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大众文化 69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20 点击数:329次 字数:

69

 

有一段时间,乔伊斯甚至考虑要将自己所有未完成的作品交由他的朋友詹姆斯·斯蒂芬斯来完成。

乔伊斯试图让别人来完成自己未竟作品《芬尼根的守灵夜》的想法激起了轩然大波,包括庞德在内的很多好朋友都对此持反对态度。

在这些压力下,乔伊斯还是坚持将这部作品完成。《芬尼根的守灵夜》于193954出版。

在《芬尼根守灵夜》中,乔伊斯将他的意识流技巧和梦境式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致。

这部小说彻底背离了传统的小说情节和人物构造的方式,语言也具有明显的含混和暧昧的风格。

乔伊斯甚至大量运用双关语,这都使得《芬尼根守灵夜》显得比《尤利西斯》更加晦涩难懂。

如果说《尤利西斯》描写的是一个城市一天的全部生活,那么《芬尼根的守灵夜》讲述的则是夜晚和梦幻的逻辑。

然而尽管这部小说是如此的晦涩难懂,读者们还是可以大致可以理解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和主线情节。

芬尼根守灵夜》中采用了大量用各种语言写成的双关语。包括贝克特在内的助手们的工作之一就是协助乔伊斯从各种语言中寻找词汇。

到了晚年,随着乔伊斯视力的不断下降,他开始逐渐采用自己口述、由助手们记录的写作方式。

芬尼根守灵夜》中显著的历史感来源于历史哲学家维柯布鲁诺思想的影响。

维柯曾经提出人类历史是循环往复的,人类的文明要先后经历混沌、神权统治、贵族统治和民主政治,然后再次回归混沌,重新循环。

小说的开头和结尾都明显的流露出维柯对乔伊斯的影响。

此外,这部小说的第一句是写在最后一页上的,而最后一句则写在第一页上,体现了小说对历史循环的观点的赞同。

乔伊斯曾说,这部小说是永远没有结局的,因为当人们终于读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小说的开头。

阅读《芬尼根的守灵夜》是一个永远无法完成的过程。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乔伊斯被迫离开巴黎,重新回到苏黎世,并最终在那里去世。

去世后,乔伊斯被葬在苏黎世内的弗伦特恩公墓

后来他的妻子诺拉也和他合葬于此。

两人相恋一生,却直到1931年才结婚。

乔伊斯是20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对包括塞缪尔·贝克特托马斯·品钦、威廉·博罗斯在内的诸多年轻作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乔伊斯的影响力甚至超出了文学的范畴。

在《芬尼根的苏醒》一书中,乔伊斯自创了夸克Quark)一词,这个词后来被物理学家默里·盖尔-曼吸纳,被用来命名一种基本粒子

法国哲学家雅克·德里达曾经专门就《尤利西斯》的语言风格写过一本专著,而美国哲学家唐纳德·戴维森则就《芬尼根的苏醒》写出哲学著作。

在如今的都柏林616是一年一度的布鲁姆日(布鲁姆为《尤利西斯》的主要人物),用以纪念这位伟大的爱尔兰文学家。

近些年来,对布鲁姆日的庆祝也逐渐的超越了都柏林一城的范围,扩展到越来越多的其他城市。

奈波尔说﹕

我没法读乔伊斯。他是个快要瞎了的作家,我理解不了快瞎了的人写的东西,他就知道写都柏林和他自己的反叛、天主教的罪过。他对世界不感兴趣……他的作品没有普世意义……他的想像力太差,无聊地记录他周围那些琐碎事。

翻译过《尤利西斯》的中国作家萧乾曾在《瑞士之行》中表示:

这里躺着世界文学界一大叛徒。他使用自己的天才和学识向极峰探险,也可以说是浪费了一份禀赋去走死胡同。究竟是哪一样,本世纪恐难下断语。

夏志清则表示:从客观来看,乔伊斯走的是一条死路。

鲁迅与乔伊斯有着很多相似之处,无论其背景、经历还是精神品格,以至创作方法。

鲁迅似乎从没有谈到过乔伊斯,这使人略感遗憾:

鲁迅十分关注现代主义文艺思潮,举凡当时流行的新流派,他几乎都作过涉猎和评介,自己在创作中也运用了与乔伊斯意识流心理主义文学相似的手法,可是对于当时已经名声大噪的乔伊斯,却没有作什么评说,这不免令人困惑。

是不是没有注意到呢?

也不是。其实,也许因为民族的命运有相似之处(爱尔兰曾长期受英国统治),鲁迅对爱尔兰文学给予了特别的关注,也关注过乔伊斯。

早在留学日本时期,鲁迅就涉猎英国爱尔兰文学,当时,爱尔兰还没有脱离英国,爱尔兰文学常被作为英国文学的一部分看,鲁迅所涉猎的英国文学通常包含爱尔兰文学。

他曾搜读《英国文学史》,他与周作人合译的《域外小说集》已收有王尔德的《快乐王子》。

后来他又陆续阅读了勃兰兑斯的《十九世纪文学主潮》,德林克瓦特的《文学大纲》,其中对爱尔兰文学都有述及。

作品方面,至少读过王尔德、史文朋、萧伯纳、巴雷、威尔斯、高斯等人的作品。

192711月,鲁迅刚到上海才一个多月,就在内山书店买了一本日本学者野口米次郎的随笔集《爱尔兰情调》,这本书是集中评述爱尔兰文学的。

之后,他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从112530日)接连买了户川秋骨的《英国文学笔记》和英国《布鲁克英国文学史》及日本佐治秀寿的《英国小说史》,一个月后又购买了斋藤勇的《以思潮为中心的英国文学史》,显示这一时期他对英国、爱尔兰文学的特别关注。

这以后不久,鲁迅就开始编辑《奔流》月刊和《朝花》周刊,这两个刊物都大量介绍了英国和爱尔兰文学。

19296月,鲁迅从野口那本《爱尔兰情调》中选译了《爱尔兰文学之回顾》一文刊登在《奔流》二卷二期上,并在《编校后记》中特别指出:

野口的文章很简明扼要,于爱尔兰文学运动的来因去果,是说得了了分明的;中国前几年,于YeatsSynge等人的事情和作品,曾经屡有绍介了,现在这一篇,也许更可以帮助一点理解罢。

野口这篇文章简要评介了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发展,评述到的人主要有叶芝、沁孤、萧伯纳、弗格森等著名作家,但没有提到乔伊斯。

1933年,鲁迅又一次出现集中购买有关英国文学书籍的现象(这可能跟当时萧伯纳来华有关),接连买了平田秃木的《英国文学漫步》、中川芳太郎的《英国文学风物志》。

到这时为止,鲁迅谈到过的爱尔兰作家除上面提到的以外,还有格列高里夫人、A.E.拉塞尔)等等。

进入1934年,乔伊斯的名字终于在鲁迅笔下出现了:

14,他在内山书店买了一本专论乔伊斯的书《以乔伊斯为中心的文学运动》,这是日本的文学史家春山行夫写的一本评述当时欧洲文学发展的专著,1933年由东京第一书房出版。

春山行夫把乔伊斯视为引领欧洲文学新潮流的代表性人物,因为乔伊斯这时已在巴黎住了十几年,而《尤利西斯》是首先在美国发表的,以至当茅盾先生最初在《小说月报》上介绍他的时候,也误以为他是美国人。

由此也更可见,这时乔伊斯已经不是仅仅以爱尔兰作家的身份,而是以国际性作家身份亮相于世界文坛,已经具有很大的名声和影响力了。

春山行夫这本书,评述了众多英联邦(尤其是爱尔兰)重要作家,包括叶芝、萧伯纳、王尔德A.E.(拉塞尔)等21人与乔伊斯的关系,每人设专章评述,很是详明。

跟别人不同的是,他认为当时盛行的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是以乔伊斯为中心而不是叶芝,不少欧洲当代的重要作家都受到了乔伊斯的影响,甚至俄国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细腻心理描写方法也与此有关。

但不知为什么,一向具有先锋意识,密切关注世界文学新思潮、新流派,并几乎评介过所有现代主义文艺流派的鲁迅,跟踪爱尔兰文学并读了春山行夫的书之后,却并没有对乔伊斯发表评论。

尤利西斯1922年一发表,茅盾就在《小说月报》上作了介绍;同年,留学英国的徐志摩也在剑桥盛赞该书;之后,赵景深1929年在《文学周报》上,高明1933年、赵家璧1934年在《现代》月刊上,周立波1935年在《申报·自由谈》上分别作了越来越详细的介绍。

鲁迅是这些报刊的长期读者,也一直收藏着这些报刊,可以肯定:他是看到过这些介绍的。

这主要有两种可能:

一是因为没有读到乔伊斯本人的作品,出于谨慎,暂不发表看法;

二是因为茅盾1922年介绍说,乔伊斯是一个准大大主义的美国新作家大大主义达达主义,鲁迅曾评为装鬼脸,不甚欣赏。

但在看到作品之前,他也不会轻率发表意见,是还想看一看究竟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大众文化 6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