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八章
发表时间:2015-08-26 点击数:1139次 字数:

第八章

 

朱爱萍与陈大卫结婚。省二院、省一院以及附属医院的众多同事都参加了婚礼。消息闭塞一点的医生们还以为是朱爱萍和赵新的婚礼,但新郎却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她们用眼光在宾客中搜索赵新,原来他与林娜在一起卿卿我我。不禁感叹“这世界变化快。”

伊利莎娜的陈晓琳携丈夫和孩子也参加了婚礼,她长出一口气,对丈夫说:“我哥终于结婚了,还搞了个私生子。我已经作小姑好几年了,居然还蒙在鼓里。这一切都太突然,我都反应不过来了。”

在婚礼中,林娜与赵新始终牵着手。朱爱萍看在眼里,但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林娜见到魏丽丽、郑伟等人后,向他们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

魏丽丽觉得不可思议。

婚礼结束之后,林娜挎着赵新的胳膊慢慢离开。整个婚礼过程,林娜真的把赵新当称了男朋友。

两人离开后,赵新推开林娜的手:“婚礼已经结束了,松开吧。”

林娜说:“利用完了我,就把我给扔一边了。你把我当什么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林娜居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错了,是我不好。”

“你以前不是说过,要多包容我,理解我,要对我好一点的吗?”

“咦,我好像真的说过。好好,都是我的错,别哭了。”

林娜还是一直在哭,赵新没有办法,递给她一张纸,让她擦泪。

林娜又把纸给了赵新,说:“你给我擦。”

赵新一边帮林娜擦泪,一边哄林娜:“好了,别哭了。”

“你记住以前说过的话,要对我好一点。”

“好,我一定牢记。”

林娜拉着赵新的手,把头轻轻的靠在赵新肩膀上。赵新轻轻的拍了几下林娜的肩膀,轻声说:“我送你回去吧。”

“恩。”

“回公寓?”

“不回公寓,是回我家。做人要善始善终,今天一天,你都作我男朋友,好吗?”

“好,没问题。”

林娜坐上了赵新的摩托,从背后搂着赵新,一路上感受着温存。到了林娜家,林娜又说:“把我送进家里,把我交给我妈妈,你的任务才完成。”

“你不要对你妈妈乱说。”

林娜与赵新一起敲开家们。苏虹一看,赵新把女儿送了回来,女儿还挎着他的胳膊。有点吃惊。赵新见到苏虹,赶紧推开林娜的手:“阿姨好!”“好,好。”

“这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男朋友——赵新。”

苏虹有些不太相信。

赵新补充道:“是临时男朋友。阿姨,我可把林娜送到你手里了,我回去了。”

“慢着。”林娜把他叫住:“你把我送回来,我要表示一下感谢。”说着就对赵新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赵新没有心里准备,感觉心蹦蹦乱跳。就轻轻抚摸了一下胸口。

“好了,你回去吧。”

赵新长出了一口气,扬长而去。

 

在陈大卫家,他对朱爱萍说:“这些天我在网上咨询了日本的一些朋友,日本对于脑瘫的治疗世界领先,大宝有希望通过治疗,把智商提高到75,甚至80以上。”

朱爱萍问:“那费用是多少?”

“费用你不用操心。”

陈大卫又说,我们的前景很光明,孩子长大后照样可以工作,娶妻,生子。脑瘫没有改变基因,是不遗传的。朱爱萍也仿佛看到了希望和曙光。

陈大卫又给朱爱萍坦白:“因为车祸,自己已经失去生育能力。幸亏你怀了赵新的孩子,我们的儿子有多了一个弟弟或妹妹。”

“不许乱说,你不是说过要保密的。这是我们两个的孩子。”

“对对,是我们的孩子。”

“你猜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我希望是个女孩儿,我们已经有儿子了。再生个女儿。女生可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呀。儿子长大后,娶了媳妇忘了娘。等你老了,全指望女儿。”陈大卫说。

“我怎么听说女儿都与爸爸亲。”

“咱女儿既亲爸,又亲妈。”

朱爱萍偎依在张大卫怀中,憧憬着未来。

“这些年,你太苦了,等孩子送去日本以后,我准备带你去旅游,周游世界。”

“好呀!”

“你想去哪儿?”

“夏威夷、威尼斯、巴黎、伦敦、斯德哥尔摩、南极、北极。回来之后,在到国内的名胜景区看看:苏杭、北京、黄山、泰山、龙门石窟。”

陈大卫笑着说:“你现在有育在身,南极和北极就不去了吧,我们量力而行,在保证你安全的情况下,尽去更可能多的地方,好吗?”

“恩。真是我的好老公。”朱爱萍送给了陈大卫一个吻。

 

第二天,在第一产科,医生们都问林娜,昨天你和赵新是什么怎么回事。“没什么。”林娜又对赵新说:“赵新,你给我听着,昨天我们假扮了一天恋人,今天我们还是同事了。你可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好,好。”

下班后,林娜、何晶、赵新等人走出医院。林娜对何晶说:“我今天不回公寓了,我妈妈给我介绍一个对象。今天晚上要约会吃饭。”

又对赵新说:“赵新,你能送我回家吗?”

“没问题。”

林娜再次坐上赵新的摩托,一路上,赵新问道:“林娜,以前你妈妈不是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吗?怎么今天又见面。”

“岂止一个,介绍了七八个,我都看不上。今天晚上这个,听说很帅,人也很好。说不定,就是他了。”

“那恭喜你呀。”

赵新把林娜送到家门口,就回去了。

 

第二天在医院餐厅,林娜与何晶一起吃饭,见到赵新从身边经过,何晶故意问:“昨天你约会怎么样?”

林娜说:“感觉不错。说不定就是他就是我一生的伴侣了。”林娜是故意让赵新听到的。

赵新端着餐具走了过来,问道:我可以坐下吗?

“坐吧。”何晶说。

赵新就很随意的坐下了,林娜说:干嘛和我坐一起?去何晶那边坐去。

赵新刚要起身,一想不对,说道: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你凭什么指挥我?赵新就又坐下说:我就喜欢坐这儿,你如果讨厌我。你可以坐过去呀。

脸皮真厚,无赖。

你不坐过去,说明你口是心非。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赵医生一向脸皮很薄,今天偶尔厚脸无耻一次。很可爱呀。何晶调侃着说。

“冷冰冰的林大小姐,偶尔哭一次,也很可爱呀。”赵新也调侃道。

坐在不远处的冉莹莹低声对男朋友曾子明说:“你看,咱俩的师父在斗嘴呐。”

“那是在打情骂俏。”

这时,林娜又严肃起来,问道:“赵医生,你还记得很早以前我对你说的事情吗?”

“什么事情?”

林娜凑的离赵新很近,低声说:“去伊利莎娜呀!你如果肯去,除了股份和麻醉科主任外,再给你一个副院长待遇。现在你不用担心朱爱萍的因素了。”

“哦,我差点忘了。算了,还是不去了吧。”

“为什么?工资又高,还有股份,还是副院长。这还不满意。”

“确实很有诱惑力,说实话,我也很想去。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在附属医院,更能专心工作。”

“是不是担心我会吃了你?”

“女人是老虎,想一想确实挺可怕的。”

“再过一年,徐主任就退休了。赵副主任就是麻醉科的大主任了。”

赵新说:“有些话不能说过了,适可而止。”

“总之,你不愿意来伊利莎娜,对吗?”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觉得还是留在附属医院。谢谢你的赏识。真的谢谢。”

 

陈大卫把儿子送到日本一家权威的脑瘫专业医院之后,就带着朱爱萍开始了甜蜜的新婚之旅。她的人生中,不但有艰难、困苦,沮丧、失望,无助、彷徨,亦有快乐、幸福和温馨。朱爱萍的人生,是最丰富多彩的。

 

在省二院产科办公室,吴医生说:“朱医生能耐真大,那么优秀的赵新都被她抛弃了。又嫁给了一个海龟。”

“怎么,吴医生嫉妒了。”

“我可嫉妒不起呀,你知道当时那个产时手术,肖程为什么会让朱医生主刀吗?”

“为什么。”

“我听说,朱医生和肖程也有一腿。”

“你不要听风就是雨,人家肖程的对象是何晶,也是第一产科的。我还见过她呐。”

“反正朱医生确实有能耐,把一个个男人玩弄于股掌。”

沈医生说:“你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好不好?朱医生是你一个科室的同事。”

“我说的是事实。”

这时杨主任进来,厉声道:“是谁在八卦?不用工作了!吴医生,还不准备你的手术。”

 

在附属医院公寓,林娜与何晶又在一起嘀咕。

“这次是真的去相亲,还是忽悠赵新的?”

“我早就说过:本大小姐绝对不会去相亲,只有没人要的剩女,才相亲。”

“对了,朱医生结婚那天,你和赵新确实像是一对。”

“那当然了。我们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林娜得意洋洋的说:“你知道吗?那天婚礼结束后,他还送我回家了,我还送他了一个吻。”

“哇,不会吧,你居然假戏真做呀。”

“你信不信,一个月之内,我就让赵新主动追我。”

“让赵新主动追你?我真不太相信。”

“那就走着瞧。”

林娜给魏主任发短信:“亲爱的丽丽姐,明天的手术把她和赵新安排到一起。”

魏丽丽看了一下短信,微微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孩子,真是没大没小。”

郑伟听到魏丽丽在嘟囔,问:“丽丽,你在说谁呀?”

“林娜。”

“怎么了?

“少女怀春了。”

 

第二天林娜主刀,赵新作麻醉师。林娜让八十五床家属签字,患者家属看着手术告知书,拿起笔,手在发抖,问道:“林医生,我媳妇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你放心吧。”

患者母亲说:“我女儿病情很严重,县医院治不了,才转院的。”

“你媳妇的病情县医院没把握,但在我们第一产科是专门的重症产科,一年就有几十个这样的病例。你不用担心。”

“您有把握?”

“当然有把握了,我都做过十几台这样的手术了。”

“好,我签字。”患者家属手发抖,在手术告知同意书上签了字。

赵新和林娜顺利的完成了八十五床的手术。走出手术室,家属在焦急的等待。林娜告诉家属,手术十分顺利。

八十五床丈夫对妈妈说:“人家附属医院第一产科不愧是全省第一。咱们多虑了。”

“总算是母子平安,我心里的这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

 

赵新问道:“你那个对象咋样?”

“见了几次面,初步感觉还不错。再了解一段时间,就确定恋爱关系了。”

“这么快。”

“那当然了,现在这个世界,男人和女人多的是,但好男人和好女人太少了。遇到合适的,就要紧紧把握住。可不能错失机会呀。”林娜在旁敲侧击。“人生可以有遗憾,但不要有后悔。”

 

在伊利莎娜餐厅,老曲问女儿有没有意中人。曲兰让爸爸帮他在本院物色一个。

老曲说:“你这分明是敷衍我嘛,要物色也是你自己物色呀。”

“好,好,好。我自己物色。”曲兰又问:“对了,你徒弟咋样?”

“小刘都已经有老婆孩子了。”

“那其他徒弟了。”

“整个产科,只有小刘一个是男的。你不知道吗?”

“哦,我知道。”曲兰心不在焉的说:“要不,你帮我介绍一个。”

 “净胡说,父不为子媒。”

 

何晶的进修即将到期,医院组织召开会议,研究讨论进修医生的留院申请。贾天舒再次坐在魏丽丽身边。王院长手拿申请,首先发话:“这是第一产科进修医生何晶的留院申请,下面就讨论她的留院。谁先发言?”

魏主任刚要张嘴,不料被尤盛美抢先:“我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是全省第一,所有的进修医生都想留院。但这十年来,几百个进修医生都写了留院申请。我们留下了几个?我看何晶医生也不用讨论了。她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吧!”

王院长又问:“下面谁还有不同意见?”

魏主任站起,说道:“何医生是我们第一产科的进修医生,作为第一产科主任和大产科主任。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我吧。”魏主任说着话,把眼光投向尤主任。

“对对,当然魏主任最有发言权。”众位领导应道。

魏主任接着说:“刚才尤主任说的是事实。十年来,几百个进修医生,只批准了两个留院。但我们不能墨守成规。现在各医院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最关键的就是人才竞争。请问各位领导,我说的对吗?”

“对对。”众人应道。

“我们附属医院,要想进入全国前十。必须培养人才、挖掘人才、留住人才。对这一点,诸位是否赞同?”

“对,最关键的是人才,魏主任说的对呀!”周护士长说。

“我们附属医院为什么全省第一,人才济济呀!”

“我听说,现在省一院、二院、妇幼等多家医院,都已经向何晶抛出了橄榄枝。优秀的医生,我们一定要留住,不能让其他医院抢走。”

“对对!”

贾天舒也应道:“对于普通的进修医生,进修结束后,应该放让她们回到原医院,但对于优秀的,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把她们留下。”

尤盛美说:“我们医院重点科室对应届毕业生的招聘标准是,最低是硕士研究生。并且第一学历必须是一本。如果是本科,必须是品学兼优的一本。这就是我们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门槛。而何晶的最高学历只有本科,而且是二本。这样的学历,在我们医院只配做清洁工。”

魏丽丽说:“尤主任所言,是应届毕业生的招聘标准。而何晶有多年的工作经验。应届毕业生的招聘标准,不适用于何晶。”

周护士长说:“当时那位宫颈癌患者,还是何晶医生首先确诊病情,让患者及时转院,从而挽救了病人的生命。还有六十八床的那例介入手术,并没有止住患者的大出血。是何晶的再次手术,才保住了患者的子宫和生命。”

尤盛美见众怒难犯,想妥协,但实在不想与丈夫的私生女在同一所医院共事,说道:“但何晶医生还违反医院规定,在没有患者家属签字的情况下进行手术,致使患者死亡。使我院名誉受损。”

“对于这件事情,医院已经作出了认定,也作出了处理。尤主任,难道你不同意医院的处理吗?”魏主任反驳道。

尤盛美拍案而起:“你!你是成心与我过不去!”尤盛美第一次在公众之下,如此失态。

“尤主任,你靶向给药两千万的项目资金,正是何晶给你拉来的赞助。对你的医术,我深表钦佩。但对你的胸襟,我却不敢恭维。”魏丽丽也第一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他人公开翻脸。并且是自己的师母。

 “是呀,如果没有何晶,尤主任的靶向给药就无从谈起呀。”

“是呀,何晶不但医术精湛,对我院也有巨大贡献,我省首例妇科靶向给药,何晶至少有一半功劳。”

李副院长说:“当时何晶的那个患者病情十分危重,并非医疗事故。何晶医生唯一的错,就是做了没有签字的手术。当时王院长对于何晶的高风亮节,给予了充分肯定。”

王院长说:“我赞同何晶医生留院,有三点:一是何晶工作尽职尽责,是个优秀的产科医生;二是她为本院争取来了两千万的赞助,这算是对本院有巨大贡献。就凭这两点,何医生完全可以留院。最重要的一点:恰恰是何晶医生做了没有家属签字的手术。是舍己为人,我们都做不到。何医生做到了,她值得我们敬仰。”

尤盛美拍案而起:“我保留意见!”愤而离席。

那一刻,众位领导面面相觑,会场中无比寂静。接着是窃窃私语。

过了良久,王院长才说道:“何晶医生的表现和贡献,大家有目共睹。魏主任说的很对呀。我们要与时俱进,不能墨守成规。我们一定要留下优秀人才。”

大家点头称是。

王院长又说:“现在大家举手表决,是否批准何医生的留院申请。同意的请举手。”王院长第一个举手,众位院长和主任纷纷举手。

王院长说:“既然一致通过,那就批准何晶的留院申请。”

会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会议结束后,王院长和各位副院长商议:为了安抚尤主任,晋升她为副院长。王院长晓以利害,最后几位领导达成一致意见。副院长的职务,是底牌。要到最后时刻才亮出。

回到第一产科,魏丽丽向大家宣布:何晶的留院申请被批准了。

大家都为何晶高兴。林娜向何晶伸出大拇指:“何医生,你是本院三年来,第一个被批准留院的。”

“啊?不会吧。”何晶有点不太相信。

“十年来,好像只有两个被批准留院的,都是博士学历。”“对对,我也有印象。现在是神经内科主任和泌尿外科科主任。”

众人纷纷要求何医生请客。

 

在尤盛美家,老曲问她:“听说,前两天你在会议上与魏主任翻脸了?”

“你什么意思,派人监视我?!”

“我不是监视你,我是想提醒你,作人,尤其是领导,要有度量。要给他人面子。”

“可她们为什么不给我面子。魏丽丽可是你的大徒弟,是我她是师母。她居然与我反目。”尤盛美大吵起来。

“你不是经常提醒我,众怒难犯。而你,所有人都同意何晶留院,你为什么要坚决反对呢?你不是犯众怒吗?”老曲又接着说:“你靶向给药的项目资金,确实是何晶拉来的。你能不能放她一马?”

“何晶,何晶。这到底是谁造的孽?她如果不是你的私生女,我还会犯众怒吗?”

“你不是已经既往不咎了吗?”

“与你的私生女在一家医院。是共事一时,她进修结束,就回县医院。现在她居然要留院。我能坐视不理吗?!”说罢,尤盛美禁不住泪水。

曲晋明也觉得媳妇有委屈,拉着尤盛美的手说:“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尤盛美扑在老曲怀中哭泣着,仿佛是一个弱女子,让人怜惜。

这时,魏丽丽敲开了家门。带着礼物,来看师父和师母。但由于尤盛美只比魏主任大几岁。尤主任平时更像一个大姐。

魏丽丽向师父和师母道歉,鞠躬,认错。尤盛美稍微消了一点气。

曲晋明说:“盛美比你也大不了几岁。不用叫师母。”曲院长也开导尤盛美说:“魏丽丽可是诚心给你道歉的。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要在计较了。好吗?”

“好。我可不是小肚鸡肠之人。”尤盛美拉着魏主任的手说:“以后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私下对我说。不要当众让我下不来台。”

“一定,以后再也不会了。您是不是原谅我了?”

“什么原谅不原谅,你是老曲的大徒弟。都是一家人嘛。”

 

在附属医院妇科主任办公室,尤盛美正在写辞职报告。她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工作和事业:先考虑去伊利莎娜,专业也比较对口,但伊利莎娜三大科室中,真正的核心是产科,而不是妇科。即便她和老曲同是顶尖的专家,但她在伊利莎娜的价值,要大打折扣。并且,夫妻二人都因家庭隐私去伊利莎娜,似乎这家医院成了他们家专门的避难所。不妥,不能再去伊利莎娜了。尤盛美决定跳槽到省一院或省二院。并且必须有一个副院长的职务。因为这两家医院比附属医院要差一些,人只能往高处走。有一个副院长的名号,主要是为自己的颜面——我可没走下坡路。

尤盛美通过在这两家医院的老同学,间接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一院领导经过简单商量,同意尤盛美的请求。虽然与附属医院刚刚建立合作关系,不想挖墙角。但这不是我们挖墙角,而是尤盛美主动要来我们省一院的。

附属医院王院长把尤盛美叫到办公室。安抚了她一番:“尤主任,你就不要与何医生计较了。她在产科,你在妇科,你们又不一个科室。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如果在一个科室,我还会等到今天吗?我早就辞职了。”尤盛美又说:“住院部是分开的。但在门诊上,妇产科是合在一起的。”说罢,尤盛美递上辞职报告。

“这个报告我可不能签字,郑伟走了,老曲走了。如果你再离开。那我就是附属医院历史上最失败的院长。我这个院长就别干了。”

“我也不想走,是你们把我逼走的。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收回报告。”

“什么条件?”

“让何晶走。”尤盛美要挟王院长。

“我的犹大主任,你怎么还和她斤斤计较呀!”

“对了,何晶不用回县医院。让她去省一院、二院都可以。这两家医院不是与我们有合作关系吗?你王院长一句话不就解决了。”

“我的犹大主任,同意何晶留院,是医院全体领导的一致决定。我一个人,能推翻这个决定吗?”

尤盛美也觉得王院长的话有道理,琢磨了半天,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如果何晶愿意主动去省一院或二院。那可以吧?”

“只要你能说服她,我没意见。”

“好,那我现在就给何晶打电话。”尤盛美刚拿起王院长办公室的电话,被王院长按住:“用你自己的电话打,让她去你办公室。”

尤盛美明白了我院长的意思,便拿起手机给何晶打电话:“何晶,现在忙吗?”

“刚作完手术,暂时不忙。”

“好,你到我办公室一趟。”

何晶来到尤主任办公室。尤盛美面带微笑,慈祥的说:“何晶呀。阿姨有件事情求你,你一定要帮我。”

“您有什么话,只管说吧。我尽力。”

“我就开门见山吧,因为你的缘故,老曲才辞职的。他离开了全省第一的附属医院,到了一家不入流的民营医院。这是事实吧。”

何晶吱吱呜呜,无法应答。

“你是老曲的私生女,你如果留在本院,那下一个辞职的,就是我呀。你太厉害了,祸害了老曲之后,又祸害我。你让附属医院损失了两位顶尖专家——最后又祸害了培养你的医院。”

听罢尤主任之言,何晶顿时觉得自己是附属医院的千古罪人。但凡有一点点良知,一刻也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

“当然,我也知道你不想回县医院。我可以给你联系其他的医院,省一院,省二院,你随便挑。对了,你就去省二院把,朱爱萍不是你的闺蜜吗?你们在一起,多好呀。凭你的技术,两三年内,就可能晋升为产科副主任。”

何晶一时无法作出决定,说道:“尤主任,你建议还不错。我也打算离开。但工作毕竟是大事,我要认真考虑一下。过两天给你答复。”

“何晶医生真是善解人意,真是善良呀。如果你答应我,等你结婚时,我送你一份厚礼。”

“不用,不用。那我告辞了。”何晶离开办公室,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留在的附属医院,但又要马上离开。心中一阵酸楚,泪水直在眼睛里打转。

 

下班后,何晶叫上魏主任、林娜,又约上肖程。一起吃饭,对于尤盛美的请求,征求她们的意见。

林娜先说道:“确实麻烦,一个是我干妈,一个是我的好姐妹。我帮谁都不合适。算了,我还是走吧。”林娜刚要起身,被魏主任拉住:“何晶叫你来,是相信你,你就坐下吧。我们都相信你,不会在尤主任面前打小报告的。”

肖程先发言:“我师母也太……,上一代的事情…… 这又不是你的错。”

“曲院长确实是因为我,才辞职的。如果尤主任再辞职,那我真是附属医院的千古罪人。我打算去省二院。朱爱萍也在那里,还有郑院长。好歹有个照应。”

“那你就舍得离开我们?舍得第一产科的所有同事?”魏丽丽问。

“如果不是尤主任,我肯定不会离开第一产科的。”

“我和魏主任都不同意你离开。” 肖程说。

“我也不希望何晶离开。现在,我的冤家朱医生去二院了,如果我的闺蜜再离开。我也不想在第一产科了。”林娜说:“如果干妈能看开一点,同意何晶留下。这是我最希望的结果。”

“你看,我们三个都希望你留下。”

“我原本是打算去省二院的,现在你们这么一说,我也没主意了。不知道该咋办。”

林娜灵机一动,想出一策:“干脆,我劝劝我干妈。何晶暂时留在附属医院,等一两年之后,医术提高了,再去省二院,直接可以作副主任。若经过两年之后,没人在意我干妈和何晶的关系。那就不了了之了。如果她非认死理,再离开也不迟。”

“有把握吗?”魏主任问。

“我有六成把握。如果何晶配合好了,那就有八成把握了。”

“那就试试吧。”

第二天,林娜来到尤主任办公室,劝说:“干妈,我今天是想和你谈谈何晶留院的事情。”

“你今天是来当说客的?”

“干妈,我的胳膊肘怎么会往外拐呐,你难道不相信我吗?”林娜拉着尤盛美的胳膊,用撒娇的口吻说道。

“我当然相信你,你说吧。”

“那我就畅所欲言了。”

“恩!”

“现在,即便是何晶主动离开附属医院,但医院上上下下,心里都明白,是你把她逼走的。如果何晶真走了。那全院的医护人员都会怎么看你?作为领导,没有度量。”林娜害怕这句话太重,偷偷看了尤盛美一眼。

“确实。那你说该怎么办?”

“何晶她确实不想离开,最重要的是,她医术有待提高。如果一两年之后,她医术更上一层楼,去了省二院,就直接可以作副主任。到时,你再让她离开。时间过去那么久了,就没人在意是你把她赶走的了。”

“说的不错呀。可是,如果到时候她不离开,那怎么办?”

“这包在我身上。”林娜打开办公室门,魏丽丽、肖程、何晶都进来了。

林娜说““我们几个人都可以作证,两年之后,只要你一句话,何晶立即就去省二院。好吗?”

何晶说:“尤主任,我的医术有待提高,第一产科疑难杂症多,我想再干两年,提高自己。可以吗?”

尤盛美开始思索:如果现在把何晶逼走。自己在医院将成为众矢之的。林娜所言,可以说是万全之策。

“好吧。”尤主任说:“魏主任,你们可不要食言呀。”

“放心吧,两年之后,何晶的去留,全听你的。我们几个都可以作证。”魏主任说罢,又悄悄给王院长发了一个微信。

这时,王院长打来电话说:“明天有一个会议,要宣布一件事情。”

“王院长,您能透漏一下,是啥事儿?”尤主任问道。

“晋升你为副院长。”

“什么?晋升谁?”尤盛美以为自己听错了。

“晋升大妇科主任尤盛美为副院长,听清楚了吗?”

“哦,听清楚了。”

林娜装糊涂的问:“干妈,什么事呀?”

“没什么事儿,明天有一个会议。”尤盛美春风得意,但表面十分平静:“好,何晶的事情,就按娜娜说的。你们几个都是人证。好了,你们去忙吧。”

在第二天会议召开前,王院长交代大家,宣布任命时,大家一定要热烈鼓掌。尤盛美来了之后,院领导正式宣布,晋升尤盛美为副院长。会场掌声如雷,尤盛美站起向大家点头致谢。

王院长当众再次赞许、吹捧尤院长:“尤主任,不,尤院长。是全省首例妇科靶向给药的创世人,是医学界的泰斗。她医术精湛,医德高尚,胸襟广阔,受万人敬仰。”尤盛美翘起尾巴,春风得意。掌声再次响起。

 

本章完成于2015年8月24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