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日本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19 点击数:186次 字数:

2

 

换上毛线衣后,陆一心觉得舒服多了。好像又重新找回到了自己。

陆一心开始收拾桌子。

桌子上放着一封今天刚收到的信。是范家屯的父亲写来的。

 

匆忙提笔,但愿还能赶上你出国的日子。

收到你即将去日本的来信,惊愕之余,更感欣慰。然,有一事一直压在心头。今,必须向你挑明。

去年岁末,去北京。二人登长城之时,便想想你言明。赴京前,曾被吉林省公安厅叫去,说是中日两国达成的协议。要帮助日本人寻找战后残留在中国的日本孤儿。有线索者,即可赴日探亲。

我儿对日本双亲的住址、姓名一概没了记忆。虽对公安多次言明,然,心中仍有一种切肤之痛楚。人非草木,谁无父母?特意前往北京告知与你,没想到在长城见到你与日本人用流畅的日语对话。在我眼前,突然,你生生地成了不认识的异邦人。心乱如麻,话到嘴边,又给咽回去了。平时总是教育你们,为人要做到表里如一。此事做的,为父实在是有愧于心。还望我儿谅之。

你既已为中国人,又是预备党员。虽说是为国家大事前往日本。然,心里定有各种感受。不管怎么说,日本也是你的祖国。希望你能借此机会,好好地看看自己的母国——生育了你的家乡。

望我儿好自为之,凯旋而归。

 

陆一心打开信,又重读了一遍。字里行间,陆一心感到了父亲陆德志对自己的一片炽热之情。

 “睡吧。时候不早了。”

月梅已经将行李全都拾掇好了。陆一心将父亲的来信装回信封。锁进了抽屉。

收拾好桌子,锁好箱子。上床后,怎么也睡不着。当月梅轻手轻脚上床时,陆一心仍睁着眼睛。

黑暗里,闹钟滴哒滴哒的走动声,今晚特别显得吵人。

“喝点儿葡萄酒,怎么样?”

反正睡不着,陆一心提议道。

月梅今晚也没瞌睡。起床拿来了葡萄酒和酒杯。

“真香啊!”

酒香醉人。

“去年去河北省巡回医疗时,遇到一个胆结石病人。那人运气不坏,病给医好了。前几天这人上京,特意送了瓶葡萄酒到医院来,表示感谢。”

月梅解释道。自从升任护士长后,不用再去边远地区巡诊了。不过,还得常去邻县给贫下中农送医送药。

陆一心悠闲在地品尝着醇香的葡萄酒。

“人的命运,有时还真难以捉摸。当年被送劳改,做梦也想不到我这一生还会有去外国的机会。”

 “什么命运呀?这全是您自个儿自强不息奋斗的结果。”

月梅口里含着葡萄酒,静静地言道。

 “不,月梅,是你把我从囚徒的生活中解救出来的……

“不对,多亏爹他老人家。”

月梅宽厚温柔的性格,从打劳改所第一次见到她,至今仍无丝毫改变。

陆一心一口喝干了杯里的酒,眼前恍惚又浮现出了在荒凉的内蒙古的草原上,生长在贫瘠的土地上的一颗小树,熬过了严寒的冬天,春天又将芳香传送到百里之遥的草原上,慰藉着穷乡鄙壤的乡亲。

陆一心追着羊屁股。每当从百里香附近经过时,总要自觉不自觉地回想起月梅的面影来。

陆一心将月梅紧紧地拥入怀里,平时总是听任他摆布的月梅,今日一反常态,竟然主动出击,挑逗陆一心。

对陆一心突然出访日本,或许月梅也象父亲一样,带着几分不安和担心吧。

陆一心尽其所能,爱抚着月梅。俩人的身体合二为一,雨水交融。

 


  
上一章:日本 1
下一章:日本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日本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