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日本 10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27 点击数:241次 字数:

10

 

新干线上,木灵号正以二百一十公里的时速疾驶。

八唯的工程会议,广岛的三菱重工的视察全部结束了。一行人在京都观光后,向小田原进发。

“妈呀,真象子弹列车!”

窗外的景色,眨眼便到了脑袋后面。

“十六辆编面的列车,速度全部由计算机自动调整。司机只要看着计算机就得。而且只要二个人就可以了——乖乖!真想到司机室去参观一下自动列车的控制装置。”

 “如此超速行驶,难道不怕发生事故?怪吓人的。”

“对,还是咱们的一慢、二看、三通过的好。保险。”

一行中的大半是工程师。不能不正视日本的优秀的铁道技术。

陆一心坐在靠过道一侧。一边观望着窗外的风景,一边清理着自己的思绪。他发现自从到了日本之后,自己对日本的看法正在徐徐发生变化。

从小学校开始接受的教育,告诉他的全是对日本的仇恨和作为日本人的耻辱。没想到战败不过三十四年。日本人竟使自己的国家做到了奇迹般的复兴。凭良心说,日本人所掌握的知识和不懈的努力,是值得尊敬和学习的……

“小陆,日本真是个美丽的国家!”

有人跟他说话,是冯长幸。

“对于亟待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我们来说,是有许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话语虽在褒奖日本,可眼神却在陆一心的脸上搜寻。看他作何反映。

“嗯。没想到作为战败国的日本,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难以让人相信。”

 “看到日本如此先进发达,您的感受一定十分复杂吧?”

“您说什么呀。我可是中国人!”

陆一心没好气地反驳道。

冯长幸碰了一鼻子灰,悻悻而去。

独自一人时,陆一心在想,为什么自己对于日本的记忆竟然一星点儿也没有了呢?幼小时,当养父告诉他,自己的生身父母是日本人时,他才勉强回忆起了在佐渡开垦团驻地惨遭苏联兵杀戮时的经历。当时,自己趴在死人堆里,活了下来。后来又找到了浑身是血的母亲的遗体。再往前,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一切就好像被包围在大雾无痕的浓厚的雾气之中,模糊不清。

当他知道‘丧失记忆’这个名词,那还是在大连工业大学读书时,有一次在学校的图书馆偶尔读到一本医学书后才知道的。

记忆丧失,其主要状态是忘记了自己的生活体验。自己是谁?有过何种生活?

所有的往事都想不起来了。青春期易于发生,特别是每每发生于遇到某种意外的事件和打击,也有基于心理因素,或者是头部受到外伤,也有可能诱发此症。

就自己而言,该属于幼儿期丧失记忆症。陆一心曾经多次试着回忆佐渡开垦团屠杀事件之前的生活。结果是一无所获。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曾经有过什么样的生活?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父母亲的姓名。所有的事儿都想不起来了。这些与医学辞典上写着的很有几分类似。当年的大屠杀的场面,想一张好大好大的黑幕,遮挡住了他以前的记忆。

‘丧失记忆’这句话,有时虽象一把利刃在剜陆一心的心,但想一想要作为中国人陆一心活下来,这样不是更好吗?

来到日本之后,客观上接触日本的优秀面多了。对日本的反感和仇恨也就渐渐地淡薄了下来。并且不自觉地产生了些许爱慕之情。几天来,参观了东洋制铁属下的各钢铁厂,以及三菱重工。日本的先进的工业力虽然令他大开眼界,但更为撼动他的心灵的是日本的农家和田园风光。中国的田地辽阔无边,一眼可望到地平线。相比之下,日本的庄稼地后面是山峦重叠,视野狭窄。但正是那些个起伏不平的山,给陆一心的心带来了无限的温柔之感。

“陆同志,收垃圾的来了耶。”

邻座的工程师小声言道。

每当拿着很大的塑料袋的清洁工,到车厢里收集纸屑和空罐的时候,看到将这么好的塑料袋装垃圾,还有那些在中国可以换钱用的空罐子和孩子们十分喜爱的装点心的盒子,用一次就不要了。有人觉着浪费,有人觉着可惜。还有人眼热。羡慕日本人。

“引进日本的先进技术。要不了多久,我们也会赶上来的!和他们一样。”

陆一心对年青的工程师们言道。同时,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加倍努力,力争在不久的将来赶上和超过日本!

达到小田原车站时,东洋制铁担任接待工作的职员,临时租用的观光客车已经在站外恭候多时了。

和京都截然不同的是,沿着坡道,满是带有乡村风味的农家小屋,以及不少的温泉旅馆。观光巴士载着一行人穿过了温泉街,到了四、五百米高处的宁静高雅的宫下温泉。当观光巴士在旅馆前刚一停下,一帮子穿着印着旅馆名称的和式短褂的男招待和花枝招展和服加身的女招待,便满面脸带笑地迎了出来。除了团长、秘书之外,其他人一律四个人一组,被带到了日式坐席前。顷刻,有人给他们送上了浴衣和日本人在家穿的防寒用的和服式棉袍。

头一回穿日本衣服,怎么也弄不妥贴。有人在找女招待帮忙,有人听其自然,但更多的是在裤子外面罩上浴衣和棉袍,用皮带一系,完事。

许多人是第一次洗温泉。当然,中国也有温泉,但那是人民公仆(有一定地位的)和少数有医生证明治疗神经痛的。前者是休养所,后者叫疗养所。普通百姓是用不着洗那劳什子温泉的。一行人在白雾缭绕的大温泉池子里美美地泡上一泡之后,被带到了大宴会厅。

以团长为首,一行五十三人全部是和式棉袍加身,日本人打扮。东洋制铁来了十二个人陪席。众人在日本餐桌前坐定之后,日本人首先端起了酒杯。建议‘干杯!’。

日本料理,品种虽然丰富,但象生鱼片那样的东西,中国人是吃不来的。一行人中的大多数对辣椒油和汤泡饭,更感兴趣。

当初陆一心也很讨厌生鱼片那股腥味,几乎不动筷子。慢慢地添着酱油蘸着吃,竟然吃出了味道。越吃越爱吃。尽管出国前,学习条款有明文规定‘不得让陪酒女郎近身’,可是当花枝招展的女招待上来斟酒的时候,那些条款早飞到爪哇国去了。管他娘的,美酒佳肴日本人可以享受,中国人为什么不行?!

隔壁的宴会厅也在举行宴会。气氛比这边热闹得多,有人在用手打拍子,歌唱日本民谣。

 

木曾ノナ— 中乘サン

木曾ノ御岳サンハ ナンジャラホィ

夏デモ寒ィ ョィョィョィ

ョィョィョィ ナ ョィョィョィ

 

歌词陆一心也听不懂。只是觉得调子有些凄凉婉转。

陆一心他们这边的大宴会厅中日双方展开了拉锯战,两边各派出了好几名业余歌手。可是,隔壁的那不可思议的木曾小调却硬是生生的夺走了陆一心的一颗心。

宴会结束时,他看到同样身穿棉袍的老男少女从隔壁的房间走了出来。那些人跟代表团这几天参观工厂时所接触到的人全然不同,他们的脸被太阳晒得油黑。身子也更壮实。说话时带着浓厚的地方音。陆一心向负责接待的东洋制铁的职员问道。

“那些人,是什么团体的人呀?”

“他们是农协的人。”

“农协。何谓农协?”

“是日本老百姓自己的工会,也就是农业协同工会。日本的农协口袋里有钱。这不,可以到处寻欢作乐。”

这话说得陆一心吃惊非小。中国的农民伯伯们,为了完成人民公社下达的不断加码的生产性指标,没日没夜地干。一年干到头,能吃饱肚子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了。哪来的钱游山玩水?要不,共产党的总书记咋能满面生辉,大言不惭地向全世界宣告:“我们解决了十一亿中国人的吃饭问题!”吃饭。就知道吃饭。也不管这碗里都有什么吃的。

农协中有个半老的老头醉眼蒙胧地过来问道。

“你们,哪儿来的?”

不懂日语的代表团团员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没人答理。

“这些人是从中国来的。”

东洋制铁的翻译回答道。

“哦,哦,我们也去过满洲,当兵时去的。”

半拉老头充满怀旧之情地言道。翻译没敢翻译,领着众人慌张张地回房去了。

进屋后,由于白天疲劳过度,很快便鼾声大作。陆一心也感到了睡魔缠身。可是,无意识中却想起了刚才听到的那首日本民谣。


  
上一章:日本 9
下一章:富士山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日本 1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