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六章
发表时间:2015-08-19 点击数:745次 字数:

第六章(本章中陈大卫回国,再遇朱爱萍。是借鉴了张作民先生的《无痛分娩》。此外,本章中省第一人民医院的于海燕,以及一院举行的活动,都摘自张作民先生《无痛分娩》中的大量内容。特此声明)

 

第二天某床的手术,魏丽丽让何晶主刀,肖程作助手。何晶还有些犹豫,肖主任说:“你还记得老师的话吗?。”

“恩。”何晶点点头。

“你相信肖主任吗?”魏主任又问。

“相信。”

三人击掌,互相鼓励。何晶再次走向手术台。魏主任在观摩室坐镇。手术十分顺利,何晶终于战胜了死亡,找回了自己。

 

在医院公寓,林娜为何晶高兴:“何晶,你明天主刀的手术,我做助手。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

“你相信我吗?”

“当然相信了,我们是闺蜜,是好姐妹。”

“很久没和你轻松的谈男人,谈爱情了。你今天终于走出阴影了。我们能轻松的再谈一谈吗?”

“好呀。”何晶脸上终于见到了久违的轻松和洒脱。

“那我问问你,你要从实招来。”

“问吧。”

“你谈过几个男朋友?”

“一共结识过四个,但真正谈过的只有一个。这四个中,有三个是上大学是结识的。另外一个是参加工作之后结识的。”

“说详细点,分别发展到哪个地步了?”

“那三个仅仅是一起吃饭,连手都没拉过。经过简单了解之后,觉得与自己性情不符。就没有继续下去。”

“那个真正谈过的,发展到哪种地步?”林娜继续追问。

“他是我的学长,学的是内科,比我高一届。我们两个在一起,情投意合,算是真爱吧。”

“发展到哪种地步呀?你是不是最珍贵的东西,都献给了他?”

“林娜,没想到你这么八卦。”何晶有些羞涩的说。

“八卦一下嘛,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遇到真爱,当然要轰轰烈烈的爱一次了。”何晶难为情的说。

何晶又反问道:“林娜,你谈过几次恋爱?”

这一下把林娜难住了,林娜从小到大,只有一个朋友——曲兰。现在刚有了第二个闺蜜——何晶。但林娜若说自己从来没有谈过一个,又太没面子了。若说谎吧,人家何晶对自己又很坦诚。

林娜说:“保密。”

“啊?我给你全部交代了,你却对我保密。不行,你必须交代清楚。”

“我想对你交代清楚。但我的恋爱经过,是国家绝密。一旦泄密,会被国安局抓去的!因为我是美女特工。”林娜希望通过打哈哈,让何晶放过自己。

“放心吧,咱俩在公寓里的话,绝对不让第三个人知道。国安局不会抓你的。”何晶又说。

“那我就告诉你了:其实在很早以前,就有两个人深深的爱上了我,我把初吻都献给他们了。他们两个左边亲我一口,右边亲我一口。”林娜说这两个人,其实是父母。

“啊?你同时爱上两个人?”

“对,就因为同时爱上两个人,所以才难以启齿呀。”

“哦。怪不得要保密。那我就不追问了。”过了一会儿,何晶觉得不对:“林娜,你不是那样的人,你肯定在忽悠我。”

林娜大笑起来,说了实话:“这两个人其实是我爸爸妈妈。”

何晶也开怀大笑。

 

第二天在第一产科,就某床手术,魏主任询问二人谁愿意主刀?何晶主动作主刀,林娜表示愿意作助手。手术顺利完成。何晶彻底走出了阴影。

 

在省二院心外科,第七床患者有风湿性心脏病、二尖瓣狭窄并关闭不全、主动脉瓣狭窄并关闭不全、三尖瓣关闭不全、肺动脉瓣狭窄。

由郑伟主刀七床的心脏四瓣膜手术。二院诸多领导以及众多医生观摩。

郑伟同时施行了主动脉瓣、二尖瓣机械瓣置换术,肺动脉瓣生物瓣置换术,三尖瓣成形术,且全部获得了成功。他来二院以来,已经作了十几台手术,但最含金量的,就是这台二院首例心脏四瓣膜手术。这使省二院成为继附属医院之后,全省第二家能实施该手术的医院。

本来院领导提议为郑伟搞庆功宴。但被郑伟拒绝,郑伟自掏腰包,搞了一次私宴。邀请几位院长,以及外科的主任。郑伟身边还有了两位女医生,一位是朱爱萍,一位是魏丽丽。朱爱萍身边还坐着产科的杨主任,是她软磨硬泡才拉来的。

郑伟先向大家作了介绍:“这位是朱爱萍医生,说句关门话,朱医生是我介绍到咱们医院的。”

“朱医生年轻有为呀。主刀了本院首例子宫外产时手术。”

“各位领导过奖了,那台手术我虽然是主刀,但全靠肖主任的指导。”朱爱萍谦虚的说。

“朱医生居功而不骄,难能可贵呀!”

朱爱萍心里想,原来的自己爱抢别人的功,剽窃别人的成果。不太惹人爱。现在谦虚礼让一些,果然更被人尊重。我要更加努力,不辜负郑院长和魏主任对我的期望。

郑伟又向大家介绍道:“这位是附属医院大产科的魏丽丽主任,是我恋人。”说罢,郑伟拉着魏主任的手。

魏丽丽赶紧挣脱郑伟的手,说道:“大家好,大家好。”

“久仰大名呀,魏主任可是附属医院的一把刀呀。”

“魏主任,以后有机会。多来我们产科作指导。”杨主任很诚恳的说。

魏丽丽心中感叹:“树挪死,人挪活。郑伟和朱爱萍去省二院,看来是一个英明之举。”

郑伟突然拿出一个戒指,单膝跪下。向魏丽丽求婚。魏主任完全没有心里准备,有点措施不及。

众人都说:“魏主任,收下吧,收下吧!”

魏丽丽犹豫了半天,才收下戒指,并说:“我先答应订婚,结婚太唐突了。心里上还没有准备。”

“订婚也好,订婚也好!”众人再次鼓掌。

魏主任低声说:“你怎么不给我提前打个招呼,我没一点心里准备。”

“提前说了,就没有惊喜了。就不浪漫了。”郑伟用狡猾的口吻说。

 

周护士长的女儿冉莹莹是医科大学的在校生,被分配到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实习。魏主任向大家介绍:这是在我们医院实习的冉莹莹同学。

冉莹莹谦虚的说:“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魏主任问:“谁愿意带她?”魏主任眼光扫了一圈,问林娜:“林医生,你愿意带冉莹莹吗?”

“可以。”在林娜心里,这个毕业生就是一个幼稚的黄毛丫头。在工作之余,懒得与她多说一句话。

“除了林医生外,其他医生,也要多帮助小冉。”魏主任说:“听到了吗?莹莹,林医生虽然是你的师父,但三人行,必有我师。你还要多向其他医生学习。”

“恩。希望诸位老师多多帮助。”

在吃午饭时,周护士长给女儿定了规矩。在实习期间,不能在医院谈恋爱。冉莹莹说:“妈,你放心,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要把握好分寸。”

“妈,你放心吧。”

“在医院好好学习,在第一产科,能学的东西最多。”

“恩,我一定努力。”

“你的男朋友是谁呀?”

“是我的同学,他在麻醉科实习。”

“在医院里,低调一些,与他保持一定距离。你们是来学习的。不是来谈恋爱的。”周护士长低声说。

“我知道了。”

冉莹莹的男朋友曾子明被分到麻醉科实习。曾子明也听闻赵新是最年轻的副主任。并且是全省唯一一个作过EXIT手术的麻醉师。曾子明把赵新当成自己的榜样。

曾子明对赵新说:“我一直很仰慕你,现在居然能到你的科室实习,我太幸运了。我是你的粉丝呀。”

“哦,我还有粉丝呐。我又不是明星。”赵新不当一会事,

“我真是你的粉丝。你在全省医疗行业的大明星呀。”

“太夸张了吧,我只作了麻醉师的本职工作。没什么特别的。”

“赵老师,你知道吗?你的粉丝可不止我一个。很多麻醉科的学生,都视你为榜样,你传递的是救死扶伤,尽职尽责,自强不息的正能量。我还听说,省二院、伊利莎娜等医院的院长,都是您的粉丝呀。”

“人家是院长,是长辈,对我只有关爱和欣赏。”赵新觉得离谱:“打住,赶紧给我打住。以后不许这么无聊和八卦。”

“哦。”

 

郑伟准备与魏丽丽的婚礼,布置新房,请知名风水先生,选定黄道吉日。请婚庆公司,预定酒店,拍婚纱照。还邀请在美国工作的儿子郑小龙回国参加自己的婚礼。

在参加婚礼的众多宾客中,最为尴尬的是贾天舒,一个人自言自语:“我就不该来。”过了一会又说:“我来也不妥,不来更不妥。丽丽的大喜日子,我能不来吗?我如果不来,岂不是显得小气,没度量。恩,我必须来。”过了一会儿又说:“我都已经结婚了,现在是准爸爸了。我能结婚,凭什么丽丽就不能结婚?”“对,我有一个幸福的家,丽丽更应该有一个幸福的家。”贾主任一番自我安慰之后,终于想通了。

郑伟与魏丽丽新婚之后,郑伟的儿子郑小龙帮父亲定了一份夏威夷之旅,希望父亲与继母好好享受新婚的甜蜜。郑伟与魏丽丽去夏威夷之后,意犹未尽,又去意大利的威尼斯,以及北欧的瑞典、芬兰等多地旅行……

 

魏丽丽休婚假,第一产科暂由肖程负责。

附属医院第三产科收治了一位37岁的孕妇,二胎。孕龄38周+3。入住八十九床。宫缩导致孕妇一阵阵腹痛。护士对产妇进行检查,发现胎心很慢。医生给予左侧卧位低流量吸氧和胎心监护后,孕妇胎心逐渐回复正常。但几分钟后,胎心突然加快,每分钟180次。血性羊水伴大量引导出血。孕妇开始神志不清。

主治医生赶紧对护士说:“赶紧通知肖主任。”

肖主任正在手术,他吩咐护士:“第三产科八十九床情况紧急,谁有空,就赶紧去支援,我手术马上做完。”

林娜立即去支援,刚到第三产科,管床护士就迎了上来,林娜问八十九床的情况。护士说:“八十九床37岁,是二胎,孕龄38周+3。在公园游玩时,突然腹痛,就来医院了。起初检查胎心慢,吸氧之后,胎心恢复正常。几分钟后胎心突然加快。血性羊水伴大量引导出血。胎盘早剥产妇开始神志不清。现在刚送到三号手术室。”

冉莹莹随周慧英一同来到观摩室。

在手术室,助手医生对主刀医生说:“孟医生,大出血!”

“肖主任怎么还没来?”孟医生慌张的问。

护士道:“肖主任正在手术。”

“他如果没空,可以让第一产科的其他医生过来呀。”

周慧英通过麦克风,对手术室说:“孟医生,林娜医生马上就到。”

话音刚落,林娜和护士进了手术室。

林娜问道:“孟医生,产妇怎么样?”

“胎盘早剥后,就立即手术。现在大出血。林医生,快来救命呀!”

在观摩室里,周慧英和冉莹莹的心也悬了起来。

“我来主刀。孟医生作一助。刘医生作二助。”

“好。”

孟医生问道:“家属已经签字了,用不用切除子宫?”

“等一下。”林娜看到全血不多,就说:“再准备六个单位全血。”护士:“六个单位全血”

林娜:“开放静脉通道,补充血容量。”

林娜指挥助手:“按摩子宫。”

孟医生不停的按摩子宫。

 林娜从容不迫:“准备胎盘娩出。”

“林医生,宫缩太弱了。”

林娜一边作宫内按摩,一边说:“缩宫缩20单位宫壁注射。”护士:“缩宫缩20单位。”

宫缩加强后,林娜取出胎盘:“检查胎盘。”刘医生接过胎盘。

麻醉师道:“多巴胺20毫克,静脉点滴。”护士:“多巴胺20毫克。”

“检查凝血功能。”林娜话音刚处,就已经找到了髂内动脉。

林娜平静的说:“找动脉出血点了。止血钳。”

林娜接过止血钳,娴熟的作了髂内动脉结扎手术。孟医生认真看着林娜作的动脉结扎。

林娜对孟医生说:“一定要保护好输尿管。”

“恩。”

林娜专门问刘医生:“胎盘怎么样?”

“胎盘完好。”

这时,肖主任赶到手术室,问:“患者情况怎么样?”

孟医生说:“胎盘早剥,导致产妇大出血。刚才朱医生作了髂内动脉结扎。”

刘医生看了一眼引流袋,说:“血止住了。”

孟医生总算放心了,说:“林医生,血止住了。”

麻醉师说:“血压回升,生命体征恢复。”

孟医生问:“林医生,缝合吗?”

“再等八分钟。预防伤口纱布粘连。这一点十分重要。”

肖程用赞许的目光看了一眼林娜。

“手术之后,不马上缝合,预防纱布粘连。宋主任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

“你们宋主任当然不知道,这是我爸总结的,叫等待八分钟。”

“哦,林院长。”孟医生想起林院长,就心生崇敬。

“我爸爸说:一个优秀的医生,一定要牢记九个八分钟。”

“九个八分钟?”

“对,手术完成后,等待八分钟再缝合。就是其中之一。”

“哦。”

“开始缝合。孟医生,交给你了。”

缝合完刀口,孟医生说:“林医生用了十分钟,就止住了患者出血。”

“林医生,表现不错。”肖程给林娜点赞。

林娜对孟医生和护士交代道:“24小时内,对八十九床特级监护。密切关注血压,严防出血。”

走出手术室,孟医生告诉家属,母子平安。家属问:“子宫切除了吗?”

“没有切除子宫。”林医生答道。

三人一边走讨论病情。林娜问:“八十九床为什么不转到第一产科?”

孟医生回答:“起初问题不大。胎盘早剥后,才觉得有点不妙。”

“你们主任今天没上班?”

“她父亲病危,今天请假了。”刘医生应道。

“林医生,当时患者大出血。我都吓坏了,幸亏你及时赶来。”

“你和我一样,都是主治医师。你的表现,怎么像刚毕业的应届生呀。”

“林医生,您是资深主治医师。过一年半载,就晋升副主任医师了。我怎么能和您比呀。”孟医生谦虚的说。

“我们第三产科,除了宋主任,都没有抢救过大出血。没经验呀。”刘医生补充道。

“大出血也没那么可怕。及时发现,及时处置。只要能快速找到出血点,止住血。就没事儿了。”林娜走后,孟医生问道:“对咱家林大小姐。元芳,你怎么看?”

刘医生应道:“林医生的意思是,产妇大出血,就像人被蚊子叮了一下,抹点清凉油,就OK了。这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第一产科不愧是重症产科,天天面对高危妊娠的产妇。”

“你听听她的语气——‘你们宋主任当然不知道,这是我爸总结的。’听出来没。林院长医术天下第一,林大小姐是天下第二。我们第三产科的所有姐妹,包括宋主任。她都不放在眼里。”刘医生说。

孟医生说:“不管怎么说,林医生今天救了患者一命,也救了咱俩一回。对林医生,咱们应该有一个感恩的心。”

“我当然知道,要感恩林大小姐。她帮了我们一次,还做了一回我们的老师。”

“是呀,咱俩虽然不是主刀。但总算成功抢救了一次大出血。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不那么慌张了。”

刘医生调侃着说:“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我以后打算尊称林大美女为——林老师。”

“对了,刚才林娜说:林院长总结了九个八分钟。我只知道黄金八分钟,再加上这个等待八分钟。还有七个,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你刚才怎么不问她。”

“我害怕自讨没趣,也没敢问。刘医生,下次你问问你的林老师吧!”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肖程公开表扬了林娜,成功抢救第三产科八十九床大出血。十分钟就止住出血。大家都为林娜鼓掌。林娜看了一眼赵新,赵新也投来赞许的目光。

 

附属医院妇科主任尤盛美的靶向给药案例,在申报卫生部后,被批准为教学案例,在全国推广,一时间,尤主任成为医学界的明星,今天到这家医院指导工作,明天莅临那家医院。

医院领导层召开会议,研究是否晋升尤主任为副院长。有人发言:现在挖人墙角的医院特别多,我院很多科室的带头人都蠢蠢欲动。晋升副院长之后,就能让尤盛美安心工作。

当初钱太太事件传的纷纷扬扬。尤主任为了赞助费,作出无原则的让步,有损医院名誉。这样的人,没有资格作副院长。

“每个人都有缺点,人无完人嘛。当时尤主任作出无原则的让步,答应患者家属的无礼要求。也是为了医疗研究经费,为了靶向给药。其行为虽然不妥,但其初衷是可以理解的。”

“人格有问题,是原则性问题,我反对尤主任晋升。”

最后王院长说:“尤主任晋升的事情,那暂时就搁置吧。以后有时间,再讨论。”

众位领导赞同王院长的提议,他们与王院长一样,打心眼里欣赏尤主任的医术,但不欣赏他的为人,太不讲原则,太没有荣誉感。即使同意她晋升的几位领导,对她也有成见。

尤盛美和曲晋明夫妻二人皆春风得意。但却为女儿曲兰发愁:一是工作,二是婚姻。工作的事情,先暂时让曲兰到伊利莎娜。等到曲兰成长之后,再把她介绍到其他医院。老曲不想让女儿在苏虹和自己的庇护之下工作,而是希望女儿能够独立,自强。但婚姻的事情,没有一点眉目。

 

魏丽丽休完婚假,回到医院。贾主任见到后,赶紧迎上去:丽丽,新婚幸福呀!”

“恩。”魏主任点点头,又问:“对了,我结婚那天,你媳妇为什么没来呀?我可是邀请了你们夫妻两个的。”

“她已经怀孕了,你大喜的日子。她来不合适。”

“没那么多忌讳呀。祝贺你呀,快当爸爸了。”

“早着呐,还要等半年。丽丽,我现在想通了。我真心希望你幸福。”贾主任很少如此正经。

“谢谢,我也祝福你们。”魏主任又说道:“对了,过几天,我和老郑去你家,看望一下贾太太。”

魏丽丽打心眼儿感激贾天舒和杨嘉惠,是他们同意作伪证,才让郑伟躲过了牢狱之灾。几天后,郑伟和魏丽丽带着丰厚的礼物,探望了贾太太。这两对夫妻相谈甚欢,魏丽丽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认下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但觉得有些唐突,便没有提及。

回到家中,魏丽丽对郑伟说:“贾天舒现在还没自己的房子,我名下的那一套房子,还给贾天舒吧。”

“对,对,对。把这事儿忘了。”

“再和你商量一件事儿。”

“说吧。”

“我没有生育能力,你如果不介意我与贾天舒以前的关系。我准备认他的孩子。”

“那好呀,求之不得。你们曾经是夫妻,我会介意吗?我就那么不自信?”郑伟作洋洋得意状。

“好,下次给他房子钥匙时,我们提一下。”

“恩”

 

几天后,魏丽丽与郑伟再次到贾天舒家。魏丽丽说:“你现在马上要当父亲了,还没自己的房子。”然后拿出钥匙,递给贾主任。

“这房子本来就是你的,咱俩离婚后,你净身出户。现在是物归原主了。”

“已经是你的了,怎么能还给我呀。”贾主任说。

“以前你单身,一个人有没有房子,无所谓。现在拖家带口的,租房子可不是长久之计。早就准备还给你了,但是出了一些状况,耽搁了这么久。”魏丽丽把钥匙塞到贾主任手里:“你先拿住钥匙,准备一下,搬进去。安顿住之后,再把房子过户给你。”

贾天舒有些激动:“我就知道,还是你对我最好。”说吧,呜呜的哭了起来,哭得像个孩子。

“哭什么哭?咱们都坐下,轻松一点。”

“好,好。”贾天舒擦干眼泪。

“老贾,小杨,和你商量一件事儿。”

“说吧。”“说吧,丽丽姐。”

“我没有自己的孩子,你的孩子出生后,能不能……”

“是让孩子认你作干妈吧,没问题。”“好呀,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贾天舒和杨嘉惠都乐的合不住嘴。

魏丽丽说:“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你们不同意呐。”

丽丽对杨嘉惠说:“你一定要好好养胎,照顾好咱们的孩子呀!”

“一定,一定。”杨小姐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收治了一位35岁孕妇,怀孕37周。由林娜负责,入住十二床。

经过检查,十二床为子痫前期,林娜建议孕妇剖宫产。孕妇和家属问:“听说顺产对产妇和胎儿是不是有很多好处?”

林娜说:“顺产是有很多好处:产妇损伤小、出血少,生产当天就能下床走动,恢复起来会比较快。产后并发症少。对胎儿也有好处。”

“为了我媳妇和孩子的健康,我们就顺产吧!”

林娜说:“对于没有手术指征的孕妇,我们肯定顺产。但是你媳妇是高龄产妇,还有高血压,尿蛋白。这是典型的子痫前期。”

“子痫前期?”

“对。”

“林医生,什么是子痫?”

子痫是子痫前期基础上发生不能用其它原因解释的抽搐。是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五种状况之一。症状与癫痫类似。

“是不是很危险?”

“如果三个星期后顺产,有生命危险。”

“哦。”家属听后,有些担心。

“现在我媳妇是子痫前期,如果顺产,就会子痫,对吗?”

“不一定,但是有可能。有些产妇,有子痫前期,照样可以安全顺产。有些产妇,没有子痫前期,顺产照样会子痫。”林娜语速很慢,为了让家属听明白。

“哦?那就是说,子痫的直接病因还不太明确。”

“对。”

“我们还是想顺产。”

“您们认真考虑一下吧。我建议你们剖宫产,这样产妇会更安全。”说完,林娜离开了病房。

林娜刚回到办公室,孕妇丈夫又再次找她。问道:“林医生,打扰一下。”

“十二床有啥情况。”

“我想问一问,如果我媳妇顺产,可能会出现哪些危险?”

“一是子痫;二是难产;三是子痫引发羊水栓塞。虽然出现羊水栓塞的概率不高,不过一旦出现,死亡率高达8090%。”

“啊?”丈夫被吓了一跳。

林医生继续说:“即使分娩时没有子痫,但难产的概率很高。难产对产妇和胎儿都很危险。”

家属听了林娜的话后,坚定的说:“林医生,我们作剖宫产。”

“好,我开始作手术预案。”

家属又问:“请问,什么时候手术?”

“37周,理论上已经足月。但毕竟不足40周。”

“是呀。”

“手术的时间,最好是38周之后,39周之前。我建议你们再住一个星期的院,一个星期之后,开始手术。”林娜继续说:“当然,我们要密切观察,如果十二床子痫前期加重,不等38周,我们也会立即手术。”

“好,听林医生的。”家属离开办公室之前,点头致谢:“谢谢林医生了。”

这一切被赵新和何晶看在眼里,赵新觉得,林娜对患者确实多了一分耐心。

何晶与肖程一起宴请林娜和赵新,感谢他们帮助何晶度过难关。把还钱给赵新和林娜。

林娜说:我和赵新都不缺钱,你干嘛这么急着还钱呀?

这些钱是我妈给我的,当时你们给我钱救急,就已经很感谢了。

咱们是闺蜜,不用客气了。

在魏丽丽办公室,林娜向魏主任汇报了十二床的情况,魏主任问:“你打算让谁作你助手。”

“何晶吧。”

“好。你们去准备吧。”

十二床的手术由林娜主刀,何晶作助手,赵新担任麻醉师。手术顺利完成。

三人走出手术室,并告知家属,手术很成功,母子平安。家属点头致谢。

赵新边走边说:“林医生,十二床的手术,你表现不错呀,对患者也很有耐心!”

“不是不错,而是十分优秀!哼。”林娜白了一眼赵新,就离开了。

林娜离开后,赵新喃喃自语:“心高气傲,本性难移。”

何晶说:“赵医生,你应该看到林娜的进步。”

“她什么时候,如果能有你一半。”赵新停顿了一下:“林娜能有你十分之一的性情,就完美了。”

听到赵新此言,何晶有些许羞涩。

 

省第一人民医院的技术、实力逊于附属医院,略强于省二院。现在二院挖来了郑伟,最重要的大外科蒸蒸日上。产科还做了全省第二例子宫外产时手术,走在了一院的前面。一院领导也感觉到了压力。于是领导开会研究后,作出了两点决定:一是吸引人才;二与附属医院展开合作。如果遇到不能解决的疑难手术,就请附属医院的专家来协助。心甘情愿作附属医院的徒弟。

为了吸引人才,省一院挖到了一位海龟博士陈大卫作产科副主任。陈大卫四十六岁,曾经是某医科大学的副教授。后来出国镀金。此外,一院还准备挖二院的郑伟,以及伊利莎娜的曲晋明。但被二人委婉拒绝。

一院产科主任于海燕提建议,搞一个针对流动人口孕妇的优惠活动,获得医院的批准。

省一院产科大楼的门口插了许多彩旗,大门上方拉着一条红底白字的大标语:“热烈欢迎各位领导莅临流动人口孕产妇就诊点现场经验交流会”。于海燕搞这个现场会,是想既然做出成绩,就要广而告之。

 “流动人口孕产妇就诊点”说白了就是让经济条件不好的外来人口少交费生孩子。这绝对是个大好事。院领导不但邀请了省卫计委的曾主任,还来了不少其他医院的专家。

附属医院的魏丽丽,伊利莎娜的老板苏红、女儿林娜,省二院产科的杨主任、朱爱萍也参加了交流会。

大家刚刚就坐下,一位护士匆匆忙忙跑进来,神色慌张地对她说:“于主任,重症产科有个‘乌龟征’,护士长请求床前会诊!”

会场上立刻议论起来,不少人都知道“乌龟征”就是肩难产,胎头娩出后,胎儿前肩被嵌顿于耻骨联合上方,时间长了轻者造成锁骨骨折,重者可引起脑瘫,甚至死亡。

于海燕暗暗叫苦,这种可恨的病例偏偏在召开现场会的时候发生,不是存心跟她过不去吗?但转念一想,如果能顺利解决,也好让领导和同仁见识见识本院的实力,坏事不定会变成好事呢。于是立刻和陈大卫商量起来。

陈大卫倒是显得胸有成竹,便对曾主任说:“我去看看。”说完就走了出去。

大家都跑到了产房隔壁的观摩室。

魏丽丽、杨主任、朱爱萍,以及苏红 、林娜等人也跟着大家走了进去,只见观摩室的扬声器已经接通,显示屏也全部打开,产房的情况一目了然。于海燕、陈大卫及麻醉科和新生儿科的医生已经换上手术服到位,负责接生的护士长江虹正在指挥护士把孕妇的大腿拼命往上抬,努力贴近腹壁。魏丽丽知道,这么做的目的是要让孕妇的体位有效地上移耻骨联合的位置,解脱胎儿的前肩。但经过几次努力,却没成功。这时,陈大卫对于海燕说,“让我试试Woods法?”魏丽丽对Woods法也很熟悉,即要让已经入盆的后肩通过旋转变成前肩,从而让嵌入的前肩松解,娩出胎儿。这种手法需要较高的技术,因为稍有松懈就可能伤及胎儿的臂丛神经,严重的可能会瘫痪。十分钟过去了,陈大卫尽管技术熟练,还是没有达到目的。

观摩室里的气氛越来越显得凝重。曾主任不是产科出身,对这种十分专业的事自然不会发表意见,只是盯着屏幕问:“这种情况多见吗?”

“倒不是很多见,但贫困地区的发生率要比城市多一些。”产科的医生说完,就转身说道:“在座的大多是产科医生,都帮着想想办法。”

苏红说:“我们伊利莎娜医院的曲晋明院长如果在就好了。他可是全省产科的NO-1呀。”

“妈,曲院长没来。但曲院长的学生来了。”

曾主任问:“曲院长的学生是哪位?”

林娜挪到魏丽丽身边,拉着她的胳膊说:“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魏主任。”

曾主任问:“魏主任,你有办法吗?”

“让我试试吧。”魏丽丽又说:“林娜,你作我助手吧。”

“好。”

“赶紧准备。”

护士送来了影像资料和病历,两人一边准备,一边翻看。发现骨盆解剖结构虽然正常,却有妊娠糖尿病,这可是导致巨大儿的重要因素,再看胎儿的预估体重是4000克,因此肩难产的诊断应该可以确立了。

魏丽丽和林娜在洗手之际。于海燕在产房亲自上阵,企图握住胎儿后上肢及手臂,沿胎儿胸面部滑出,牵引胎头使前肩入盆。遗憾的是仍然以失败告终。

这时魏丽丽和林娜走进产房。

孕妇仍在痛苦地呻吟,并一个劲地问:“能不能快点解决,我撑不住了啊!”

于海燕和陈大卫在一边小声商量起来,声音虽然小,但观摩室里却听得清清楚楚。陈大卫表示必须立即让胎儿娩出来,否则子宫破裂,胎儿窒息,后果不堪设想。并表示,要切断胎儿的锁骨。于海燕忙说必须让家属先签字,还建议陈大卫亲自去沟通。

魏丽丽这时还不认识陈大卫,却早就听于海燕说过要来位产科专家,看到这情形,也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魏丽丽分析道:“护士们刚才用的是‘屈大腿法’,这个办法可以有效增加骨盆径线,一半以上的难产可以顺利解决,但这位孕妇身高只有一米四九,体重却是92公斤,大腿脂肪十分肥厚,凭这几个护士的力气,是很难把大腿弯曲到位的。”魏丽丽说到这儿又看了看X线片说。“耻骨联合果然比较靠下,我有个主意……”

魏丽丽还没说完,就听到扬声器里传来护士急促的声音:“家属同意断骨了!”

医生早有准备,从洗手护士手中接过穿刺器,就要在胎儿的表皮上做切口。

“请等一下!”魏丽丽说:“我来试一下。”

产房里的人似乎都被她的声音镇住,都呆着不动。

魏丽丽示意孕妇翻身,四脚朝下。这样可以增加20毫米骨盆径线,让耻骨联合充分上移,同时再施行内旋转。

于海燕二话不说,立刻指挥大家和魏丽丽一起帮孕妇改换体位。不料陈大卫这时进来,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由得发火道:“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不执行我的指令?”

说时迟,那里快,陈大卫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护士大叫:“宝宝出来了!”没过多久,就响起新生儿响亮的啼哭声。

产房和观摩室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并鼓起掌来。众医生都把肯定、赞誉的目光投向魏主任。

在回到会议室之前,曾主任特意走到魏丽丽身边聊了几句,还留下了电话和微信。

 

本章完成于2015年8月19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