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九章
发表时间:2015-08-28 点击数:1329次 字数:

第九章

 

在医院公寓,何晶先向林娜表示感谢。多亏了她,自己才留在了第一产科。

两人又开始密谋,设计“陷害”赵新。林娜说:“晶晶姐,这个周末,我们叫上肖程和赵新一起去公园玩吧。”

“他会去吗?”

“应该会去吧。”林娜不太确定的应道。

第二天中午,在医院餐厅。赵新在吃饭,何晶与林娜走了过去。赵新说:“坐吧。”

二人坐下后,何晶先说:“赵医生,这个星期六咱们一起出去玩吧!”

“去哪玩?都有谁去?”

“肖程。”“我那个对象。”

“你哪个对象,没名字呀?”

“他叫赵旧。”林娜没有思索,便脱口而出。林娜开始后悔:我虚构的这个名字太离谱了。我应该多思索一会儿,想一个合适的。

“我叫赵新,他叫赵旧?我的孪生兄弟呀。”赵新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林娜逗你呐,她男朋友叫李小龙。”何晶替林娜圆场。

“啊?李小龙。”赵新觉得更不可思议。

“是叫李晓荣,佛晓的晓,荣誉的荣。”林娜赶紧辩解。

“哦。”赵新点点头:“不过你们都是成双入对,我去不是当电灯泡吗?”

“去公园玩,哪有那么多规矩呀。走吧,一起去吧!”何晶说。

“不行呀,我要学习。”

“学什么习?”

“准备考职称。等我考试结束后,咱们可以一起出去玩。”赵新一是要准备英语和计算机的考试。二是不想当电灯泡。

“就出去玩一次嘛。”

“不行,我必须专心学习,不能分心。”

何晶与林娜只得作罢。

 

晚上在公寓,何晶笑着说:“赵旧,你能不能想个靠谱一点的名字呀?”

“就你靠谱——李小龙!”两人大笑起来。

“不过我们两个设的圈套,赵新没有跳进来。”林娜失望的说。

“没关系,我们继续努力!”两人又击掌自励。

 

在第一产科手术室,林娜、赵新走出手术室。对焦急等待的家属说,手术成功、母子平安。家属连忙称谢鞠躬。

两人继续走,林娜说:“赵医生,今天晚上我和李晓荣要去看电影了。”

“恩。去吧。”

林娜看了一眼赵新,心里想:真是个榆木疙瘩,我如果真被别人抢走,看你咋办?

林娜灵机一动,话锋一转:“不过,今天他有事,不能陪我看电影了。”

“恩。”

“你说咋办?”

“你和何晶一起去呀。你俩不是闺蜜吗?”赵新说道。

林娜气不打一处来,心里直骂:赵新,你就是癞蛤蟆,一根筋。

“何晶今天晚上佳人有约,她也没空呀。”

“肖程啊。”

“对,肖何恋。”林娜说:“那干脆,咱俩一起去看电影吧。”

“啊?不合适吧,你已经有男朋友了,还和我一起看电影。”

“还不是男朋友,还没建立恋爱关系。”

“我没空,你知道的,我要学习,考职称。”

“你以为我稀罕你呀!算了,我和妈妈一起去吧。”林娜生气的离开。

 

在麻醉科主任办公室,赵新说:“徐主任,以后就让我主要负责其他科室的麻醉吧。”

“为什么?”

“这是我的私人原因,不方便说。

徐主任思考了一下说:“胸外科最近有几个大手术,你暂时负责胸外吧。第一产科的工作,我就交给牛医生了。”

“好,谢谢徐主任。”

“不过要给你说清楚,一是暂时;二是第一产科若有牛医生拿不下来的手术,你还要去支援。”

“好。”

 

第二天,林娜主刀的手术,麻醉师并不是赵新。下班前,林娜又问了何晶、王医生、小于等人主刀的手术,也没有赵新。

林娜说:“赵新今天不该休息呀,他是不是请假了?”

这时,魏主任应道:“赵新以后主要负责胸外科的麻醉工作。第一产科的麻醉工作,以后主要由牛医生、刘医生负责,忙不过来,张医生也会来帮忙。”

“这是谁的决定?”林娜要追问道。

“麻醉科徐主任。”

“我去找徐主任,他凭什么把赵新调走……”林娜话还没说完,被魏主任拦住:“凭什么,凭他是麻醉科的主任。赵新没有调走,他一直在麻醉科。”

林娜这才清醒,赵新从来就不隶属于第一产科。但她一直却把赵新当成第一产科的同事,当成自己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那我去找徐主任,好好跟他说说。求求他。”

“说什么?那是赵新的意思。”

“啊?赵新自己要求去胸外的?”林娜还是那样的口吻,似乎赵新原来是第一产科的医生,被调去了胸外科。

“看出来没,林医生对赵医生余情未了。”其他几位医生在耳语。

声音虽然很小,由于办公室不大,依旧被林娜听到。林娜抬起那高傲的头,俯视着其他医生说:“你们给我听好了,我对赵医生,没有任何个人感情。仅仅是欣赏他的技术,想把他挖到我妈妈的医院。不,是我的医院,将来就是我的。”挖本医院的墙角,本来是忌讳。不应该公开说的。但在林娜心里,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赵新。

小于医生侧过身,悄悄伸出两个手指放在嘴前:“嘘!”提示其他医生闭嘴。

“现在赵新离开第一产科了。说明他拒绝我了,不去我的医院了。这没什么,我妈妈可以物色其他的麻醉师。”林娜接着说:“以后,谁都不要在我面前提赵新。他算个啥?他就是一只癞蛤蟆。”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公室

林娜的徒弟冉莹莹瞪大了双眼,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师父今天是怎么了?口是心非。”

魏丽丽这时对大家作了一个鬼脸。这可是她工作二十年来,石破惊天头一回。众医生哄堂大笑。

王医生模仿起林娜的口吻:“你们给我听好了,我对赵医生,没有任何个人感情。仅仅是欣赏他的技术。这叫什么?”

“此地无银三百两。”几个医生异口同声。

“对了,老子是怎么说的?”

“善者不辨,辩证不善。”

“我今天才发现,林娜其实挺可爱的。”“对,确实挺可爱的。”

何晶见到自己的闺蜜被拿来逗乐,直摇头。

 

第二天,何晶在医院咖啡厅与赵新谈心。何晶问道:“赵新,你为什么要去胸外。”

“何医生,在工作岗位上,我没有任何调动,我一直在麻醉科呀。”

“你不要再咬文嚼字了,虽然你不是第一产科的,但我们大家都把你当成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

“其实我也舍不得大家。”

“那为什么还要离开。”

“林娜已经有男朋友了,她还约我看电影。这不是瓜田李下吗?我为了避嫌,才去胸外的。”赵新又补充道:“当然,也是为了能够有一个安静的环境,我马上要考正高级考职称了。”

“不就是计算机和英语吗?对你来说没什么难度吧!”

“困难的事情,只要努力,也能成功;容易的事情,如果懈怠,照样办不成。”

“林娜根本就没有男朋友。”何晶原本要说出事实,但一想又把话锋一转:“她和那个男的还没有确定恋爱关系。你避什么嫌呀?”

“已经约会看电影了,基本上确定恋爱关系了。”

何晶又问:“你感觉林娜咋样?她与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

“林娜以前大小姐脾气。我不太喜欢她,甚至有点讨厌她。现在她比以前好一些。”

“在工作中了?”何晶继续问。

“在工作中,对患者更有耐心了。工作也认真负责了。”

“现在的林娜,你喜欢吗?”

“说实话,有点好感吧。不过人家已经有男朋友,我现在对她,没有任何想法。”

“她马上要被别的男生抢走了,你为什么还无动于衷。”

“什么抢走,什么无动于衷。”

“她现在都有男朋友了,你赶紧追她呀。”何晶都为赵新着急。

“那你不是叫我作第三者吗?”

“什么第三者,她俩还没确定恋爱关系呐!”

“已经一起看电影了,事实上已经确定了。”

“那也没什么呀,你可以把林娜追回来,这叫公平竞争。”

“我这辈子绝对不会作第三者。人与禽兽之别,就是人有廉耻,而禽兽不知廉耻。”

何晶也没办法,又问:“那你不害怕失去林娜?”

“什么失去林娜?我们两个就没谈过恋爱,没有拥有过,何谈失去?”

“那如果林娜没有男朋友,你会去追她吗?”

“如果她没有朋友,那就看缘分了。情投意合,那当然可以在一起了。”

赵新走后,林娜从座位一旁的装饰物后面走了出来。刚才赵新的话,被她听的真真切切。林娜气的只咬牙:“赵新,你真是一根筋。”

 

走进宿舍公寓,林娜一下子扑到何晶怀里,哭了起来。何晶说:“你不要在我面前哭,你应该在赵新面前哭。你对赵新,什么招式都不行,唯一灵验的就是哭。”

林娜抬起头,想擦眼泪,但擦不到。干打雷,不下雨。疑惑的说:“他为什么就不中招呀?我看到恋爱宝典中说。男人最容易中的圈套,就是“打擦边球”。但我打擦边球,却把他打跑了。”

“这说明赵新是非常有原则的人,是非常专一的人。这是他的可爱之处呀。你不就看上他这一点了吗—— 一根筋。”

“是呀,将来与他如果成家,肯定不用担心婚外情。在他的字典里,不但没有婚外情,连恋外情都没有。我发现我更加爱他了。”林娜有些兴奋,接着又问:“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何晶思考了一下,说:“暂时就让他在胸外科吧。不要打扰他。”

“那我现在什么也不作?”林娜问。

“你什么也不用作。我只需要作一件事,就是向赵新散布一个消息:林娜和李小龙吹了。”

“好。”

 

第二天下班时,何晶故意在附属医院大门口等赵新。看到赵新后,何晶说:“赵医生,你稍我一程,我去超市买点东西。”

何晶坐上了赵新的摩托,说道:“林娜与李晓荣黄了。”

“她俩分手了?”赵新确认一下。

“谈不上分手,根本就没有确定恋爱关系。”

“哦。”

“那个李晓荣,表面上是个正人君子。其实脚踏三只船。幸好林娜及时发现,才保住了清白。”何晶故意把语气搞的戏曲化。

“保住了清白。”赵新不仅笑了起来。

何晶也感到轻松了一些,她和林娜虚构的这个人终于消失了。

“停一下,我到了。”何晶下车后,说:“我去买点东西,谢谢你。”

“不谢!”赵新扬长而去。

 

附属医院大外科主任蒋正召开例会。讨论第十八床病情。准备肝肾联合移植手术。十八床蒋主任担任主刀,赵新担任麻醉师。手术顺利完成。

术后,蒋主任对赵新说:“赵主任,你以前就负责心胸外科麻醉。现在算是回娘家了。”

“是呀。我在心胸外科时,郑院长是大外科副主任。林院长是大外科主任。”

“现在两位院长都离开了附属医院。我们外科是群龙无首呀。”蒋正说。

赵新说:“现在蒋主任已经得郑院长真传了。完全可以挑大梁了。”

“赶鸭子上架,没办法。”

“真有点想郑院长和林院长了。”

“我们几个外科医生,都是他们的徒弟,我们更想师父。”蒋主任说。

“抽个时间,我们一起去看看郑院长吧。”汪主任说。

“好好,大家一起去。”

 

朱爱萍与陈大卫旅游归来后,就立即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在省一院产科,于海燕让陈大卫主刀二十五床重症孕妇手术。是想看看这位海龟有几斤几两。产科主任以及众多医生观摩。手术顺利完成。

手术后,于海燕私下对梁主任说:“看来,陈大卫还有两把刷子。”

 

在省二院产科,吴医生主刀二十床手术,朱爱萍做助手。手术中患者突然出现呼吸困难,上肢痉挛,不停抽搐。观摩的杨主任、于主任和沈医生的心悬了起来。吴医生问道:“杨主任,患者是怎么回事。”

杨主任没有吱声。

朱爱萍说:“杨主任,我主刀吧!”

杨主任通过观摩室的麦克风问:“你有把握吗?”

“有把握。”

杨主任指挥道:“让朱医生作主刀。”

吴医生与朱医生更换了位置。

朱爱萍沉着冷静:“密切关注血压。”麻醉师道:“高压170,低压115。”

朱爱萍对二十床进行了检查,并吩咐护士:“持续心电监护。”

“加压给氧。”

朱爱萍给药先控制抽搐,再降压。

患者逐渐恢复正常,吴医生问:“朱医生,患者是怎么回事?”

朱医生回答:“是癫痫。”

“患者并没有癫痫病史呀。”

“我确定是癫痫。”朱爱萍很坚定的说。

手术完成后,朱爱萍对护士说:“24小时特级护理。”就离开了手术室。

来到办公室。杨主任问朱爱萍:“朱医生,你怎么确定二十床是癫痫?”

吴医生也跟着问:“是呀,患者没有癫痫病史。”

“患者虽然没有癫痫病史,不过,某些癫痫就像大部分乙肝病毒携带者一样,终身不会发病。”

吴医生半信半疑。

朱医生继续说:“这些产妇在分娩时如果血压升高,导致颅压增高,可能会引起抽搐,进而引发癫痫。”

耿主任说:“产妇在分娩时如果血压升高,导致脑压增高。也可能引起子痫。你又怎么确定,二十床是癫痫,而不是子痫的呢?”

朱爱萍说:“吴医生刚接收二十床时,病人有以前在外院作的脑CT。吴医生看了吗?”

“那是外院的检查结果,都正常,我也没细看。”

“我仔细看了,二十床的脑CT有问题。”朱爱萍说:“我发现脑电图中,有轻微的癫痫波。”

“没有吧。”吴医生辩解道。

“很轻微的癫痫波。”朱医生又说:“吴医生,如果你不相信,现在可以去二十床那儿,拿脑CT来。”朱爱萍要给吴医生一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自己并非温顺的小白兔。

吴医生白了朱爱萍一眼。

杨主任说:“吴医生,去拿吧。”

不一会儿,吴医生拿来脑CT,递给杨主任。

杨主任指着脑CT问耿主任:“这个应该是癫痫波吧?”

耿主任说:“不太像。“干脆,我让脑外科的崔主任看看吧。”

“好。”

耿主任拿着片子离开了妇产科。

办公室里朱爱萍,吴医生,吴医生都人都一言不发。场面有些尴尬。

这时,耿主任回来了。她说道:“刚才脑外科的崔主任和苏主任一致认定,是癫痫波。”

“真的是癫痫,朱医生太厉害了。”诸位医生纷纷议论。

“这也不能怪吴医生,癫痫波太轻微了。连我和杨主任都没看出来。”耿主任说。

“是呀。”医护人员附和道。

由于朱爱萍在工作中出色的表现,得到全体医护人员的认可。吴医生也开始反思。本来想孤立朱医生。沈医生不支持她,杨主任、耿主任也不待见她。自己一人孤掌难鸣,朱医生越来越被大家认可。吴医生与沈医生一起在餐厅吃饭,就此求解。沈医生说:“大家都是同事,好好相处就可以了。你是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吴医生表示,以后不会再故意为难朱医生,要与她搞好关系。

沈医生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在杨主任办公室,杨文君用狡猾的眼神看着耿丽萍:“萍萍,二十床脑CT的癫痫波虽然不太明显。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的。你这个堂堂的主任,怎么会看不出来呀?”

“我当然看出来了。”

“那你还把CT拿到脑外科干吗?”

“明知故问。”耿主任看了杨主任一眼。

“你为了顾全吴医生的面子,可把咱俩都贬低了。还让朱医生露了脸。”

“其实平时吧,吴医生工作还是比较认真和细心的。这次是她大意了。”

“但愿吧!”杨主任突然眼前一亮,如梦方醒,问道:“对了,你是不是根本就没去脑外科?”

“保密。”耿主任狡猾的笑了笑,离开了办公室。

“这个耿丽萍,居然忽悠我。”杨主任直摇头,她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但愿吴医生,能理解耿主任的良苦用心,知耻而后勇。”

 

朱爱萍与何晶、林娜、赵新联系,想聚一聚。赵新没有赴约。三个美女医生相聚在咖啡厅叙旧。

何晶说:朱医生,我听魏主任说,你在省二院表现的非常出色。

是呀,。朱医生现在就是二院的魏丽丽。林娜也说。

“我还差的远呐,如果能在第一产科多进修两年,那就好了。”朱爱萍说。

何晶有些难为情的说:你怎么变化那么大呀?在我们第一产科的时候,你很……

很自私自利,对吗?爱剽窃别人的功劳和成功,对吗?朱爱萍很坦然的说。我只所以变化这么大,一是魏主任和郑院长的教诲。这份工作,是他们给我介绍的,我不好好工作,就对不起他们。二是环境不同。我在第一产科时,是进修医生。进修医生留院转正,是百里挑一。只有工作特别特别突出,对医院有巨大贡献的才有可能。而我在二院产科,是按编制计划被录用的。只要工作不太差,就可以顺利转正。所以,我不用剽窃别人的成果,只要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

原来如此呀。

说句实话,我以前处处与你过不去。很不应该。林娜认真的说。

我也处处跟你过不去呀。朱爱萍很轻松的说。

 可能是我以伊利莎娜老板自居的缘故吧。在工作中的压力和上进心就不足了。林娜开始反省:而你们作为进修医生,压力更大。有压力就有动力。就更加努力,进步就更大。本来我无论是学历,还是技术都在朱医生之上,但她后来却赶上我了。

林娜,你现在在工作中进步也不小呀。对患者多了一份耐人和细心。很认真负责呀。何晶说。

林娜说:从今天起,伊利莎娜医院与我无关,我仅仅是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普通医生。我要努力工作。不回伊利莎娜了。

好呀!”“好呀!何晶与朱爱萍都为林娜点赞。

工作谈完,就谈个人感情。何晶问陈大卫对朱爱萍如何。

朱爱萍说:大卫对我很好,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啊?效率太高了吧。何晶说。

我要作宝宝的干妈。”“我才是孩子的干妈。何晶与林娜争了起来。

宝宝的名字起好了吗?”“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两人问个没完。

谈完宝宝,朱爱萍问林娜:你与赵新现在怎么样?

我俩什么关系都没有,能怎么样?

朱爱萍不太相信,看了一下何晶,何晶点点头。

朱爱萍又问:我结婚那天,你与赵新不是已经牵手了吗?

那是做样子给你看的。

我知道你们是做戏给我看的,可我觉得,应该会假戏真做。

嗨。林娜叹了一口气:都怪我第二天说,昨天假扮了一次恋人,从今天起,我们还是同事。正因为我的严正声明,才把他疏远了。要不是这句话,我们可能已经在一起了。林娜又些懊悔,恨不得能从头再来。

我比你们更了解赵新,我可以帮你追他。朱爱萍得意的说。

林娜觉得有点不靠谱,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你可以偶尔给他发个微信,关心一下。偶尔给他送个礼物。

何晶问:当时你就是这样把赵新俘获的吧。

送小礼物,发微信,只是前奏。后面还要慢慢经营。我只能给你说这么多,绝招不能教给你。朱爱萍夺过林娜的手机,给赵新发了一个微信:最近还好吗?

你可别乱发!林娜故意慢一些,等发过微信之后,才夺回手机。然后立即查看。

说道:吓我一跳,还不算离谱。

朱爱萍又说:现在才发现,陈大卫比赵新更好,他更包容我,更关心我。赵新不知道包容我,天天与我吵架。

那就好。

你知道以前赵新为什么老是跟我吵架吗?

为什么?

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我当时太自私自利;二是因为你们两个。赵新曾经喜欢过何晶,不过,和他最般配的,是你林娜。

朱爱萍拉着林娜的手说:我有预感,你就是赵新今生注定的伴侣。谁也分不开。这就是缘分。

这时,赵新回了微信,何晶与朱爱萍要看。林娜握紧手机,不让她们看。三人抢手机的样子,像是争玩具的孩子。

林娜看到没有敏感信息后,才让她们俩看:我很好,就是忙了一点。要工作,又要学习。你最近还好吗?

林娜又回道:“就是有点想你,你什么时候回第一产科?”

赵新回道:“我也想你们呀。等我考试之后再说吧。”

 

大外科主任蒋正年仅三十六岁,作为心外科主任,兼大外科主任,可谓前途无量。大外科下辖普外科的外一,胸外科的外二,心外科的外三,骨外科的外四,腹腔镜科的外五,脑外科的外六,泌尿外科的外七,神经外科的外八,血管外科的外九等等,共二十多个科室,是附属医院最重要的大科。大外科的主任自然炙手可热。这几个科室中,有一半的正副主任,都是郑伟的徒弟。

王院长把蒋主任叫到办公室,问道:“蒋正呀。我已经退休了。现在是返聘,临时代理大院长。随时可能回家。在我离开附属医院之前,想把你提拔为副院长。但你现在太年轻了,资历有点浅薄。”

蒋主任说:“王院长对我的关照,我一直铭记于心。”

“其实,如果条件成熟,今年就可以提拔你为副院长。”

“王叔叔,顺其自然吧。”

“我作为本院的大院长,你认为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当然是成功了。”

“孙院长在的时候,我勉强还算合格。孙院长退休之后,我就太失败了。”

蒋正不解。

王院长继续说:“作为医院的领导,无论是大院长,副院长,还是各科大主任,都遵循一个字——圆。但大家都圆了,但有分歧的时候,就难以拍板下定论了。这时,还需要一个铁面无私,敢作敢为的人。这个人就是阳。以前孙院长就是这个阳,阴阳调和才能完满。现在,孙院长退休了,我院就失去平衡了。”

蒋正终于明白了王院长之言。

“何晶留院的事情,闹的天翻地覆。魏主任要辞职,尤主任也要辞职。她们都来要挟我。我这个院长,真够窝囊的。如果有孙院长,她们还敢如此放肆吗?只要孙院长一句话,她们全都哑口无言。”王院长又长叹一声:“嗨,我希望你当院长后,也能像孙院长一样,一锤定音。”

“我一定努力。”

“你知道她们为什么都怕孙院长吗?”王院长问道。

“其身正,不令而从。”

“对,你先回去吧,我先征求一下其他院长、主任的意见。”

 

王院长就晋升蒋正为副院长,征求魏丽丽的意见。王院长称,蒋主任各方面都符合要求,就是太年轻,资历不够。

魏主任说:“我们公立医院,最大的弊病就是论资排辈严重。我们不能再墨守成规了。领导层年轻化,是大势所趋。我坚决支持蒋主任晋升为副院长。”

王院长又私下征求了尤盛美等人的意见,他们都表示支持。

王院长征求大内科主任,李副院长。李副院长领导的大内科,与大外科一样,是附属医院最大的两个科室。他对王院长说:“蒋主任是很优秀,但只有三十多岁。太年轻了。若再过几年,加以历练,就可以胜任副院长的职务。”

王院长知道,只有一个人反对,众怒难犯,不成问题。

在附属医院扩大会议上,王院长首先问尤院长,是否同意晋升蒋主任为副院长。尤主任表示同意。王院长自言自语道:“蒋主任是不是太年轻了?”

魏主任又把当时的话,说了一遍。

“魏主任说的对呀,我们不能墨守成规,领导层必须年轻化。”众位主任纷纷说道。

王院长又问:“谁还有不同意见?有没有反对的?”

没有人回答。

王院长最后说:“既然大家都没有不同意见,那我就正式宣布,晋升大外科的蒋主任为副院长。明天我就把这个决定报给医科大学党委。待批准之后,蒋主任就正式成为副院长。”

会议结束后,神经内科刘主任对李院长说:“师父,王院长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他应该先征求你的意见。”

李院长不语。

“师父,我看如果你想竞争常务副院长。就应该尽早提议在会议中讨论。那常务副院长非你莫属。如果再推迟几年,蒋正沉淀够了。那就很难说了。”

“对,你说的很对。”李院长说。

“什么时候合适?”

“两个月后的年度总结大会上,是个好机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