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三章
发表时间:2015-08-16 点击数:911次 字数:

第三章(本章中,林娜邀请赵新去伊利莎娜医院的一段谈话,借鉴了张作民先生的《无痛分娩》。但结果与《无痛分娩》完全不同,赵新并没有去伊利莎娜。)

 

在医院咖啡厅,朱爱萍要赵新陪她去县医院办理离职手续。朱医生得意的说:“哼,他们不要我,我现在找了一份更好的工作,比县医院强百倍。这样也好,他们主动不要我,我就不用承担违约金了。”朱爱萍喜形于色。

“这就叫得意忘形。”赵新低声说。

“赵小新,你必须陪我去县医院一趟。让他们看看,我不但去了更好的医院,还找了一个最棒的男朋友。”朱爱萍洋洋得意。

“这就叫小人得志。”

“你说什么?谁是小人?”

“反正我不去,我又帮不上忙。”

“你必须去!”

“我不去!”

“你去不去,去不去?!”朱爱萍拧着赵新的耳朵。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魏主任称,朱医生进修结束,明天就要离开附属医院。这时,肖程推开门。众医生都说:“肖主任,肖主任来了。”

“我听说朱医生进修结束,要离开第一产科了,我是专程来送别的。”

大家都恋恋不舍,尤其是赵新。林娜先看了一眼赵新,然后又悄悄对何晶说:“说好了,我明天就和你一起住。我已经给周护长打过招呼了。”“恩。”

同事们都欢送朱医生。分别送了礼物,送上祝福。朱医生临别前,魏主任再次叮嘱:“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我一定铭记在心。”朱医生把手放在胸口,仿佛是在宣誓。

 

林娜搬进了公寓,与何晶同住。林娜有些许兴奋,朱爱萍离开第一产科,自己又与何晶住在了一起。

下班后,林娜表示要庆祝一下,准备请何晶吃顿饭。刚出医院大门,二人遇到赵新。赵新与二人打招呼,问道:“听说林医生住公寓了?”

“是呀,有什么奇怪的?”

“有别墅不住,住医院的公寓,真是新奇呀。”

林娜白了一眼赵新,“哼,大惊小怪。”把头扭到一边——懒得理他。

赵新又问何晶去哪儿。何晶说:“林娜刚搬进公寓,以后我们两个就是室友,是闺蜜了。我们庆祝一下。赵医生,咱们一起去吧。”何晶很诚恳的说。

“我只请你一个人,我可没请赵医生呀!”

“啊?不是吧?多一个人无所谓吧。”何晶把声音压的很低,觉得自己有点唐突。

“林大小姐好清高呀,拜拜了。”赵新骑着摩托扬长而去。

“我说不请他,他就真不去呀!死心眼儿。”

“口是心非,你又何必呢?”

“反正我就是生他的气,他就是癞蛤蟆。”

“我的大小姐,他是癞蛤蟆,你是天鹅。他是牛粪,你是鲜花。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林娜又清高起来。

 

曲晋明刚到伊利莎娜医院,一个星期就有两台疑难手术。若在以前,是必须转院的。曲院长亲自主刀。每场手术苏虹都携众多产科医生观摩,曲院长轻车熟路,三下五除二完成。同时,曲院长对产科诸多管理混乱之处进行了整顿。曲晋明卓越的医术,以及优秀的管理能力展现的淋漓尽致。一时间,老曲成为伊利莎娜全体医护人员心中的大神和偶像。伊利莎娜妇产医院也焕然一新,蒸蒸日上。

这天下班之前,苏虹对老曲说:“今天晚上你和盛美有空吗?”

“有空?”

“我能去你家蹭顿饭吗?”

“一定要带上娜娜,好多天没见这孩子了,真有点想她了。”

“晚上七点,准时到你家。”

曲晋明和尤盛美准备了丰盛的晚饭,曲兰问:“今天晚上谁来呀?这么丰盛。”

“娜娜和你干妈。”

“哦,YES!”曲兰高兴的蹦起来。

苏虹与娜娜一起敲开了房门,曲兰上去拥抱她们:“干妈,你都把我忘了吧?娜娜,你也好久没来了。”

在饭桌上,老曲先问林娜:“娜娜,前一段时间,你不是要辞职,来伊利莎娜吗?怎么又留在附属医院了?”

“干爹,我的医术有带提高,想在第一产科继续深造。”

“那你来伊利莎娜,我亲自带你,不也能提高吗?”

林娜有些不好意思,吞吞吐吐:“我还舍不得第一产科的同事们。”

“对了,现在这孩子搬到医院的公寓了,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苏虹接住说。

“在公寓住上班方便。”林娜解释道。

“时间过的真快呀,老曲已经来伊利莎娜一个月了。”苏虹开始把话题转移到老曲身上。

然后苏虹把曲晋明捧上了天。老曲也飘飘欲仙,尤盛美也特有成就感。

“老曲,你列出的医疗设备采购清单,我已经定好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到货。你还有什么问题,以及特别的需求吗?咱自己人,开门见山。”苏虹说。

“问题嘛,要一点一点解决。最大的问题是人才缺乏,产科医生,要慢慢培养。产科除了缺少好的主刀医生外,还缺麻醉师。好的麻醉师非常重要,有句话叫:主刀医生管治病,麻醉医生管救命。”

这下刺中了林娜的神经:“麻醉师?可以把赵新挖过来,在附属医院的麻醉师中,赵新就是NO-1。”

“他会不会来?”

“我没有把握,赵新就是一根筋,死心眼。不过可以试一试。”

“还有什么问题?”苏虹问道。

“刚才不是说了,就是见不到娜娜呀!再把林大医生挖过来。”老曲也风趣起来。

“如果赵新能来,我也立马回来。”

“哦?原来留在附属医院,是舍不得赵新呀!”曲兰阴阳怪气的说。

“别瞎说。我只是欣赏他的工作能力。”林娜辩解道。

“赵新帅不帅,有机会让我也见一见。”曲兰问道。

“不要胡思乱想了,赵新是朱爱萍的男朋友。”尤盛美说。

“我对他没一点儿意思。甚至有点讨厌他。”林娜又在口是心非。

临走之前,苏虹拿出了给尤盛美和曲兰的礼物,又说:“当初与老曲签合同时,漏了一条。今天补上吧。”

“哪一条?”

“职务、薪水、股份都想到了,但却忘了安家费。”

苏虹拿出20万现金。

“这个不能要,当时合同中就没这一条。都是老同学,客气啥?”

“就是呀,老同学,就别给客气了。”然后,苏虹硬把钱塞到尤盛美手里。

“不能要,坚决不能要。”老曲又把钱夺回来,还给苏虹。

如此几次三番五次。

苏虹说:“我创立了伊利莎娜,我只能让她从无到有。让伊利莎娜从弱到强,从小到大,非老曲莫属呀!”

苏虹又握着曲晋明的手,语重心长的说:“老曲,伊利莎娜就是我们的孩子。我生她,你养他。一定要让她茁壮成长。你千万不要负我,更不要负了我们的孩子。你能答应我吗?”苏虹有些激动,再次递上钱。

“我一定不辜负你,不辜负咱们的孩子!”见苏虹如此真诚,老曲只好收下钱。

送走了苏虹与林娜,尤盛美与老曲闲聊:“老同学真是实在,来到伊利莎娜,这步棋,走对了。”“是呀,若在附属医院,即使我当上了大院长,也是处处掣肘呀。”

“苏虹的比喻真是可笑,你们俩的孩子。我生他,你养他。你们是夫妻吗?”尤盛美笑的合不拢嘴,她很少如此得意忘形。还没有一点醋意。更加觉得自己的老公优秀能干,自己幸福。

“老曲,你千万不要辜负了人家呀。”尤盛美第一次拿老曲开涮。

“你还别说,她这个比喻还真恰当。”老曲也笑了起来。

 

朱爱萍被省二院妇产科录用。与附属医院不同,二院产科只有一个科室,下辖两个片区——A区和B区,共有床位二百余张。规模相当于附属医院第二与第三产科之合。杨文君和耿丽萍分别担任正副主任。

朱爱萍上班的第一天,杨主任向大家作了介绍:“朱医生曾在县医院工作,后来去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第一产科进修。从今天开始,加入我们二院妇产科。大家欢迎。”

同事们都鼓掌欢迎。

吴医生问:“附属医院第一产科都是疑难杂症,相当于我们这里的重症病房吧?”

“差不多吧,不过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是独立的科室,专门针对高危妊娠。而我们这里没有独立的科室,只有几个重症病房。”杨主任说。

杨主任召开例会,让医生讨论重症病房的患者病情。众医生纷纷发表自己的见解。例会完毕后,杨主任说:“开始查房。”……

快下班之前,各位医生忙里偷闲,都凑到朱爱萍身边,问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情况。

郭医生问:“朱医生,听说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是全省产科中的N0-1,是不是呀?”

“那当然了,你听名字‘第一产科’呀!肯定是全省第一!”孙医生又接住说。

“没那么厉害,和咱这儿重症病房差不多。”朱医生谦虚的说。

“朱医生,你进修期间,主刀了多少台手术?”

“我也记不清了,一年大概有……”朱爱萍琢磨了半天:“太多了,我真的记不清了。”

“是普通剖宫产,还疑难杂症?”

“那还用说,人家第一产科全是疑难杂症!”

“朱医生太牛了!”

“一般了,第一产科很多医生都比我强:我勉强算是中等。”

“我们这里重症病房的手术,被两个主任包揽了一多半。除了主任,只有吴医生和沈医生作过主刀。”

“我们两个也是主要负责普通病房。主任忙不过来时,才去重症病房帮帮忙。”沈医生很谦虚的说。

“朱医生第一天来上班,看我们大家多喜欢你!晚饭请客吧?”

“那还还用说,妇产科所有姐妹,一个都不能少。”朱爱萍很爽快的答应了。

产科唯一的男医生小马,故意逗乐:“我是男的,能不能去呀?”

“人家朱医生都说了,‘产科所有姐妹’,当然没你的份了!”

“你还别说,小马真不能去。”沈医生说。

“凭什么呀?”小马问道。

“你晚上留下值班吧,科里不能没有人。”沈医生说。

“啊?今天晚上是孙医生值班,不是我!”

“你是我们妇产科唯一的男士,就要有担当。苦活累活,你要第一上。”孙医生说。

“嗨。好吧。”小马垂头丧气,哼起了那首歌曲:《下辈子不再做男人》。

晚饭之后,朱爱萍回到医院公寓,第一个给赵新打电话。说同事们都很喜欢她。

然后又给魏主任和郑伟打了电话,汇报了第一天的工作感受。二人都鼓励她好好干。郑伟在电话中又说:“朱医生,以后多在魏主任面前帮我说说好话。”

朱爱萍心里想:“原来郑院长还想与魏主任再续前缘呀。我一定要作好红娘。”

 

在附属医院,下班之后,林娜与何晶一起回到公寓。林娜说:“你愿意与我作好姐妹吗?”

“我们已是好姐妹了!”

“我是说我们作更好的姐妹。”

“当然没问题了!”

“那我就叫你晶晶姐吧?!”

“啊?太肉麻了,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你说我最近,是不是变化很大?”

“岂止是变化大,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我问你,你别介意呀,你的表现,有没有装?”

“我对你说实话,你可要给我保密。”

“放心吧,在公寓里的话,都是咱俩的秘密。”

“有一半是装出来的。我自己都觉得很别扭。”

“你以前虽然人人不爱,但很真实呀。你不是一个爱装的人呀。”

“还不是为了赵新,只有谦卑、温柔,善解人意,成为何晶第二,赵新才会喜欢我。”

何晶有几分羞涩:“说你呐,怎么又扯到我了?”

“我要开始清算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何晶作严肃状,又模仿着林娜的口吻:“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要感谢,也是医生感谢患者,你们用自己的身体,成就了我们的事业。这话听着这么耳熟呐?”

“肖主任说过。”

“对,对,我想起来了。”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送锦旗!”

“有几分是真心话,几分是假话?”

“患者确实用自己的身体,成就了我们的事业。但我们可是她们的救命恩人呀,来第一产科的可都是重症孕妇。一条腿已经迈进鬼门关了。是我们产科医生,把他们从鬼门关又拉了回来。送个锦旗表达谢意,是人之常情。也能更好的勉励我们工作。”

“这才是真实的林娜。”何晶说。

“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都从实招来。”何晶也幽默起来。

“医生们都不喜欢我,护士门更敌视我。我怎么让她们接受我呢?请她们吃饭。她们会去吗?”

何晶思索了一下:“大部分人是不会去的,不过,我会去。”

“我为什么替朱爱萍上夜班,一是心疼你;二是借朱医生的名义请客。我与白荷的矛盾化解了。护士们就会接受我。我在买单,她们还要感谢我呐,吃人家的嘴短。”林娜又接着说:“医生护士都接受我了,赵新对我的看法会不会改变呢?”

何晶有所顾虑:“无论如何,赵新是朱医生的男朋友。你追他,我帮你出谋划策。我有点不仗义吧。毕竟我和朱医生也是闺蜜。”

“咱俩不但是闺蜜,还是好姐妹呐!你到底帮谁?”林娜用略带威胁的口吻问道。

“毕竟人家现在是一对儿呀。”

“你还当真了!”林娜笑了一下:“我肯定不会当第三者的,只要他们两个在一起,我就不会横插一杠。如果我作了第三者,那就显得低贱了。”

“对对对,你不是那样的人,是清高的林大小姐。”

“如果以后赵新与林娜分开了,我再趁虚而入。这可以吧?”

“这还差不多。”

 

在第一产科值班室,魏主任宣布:县医院又来了一位进修来的小韩医生。小韩与朱爱萍来自同一家医院。大家欢迎。

就某床的病情,魏主任让医生们发表意见。何晶、林娜以及其他医生都发表意见。

这次手术,魏主任让何晶主刀,林娜作助手,赵新担任麻醉师。魏主任与小韩医生,以及众医生一起观摩。

手术十分成功,小韩医生也开了眼界。

下班之前,林娜对赵新说:“下班后我在医院咖啡厅等你。有事情和你商量。”

不等赵新回答,林娜起身就走。

赵新来到咖啡厅,林娜已经在等他了。赵新来到林娜身边说:“林大小姐,有何贵干?”

“坐下。”林娜指了一下座位:“有正事儿和你商量。”

“以后正经一点儿,别叫我林大小姐。叫我林医生。”

“好,林医生。”

“赵医生,你考虑过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吗?”

“当然考虑过。”

“你觉得你的工作环境如何?”

“不错呀,虽然辛苦点儿,但很充实——救死扶伤。”

“你现在这么优秀,居然连个副主任也没当上。公立医院论资排辈太严重。”

“确实有点论资排辈。不过我有副主任医师的职称。”

“有副主任职称,却还没有副主任的职务。你有没有考虑过来伊利莎娜医院?让你作麻醉科主任,工资比照附属医院麻醉主任的三倍,还有股份。”

“三倍?还有股份?”赵新先是一楞,接着说:“条件确实挺诱人的。不过,换工作是个大事儿。我要认真考虑一下。”

林娜严肃的说:“赵新,先给你声明一点。我对你是什么感情,你心里应该很明白。但在工作上要公私分明,我不是观音菩萨。你来,我很十分欢迎。你不来,我也不会勉强。只要工作一天,就得认真对待每一位病人,做好每台手术。你要做不到,立马给我走人。你听清楚了吗?”

“那我也把话说清楚。”赵新坐直了说。“你对我好,我很感激。如果去了伊利莎娜,我不需要你任何的特殊照顾。就像你刚才说的,公私分明,请不要在工作以外打搅我。”

林娜听了心里骂:“真是个死顽固!死脑筋!”便抬了抬头说。“这是做什么?是在宣战吗?我是个女人,想说什么就说了。可你是个大男人啊,不能给我一点面子吗?没见男人这么小气的,以为除了你,这世界上就没有好男人了?”说吧,林娜泪水居然夺眶而出。林娜之举引来其他医生的侧目。

“好了好了,我错了,都是我不对。”赵新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连忙自责起来。但于事无补,林娜越哭越厉害,赵新一时手足无措,昔日盛气凌人的大小姐,却成了娇滴滴的林妹妹。

赵新想安慰她,递一张餐巾纸,被林娜用手拨开。想去握林娜的手,伸出一半,又缩了回来。

“嗨,都是我不好,我以后保证度量大一些,多多包容你。”

“你说到做到,以后不能再惹我生气。多包容我,理解我。对我好一些。”

“好,好,好。”

 

回到公寓,林娜把拉赵新去伊利莎娜的事情告诉了何晶。然后又问:“晶晶姐,我哭鼻子的时候,他很心疼的样子。赵新这次知道了,我林娜不是冰作的,而是水作的。”

“你是真哭,还是装的?”

“八分是真的,两分是装的。”林娜又问:“对了,你觉得,赵新会不会去伊利莎娜?”

何晶思索了良久,答道:“我感觉,他不会去。”

“为什么?”

“一是因为朱爱萍,他去了,就没法向朱医生交代;二是因为林大小姐,女人是老虎,赵医生怕你吃了他。”

“他不去也可以,反正我现在也天天和他在一起。”林娜有些许兴奋的说:“对了,在咖啡厅我哭的时候,他很想抱住我,哄我。”

“你花痴呀!”

“真的,我能感觉得到。如果他没女朋友,他当时肯定会抱住我。”林娜俨然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怀春少女。

 

朱爱萍给赵新和小韩医生打电话,三人一起吃饭。何晶与林娜走出医院大门,看到赵新带韩医生扬长而去。何晶说:“那是小韩吧?赵新带她去哪里?”

林娜知道,赵新虽然有女人缘分,但不是花花公子。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醋意。

赵新和小韩来到饭店,朱爱萍已经在等他们了:“小韩,我男朋友帅吗?”

“恩。”小韩点点头。

三人聊了一会儿天。林娜问小韩:“你知道林娜吧?”

“林医生,我知道。”

“林娜暗恋赵小新,你给我盯紧点儿,他们两个一有风吹草动,随时向我报告。”

“啊?你让我作小人?专打小报告?”

“对,你要监督好赵新。除了林娜,我听说第三产科还有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暗恋他。”

“啊?不会吧!”

赵新直摇头:“你真是无风起浪。”

林娜又说:“当然了,她们都是单相思,赵新只爱我一个。”

“那就不用我监督了!”

“不行,不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赵新一时糊涂,她们又乘虚而入。那我咋办?”

“赵小新,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天起,你的一言一行,我尽收眼底。你可别给我沾花惹草。”

“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小韩也风趣的说。

“干脆,我们结婚吧!”赵新思索了一下,突然拉住朱爱萍的手。

“结婚?”朱爱萍有些感动:“别说太沉重的话题。说点别的吧。”朱刻意回避。

“我是认真的。”

“你那么优秀,家境那么好。而我见异思迁,自私自利,还有私生自子。不怕拖累你吗?”

小韩本来以为今天是一场很轻松的小聚,没想到话题突然变的如此沉重。觉得自己应该暂时消失:“对不起呀,我去一下卫生间。”

“你的情况我很清楚,我经过了深思熟虑。”

“你父母会接受我吗?他们一个是企业老板,一个是高级工程师。他们会让自己的儿子娶一个不清白的女人吗?”

“父母会尊重我的选择。”

“婚姻和爱情是不同,爱情只要情投意合就可以。婚姻则是两个家庭的组合,首先要门当户对;其次才是情投意合。”

赵新沉吟片刻,说道:“不要扯那么多,我愿意娶你,你愿意嫁给我吗?只需回答‘愿意’或‘不愿意’。”

“我不愿意!”朱爱萍斩钉截铁的回答:“我只愿意和你谈恋爱,不愿意嫁给你。”

赵新紧握着朱爱萍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我对你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你能幸福。你嫁给我,我能给你幸福。”

朱爱萍有些哽噎,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对你最大的愿望,也是希望你幸福。我嫁给你,我幸福了。但你就不再是父母的好儿子,会把他们气死的。赵新,我今天终于发现了你的弱点:在婚姻的事情上,太幼稚。”

赵新一时无法回答。

这时小韩发来了微信:“我先回去了。”

朱爱萍又接着说:“我希望和你恋爱。再好好热恋几年。即使是几个月,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们现在正在恋爱呀。”

“是呀,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只要好好爱我,让我作享受纯粹的爱情,就足够了。”朱爱萍偎依着赵新的臂膀。

赵新搂住心上人,还不甘心,再作最后一次努力:“你说的也有道理,但矛盾,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你也太悲观了。”

“不要再谈婚姻,好不好?你能好好爱我一次吗?”

“别说一次,十次也没问题呀!”

“你要说到做到。”

“那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你今天晚上就好好爱我一次,让我享受真正的爱情,作一次真正的女人吧!”朱爱萍紧紧抱住赵新,把头轻放在他的肩膀上。

在某高档宾馆,早晨六点,朱爱萍偎依在赵新怀中说:“小新新,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以前就没有好好爱过我。”

 

朱爱萍已经到省二院两个星期了,在办公室,杨主任就某床剖腹产的情况,让医生们发表看法。朱医生、沈医生、吴医生等人分别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就这床手术,杨主任让朱爱萍主刀,朱医生认真负责,手术顺利完成。这虽然是台普通的剖宫产,但毕竟是朱爱萍在二院产科的首例手术。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朱爱萍知道,只有作重症病房的手术,才证明自己的价值。朱爱萍准备着,也期盼着。

 

在第一产科手术室门口,患者家属在门口焦急的等待。林娜推开了手术室的大门,对家属说:“手术很成功,母子平安。”家属连连称谢。

何晶、赵新等医生陆续走出手术室。林娜对何晶说:“快该下班了吧,我今天不住公寓了。”

“回家有事儿?”

“恩,妈妈托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今天晚上要见面。”林娜略有些得意,说罢,看了赵新一眼。

“那恭喜你了。”

“88。”“88。”

 

第二天,在医院餐厅,何晶问林娜:“昨天晚上感觉咋呀?”

“什么咋样?”

“你的对象呀!”

林娜先是轻轻一笑,又环顾四周,低声说:“我是骗赵新的,却把你给骗了。只有嫁不出去了剩女,才让别人介绍对象。”

不一会儿,赵新也凑了过来。问道:“林医生,昨晚的对象感觉咋样?”

“初步印象可以,不过需要进一步了解,婚姻大事,一定要慎重。”

“对,一定要慎重。”说过,赵新便离开了。

 

在医院用餐之后,回到公寓。林娜把何晶拉到身边:“晶晶姐!”

“我才比你大两岁,你不要叫那么肉麻好不好?”

“何晶,今天晚上有正事儿跟你说。”林娜正经起来。

“说吧。”

“我以前有哪些缺点,哪些让人讨厌的地方。你全部给我指出来,我一一改正。你尽管说,说的越多,我越高兴。”

“好吧,圣人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何晶认真起来,琢磨了半天才开口:“第一:在工作中,对患者缺乏耐心。你承认吗?”

“我确实缺乏耐心。那个宫颈癌的患者,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第二,个别时候,会把情绪带进工作中。例如:争作主刀医生,以及个人感情问题呀。”

“你说的很对,但这个问题应该普遍存在吧。你有情绪时,咋办?”

“在手术之前,应该尽量忘记不开心的事情。进入手术室之前,可以作几次深呼吸,提醒自己放松,冷静。专心手术。如果实在无法客服自己的情绪,就向主任申请,改其他医生手术。”

“啊?把主刀让给别人?”

“是的,如果带着情绪作手术,很可能会出现事故。这个时候,必须主动让出主刀。”

林娜忽然想起朱爱萍:“对,当初朱爱萍就是被冒牌律师敲诈。心神不宁,才把纱布落到患者肚子里的。”

何晶又思索了一会儿,说:“第三,不知道尊重他人,尊重同事。”

“要怎么改正?”

“是你心态问题,你自认为是尤主任、曲院长的干女儿。爸爸是这家医院的前任院长,妈妈开有医院。就认为高一人头。于是,你就俯视别人,不尊重他人。你如果有良好的心态,平视别人。就OK了。”

“调整心态,心态。”林娜轻轻拍着自己的胸脯。

“这一点,赵新就是你的榜样。赵新家境那么好,从来不把自己当富二代。父母是父母,自己是自己。为人特别低调。知道尊重别人。”

“又是赵新,怎么又扯到这个癞蛤蟆身上了。”

何晶也幽默起来:“有位哲学家曾经说过:‘你可以鄙视人,但不要歧视人。’”

“鄙视、歧视。”林娜有些不解。

“某些人阴险奸诈,恬不知耻,我看不起他。这就是鄙视;别人家境普通,我家境优越,又有靠山。我就看不起他,这就叫歧视!”

“我明白了,我不但鄙视别人,也歧视别人。”

“对了,你歧视别人,自然不会尊重别人。你不尊重别人,别人也就不喜欢你。”

“嗨,终于找到病根了。那怎么才能治病除根呐?”

“还是心态,还要学赵新。父母是父母,自己是自己。家境好,是父母的本事,不是你的本事。抛弃了这些因素,你就有了一个平常心,就没有了高高在上的感觉了。自然就尊重他人了。”

“我的何大医生,你不但能拯救患者的生命,还拯救了我的灵魂。我该怎么感谢你呢?”林娜有些兴奋,拉住何晶的手。

何晶又说道:“林娜,你不用学我。你还作你自己。只要工作中多一分耐心,知道人人平等,互相尊重就可以了。每个人的个性是不同的,人与人有所不同,这个世界才精彩纷呈。”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林娜这才觉得,自己与何晶一起住,是明智之举。她不仅温柔善良,善解人意,还是一位灵魂工程师:“我该怎么感谢你,晶晶姐。”

“我拯救不了你,关键要看你自己。看你能不能做到言必行,行必果。”

“对!林娜依然是林娜。只要工作中多一分耐心,尊重他人就可以了。”

何晶又补充道:“另外,还要对他人多一点点理解和包容。无论是朋友,同事,还是夫妻,婆媳,只有互相理解和包容。才能和谐相处。”

“就是有分歧和矛盾时,设身处地的为他人想一想。”林娜又问:“你对我有信心吗?”

“当然有信心,时刻提醒自己,对患者有耐心。对他人尊重。天天如此,日积月累,就会潜移默化,形成习惯。到那时,你就大功告成了!”

“大概要多久?”林娜问道。

“这可没准,至少需要二十一天。也许半年,也许一年,也许三五年。”

“不会吧,要那么久。”

“二十多年的娇生惯养,一朝一夕是很难改变的。所以在新习惯形成之前,你要时刻警醒自己,约束自己。”

“都怪我爸爸,那么有本事。都怪我妈妈,从小就宠着我。”林娜一脸无辜,然后信心满满的说:“有志者,事竟成。用不了太久,我就能完成蜕变。化蛹成蝶,比翼双飞。”

“你可以清高,可以冷冰冰,这是你的个性,不应该失去。只要你改变了心态,不但赵新会爱上你。我如果是个男人,我也会爱上你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