娜。”赵母又问:“,你妈妈是干什么工作的?”

林娜知道要低调,只有女方家境比男方稍微差一些,才更班配,便低声说:“我妈是医生,学的是妇科。”

“那你父亲呢?”

林娜谦虚的说:“我爸也是医生,是外科。”

“医学世家,好呀。”

赵新觉得林娜太低调了,担心妈妈眼光高,看不上林娜,便补充道:“妈,林娜的父亲,是我们附属医院的前任院长,现在在国外。”

“哎呀,了不起呀。”

“林娜的母亲开了家医院——伊利莎娜妇产医院。”

“啊?伊利莎娜。我听说过,听说过。经常看到她们的广告。林医生和我们赵新可以说是门当户对!”

“阿姨,不要叫我林医生。叫我娜娜。”

“好好好,对了,娜娜,你是哪个科室的?”

“我是接生婆,专门给产妇接生。”林娜希望气氛轻松一些,调侃着说。

“啊?接生婆!”赵母闻得此言,不由的乐了:“是产科医生呀。”

林娜轻松的说:“我们产科医生,不就是接生婆吗?”

 

肠镜取样送检两天后,结果出来了。林娜拿着病理诊断书,上面写着诊断结果:“(肠)慢性粘膜炎”让赵母看:“阿姨,你看,粘膜炎,不是癌症。你放心吧。”

“好,那我就放心了。”

“阿姨,医生说了,这几天,你可以喝一点流食,我天天给你敖小米稀饭。”林娜说。

“好,那就麻烦你了。”

“阿姨,你不用客气,我又不是外人。”

赵新对林娜说:“现在我妈的病情稳定了,你只要每天送饭就可以了。不要耽搁你正常上班。”

“不用急,我每天用热毛巾给阿姨敷两次。会有好处的。”

林娜一天三顿送饭,前几天是小米稀饭,慢慢的是煮面条,一点一点增加食谱。并且每天用热毛巾敷两次赵母的腹部。

“阿姨,感觉怎么样?”

赵母说:“用热毛巾敷过之后,肚子确实舒服多了。”

 

赵母出院那天,贺医生交代,最近几个月吃饭要注意,不要吃生冷食物。要吃一些容易消化的饭菜。

赵新办理完了出院手续,把妈妈送回家。到家之后,妈妈对他说:“小新呀,我以前从来没有逼过婚。但这次生病,我觉得生命好脆弱。林娜是个好孩子,你要好好把握住,尽量早点结婚。让我早点抱上孙子。”

“好。”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何晶低声对赵新说:“你妈妈生病这几天,林娜对你妈妈伺候的无微不至。医院所有医护人员都看在眼里,你俩现在已经是恋人关系。你可要有良心,可不能辜负人家。”

“恩,我知道。如果林娜不反对,我就真把她当成女朋友了。”

 

赵母出院后,林娜与赵新一起去探望,赵父已经出差回来。他先是埋怨妻子生病,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然后又为儿子找到女朋友赶到高兴。

林娜特地买了山药。她对赵母说:“阿姨,三分治病七分养。你刚出院,生冷油腻不易消化的东西,可不能吃。我给你买了点山药。不但滋补,还对肠胃好。”

“这孩子真是懂事儿。”赵母夸奖道。

“林医生,她已经给我说了。你对她的伺候无微不至。真是个好孩子呀。”赵父说。

“叔叔,您叫我林医生,就见外了。叫我娜娜吧。。”

“好,好,好。娜娜。”

“赵新,你给我听好了。一定要好好待人家娜娜。”赵母又说道。

“妈,我知道。”

 

在第一产科,林娜,赵新走出手术室。赵新说:“今天晚上有空吗?”

“干啥?”

“想请你吃饭。”

晚上,两人在饭店进餐。赵新说:“这些天,麻烦你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那你好好对我,不要辜负我,就可以了。这可是你妈的命令。”

“我妈即使不说,我也会珍惜的。”赵新一点一点伸出手,伸到一半时,抬头看了一眼林娜。林娜有些羞涩的低着头。赵新见林娜没有抗拒的意思,就握着了林娜的手,说:“作我女朋友,好吗?”

“人家已经是你女朋友了。”林娜面颊泛红。

“对,对。已经是了。”赵新的脸上,写满了幸福和满足。

林娜闭上双眼,赵新把头慢慢凑过去,在她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一周后,林娜再次和赵新一起看望赵母。午餐时,林娜已经感觉到了赵家家教甚严。一个不大不小的餐桌,赵父坐首席,赵母和保姆做次席。她与赵新两个晚辈坐末席。吃饭时,赵父先动筷子,赵母和阿姨再动筷子。最后才轮到赵新。

林娜初来赵家,由于小心谨慎,才没有出错。

赵新送林娜回家的路上,二人拐到了路边的小竹林里,闲聊。林娜问:“赵新,吃饭时,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如果坐了别人的位置,就是大逆不道。”

“恩。”

“是不是你父亲动筷子之前,别人不能动。”

“恩。”

“你家是男尊女卑呀。”

“那可不是,是因为我父亲年龄最大,他比我妈大三岁。按照年龄排,我爸第一,我妈第二,阿姨第三,我是最末。”

“我比你还小,如果将来嫁到你家,是不是最卑贱?”

“那当然了。”

“如果你胆敢作了别人的位置,我爸爸非打断你的腿。”赵新故意逗乐。

“啊?那太恐怖了。”

“不用担心,我教你一个办法,保证能让你作我家最尊贵的人。”

“啥办法?”

“你改一下户口身份信息,把年龄成六十五岁。”

“你竟然拿我开涮。”林娜用手咯吱赵新。

两人戏谑一会儿后。

赵新握着林娜的手,说道:“你放心吧,我爸妈对儿女很疼爱的。你可以放心的嫁给我,你嫁入赵家后,刚开始可能不习惯。要不了多久,就习惯了。”

“我现在还没打算嫁给你呐!”

“那你打算嫁给谁?”

“真是笨,我是说‘现在’还没打算嫁给你。”

“哦。我应该问‘那你什么时候打算嫁给我?’”

“那要看你的表现,也许半年之后,也许一年之后。也许更久。”

“干脆明天就嫁给我吧!”

“你想得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这个癞蛤蟆,就要吃你这个天鹅肉。”赵新一把把林娜搂在怀中。

林娜偎依在心上人怀里,感受着温存。

 

伊利莎娜医院成立五周年,苏虹希望通过借助年庆,请同行的知名专家,各个医院的领导,提高伊利莎娜在业界的影响力。

于是,苏虹邀请了本院的特聘专家,以及附属医院、省一院、省二院的领导。

在宴会上,附属医院的王院长调侃着说:“苏院长,你把我们附属医院的曲院长都挖走了。曲院长可是全省产科的权威,有了他,伊利莎娜肯定会蒸蒸日上。”

苏虹开着玩笑,指着坐在王院长身边的赵新说:“下一个我要挖贵院的赵主任了。”

“赵主任可不能再让你挖走。”

“那你可要看紧了。”

林娜悄悄问赵新:“你肯不肯来伊利莎娜?”

“我打算一直留在附属医院。”

“死心眼。”

若在以前,苏虹肯定会给大家介绍她女儿的男朋友赵新。但经历过招女婿失败的教训之后,她低调了许多。

苏虹对附属医院、省一院、省二院的领导表示,希望能与这三家医院建立合作关系。希望这三位老师,能好好带一带伊利莎娜这个徒弟。

三位院长既不答应,也不拒绝。

这时,卫生厅厅长办公室主任说:“你们三家公立医院,实力强,就指导一下民营医院吧。”

三位院长都说:“既然领导都发话了,那我们就与伊利莎娜建立初步合作关系吧。”

魏丽丽对王院长说:“王院长,我们可不吃亏呀。伊利莎娜的曲院长可是我的老师,他可是全省产科的泰斗呀。”

“说的不错呀。”

林娜悄悄的在赵新耳边说:“以后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来伊利莎娜作麻醉了。”

“还需要院领导批准的。”

 

附属医院领导层召开会议。王院长首先发话:“诸位都知道,现在各个医院之间的竞争,最核心的就是人才的竞争。我们附属医院人才济济,其他医院都眼红呀。千方百计挖我们的墙脚。今天会议的主题就是人才,如何更好的发掘人才,培养人才,还有更关键的留住人才。下面谁先发言?”

没人吭声。王院长就问:“魏主任,你有什么建议?”

“我们前些日子留下了进修医生何晶。就开了一个好头呀。把最优秀的进修医生留下。这也是一个好办法。”

“谁还有建议,大家畅所欲言。”

蒋正说:“我们胸外有位进修医生,是某单位职工医院的。这个职工医院虽然远不如我们附属医院,却有十几个副院长,把各个科室的主任都晋升为副院长,使他们有更高的职位和工资。这能非常有效的挽留住各科室的带头人。我们可以借鉴一下这家医院的做法。”

李院长应道:“蒋院长,你说的不妥吧。各个科室的主任都成了副院长。这不是大肆封王吗?”

蒋正说:“我并不是说每个科室主任都是副院长,而是只有本院最顶尖的专家。才晋升为副院长。当然,可以与普通副院长有所区别,叫主管副院长。就是主管本科室工作的副院长。也可以说,是给予副院长待遇的科室主任。”

王院长应道:“蒋院长的建议不错,很具有可行性。其他人还有异议吗?”

“我同意蒋院长的提议。”尤盛美应到。

“我也同意蒋院长的提议,可以很好的留住我院的顶尖人才。”魏丽丽是深有体会,三江市多家医院都给她伸出了橄榄枝,条件还十分诱人:有给副院长的,有给一套住房的。搞的魏丽丽蠢蠢欲动。

“我也同意。”众人纷纷应道。

王院长说:“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就初步通过蒋院长的建议。我们先提交给医科大学领导,获得批准后,马上实施。”

会议结束后,神经内科刘主任私下对李院长说:“师父,今天又让蒋正占了先机。下次你一定要占据主动。先提名几个主任晋升为主管院长。先声夺人。”

“恩。”李院长点点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