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四章
发表时间:2015-08-16 点击数:1004次 字数:

第四章

 

第一产科收治了一位孕妇婷婷,被分到三十八床,由林娜负责。孕龄十六周。经过检查,诊断为妊娠合并肺动脉高压。【三十八床婷婷这一病例,可以考虑删除。当然,也可以保留。】

如果继续怀孕、分娩,会危及孕妇生命。林娜建议终止妊娠。

但孕妇及其丈夫都舍不得拿掉孩子。林娜耐心的劝导二人:“妊娠合并肺动脉高压的死亡率高达30-50%

二人依然固执己见。孕妇丈夫最后找到魏主任,希望魏主任能帮他们保住孩子。

魏主任说:“林医生的建议是对的。必须立即终止妊娠,才能保证大人的安全。”

林娜又问:“你们究竟是要保大人,还是要保孩子?”

丈夫说:“两个都要保。”

林娜又说:“如果保大人,大人就会安全。如果保孩子,大的小的都保不住。”

二人只得同意,做手术终止妊娠。

孕妇丈夫通过电话告诉了父母,说第二天要做手术,拿掉孩子。父母连夜赶到附属医院。第二天一早,就跑到第一产科医生办公室。阻止医生做终止妊娠的手术。

林娜说:“你的儿媳妇,身体条件不允许继续怀孕。否则就有生命危险。”

孕妇的婆婆说:“有危险,不是有你们医院和医生吗?你们可以抢救吗?”

“那你就愿意让儿媳妇在鬼门关走一回吗?”

“为了我的大孙子,走一回就走一回。”

“走一回,大人小孩都保不住。”

“你是怎么说话的?”

“我说的是实话。”

这位婆婆显摆起来:“我们家,在我们村是首富,有两辆宝马。我们什么都不缺,就缺大孙子。”又说:“孩子,你必须听我的,一定要保住我的大孙子。”

孕妇的丈夫一时没了主意。

三人离开第一产科办公室。孕妇公公神秘兮兮的说:“你们两个,都不知道林医生是啥意思?”

“啥意思?”

“林医生的意思,就是给了红包,就能保住咱家的大孙子。不给红包,只保媳妇,不保孙子。”

母子俩恍然大悟。

孕妇的婆婆趁魏主任和林娜上厕所的时候,分别给她们塞大红包。魏主任和林娜都不接受。她说:“你先打开看看,保证让你满意。只要你能保住我的孙子就行。”魏主任说:“我们是医生,职责是救死扶伤。我们不是神仙,更不能受贿。”

僵持了一天,还没有结果,公公婆婆还是坚持要保住孩子。最后决定转院。魏主任电话通知了三十八床的母亲。

魏丽丽问道:“我们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是全省最好的重症产科。你能转到哪里?”

“我们转到上海,反正也不远。”

“即使你们转到美国,照样不行。在发达国家,妊娠合并肺动脉高压同样是禁止妊娠的。

“魏主任,别跟她们啰嗦了。要转院就转吧。”林娜不耐烦的说。

魏丽丽也拦不住。婆婆和丈夫开始给婷婷办理转院手续。

这时,孕妇的母亲和哥哥来了。魏主任和林娜向她们介绍了婷婷的情况。在得知婆婆置儿媳的生命于不顾,坚持让孕妇继续妊娠。孕妇哥哥走到婆婆身边,质问道:“婷婷继续怀孕,就有生命危险。你不让终止妊娠。你知道意味着啥吗?”

“不知道?”婆婆装糊涂。

“这意味着,你要杀婷婷。”话音刚落,婷婷哥哥一个耳光重重打在婆婆脸上。婆婆被打倒在地,半天起不来。这时,婷婷的公公和丈夫前欲找他算账:“强子,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知道,有一个畜生要杀婷婷,我再揍这个混蛋,保护我妹妹。这叫正当防卫。”强子一脚把妹夫踹翻在地:“你这个混蛋,当初答应我,要好好待婷婷的。现在有人要杀她。你居然无动于衷。”

“咱们出院后,就离婚。”婷婷的妈妈也力挺儿子和女儿:“这种亲家,不要也罢。”

这时,丈夫忍着疼痛,把妈妈扶起,说:“妈,你也是的。婷婷的生命是最重要的。打掉了这个孩子,等她以后身体养好了,咱们再要一个。”

“以后没机会了。”婷婷哥说:“今天就手术,出院后就离婚。”

“今天手术已经耽搁了,明天才能排上。”魏主任说。

强子继续说:“早就跟你说了,结婚必须门当户对,你偏偏不听。”

“哥,我以后都听你的。”婷婷哭成了泪人。

“下次我帮你找一个,保证跟咱家门当户对。”

婷婷的母亲和哥哥问林娜:“婷婷以后还能怀孕吗?”

林娜说:“要对三十八床做终止妊娠手术,之后还要做心脏病的治疗。等养好了身体,是可以怀孕的。不过有风险。”

“那我请几天假,照顾婷婷。”

婷婷母亲对婆婆说:“你们三个,赶紧走。”

“你们快滚,再不滚,我还揍你!”

丈夫不想走,婆婆对他训斥道:“她身体有毛病,打掉这个孩子,以后再怀孕就难了。这个媳妇咱不要了。再找一个健康的。”

婆婆连拉带拽,把儿子带出了医院。

“妊娠合并肺动脉高压的引产手术风险不小。”魏丽丽思索了一下,对林娜说:“我来作你助手吧。”

“魏主任,您来作我的助手?”林娜原以为魏主任会主刀,自己作助手。

“对!”魏主任点点头。

“好呀!”魏主任亲自给自己的助手,林娜很满意。

第二天,魏丽丽和林娜对三十八床作了引产手术。手术很成功。

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在办公室议论:这个三十八床,如果她哥哥不来的话,她的命很可能就保不住了。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黑心的婆婆。

“都不怕有报应。”

……

三十八床出院之前,林娜对家属说:“出院之后,回家调养一段时间。然后再来附属医院治心脏病。”

“到时候去心内科?还是心外科?”

林娜琢磨了一下:“到时候你们先去心内科,如果需要,心内的医生会推荐你们去心外的。”

“好好,谢谢林医生,谢谢魏主任。”

 

张院长问郑伟何时来二院,郑伟表示,大概一两个月后。他的几个徒弟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由于刚开始挑大梁,自己还不太放心。重大疑难手术都是徒弟主刀,郑伟作助手。郑伟希望自己的徒弟,个个像自己一样优秀,成为省内顶尖的外科医生。也算是对附属医院最后的回报。郑伟还有个想法,就是自己退休后,无论是附属医院,还是省二院,所有最顶尖的外科医生,全是自己的弟子。这与做大院长相比,则是另外一种成就。

 

附属医院妇科主任尤盛美的靶向给药案例,在申报卫生部后,被批准为教学案例,在全国推广,一时间,尤主任成为医学界的明星,今天到这家医院指导工作,明天莅临那家医院。

医院领导层召开会议,研究是否晋升尤主任为副院长。有人发言:现在挖人墙角的医院特别多,我院很多科室的带头人都蠢蠢欲动。晋升副院长之后,就能让尤盛美安心工作。

当初钱太太事件传的纷纷扬扬。尤主任为了赞助费,作出无原则的让步,有损医院名誉。这样的人,没有资格作副院长。

“每个人都有缺点,人无完人嘛。当时尤主任作出无原则的让步,答应患者家属的无礼要求。也是为了医疗研究经费,为了靶向给药。其行为虽然不妥,但其初衷是可以理解的。”

“人格有问题,是原则性问题,我反对尤主任晋升。”

最后王院长说:“尤主任晋升的事情,那暂时就搁置吧。以后有时间,再讨论。”

众位领导赞同王院长的提议,他们与王院长一样,打心眼里欣赏尤主任的医术,但不欣赏他的为人,太不讲原则,太没有荣誉感。即使同意她晋升的几位领导,对她也有成见。

尤盛美和曲晋明夫妻二人皆春风得意。但却为女儿曲兰发愁:一是工作,二是婚姻。工作的事情,先暂时让曲兰到伊利莎娜。等到曲兰成长之后,再把她介绍到其他医院。老曲不想让女儿在苏虹和自己的庇护之下工作,而是希望女儿能够独立,自强。但婚姻的事情,没有一点眉目。

 

自从林娜接受灵魂导师何晶的教导之后,开始付诸行动:尝试者对患者多一份耐心,调整自己的心态,尊重他人。但依然保留自己的个性——冷冰冰,清高,不合群。能与她畅所欲言的年轻人中,只有曲兰与何晶。

在公寓,林娜对何晶说:“调整心态,尊重他人,很容易作到呀。”

何晶则表示,难在持之以恒。

林娜再次问何晶:“除了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之外,什么样的女性,最能吸引男人?”

何晶思索了一下说:“会装的女人,最能吸引男人。”

 “装腔作势,确实难受。”

“装的最高境界是,让人感觉不到你在装。”何晶接着说:“若从来不装的冷美人偶尔装一次,那保证让所有男人意乱情迷,神魂颠倒。但一定要把握好度。就像你上次在赵新面前哭鼻子,就很成功。”

林娜有些不好意思。

“咱俩在公寓里说的话,一定要保密秘密。”

“保守秘密!”两人再次击掌为誓。

 

在省二院产科,杨主任和耿主任讨论,是否让朱爱萍参与重症病房的手术。耿主任认为,朱爱萍已经作过数百例重症产妇手术,她完全可以胜任。为稳妥期间,杨主任让朱医生主刀,自己亲自作助手。手术十分成功。杨主任和耿主任对朱爱萍提出了表扬,并让朱爱萍除了负责普通病房外,还兼顾重症病房。

杨主任和耿主任在办公室讨论朱爱萍技术,二人一致认为,朱医生丝毫不比沈医生和吴医生差,甚至还强些。两人谈话被吴医生听到,吴医生告诉了沈医生:“她才来了几天,就想压我俩一头。以后咱俩一定要团结一致,不能让她得势。”

“朱医生什么时候得罪你了?”沈医生质问:“你可以羡慕别人。但不能恨别人。做人要有底限,何况我们是救死扶伤的医务工作者!”

与其他医护人员相比,沈医生与吴医生两人技术更好,是妇产科的骨干。但沈医生更加沉稳一些,更受主任器重。吴医生与沈医生私交甚笃,打心眼儿把沈医生当可以交心的大姐。但这次大姐没给自己做主,反而被劈头盖脸的教训了一顿,心中不愤:“沈姐,咱俩是多少年的交情,朱爱萍才来几天?你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吴医生扭脸就走。

下班前,医生护士们纷纷围到朱医生身边:“朱医生,杨主任作你的助手,太牛了吧!第一次主刀重症患者,请客!”

“没问题。”

吴医生对沈医生说,自己不去了。沈医生说:“有一点度量好不好?你必须去。否则被孤立的不是朱医生,而是你!”吴医生相信,在她与朱医生之间,沈医生肯定会先为自己着想,而非朱爱萍。毕竟自己与沈医生有多年的交情。

朱爱萍这次请客,带上了赵新。当晚饭局之后,这对恋人又好好的享受了一次爱情。

第二天下班后,回到二院公寓。几位室友问道:“朱医生,昨晚去哪里了?”

“肯定是和心上人‘春宵一刻’了。”

“你们不要胡说。”

“赵医生好帅呀。”

“对了,去年附属医院作的那例子宫外产时手术,赵医生好风光呀。”

“朱医生,你男朋友太优秀了。我们都好嫉妒呀。”

八卦完之后,几位室友问朱医生,以前在第一产科时,作过最牛的手术是哪台?

朱医生想了一下说:“那是一台外科与产科的联合手术,我主刀,肖主任作我助手。(《产科医生》【第31集的手术】)”

“我也听说过,那个肖主任,是海龟博士。”

“好牛呀,海龟大博士。第一产科主任亲自给你作助手。还是联合手术。朱医生,你好棒呀!”

“其实没什么,本来主刀的何医生,但她有其他事情,才临时让我主刀的。孕妇是妊娠合并升主动脉夹层瘤,风险很高。”

“手术顺利吗?”

“手术很顺利。但最后曲院长把我教训了一顿。”

“为什么教训你?”

“不提了,不提了!”

 

附属医院外科的重大手术,郑伟在观摩室观看。他的徒弟轻车熟路,手术成功。郑伟觉得,几个徒弟完全可以独当一面,自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反而觉得,自己如果继续在这里,反而会对他们的发展不利。

于是郑伟联系了张院长,并与二院签订了合同。向附属医院递交了辞呈,一个星期后,将离开工作了几十年的医院。

 

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十一床的患者是林娜的病人。患者有妊娠合并心脏病,主动脉夹层,前置胎盘,重度甲亢,重度子痫。林娜要病人家属签三份字,一个是手术同意书,一个是子宫切除同意书,一个是病危通知书。家属都不签字。林娜劝说家属:这台手术,风险极高,如果手术,九死一生。如果不手术,那必死无疑。家属则称,他们同意手术,但不能切除子宫,更不能死。

林娜则称:任何一台手术,即便是普通的剖宫产手术,都有风险。况且此患者病情更加危重,风险就更大,谁也无法保证绝对安全。

最终家属还是拒绝签字。林娜则拒绝手术。家属请魏主任手术,魏主任同样要求家属签字,家属不签字。魏主任又晓以利害。家属说:“林医生已经说过了,你不用再重复了!”

患者要求转院,何晶则说,患者病情危重,根本没有时间再转院。最后何晶主动请缨,愿意作这一台没有家属签字的手术。

在手术中,十一床的主动脉夹层破裂,最终患者死亡。

愤怒的家属大闹第一产科,扬言要起诉何晶。

迫于压力,何晶被停职。

医院最后与家属协商,家属同意不起诉,但要赔偿200万元。这个天文数字,何晶是无法承担的。而何晶作为进修医生,医院肯定不会替他承担。

何晶没有办法,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准备应诉。希望法律对这起医疗纠纷有一个公证的裁决。

患者家属咨询了法律和产科专家。得到的答复是完全胜诉的可能性不大,但可能会得到一定的赔偿。

此事被网络曝光后,媒体和网民起初纷纷指责何晶。后来事情捋清楚之后,又开始一边倒的骂患者家属:

“明明有生命危险,家属还不让切除子宫,分明是要治孕妇于死地。”

“应该是孕妇丈夫喜新厌旧,想让她媳妇死。然后再重新找个媳妇。”

“估计是孕妇的婆婆和她不和,想害死她。就是不让医生切除子宫,媳妇就可以死了。”

“应该是患者婆婆和丈夫故意不签字,把媳妇害死,然后找医院讹钱。”

有网友更称:“你们把婆婆和丈夫想的太坏了。婆婆和丈夫原本也不想把媳妇害死的。婆婆很清楚:媳妇要活命,就要摘除子宫。对她来说,有两点不利:一是要花一大笔钱;二是媳妇不会生育了,她就抱不上孙子了。如果再让儿子与媳妇离婚,在道歉上就被谴责——无情无义。怎么办?经过深思熟虑,冥思苦想,她和儿子终于想出一条妙计:就是不让医院摘除子宫,那媳妇就必死无疑。这样,就甩掉了这个不能生育的包袱,以后再找一个能生育的。她们家死了人,还能博得舆论的同情。这样就能讹医院一大笔钱了。这位网民还作了精辟总结——婆之死媳,非爱非憎。利使之然。”此评论被诸多网络点赞。

“那个何晶医生太伟大了,没有家属的签字。所有医院,所有医生都拒绝手术。而她依然给患者作手术。”

“何晶医生太伟大了,为了给患者一丝生的希望,自己背黑锅。”

网络媒体开始越来越对附属医院和何晶,开始了正面的报道。

三江电视台对此事专门制作了一个专题节目:

先简单介绍了医患纠纷的始末。然后主持人问何晶:“患者之前已经转过三次院了,医院建议都是要切除子宫。但家属拒绝签字。是不是?”

“是的。”

“到你们医院后,听说起初她不是你的病人。”

“对,患者起初不是我的病人。但家属不同意切除子宫,不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没有家属的签字,禁止作手术。这是所有医院的规定。”

“那你这样作,是违反医院规定?”

“恩。”

“你有没有想过后果?一旦手术失败,没有家属签字,你要承担责任的。”

“我知道有这样的后果。如果我给她作手术,患者会九死一生。如果我不给她作手术,患者就十死无生了。”

采访结束后,主持人感叹——何晶医生太伟大了,简直就是舍己为人的活雷锋。

电视台采访婆婆时,把网友的评论转述了一遍:“婆之死媳,非爱非憎。利使之然”。问婆婆和丈夫对评论的看法,丈夫痛哭流涕!婆婆愤愤的说:“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最后家属不得不作出重大妥协,只要30万赔偿,就不再起诉。

林娜、赵新、魏主任等人都劝说何晶接受患者的条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尽量保住自己的医师资格,以后还能从医。

何晶说自己根本没有30万,最后肖程给了何晶10万,林娜和赵新又分别借给了她10万,终于凑够了30万,得以免诉。

医院要求何晶写一个书面检查,提交检查之后,领导层再研究决定最后的处罚结果。

下班前,林娜拉着赵新一起去公寓,去看何晶。

林娜与赵新走进公寓,六神无主的何晶坐在沙发上。

何晶说:“我已经给妈妈打电话了,她正在凑钱。一个月之内肯定能还给你们。”

赵新有点着急,说道:“我来这里,不是向你要钱的。”

林娜接着说:“何晶,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何晶不吱声。

林娜说:“一、她本来是我的病人,家属拒绝签字的手术。按照医院的规定,我不能作手术。但你却主动请缨。你这是对我的道德绑架,陷我于不义。”

“二、医院有明文规定,不能作没有家属签字的手术。这不但是对医生的保护,也是对医院的保护。而你却违反医院的规定。”

“三、最后的结果是,医院不但名誉受损。你自己也被停职,还赔人家30万。还有可能被吊销医师资格。害了医院,同时也害了自己。”

“那你说,我当时该咋办?”何晶反问。

“让他们转院,这是家属自己的要求。”

“但患者已经转过好几个医院了,到我们这里,病情已经十分危重了。再转到其他医院,他们还是不签字,还是没有医生给她作手术的。我们的职责是救死扶伤,我不能眼看着她失去生命吧。”

赵新接道:“是呀,何晶说的也有几分的道理呀。”

“赵医生,即使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但我们也是人,也要生存,也有家庭,也要生活。我们也要保护自己。没有家属签字,你就手术,一旦出现意外。很可能身败名裂,倾家荡产,甚至终身无法从医。你知道吗?!”林娜厉声道。

赵新说:“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林娜又说:“何晶,你现在的问题是,必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必须学会保护自己。否则是无法生存的。”

“恩,我尽快把检讨交上去。”

 

郑伟准备去省二院,朱爱萍听说后,连忙赶到附属医院。一是帮郑伟收拾东西搬家。二是看望昔日的同事们。

外科的众多医生都来给郑伟送别,很多医生都送上了礼物。郑伟的几个徒弟更是深深的给他鞠一躬。朱爱萍称自己要去第一产科,等会儿再过来,让郑叔叔在办公室等她一会儿。

朱爱萍到第一产科后,大家都惊喜,纷纷与朱爱萍叙旧。都问她最近工作怎么样,云云

不一会,赵新、林娜和何晶也到了,何晶把检讨书交给了魏主任,让她审阅。在听闻郑伟要离开附属医院后,几人都说要送别一下。

几人来到郑伟办公室,郑伟问道:“何晶,你最近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是你母亲的老同学,你以后就叫我郑叔叔吧。我早就不是院长了,现在没能力帮你了。”

“没关系,郑叔叔对我的好,我一直都铭记在心。以前我险些被医院终止进修资格,都是在郑叔叔的争取之下,我才留下来的。”

“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何晶,郑叔叔要离开了。准备给你一番话。希望你能铭记终生。”郑伟语重心长的对何晶说,然后又看看赵新、林娜和朱爱萍:“你们几个也可以听听。”

三人都认真的点点头。

何晶是毫不利己,无私奉献。是舍己为人。这是墨家的道德规范,能做到的人,万中无一。”郑伟反问道:“你们知道,孔子对道德规范要求高吗?”

“儒家只要求中等的道德规范。孔子曰:过犹不及。”|

郑伟又问:“儒家的道德规范,都有哪些?孔子为何会把儒家的道德规范,定的如此之低呢?赵新。”

“一是私德,就是亲亲之爱。二是公德,就是对他人有诚信,见利思义。”赵新又接住说:“儒家都是为自己着想,为自己的家庭负责。很少帮助别人——君子救急不救贫。”

“赵新说的很对!儒家的道德规范,就是把自己和家庭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观。99%为自己,1%为他人。”郑伟接着说:“当然,作为医护人员,我们的道德境界可以比孔子高一点。”郑伟说:“中中也可,中上也可。魏主任就是中中、赵新算是中上。”

郑伟又问:“何晶,你在哪个等级?”

何晶一时无法回答。

郑伟道:“你是‘上上’。道德境界过高,就无法生存,更无法保护自己。道德境界过高。在孔子看来,与道德败坏之人一样,是应该被鄙弃的。这就是儒家的中庸之道,就是以中为用,不走极端。”

何晶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郑伟之意思。

“何晶,你再降四个档次,就完美了。”郑伟说。

赵新接说:“朱医生,你再提高两个档次,也完美了。”

“赵小新,你就是给我过不去。”朱爱萍上去准备拧他的耳朵,又意识到郑伟在场,就赶紧收手。

“赵新说的不错,不仅仅朱医生,我也差一点呀。现在知错能改,我和朱医生一定会赶上孔圣人的。”

“不会吧,郑叔叔,你救死扶伤,挽救了无数生命,你怎么把自己说的那么差?”

“孩子们,我们救死扶伤,抢救病患。严格意义上说,并没有帮助别人,而是自己的本职工作。拿着工资,作好工作。就是家属拒绝签字时,我们并没有立即拒绝手术。而是很有耐心的晓以利害。”郑伟接着说:“何晶,对于十一床,林娜与魏主任都耐心的劝说家属,起码在这一事情上,她们两个已经帮了患者,做到中中了。而你是在舍己为人!墨家道德是无法生存的,应该被我们鄙弃。”

包括何晶在内的所有人,一时不知作何解答。

林娜则不屑的看了赵新一眼。赵新吱吱呜呜了半天,冒出一句话:“看来,有时候林娜是对的。”

林娜把脸扭到一边,又清高起来——懒得理你。但林娜心理明白,她在一点一点的被赵新认可和接受。

朱爱萍又开始了:“不要那么虚伪好不好。你的心里话不是“有时候,”而是‘无论是什么时候,林娜都是对得!’”

 “你又有开始无风起浪了。”赵新说。

“说中你的要害了吧!”由于郑伟在场,朱医生说话的分贝还是降低了一些。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娜低声说了一句。

郑伟指了一下朱医生,说道:“这就好,我不但是你们的叔叔,更是你们的朋友。在我面前打情骂俏,才真正把我当朋友了。”

郑伟之言,不但缓和了气氛。还让赵新、朱爱萍这对情侣接不上话,又有几分羞涩。

“郑叔叔的这番话,你们一定要牢记。”

“恩。”几个年轻人都点点头。

“我以后唯一能帮你的,就是可以来省二院。我只要一张嘴,二院还是会给我面子的。当然,眼下是尽力挽回,争取留在附属医院。二院只是备胎。”郑伟对何晶说。

“谢谢郑叔叔。”

 

“你们先忙吧,我还有点事儿。”郑伟支走了林娜、赵新和何晶,然后对朱爱萍说:“你给魏主任打个电话,说你现在在附属医院,在我办公室……”

魏主任接到电话后,来到郑伟办公室。对于郑伟辞职之事,她早有耳闻,但到了临别之时,还真难以割舍。郑伟让魏主任坐下,朱医生说:“我还有点事儿,告辞一下。”

魏主任问郑伟:“你要去省二院了?”

“恩,其实几个月前,我就已经决定了。但科里还有些不放心,就缓了缓。”

“现在科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还是有点舍不得,舍不得附属医院,舍不得同事们。毕竟在这里工作了二三十年,这是我的家呀!”说这话时,郑伟有些哽咽。

魏主任明白,如果不是显影纱布的丑闻,郑伟肯定是不会离开的。她虽然心里有些舍不得郑伟,但理解和支持。

“以后我们再相聚的日子就不多了。我……”

“是呀,我们以后就不能在一起工作了。不过我们还可以成为朋友。”

“今天晚上,想请你吃一顿饭,有空吗?”

“我又没帮你什么忙,为什么请我呀。”

“我知道你对我的好,当初如果不是你,我早就遭受牢狱之灾了。”

“好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