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五章
发表时间:2015-08-18 点击数:916次 字数:

第五章

 

赵新一行离开办公室不久,朱爱萍从后面追上来:“赵小新,你去哪儿?你给我回来。”赵新召之即来。

“现在何晶需要安慰。我多陪陪她。”赵新说道。

“刚才是林娜好,现在又想何晶。你心里倒地有没有我呀。”

“你俩可是闺蜜呀,她现在有麻烦,你不应该关心一下?”

“说的也是。”

赵新与朱爱萍赶上林娜与何晶。一起到咖啡厅。聊起了何晶的事情。朱爱萍说:“现在我们求魏主任帮忙,让她在领导面前说情。让何晶继续留下进修。”

赵新说:“不用咱们说,魏主任肯定会替何晶说话的。”

“何晶,你不用担心。我们努力,尽量让你能留下。如果实在留不下,就去省二院。到时候我们还是同事。”朱爱萍拉着何晶的手说。

林娜接住说:“刚才郑叔叔的话,你一定要牢记。不要再学墨子,不要再舍己为人了。要效法孔子,多为自己着想。”

“我记住了。”何晶说。

朱爱萍风趣的说:“刚才,郑叔叔的意思是,让何晶多向我朱爱萍学习。” 
“学你?”赵新疑惑的问。
“是呀,学我。”朱爱萍故意清了清嗓子,阴阳怪气的说:“人要自私一些。要谨记圣人的教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孔子是让人多爱自己,多爱亲人。”赵新说道:“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难听!”

“赵医生,这次朱医生说的很对。儒家的核心价值观,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孔子他老人家洞察人性,没那么高尚,也没那么虚伪。你听说‘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吗?”

“你怎么也和朱爱萍穿一条裤子?”赵新先看了林娜一眼,然后又瞥了一下朱爱萍。

“刚才郑院长说的话,你这么快就忘了?我这是就事论事。”

“孔子虽然洞察人性,注重私情。也明确反对损人利己,见利忘义。学朱爱萍,那就是让人学坏!”

“赵小新,你什么意思?你说我损人利己,见利忘义?”朱爱萍质问道:“你说我到底有多坏!”

说着,朱爱萍就上去拧赵新的耳朵。

“朱爱萍,别闹了。让我清净一下。”此刻,何晶也有些不耐烦。

见此情景,林娜心里偷着乐:我怎么会和朱爱萍穿一条裤子,我是在给她挖坑。

 

林娜原本很想让何晶去伊利莎娜,林娜也深知,曲院长离开附属医院,其实是要离开何晶这位私生女。也就没再邀请。林娜回想起当初邀请何晶:“伊利莎娜的大门永远向你打开。”也感叹世事难料。

“船到桥头自然直,放心吧。”赵新也安慰的说。

“赵新说的很对,当初我进修到期,留院申请没被批准。县医院又不要我。后来我去了省二院,现在不是挺好吗?”

“何晶,你一定要想开点,不要给自己增添压力。”

何晶表示,她会坦然面对的,不用大家操心。

 

医院召开会议,讨论何晶的事情。除了各个院长及主任外,还有何晶和林娜参加。由于十一床患者原本是林娜的病人,领导要求林娜第一个发言。

林娜先详细介绍了患者的病情,然后说:

“患者和家属都要求保住子宫,还不在同意书上签字。我晓以利害,希望他们能够权衡利弊。首先要保的是生命,其次才是子宫。但我苦口婆心,还是无济于事。根据医院规定,没有病人家属签字的手术,我必须拒绝。”

林娜说完,看了一眼魏丽丽。

魏主任接着说:“后来患者要求我主刀手术,由于家属不肯签字,我也拒绝手术。”

然后是何晶发言,何晶详细把手术过程说了一遍。最后大家开始讨论。

众人熙熙嚷嚷半天后,会场逐渐平静下来。

李院长首先发表自己的观点:“很显然,何晶医生违反了医院规定,在家属不肯签字的情况下,依然坚持给患者作手术。最后手术失败,病人死亡。患者大闹医院。致使她本人和医院的声誉受损。但何医生是抱着治病救人的目的,若被终止进修,那世间就没有公理可言了。”

王院长又发言:“明知手术很可能失败,在没有签字的情况下依然手术。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是舍己为人。在座的诸位,谁能做到?”没人应答

“放眼全院,只有何晶医生会在没有签字的情况下,坚持手术。她的高风亮节,令人敬仰。”

王院长话锋一转:“但是,何晶违反医院规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首先,第一产科的魏主任负有领导责任,魏主任,何医生要手术,你为什么不制止?”

魏丽丽无法应答。

“我建议,对魏主任进行处罚。其次,再对何晶作处罚。”

听到王院长之言,贾主任挺身而出,仗义执言:“是何晶一个人的错,为什么要牵连魏主任。患者的病情九死一生,还没有家属签字,她就去手术,这不是赌徒吗?她非要往火坑里跳,魏主任拦都拦不住。”

在一旁的魏丽丽跺了一下贾天舒的脚。贾主任疼得哇哇直叫。

“我确实有责任。作为科室领导,科室的医护人员违规手术,我有义务制止。我愿意接受处罚。”

李院长也说:“王院长的话,很有道理。我们对何晶的高风亮节深表敬仰,但对违反医院规定的行为,一定要处罚。我建议,扣除何晶在进修期内的奖金。何医生,你的进修期还有多久?”

“还有三个月。”

“那就取消何医生今后三个月的奖金。至于魏主任嘛,我建议扣除一个月的奖金。”

贾主任又跳起来说:“凭什么扣魏主任的奖金?领导责任,你们两位院长难道不是领导吗?你们为什么不扣奖金?”

“对,我们也有领导责任,但我们对患者具体的情况不了解,我们不像魏主任,就在现场。我们有间接次要责任,我们几个院长,每人扣除半个月奖金。”王院长的决定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他接着问:“大家还有什么异议。”

半天没有人吱声,贾主任起身说:“我赞同!此外,还有何晶医生,她一个人,影响了医院声誉,还连累了主任和院长们,我建议终止她的进修资格。”

魏丽丽愤而起身:“胡说八道。如果要开除何晶,就把我一起开除吧。再把院长降职,让你来作院长,好不好?!贾天舒!”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贾天舒悄悄说道。

众医生们窃窃私语。

“安静,安静。”王院长说:“现在举手表决吧:谁支持贾主任的建议,请举手。”只有贾主任一人举手,贾天舒看看没有人赞同,又把手放了下来。

停了一会儿,王院长又说:“谁支持我的建议,请举手。”王院长第一个举手,然后是李副院长,各科室主任。以及魏丽丽都举了手。尤盛美最后一个举手。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就这样决定了。最后,请何晶医生作检讨。

何晶拿起检讨书,念道: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事……我保证,今后若没有病人或家属的同意和签字,就拒绝手术,严格遵守医院规定……

 

会后,林娜与赵新邀请魏主任和何晶,给她们压压惊。不管怎么说,何晶总算能留在医院继续进修。林娜问魏主任:“这件事儿,会不会影响到何晶进修结束后的留院申请?”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不吧。”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何医生能够留院。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她。”赵新说。

林娜白了赵新一眼,心里说:“我们可以喜欢何晶,但你不能,你只能喜欢我。”

“我不但自己受罚,还连累了主任和院长,我真是害了大家呀。”何晶惭愧的说。

林娜拉住何晶的手说:“虽然被罚了奖金,但毕竟留了下来。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要拿得起,放得下。来,我的晶晶,笑一个。”

“对对对,事情都过去了,笑一个。”

何晶为难了半天,很艰难的笑了一下。

 

在曲晋明家,尤盛美与丈夫谈及何晶之事。尤盛美违心的说:“我也想替她说几句话,我们关系微妙,也不便多言。”老曲表示理解,最后还是为女儿感到庆幸,她总算保住了医师资格,还能继续进修。

伊利莎娜几个主要科室中,最核心的产科由曲景明挑大梁,年轻医生迅速成长,产科成为最有前景的科室;妇科则由老板苏虹亲自领衔,实力也不弱;但新生儿科由于没有带头人,使该科室成为本院的软肋。苏虹终于物色到了一个合适人选:三江妇女儿童医院一位三十六岁的女医生陈晓琳,虽然陈医生医术精湛,但由于医院论资排辈严重。拥有副主任职称的陈医生一直没有任何晋升的机会。苏虹和老曲邀请陈医生,最终以10万元安家费,三倍工资和2%的股份,成功把陈医生挖到了伊利莎娜。

为了表示医院对其重视,伊利莎娜医院设宴会为陈医生接风。苏虹志得意满,意气风发。她似乎看到,在不久的将来,伊利莎娜成为全省第一的民营妇产医院。在宴会上,林娜告诉妈妈,现在虽然伊利莎娜几大科室没有短板,齐头并进,但是还缺优秀的麻醉师。

苏虹看着女儿说:“你说的是那个赵新吧。他会来吗?”

“我说过了,他要考虑考虑。听说他马上就要晋升为副主任了。如果在附属医院一帆风顺,估计就不会来了。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林娜说。

“挖人才需要两条:一是优秀,专业技能强;二是在本院不得志。或者被打压,或者有难言之隐。赵新在附属医院春风得意,不太可能到我们医院。干脆我再物色别的麻醉师吧!”

“不行,我的好妈妈,我只看中赵新了。慢慢来嘛,你不要着急。”

“妇科、产科、儿科和麻醉科。我们必须有优秀的医生。我们不能天天外聘,这不是常法。”

“妈,你再给我三个月时间,我一定要把赵新挖过来。如果他到时候不来,你再物色麻醉师,好吗?”

“好,再给你三个月。”

林娜楼着妈妈撒娇的说:“我知道妈妈最疼我。”

 

在省二院妇产科,朱爱萍在门诊坐诊。有一位患者,胎儿三十八周+4。朱爱萍对其作了检查,怀疑是胎儿先天性膈疝。入住第六十七床

在妇产科办公室,朱医生向杨主任汇报六十七床的检查结果:“六十七床羊水过多,羊水检测可发现卵磷脂和神经鞘磷脂低于正常。做超声显像可见胎儿胸腔内有腹腔脏器。羊膜腔穿刺造影见造影剂于胎儿胸腔内,初步胎内诊断是先天性膈疝

有实行医生问道:“杨主任,什么是先天性膈疝?”

杨文君说:“先天性膈疝就是膈肌的发育缺陷导致腹腔内进入胸腔导致肺发育不良和持续性肺动脉高压的一种疾病,膈疝的发病率有万分之三。患有膈疝的新生儿的死亡率和致残率非常高。

耿主任补充道:“有先天性膈疝的新生儿,成果率不到50%。即使侥幸存活,也有很大概率残疾。杨主任,让患者转院吧。”

“可以建议六十七床转到上海。”

朱爱萍忽然想起当时附属医院的产时手术,就说:“杨主任,胎儿先天膈疝,可以作子宫外产时插管手术,可以大幅度降低胎儿死亡和致残率。附属医院已经有成功的先例。”

杨主任这才想起了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去年的那起子宫外产时手术。

耿主任也应道:“对,可以让患者转到附属医院第一产科。”

朱医生又说:“产时手术的关键是麻醉。全省只有一个麻醉师,会做脐带的插管,就是附属医院麻醉科的赵新。我们二院和附属医院有合作关系,邀请赵新来作主麻醉师。我院就能作首例产时手术了。”

朱爱萍的建议,得到两位主任的支持。

杨主任和朱医生征求家属的意见,家属愿意作产时手术。杨主任向领导汇报,希望附属医院让赵新来协助。

林娜听说赵新要去省二院作产时手术,就告诉妈妈,希望她能和妈妈一起去二院观摩。

赵新来到省二院产科,先向杨主任介绍了产时手术。赵新、杨主任与朱医生一起见患者,讲述产时手术及其风险:“针对胎儿的先天性膈疝,在脐带剪除之前,先作一个气管的插管。再剪断脐带之后,使胎儿依靠脐带呼吸,从而避免膈疝导致的窒息。”

“有风险吗?”孕妇的丈夫问。。”

赵新说:“任何一台手术,都有风险。我们会力争把风险降到最低。”

家属又问:“你们作过吗?”

杨主任说:“产时手术最关键的,是麻醉环节。其他环节我们都轻车熟路。这位就是赵新麻醉师,他是全省最优秀的麻醉师。他在附属医院,有成功的先例。”

家属说:“好,我签字。”

然后是术前专家会诊。张院长先发言,称省二院的一切科室,全部听从赵新安排。本次手术唯一的原则,就是把风险降低到最低。争取本院首例产时手术能够成功。

赵新说:“手术最大的风险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麻醉方面;一个是产科方面。麻醉方面,主要是麻醉深度的控制,因为是全麻,而且剂量比平时要大。胎儿也要作手术,他是通过脐带,从母亲那里得到麻醉。如果麻醉过度,会导致子痫、以及产后大出血。如果麻醉不够的话,胎儿会感到疼痛,挣扎起来,手术将无法进行。产科方面,主要是防止胎盘早剥。本来胎盘剥落是分娩中的正常现象。可产时手术是胎儿娩出一半作的,这个时候,胎儿还需从母体中得到血氧。所以,在手术完成之前,要防止胎盘过早的剥落。”

赵新又说:“如果把风险降低到最低,关键就是控制好麻醉和产科这两方面的风险。麻醉方面,我有把握。在产科方面,杨主任和耿主任是否有把握?”

张院长也问道:“杨主任,你们产科有没有把握?”

杨主任心里没底,但又不好意思说:“如果手术顺利,我有把握。”

张院长问:“如果出现意外呢?”杨主任无法回答。

赵新见此情形,赶紧解围:“杨主任,张院长,对于产科方面,我有一个建议,可以说吗?”

“说吧,不但产科,整个二院全部服从你的安排。只要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我建议邀请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肖程主任来作产科的主刀,让贵院的朱爱萍医生作助手。朱医生与肖主任曾经合作过十几台手术。彼此了解,配合默契。只有这样,才能把产科风险降到最低。”

“好,我马上联系附属医院,请肖主任来。”张院长说。

第二次会议,肖主任也到场。肖程说:可以让朱医生主刀,自己作助手。朱医生还是没把握,希望肖主任作主刀。肖程说:“我作助手,也可以给你指导,你放心吧。”

肖主任又与朱医生一起研究如何避免手术过程中出现胎盘早剥、大出血等意外情况的措施。并制定了手术出现紧急突发情况的各种预案。还是那句话,只有作最坏的打算,才能争取的最好的结果。

最终本次手术麻醉师是赵新,助手是二院麻醉科主任;产科主刀医生是朱爱萍,助手是肖程。

本次手术,参加观摩的有省二院领导,各科室的几位主任,以及众多医生。还有附属医院的领导和主动申请观摩的苏虹。

在观摩室,附属医院麻醉科徐主任对张院长说:“这个产时手术,附属医院也只作过一例。手术的关键是麻醉环节。当时就是赵新担任主麻醉师。这次手术,算是贵院首例,全省第二例。”张院长点点头。

林娜低声告诉妈妈:“妈,听到了吗?赵新是不是很优秀呀?”

“恩。”苏红点点头。

张院长问徐主任赵新的职务,徐主任说:“医院已经决定,晋升赵新为麻醉科副主任。他将是我们医院最年轻的副主任。”

张院长说:“好,好。年轻人,前途无量呀。”

林娜又悄悄对妈妈说:“听到了吗?赵新马上晋升副主任了。”妈妈又点点头。

林娜又指着手术室,对妈妈耳语道:“那个产科主刀医生,就是朱爱萍,是赵新的女朋友。”

手术开始,赵新、朱爱萍、肖程轻车熟路,轻松完成。观摩室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当晚,省二院又举办了首例子宫外产时手术的庆功会。赵新与朱爱萍都被邀请参加。在会上,张院长问道:“听说赵新与朱爱萍还是一对恋人?”

朱爱萍有几分羞涩。

张院长又说:“附属医院的赵医生,与我们二院的朱医生,可以说是珠联璧合呀。”

“作主刀我也没把握,我全靠肖主任在一旁指导。”朱医生谦虚的说:“有肖主任在,我心里就踏实了。”

“朱医生,你不要过谦了。还有郑院长,你把朱医生介绍到我们医院,可给我院带来了一个宝呀!”

见朱医生在二院工作顺利,郑伟也很欣慰。

赵新和朱爱萍这对恋人,成为宴会的焦点。

 

在省二院产科,吴医生问耿主任:“耿主任,你怎么没参加庆功宴呢?”

“我又没主刀。”

“杨主任也不是主刀,也去了呀?”

“杨主任是二助呀,她还代表了我们产科,必须去的。”

吴医生不折不挠:“你和杨主任是我们产科的两位领导,这台手术,却让朱医生抢尽风头,她才刚来几天呀?”

“话不能这样说,这个患者本来就是朱医生的病人。当时我和杨主任都认为要转院。还是朱医生提出不用转院,邀请赵新来我院协助。如果不是朱医生,就没有我院的首例子宫外产时手术。”

“人家赵新可不是协助呀,而是顶梁柱。整个二院都听他的。干脆让他来二院当院长算了。”吴医生不服气的离开了。

“哎!”对于小肚鸡肠的吴医生,耿主任也无可奈何,直摇头。

第二天,吴医生在办公室,问杨文君:“杨主任,昨天那个产时手术,你完全可以胜任产科主刀,为什么要让给别人呀?”

“因为手术没有出现意外,你才觉得我可以胜任。如果出现意外,怎么办?在手术前,我听了肖主任与朱医生一起制定的手术预案。让我彻底知道了我们产科与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差距呀!”

“没那么严重吧!”吴医生说。

“普通的手术,我们和附属医院差距不大。但到了关键的大手术,才知道,我们真的是学生。如果肖主任或者魏主任能来省二院就好了。我甘愿让出科室主任的职务,作他们的副手。”

吴医生抬高了嗓门道:“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主任,贬低自己,抬高别人。去年六床大出血,那么凶险。你不但把人救活了,子宫也保住了。家属都给你跪下了,说你活菩萨。你却把自己说的一文不值。”

杨主任没想到,吴医生情绪怎么会那么激动,发这么大火。

耿主任说:“吴医生,你冷静一下。我们不是贬低自己。”

“怎么没有贬低,把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当神仙供起来。”吴医生说完,白了一眼朱爱萍。

耿主任严肃的说:“我们二院全省排名第三。但我们妇产科却排名第八。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排名第一。你说差距大吗?”

杨主任不乐意地说:“吴医生,你是一大一小,一高一低。”

“我听不明白。”

“脾气大,心眼小;嗓门高,医术低。”杨文君从未如此狠的批评属下。

吴医生被杨主任批的面红耳赤,泪水在眼里打转,说:“我去躺洗手间。”就跑着离开了办公室。

沈医生说:“我去劝劝吴医生。”沈医生追了出去。

朱爱萍低声说:“杨主任、耿主任,吴医生针对的是我。我来咱们医院后,抢了她很多抬手术。”

“不是你抢她的手术,是那几台手术风险太大,她拿不下来。我总不能不管患者安危,只顾她的面子吧。”

“杨主任,吴医生刚才顶撞你,其实是指桑骂槐。主要针对我的。多谢你给我做主。”

“没事儿。该想的不要想,专心作你的手术。”

“恩。”

 

在杨主任办公室,耿丽萍对杨文君说:“你刚才骂吴医生,一点情面也不给她。”

“我再不骂她,她就反天了。”

“你给她贴了‘心眼小、医术低’的标签。今后,所有医护人员都会小看她的。还让她怎么在妇产科立足。她虽然顶撞你,却说你医术高,患者家属称你是活菩萨。你琢磨琢磨。你是不是有点……”

“确实,吴医生表面是顶撞我,其实她针对的是朱医生。”杨文君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当时骂她时,没考虑对她的影响。”

“吴医生处处与朱医生过不去。你也该骂骂她了。”耿丽萍停了一下,说:“不过,骂人也是一门艺术。”

“好,我以后会注意的。”杨文君又说:“以后吴医生有拿不下来的手术,不要让朱爱萍主刀。我们两个上。”

“对,这样对朱医生会好一些。”

 “明年我们妇产科要扩建。如果朱医生不来,吴医生很可能会晋升副主任。对她来说,朱医生是个威胁。”杨文君说:“我应该换位思考一下,多疏导和沟通。”

耿丽萍又说:“今天她正在气头上,到明天晚上,我们两个一起请吴医生吃顿饭,再叫上沈医生。”

“好吧。”

 

附属医院正式任命赵新为麻醉科副主任,麻醉科的同事叫“赵主任”时,被赵新制止:“李医生,你比我年长,还是我小赵吧。张医生,咱俩是一起被分配到麻醉科的。还叫我赵医生吧。”

最后是麻醉科和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都依旧称呼赵新为“赵医生”。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则称呼“赵主任。”

在麻醉科徐主任办公室,徐主任和林副主任约谈赵新。徐主任说:“赵新呀,现在病房和办公室太紧张了。你的办公室,暂时还没有着落。你能委屈一下吗?”

“徐主任,没关系,我负责第一产科的麻醉。我的办公室,就是第一产科的麻醉师休息室。”

林副主任笑着说:“赵主任识大体。”

徐主任又说:“明年,新外科楼就建成,到时候,病房和办公室就不紧张了。”

林副主任又说:“明年徐主任就退休了,赵新就扶正了,直接搬到徐主任办公室就可以了。”

赵新问道:“明年徐主任退休,林主任应该扶正吧!”

“你马上就获得正高级职称了。到明年,你学历、职称、技术都在我之上,我应该主动让贤,作好你的副手。”林副主任谦虚的说。

“林主任,你过奖了。”

“赵主任,那暂时就委屈你了。”

“没关系,我在第一产科习惯了。”

 

麻醉科和第一产科的同事都让赵新请客。当晚,赵新在某酒店宴请同事们。当然,还有朱爱萍。

赵新发言之后,是同事们的祝辞。朱医生在赵新身边志得意满。而林娜坐在何晶身旁,一言不发。何晶见此情形,低声问:“怎么了,林大小姐?”

“没什么。”其实林娜心思有三:一是看到赵新与朱医生如此恩爱,心中有些酸楚;二是觉得赵新晋升为副主任后,就更不会去伊利莎娜了;三是觉得赵新优秀。在人才济济的附属医院,不靠关系,全凭自己的实力,成为为最年轻的副主任。

 

在省二院产科办公室,杨主任过休。耿主任对大家说:“昨天晚上,我和杨主任请吴医生吃了顿饭。”耿主任看了一眼吴医生。

“杨主任说:‘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缺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耿主任补充道:“当然,每个人也都有优点。吴医生就有很多优点:对患者有耐心,细心。”

“对,杨主任说的不错。”“是呀。”

闻得此言,吴医生挽回了些许面子,心中舒坦许多。

 

郑伟约魏丽丽一起吃饭,魏主任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在附属医院,魏主任与周护士长在餐厅吃午饭。魏丽丽与周护士闲谈:“贾天舒太花心,郑伟太有心计。嗨!我该咋办?”

周护士长说:“每个人都有缺点,人无完人。”

“我是否该该接受郑伟?”魏丽丽问道。

周护士长思索了一下,说:“如果我是你,我会接受他。”

 

魏丽丽又约朱爱萍一起吃饭。魏丽丽先问她在省二院作产时手术的情况。之后魏丽丽又问郑伟的情况。

朱爱萍说:“郑院长工作很顺利,但个人感情很匮乏。他心里只有你。”

“明天晚上他约我吃饭,我该去吗?”

“魏主任,你相信我的眼光吗?”

“当然相信,你的男朋友赵新那么优秀,就说明你很有眼光。”

“我帮自己找了个好男朋友赵新,再帮你看中一个好男人郑院长。相信我,他是你一生可以依靠的人。”

魏丽丽说:“但愿吧!”

 

第二天晚上,魏丽丽准时赴约,她与郑伟二人,只谈工作,谈朱爱萍,谈何晶。就是不谈个人感情。

翌日,魏丽丽再次约朱爱萍。谈男人,论郑伟。经过几番细思量,魏丽丽也觉得人无完人。郑伟虽然有缺点,但他确实是自己可以依靠一生的男人。她准备接受郑伟。

朱爱萍第二天在二院餐厅吃午饭时,轻声对郑伟说:“郑叔叔,魏主任已经打算接受你了。这个星期六,你可以约她看电影。”

郑伟心中欣喜若狂,但表面很镇定:“恩,我知道了,星期六。”

星期六晚上,电影结束后,郑伟拉着魏丽丽的手走出电影院。两人终于再次牵手。

 

手术失败的风波深深的影响了何晶。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何晶还没作过一台手术。这天,魏主任让她主刀某床的手术,何晶脑海中不断浮现出手术失败,孕妇死亡的画面。

林娜见何晶心神不宁,主动请缨:“魏主任,何晶的这台手术,让我来主刀吧。”

“好吧!”

手术之后,林娜、赵新敲开魏主任办公室。

“有啥事儿?”魏主任问。

赵新说何晶一直没有走出阴影。商量一下如何才能帮助她。魏主任思索了半天,说:“希望我的老师曲院长能帮助她。”

当天晚上,魏主任、林娜、赵新、肖程、何晶一起与曲晋明一起吃饭。老曲说:“何晶呀,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直走不出阴影,一直不敢上台手术。”

何晶默然。

老曲又说:“我们是重症产科医生,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难免有几例患者死亡。一次死亡,就把你击垮了!你当初就不应该选择作医生!”

“救死扶伤是我毕生的志愿。我爱这一行。”

“你知道急诊科医生吗?他们天天都遇到死亡。如果他们都像你一样,急诊科的天早就塌了。我的一个校友,他是某医院急诊科主任,他曾经说过:‘一个医生的成功,不在于你救活了多少病患。而是面对死亡时,不会被打垮。’”

“对,一个合格的医生,面对死亡时,不能被打垮。”何晶应道。

“你不会被打垮,你一定行的!”林娜、赵新、肖程都鼓励何晶。

“能不能走出阴影,最终还要靠你自己。”老曲说。

 

第二天某床的手术,魏丽丽让何晶主刀,肖程作助手。何晶还有些犹豫,肖主任说:“你还记得老师的话吗?。”

“恩。”何晶点点头。

“你相信肖主任吗?”魏主任又问。

“相信。”

三人击掌,互相鼓励。何晶再次走向手术台。魏主任在观摩室坐镇。手术十分顺利,何晶终于战胜了死亡,找回了自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