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七章
发表时间:2015-08-20 点击数:1013次 字数:

第七章

 

现场会结束后,朱爱萍对杨主任说:“我有点事儿,晚一会儿再回医院。”

朱爱萍跑到魏主任身边。六神无主,神情恍惚的说:“魏主任!”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魏主任问。

“你知道我刚才见到谁了吗?”

“谁呀?”

“陈大卫。”

“陈大卫?哦,那个产科副主任。你在省二院,他在省一院,没招惹你吧?”

朱爱萍呜呜的哭了起来:“他就是孩子的父亲。”

“啊?他就是孩子的父亲?”魏丽丽难以置信。

“是的,他是孩子的父亲。刚才居然无视我的存在。”朱爱萍已经泣不成声。

魏主任把朱医生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说:“放心,我会给你做主的。”

魏丽丽通过于海燕,联系到陈大卫,约他出来。告诉了他与朱爱萍私生子的事情,以及朱爱萍被冒牌律师敲诈等诸多事情。

魏丽丽又告诉他,现在朱医生有一个很爱他的男朋友。你可以不对朱爱萍负责,但必须对你的儿子负责。

陈大卫万万没有想到,称自己一定要对她们母子负责,要补偿她们。

陈大卫约朱爱萍出来。朱爱萍想:陈大卫是儿子生父的事肯定是瞒不住的,迟早大家都会知道,与其等将来赵新来问,不如现在就早些告诉,省得被动。于是,就在见到陈大卫的当天晚上,朱爱萍就把如何见到陈大卫,以及当初的关系原原本本地对赵新说了。

赵新的第一反应是:“怎么?他还没死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他死了?”朱爱萍郁闷道。

“可你也没说过他还活着啊?”赵新显然烦恼起来,对陈大卫充满了敌意。

赵新平复了一下情绪说:“你去赴约吧。我很感谢你,对我这么坦诚,没有瞒着我。”

朱爱萍说:“我不太想去,除非你和我一起去。”

 

朱爱萍与赵新一起赴约,见到陈大卫后。朱爱萍没有丝毫表情,挎着赵新的胳膊说:“陈老师,这是我的男朋友赵新。”说完,把头靠在赵新的肩膀上。

“你们谈吧,我去一下洗手间。”赵新刻意回避。

两人四目相识,良久无语。陈大卫艰难的动了一下嘴唇:“爱萍,你受苦了。”

“没关系,我这几年过的很潇洒,很幸福。没受苦。”

“魏主任都告诉我了。我要用我的余生,来弥补亏欠你的,亏欠孩子的。我要对你负责,对孩子负责,我要给你一个幸福的家。”陈大卫握着朱爱萍的手。

“你知道,我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吗?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一个花心的老男人,生了一个脑瘫儿。我被冒牌律师敲诈,你知道吗?”朱爱萍已经泣不成声。

“我知道,我知道。”陈大卫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幸亏有赵新,他不嫌弃我,关心我,包容我。他是我最爱的人,比你强一百倍!”

“一切都是我的错。但当时我们一夜风流之后,我不知道你怀孕了。否则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的。”

“我刚开始也不知道,后来一直没有来例假。才觉得不对劲。”

“发现怀孕后,你为什么没把孩子做掉?”

“那是杀人,杀自己孩子的事情,我做不到。”

陈大卫噗通,双腿给朱爱萍跪下:“你嫁给我吧,明天我们就领结婚证。然后再准备婚礼。”

“别胡说八道了,我有男朋友了,他是最爱我的赵新。”

“我也感谢他,是他照顾了你。但我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我们才是一家三口。让我见见孩子,好吗?”

“你还是不见他为好,他正在接受康复治疗。在她的字典里,只有婆婆、妈妈和叔叔。没有爸爸的概念。”朱爱萍拒绝了陈大卫的要求。

然后给赵新打了一个电话,对陈大卫说:“我走了。”

赵新回来后,陈大卫叫住他,深深的给赵新鞠了一个躬:“赵医生,多亏你照顾爱萍。我真心的感谢你。”

赵新没有应答。

“赵医生,我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我们更应该组成家庭。我要用我的余生弥补对她们母子的亏欠。我要成为她们的依靠,给她们幸福。你也希望朱爱萍幸福,对吗?”

“我当然希望她幸福,她需要的幸福,我也可以给她。”赵新拉着朱爱萍的手,离开了。

 

人一旦有了子女就得牵挂,就想尽父母的责任。陈大卫再次给朱爱萍打电话,要见见儿子,被拒绝。他跑到省二院门口等她。朱爱萍走出医院。陈大卫把朱爱萍拉到一边。朱爱萍恼羞成怒:“我有男朋友的,你跑来找我,对我影响不好。你知道吗?”

“我顾不了那么多,你嫁给我,再让我见见儿子,一切都好了。”

朱爱萍奋力推开他,气冲冲的走了。

“我是不会放弃的!”陈大卫临走前,撂下一句话。

陈大卫知道,三江市只有一家专业康复医院——三江阳光康复医院。他去这家医院,但是查不到孩子。因为监护人登记的不是朱爱萍,而是孩子的外婆。

 

回到公寓,朱爱萍给郑伟和魏丽丽打电话。说有事情和他们商量。晚上,朱爱萍敲开魏丽丽家们,一下扑到魏丽丽怀里,大哭起来。

“哭吧,好好哭个够。把你的委屈全部哭出来。”魏丽丽轻抚住她。

朱爱萍痛哭一番后,三人都坐下。朱爱萍擦干眼泪说:“叔叔、阿姨,你们年长,考虑事情周全。希望你们帮我拿主意,这是我的终身大事。”

“恩。”

“我,是否该接受陈大卫?”

郑伟和魏丽丽思索了半天,“你这么信任你郑叔叔,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郑伟说:“赵新是个好男人,但孩子毕竟是陈大卫的。他如果能靠的住,你应该与他组成家庭。但我对陈大卫不了解。”

“他曾经是我的老师,我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当时一走了之,是因为不知道我怀孕了。”朱爱萍又说:“但赵新怎么办?我最爱的他呀!”

“女人不一定要嫁给你最爱的人,而是应该嫁给最合适你的人。你向赵新直说就可以了。千万不要瞒他。否则对他太不公平了。”魏丽丽补充道。

“恩,我会慎重考虑的。”

 

第二天,朱爱萍约赵新出来吃饭。吃到一半时,朱爱萍问道:“你希望我幸福吗?”

“当然希望。”

“如果我接受陈大卫,我和孩子能过幸福的生活。你接受吗?你会祝福我吗?”

对此问,有些突然,赵新一时无法回答,思索了半天,说:“我会祝福你,但要保证你能幸福。”

朱爱萍扑在赵新怀里,痛哭起来:“若不是因为孩子,我根本不会考虑他。”

“咱俩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你更应该嫁给我,我会对孩子视如己出的。”

“我以前就已经说过,只愿意与你谈恋爱,不愿意和你结婚。你能接受我,但你父母是不会接受我的。”

 

这天朱爱萍下班,走出医院,陈大卫还在等她。她主动走到陈大卫跟前,说道:“我们一起去公园吧,我要跟你好好聊聊。”

两人一起来到公园的僻静之处,朱爱萍对陈大卫坦白:“你如果能像赵新一样爱我,包容我,对我和家庭负责,我就嫁给你。”

“赵新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我绝对不比他差。”

“你要说到做到。”朱爱萍说道:“赵新知道我与一个花心的老男人生了一个脑瘫儿。但他依然接受我。愿意抚养这个孩子,他能对你的孩子视如己出。你能作到吗?”

“我能!”

“假如我怀了赵新的孩子,你还愿意娶我吗?能对孩子视如己出吗?”

陈大卫没想到会有此问,一下子蒙了,思索良久。

朱爱萍审视着陈大卫。

“我能作到,我作的丝毫不比赵新差。我能对孩子视如己出,对你负责,对家庭负责,让你们幸福。”陈大卫坚定的说。

朱爱萍觉得,自己应该接受陈大卫。她说道:“本月底,我就与赵新分手。下个月一号,我们就订婚。”

“好,好!”陈大卫先是紧握着朱爱萍的手,接着又要抱她。

朱爱萍奋力推开他,说道:“我现在还是赵新的女朋友,你慌什么?两个星期,你就等不及吗?”

“好,好,再等两个星期,我不急。”陈大卫满脸喜悦。

 

朱爱萍把赵新约到酒店,两人共享纯粹的爱情。她对心上人说,自己打算接受陈大卫,这个月底,两人就分手。赵新表示,在你结婚之前,我一直作你的备胎。朱爱萍说:“在我们分手之前,就好好享受爱情吧!”

 

陈大卫在日本时,有过华裔女朋友,并没有结婚。因为车祸,失去了生育能力。他对朱爱萍和孩子是愧疚,对赵新是感谢。

当他听闻朱爱萍怀了赵新的孩子时,一方面,觉得赵新能做到视如己出,自己也应当以德报德。另一方面,觉得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了。若朱爱萍再给儿子生个弟弟或妹妹。儿子将来又多了一个至亲之人。而自己又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家。于是,就决定接受朱爱萍和肚子里的孩子。

朱爱萍其实当时并没有怀赵新的骨肉。之所以那么说,是为试探他。顺利通过试探后,朱爱萍突然念头一转:自己若能怀上赵新的骨肉,此生也没有遗憾了。于是在她与赵新最后甜蜜的几天里,赵新虽然采取了避孕措施,但朱爱萍却作了手脚。并怀上了他的孩子,赵新却完全不知情。

 

次月一号,赵新与朱爱萍一起约见陈大卫。赵新拉着朱爱萍的手,把她的手交给陈大卫。并说:“我就把她交给你了,希望你能给她幸福,一辈子都包容她。对她负责。”赵新又对朱爱萍说:“我会作你的备胎,直到你结婚那天。”说完,扭头就走。

“赵新!”朱爱萍叫了一声,心上人已经远去。朱爱萍哭成泪人,脑海中浮现出两人在一起的一幕幕情景……

过了良久,朱爱萍说:“你不要怪他,他不知道我怀孕了。这个秘密,只有咱俩知道。”

“恩,你也要保密。赵新确实是个好男人,但我会作的比他更好!”

 

赵新回到附属医院麻醉科,向主任请假数天,准备去旅游。他给魏主任也打了招呼,自己要请假数天,麻醉工作徐主任会安排。

林娜听说赵新出去旅游了,就问魏主任道:“去哪儿旅游,是不是和朱医生一起?”

魏主任赶紧给林娜一个眼色,轻声道:“别提朱医生,他们已经分手了。”

“啊?”林娜有些不太相信,心中却在窃喜。林娜又问:“魏主任,是不是今天闹了别扭儿,过几天就又和好了?”

“你就别八卦了。”

“八卦一下嘛,我的丽丽姐。”林娜的话音,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

“陈大卫回来了。”

“陈大卫?他比赵新帅吗?比赵新更好吗?”王医生也八卦起来。

“陈大卫毕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他以后只要好好对待朱医生。我也赞同他俩组成家庭。”

“啊?孩子的亲生父亲。”小于医生问道。

魏丽丽又对林娜说:“其实你见过陈大卫?”

“我见过?不会吧?”

“就是省一院的产科副主任。”

“啊?陈主任。”林娜觉得不可思议:“丽丽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啥问题?”

“我想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会不会是朱医生的旧相好?”林娜阴阳怪气的问。

“一边去。我是堂堂的产科主任,怎么会再这里与你们八卦呀!”魏主任拨开众人,走出办公室前,高声说道:“不许再八卦了,赶紧工作!”

魏主任走后,小于医生作“无法承受状,”“我心脏受不了了,这么奇葩的剧情,只有在电视剧中才有吧。”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在朱爱萍身上,一切皆有可能。”林娜白了她们一眼,冷冰冰的说。

“嗨。”小韩医生叹气道,她知道赵医生与朱医生感情一向很好,真可谓世事难料呀。

赵新出去旅游了几天,回来后,就接到朱爱萍的电话,说她一个月后举行婚礼,并邀请他参加。

 

赵新在附属医院餐厅,林娜也过来坐在旁边,轻声说:“看开一点,一切随缘。”

“你放心吧,我没事儿。前两天是担心工作时分心,害怕出医疗事故,才出去旅游的。”

“你生她的气吗?恨她吗?”

“我怎么会恨她,我很感谢她。她对我很坦诚,没有任何隐瞒。她是与我分手之后,才与陈大卫在一起的。”

“哦。”林娜进一步了解了赵新,胸襟坦荡的大丈夫。

“只不过有些失落。”

“朱爱萍心里比你更难受,她会觉得对不起你,亏欠你。她会自责的。”林娜说。

“她结婚那天,怎么才能让她心里好一点。大喜的日子,我真希望她能有个好心情。”

“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的通?”

“说来看看。”

“等她结婚那天,咱俩亲密一些,假扮成男女朋友。朱医生看到后,就不那么内疚了。”

“行不行呀?”

“应该没问题。只在参加婚礼时假扮一会儿就可以了。”

“好,那就谢谢你了。”

 

朱爱萍与陈大卫订婚之后,带他见了儿子。并向他介绍了儿子的情况:智力65,有语言障碍。目前语言康复的效果不错,吐字比较清晰了。但智力没有明显的提高。

 

在省二院,朱爱萍面临转正。医院马上要对其工作进行评定。杨主任来到郑院长办公室,说道:“郑院长,朱医生是你介绍来的,她的表现有目共睹,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到时候你一定要替朱医生美言几句。”

“你说错了,正因为她是我介绍来的,我才要避嫌。你是妇产科主任,是她的直接领导。应该你说才合适。我可以附和你。”

“哦。”两人之间已达成默契。

在讨论医生转正的会议上,张院长说:“朱医生主刀了本院首例子宫外产时手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郑院长,说一下对朱医生的看法吧。”

郑伟说:“我来咱们医院没几天,对朱医生的工作了解不多。我没有发言权呀。对朱医生表现,最有发言权的,就是妇产科的杨主任、耿主任和丁护士长。”

“对,对,妇产科的领导最有发言权。”众位领导点头称是:“郑院长的话在理呀!”

“杨主任,你们说一下朱医生在工作中的表现吧。”张院长说。

杨主任说:“朱医生工作认真负责,医术精湛。那例胎儿先天膈疝,我和耿主任都认为需要转院。是朱医生第一个提出邀请附属医院的赵新医生,来我院作子宫外产时手术。如果不是朱医生,就没有本院的首例EXIT手术,朱医生年轻有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呀。我同意她转正。”

杨主任看了一眼耿主任,耿主任接着说:“杨主任说的很对,朱医生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她也赞同她转正。”

丁护士长说:“朱医生的表现,不但被产科的医护人员认可,更被患者和家属赞誉。她才来我们医院几个月,患者就给她送了两面锦旗。”

张院长说:“是呀,我们医护人员,只有被患者认可,才不愧穿这身白大褂。”

“郑院长,你的意见呐?”

郑伟说:“对对对。我们医务工作者工作的好坏,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被患者认可。”

 “郑院长说的对呀。”“患者就是衡量我们工作好坏的秤砣呀。”“郑院长说的在理呀!”

“我也支持杨主任,同意朱爱萍转正。”张院长又问:“大家还有没有异议?”

“我们都支持杨主任。”

“既然大家一致同意,那就批准朱医生转正。”张院长又说:“人事科:朱医生人事关系就交给你们了。”

“好,没问题。”

“现在讨论下一个预备转正医生,是泌尿外科的梁力医生。”……

杨主任回到妇产科,宣布了朱医生转正的消息后。大家都为朱爱萍高兴,要她请客。

“没问题,还是老规矩。所有姐妹们,见着有份。”朱爱萍说。

“小马,今天晚上,你还要值班。”沈医生调侃道。

“今天不是你值班吗?怎么又是我?”

“谁让你是大男人,你不担当,谁担当呀?”

“小马,你去吧,今天晚上我值班。”耿主任道。

“哦,伟大的耿主任,你真是救世主。”小马跑过来,敬了一个军礼道:“信耿姐,得永生。信萍姐,得永生!”

“你们欺负小马,一次两次就算了。天天欺负他,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耿主任要作一次梁山好汉。

沈医生说:“耿主任,今天晚上我值班,我刚才逗小马呐。”

“老公和孩子都回老家了,我回家也没意思。今天我替你,下个星期你还我。”

“好。丽萍姐姐,真是好领导。”沈医生握着耿主任的双手。

杨主任逗着乐问:“沈医生,我是坏领导吗?”

不等沈医生回答,小马就抢过话:“对,你是坏领导。”

“我揍你!”杨主任做出打人的姿势。

众人大笑起来,杨主任也笑的合不拢嘴。

 

在酒宴上,杨主任先说了一番祝辞,祝贺朱医生顺利转正。然后是众人闲聊。

小马感叹道:“我们妇产科,不,是整个二院。我马景涛,是最受委屈的。”

“小马,你都有什么委屈,好好诉诉苦吧。”杨主任乐着说。

“我有三大委屈。”

大家都认真听着。

“一是每次晚上聚餐,都让我值班。你们天天欺负我。”

“我可没欺负你,上次你替我班。我后来还你了。”孙医生说。

“二是我天天受患者和家属欺负。我挨了多少次打,都记不清了。”

“真的?”朱爱萍不太相信的问。

“朱医生,你刚来。不知道。去年,小马就被患者和家属打了五六次,骂了十几次。”沈医生说。

“患者怎么能这样。太不像话了。”朱爱萍为小马鸣不平。

“朱医生,就在你刚来的前一天。我为孕妇作检查。她刚脱完裤子,我就到了她面前。”小马说的绘声绘色:“我还没检查,她就赶紧提起裤子。一个耳光打在我脸上。还骂我是流氓。让我滚出去。我刚出门,又被她丈夫一脚踹翻。”

“真的假的?我来咱们二院几个月了,没见你挨过打呀。”

“我的姑奶奶,你是巴不得我挨打呀?”

“你的第三个委屈呢?”

“三是找不到媳妇。”

“你天天相亲见面,就没一个看中的?”

“见面之前,人家听说我是医生,感觉工作不错。但进一步了解之后,听说是妇产科,就和我分手了。朱医生。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个。”

朱爱萍说:“我给你提个建议吧。你是妇产科的,还是男医生,行外人是很难接受的。你必须医护人员才可以。就在咱们医院找一个。”

“看来只能找同行了。”

“你也可以就地取材,在咱们产科找一个。”

“距离才产生美,我可以找本院的,但绝不找本科室的。”

这时,小苗医生调侃道:“马医生,我看上你了,你是否愿意接受我?”

“苗苗,你可别乱说。让你男朋友知道了,会揍我的。”

“小马是有色心,没色胆呀。”

朱爱萍想起肖程,说:“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肖主任也是男的。情况就比你好很多。”

小马问:“患者和家属没有打过他?”

“虽然没有没打过他。个别患者还是些抵触的。”

杨主任说:“朱医生,你总结一下,肖主任为什么不挨打。让小马也取取经。”

朱爱思索了一下,说:“肖主任没挨过打。一、他是主任,医术高,患者对他比较接受。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众人都认真的听着。

“我们二院的妇科和产科是合并在一起的。小马挨打,都是在妇科疾病的诊疗上吧?”

“对!”

“给产妇接生和剖宫产。没挨过打吧。”

“接生有些患者觉得有些尴尬,不过没挨过打。”

“而附属医院只在门诊上,妇科产科是在一起的。而在住院部,却是分开的。尤盛美管妇科,魏丽丽管产科。”

“哦。”

宴会快结束时,杨主任对朱爱萍耳语:“今天算咱俩请大家。”

“今天我转正,说好了我请大家的。”

“我是主任,好久没请大家吃饭了。今天咱俩一人一半。”

 

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办公室,医生们准备下班。这时,传来敲门声。魏丽丽道:“请进。”只见第二产科的牛桂芳主任带着护士小邓走了进来。

魏丽丽问道:“牛主任,有啥事儿?”

“嗨!你帮我劝劝小邓吧。”

魏丽丽又问:“小邓,咋了?”

“魏主任,我要辞职。”

“是谁招惹你了?”

“没人招惹我,是我自己想辞职的。”

“你想辞职,总有原因吧。”

“其实我也不想辞职。但我老公非让我辞职。否则就和我离婚。”

“为什么?”

“我老公说我上班太忙,没日没夜。家里也不顾,孩子也不管。”

“你们家不是有保姆吗?

“我老公说,孩子需要的是母爱,而不是保姆。我再不辞职,他就和我离婚。”

这时,第一产科的王医生劝道:“你老公就是随便说说,不会真和你离婚的。”

小于等人也附和道:“你老公是忽悠你的,不必当真。”

“是真的,我已经收到法院的传票了。”

何晶难以置信:“啊,不会吧。”

此时,第二产科的小邓护士已经哭成了个泪人。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都来安慰她,一边帮她擦泪,一边好言相劝。

牛主任把小邓的辞职报告递给魏丽丽:“这是小邓的辞职报告。”

魏丽丽说道:“先放我这儿,小邓先冷静一下,再考虑一天。都下班吧。”

“谢谢魏主任。”

 

第二天一大早,牛桂芳就带着小邓来到了魏丽丽办公室。魏丽丽问道:“考虑清楚了吗?”

“魏主任,我考虑清楚了,我决定辞职。”

“你将来不会后悔?”

小邓思索了一下说:“可能有些遗憾,但不后悔。”

牛主任不由的叹道:“你老公也太霸道了,工作都不让你干。”

“牛主任,我老公一向很宠爱我的。我辞职之后,准备要二胎。等孩子入托后,我老公会帮我找个工作。”

“你老公会帮你找工作?”魏丽丽不太相信。

“是的,不求工资高。但求工作轻松,朝九晚五。这样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孩子。”

“想清楚了,你的辞职报告,我可要签字了。”魏丽丽再次叮嘱道。

“好,谢谢魏主任。”小邓护士刚走出办公室门,又进来来,对魏丽丽说:“魏主任,对不起,我做了逃兵。”然后向魏丽丽鞠了一躬。

魏丽丽赶紧扶着她,轻松的说:“人各有志,没事儿。”

魏丽丽送二人出门,小邓也会过头,看了一眼魏丽丽。小邓泪水直在眼里打转,魏丽丽的心里一阵阵酸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