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钢铁长城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15 点击数:312次 字数:

5

 

夜里,从长江江面刮来的寒风,横扫千军,无往不前。

盛大的开工典礼结束后,会场当天便打扫干净了。巨大的讲台、毛主席和华主席的肖像画也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陆一心搭乘着返回上海市的便车,前往解放军工程兵部队的临时营地。大会结束之后,指挥部的大部分干部都回上海,参加日本企业主办的庆祝晚会去了。陆一心他们少数几个年轻人留了下来,负责整理会场。

典礼后留在了会场的,只有那二根圆形钢管。为了表演,半截埋在了地下。地上的纸屑和镀锌薄铁板,早被风刮得没了踪迹。唯有那二根钢柱,巍然挺拔,不为所动。

数百米的前方,工程兵部队的帐篷,犹如蝙蝠群一样,黑压压地一片。帆布被寒风吹得哗啦啦直响。

 “到这儿就行了,谢谢,特意为我绕了这么远的道。”

陆一心向卡车司机致谢后,放下帽子上的耳耷子,朝帐篷的方向走去。

走到跟前,看到了各个帐篷外泄的灯光和取暖用的煤炉的烟囱冒出的乱飞狂舞的火星。

当他向一个正在搬运煤炭的士兵打听袁营长的驻地时,受到了士兵的严格盘查,直到认真地用手电检查了他的工作证之后,才叫他先等一下。

虽然走了才不到二百米,可是在这时间长了,兴许能冻掉鼻子的气温下等人,滋味肯定好受不了。可这是解放军的防地,你又不能不等。陆一心眉毛一挑,心想要是能在鞋子里塞些稻草和辣椒就好了。寒冬腊月,在东北勃利乡下,被人呼之为来福的幼小时的情景,突然,浮现在了眼前。七岁的来福,每天天不亮就得起来,挑着水桶到村口的共用水井,往返好几趟,直到挑满人畜用的大水缸。那时,为了御寒,每天早上挑水之前,他总要给鞋子里塞些烘干了稻草和辣椒。

陆一心抬头望着铅色灰暗的天空,想要拂去过去的辛酸记忆。

 “喂。一心!”

黑暗中,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影奔了过来,是袁立本。

 “呀,立本!”

陆一心不由自主地跑了过去。二人嘴里喷着白雾,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这么冷,还傻呆在外面干啥?快进屋里去!”

袁立本领着陆一心向最近的一个帐篷走去。

这是一个比周围的帐篷大几倍的四方形的帐篷。当他俩来到门口时,卫兵立正敬礼,掀起门帘,放袁营长和陆一心进去。帐篷里有十几名士兵,正在喝庆功酒呢。有的在大声唱军歌,有的在谈笑聊天。见袁立本进来了,热闹喧嚣的帐篷,顿时安静了下来。

“不用客气,放松,放松吧!”

袁营长下令道。

“袁营长,请喝一杯我们排自酿的美酒吧!”

一名士兵拿出一瓶浊酒,其他的士兵也跟着起哄:

“喝我的,我这是为今天的开工典礼特意预备下的好酒。”

士兵们全都围拢了过来。包围了袁营长。陆一心亲眼目睹,袁营长和他的士兵是多么的鱼水交融,亲密无间。

 “谢啦,这位是我的好友,给他也来一杯。”

袁营长笑哈哈地招手,招呼站在士兵背后的陆一心到他身边来。士兵们竞相将自己的酒放在营长的面前,出于敬意,有人给营长的好友陆一心拿来了一个铝杯。

 “来,喝了它,暖暖身子!”

袁立本劝酒道。说完,仰头喝干了杯子里的酒。陆一心一边喝着这渗人肺腑的烈酒,一边端详着有十好几年没有见面的袁立本。

“立本,你还是那么有统率能力,看你的部下多么敬爱你,真让人眼热。”

陆一心由衷地恭维道。

袁立本绽开了被太阳灼黑了的笑脸:

“哪里的话,象你,被分配到国家机关的重要部门,又参加了十年钢铁计划,那才让人羡慕得很呢。当年,范家屯的陆先生,慧眼识珠,说是为国家培养人材。今天,这话果真成为了现实。连我脸上也觉着光彩啊。”

就象是说自个儿的事儿一样高兴。他俩有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就连相互间的喜酒都没能喝上。除了陆一心在劳改所里的那段日子不算,他俩之间的通信和交换照片倒是从未间断过。

亲密好友,双方都无隔着岁月之感。

“老天有眼,总算是又见面了。”

袁立本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深有感慨地言道。

“真没想到,当年珍宝岛事件时,在沈阳军区工程兵部队服役,并在中苏国境最前线保家卫国的立本,今天,竟然又在宝钢钢铁厂的建设第一线上相见了。”

“嗯,如果我要是一直就这么留在了沈阳军区,肯定是不会有今天的相会的。林彪事件,对部队的打击太大。我们这些当兵的,用血肉之躯在珍宝岛抗击苏联人的入侵,而最高统帅却要逃跑到苏联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下场是折戟沉沙,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用老百姓的话来说,林彪偷了三只鸡(大叉戟),想到苏联去烧着吃。可是到了蒙古,由于温度有限(温都尔汗),自己也给烧死了。他死了叫自取灭亡。只有那些死了的当兵的,够冤!正好赶上工程兵学院招考教官,心机一转,为了四百万军队的现代化,再一次选择了重新学习的机会。在短短的三年的学员期间,开拓了视野。学习到了西方各国的许多先进的土木工程技术。尤其是这次有机会参加宝钢钢铁厂大会战,也是我们每个革命军人,为祖国的四化做贡献的大好机会呀。当然,最幸运的要算是你一心罗。要知道,这次大会战的指挥中心是重工业部呀。”

袁立本有些醉了。话也多了起来。看得出,能够和一心并肩作战,他是很觉着高兴和自豪的。士兵们见袁营长与陆一心象是有说不完的话似的,主动地退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哦,对了。一心,在新钢铁厂建设期间,你该有机会去日本的吧?”

袁立本想当然地问道。

“没有,我暂时还靠不上边。”

“没问题,机会总会有的。除非政治局势又有了什么微妙的变化。管他呢。哎,听说你现在已经是预备党员了。恭喜你呀。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们着实为你高兴了好一阵子。”

“这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呀。我表妹的丈夫是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自然要沾你的光。”

 “这个好说,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你尽管直说。”

袁立本豪爽地笑道。

 “谢了,记得上高中时,也是搭帮你,我才入了共青团的。”

陆一心又回想起了遥远的过去的事儿。

“是啊,日本帝国主义的野种,小日本鬼子当年的遭遇是够戗。哦,对了,当时的那个金线锦缎编织的守护神袋怎么样了?”

突然,柔声问道。那个生离死别的妹妹一直带在身边的金线锦缎编织的守护神袋,后来到了陆一心的手里。他一直带着身边。在学生宿舍不小心被人发现了。在政治学习时,受到了猛烈的的抨击。被迫将守护神袋摔在地上,用自己的脚去践踏。是袁立本及时出面制止,并将金线锦缎编织的守护神袋事后交还给了他。

 “放在范家屯家里的抽屉里呢。对我来说,那是最宝贵的信物了。”

“是么。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象陆一心这样的在日本战败后,留在中国大陆被中国人养父母扶养长大成人的,还有着不少呢。甭定你那个妹妹还活着,在东北的一个什么地方。”

“啊,也许吧……

陆一心感到胸口一阵子楚痛。

“你没试着去找过她吗?”

“我只知道她叫“あっこ”。至于到底叫什么名字?名字的汉字是怎么个写法?我是一无所知啊。叫我如何去找……?”

 “你的记忆力一点也没复苏吗?”

“脑子里一点儿记忆也没有。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自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中国人。”

听陆一心这么一说,袁立本颔首赞同。

“这样也好,你不是还有秀兰一个表妹么。她可是一直惦记着一心哥呢。”

袁立本打笑道。这话说得陆一心心里热乎乎的。

“哎,那个很重要新闻你听了吗……?”

袁立本突然又止住了话头。

“嗯,今天,谷牧副总理在开工典礼上,公开宣读了公报的精神,真让人吃惊。北京西单的民主墙,十一月底有人贴出了矛头直接指向毛主席的‘大字报’。闹得人心惶惶的。没想到十三中全会竟然发表了肯定这一倾向的公报……

这种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的话,就只能说这份上了。袁立本察觉到了这点:

“无论党中央刮的是什么风,现代化的潮流看来是阻挡不住的了。中国既然现在已经开始了新的长征,好歹我们也算是赶上了时代的幸运儿。有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一心,今晚,咱俩来个通宵怎么样?”

“好啊,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

陆一心响应道。

把盏举杯,热血沸腾。拉开了话头。直到天明。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钢铁长城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