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二章
发表时间:2015-08-10 点击数:815次 字数:

第二章

(声明:在本章中,朱爱萍求魏丽丽帮忙,借鉴了张作民先生《无痛分娩》的部分内容。):

 

曲晋明离开后,附属医院最高领导层召开会议,讨论优秀医生流失的问题。决定晋升几位主任,以留住人才。大内科主任兼副院长李明东说:“下面由王院长宣布任命。”

王院长说:“任命魏丽丽为第一产科主任,兼产科大主任。魏主任领导的大产科,下辖第一产科、第二产科、第三产科和计划生育科。魏主任,你肩上的担子很重呀。”

“我一定努力。”

李院长拿出一封信说:“这是肖程博士递交的辞职信,他辞去了第一产科主任,专心致力于宫内矫治课题的研究。”

此时,魏丽丽站起发言:“我建议,肖程保留第一产科副主任的职务。肖主任,你同意吗?”

“我想专心研究我的宫内矫治,恐怕没有时间和精力了。”

魏丽丽想继续说,被李院长打断:“魏主任,会议结束后,你和肖主任再协商一下。他的辞职信我先保留。”

会议结束后,最高兴的是贾天舒。

贾主任眉飞色舞,在贾主任身后紧追不舍:“丽丽,丽丽。”

“说过几百遍了,不要叫丽丽。叫我魏主任。”

“好大的官威呀。魏主任。”贾天舒阴阳怪气。

“正经一点,你现在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你还是计生科主任。”

“这才公平嘛,你可是第一产科的一把刀呀!要不是那个洋博士,你早就晋升了。不过现在更牛,大产科的大主任,比我还高一级呐,是我的顶头上司呀。”

“你就少说两句吧!”

贾天舒像跟屁虫一样,围者魏丽丽打转:“今天丽丽,最漂亮,最精神。丽丽是第一产科的一把刀,更是附属医院的一朵花。”

……

贾天舒兴奋过头,转眼已经到了第一产科办公室,魏主任站在门口问:“你有什么工作要谈吗?”

“没有。”

“你还不回计生科,给小姑娘们作人流?”

“今儿高兴呀,今儿高兴呀,今儿个,今儿个真高兴呀……”五音不全的贾天舒哼着歌,一步三摇的向计生科走去。

魏丽丽白了贾天舒一眼——“没出息。”

 

回到第一产科医生办公室,肖程宣布了魏丽丽的任命。大家纷纷鼓掌。嚷着下班后,让魏主任请客。“没问题!今天晚上七点,老地方。”

魏主任认真的说:“肖主任,现在曲院长离开了。我负担太重了。我真的需要你协助。”

“肖主任,你就留下来吧。我们都舍不得你。”医生们纷纷说。

“我回国,就是为了攻克国内首例宫内矫治。”

魏丽丽接着说:“宫内矫治和产科就像鱼和水一样,密不可分。你留下来,一可以协助我;二可以更好的搜集宫内矫治的病例。”

肖程在犹豫。

“你留下之后,不用天天来上班,每个星期来两天就行。我恳请你帮助我。”魏丽丽很诚恳的说。

“肖主任,你舍得离开第一产科吗?你对我们就没有一点点眷恋?”其他医生问道。

“是呀,曲院长也走了,魏主任一个人担子太重了。” 

魏主任又说:“第一产科都是重症高危产妇,每天必须都有领导坐镇。我过休,或者出差,第一产科没有一个领导。一旦患者出现状况。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林娜冷眼看着肖程,不吱声。

何晶也说:“现在曲院长走了。魏主任一个人确实无法应对。肖主任,总不能不让魏主任过休吧!”

肖程思索了半天:“好吧,我就做魏主任的助手。我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宫内矫治上,我每个星期只来两天。”

“好呀,好呀。”“肖主任肯留下了。”

小于医生说:“大家给肖主任鼓掌呀。肖主任肯留下来了。”

林娜敷衍的鼓着掌,白了肖主任一眼。

肖程问道:“魏主任,开始查房吧?”

“好。”

肖主任说:“主任查房!”众医生随魏丽丽走出办公室。

魏丽丽居首位,肖程和林娜各居两边。其他医护人员跟随其后,开始查房。

 

在病房里,朱爱萍向魏丽丽汇报患者情况:“八十床孕妇35岁,胎龄22周,妊娠合并风湿性心脏病。心律不齐,二尖瓣莫轻度狭窄,面积5平方厘米。心房颤动。妊娠合并肺动脉高压。”

魏丽丽嘱咐道:“孕产妇死亡的病因中,妊娠合并心脏病居第二位,仅次于大出血。必须终止妊娠。何医生,你协助朱医生,与家属沟通好。”

“好。”

魏丽丽说:“八十一床。”

林娜向魏丽丽汇报患者病情:“八十一床孕妇,28岁,胎龄36周+6,之前有多次清宫史。妊高症、子痫前期、前置胎盘,胎盘植入。”

魏丽丽问:“血压多少?”

“170,120。”

“胎儿怎么样?”

“产前B超检查,胎儿正常。”

魏丽丽说:“八十一床病情太复杂,子痫前期很容易导致颅内出血。前置胎盘和胎盘植入很可能导致大出血。甚至是羊水栓塞。只要出现任何一种情况,都可能是致命的。”

“恩。”

“我们必须制定详尽的手术预案。林医生,你觉得,八十一床的手术最应该注意的是什么?”

林娜想了一下说:“一是在术前用药,预防子痫。二是手术时尽量减少出血。”

“你有把握吗?”

“我没有100%的把握。”

魏丽丽思索了一下,说:“即使是我主刀,也没有100%的把握。八十一床,作为教学案例,由我主刀,林医生作一助,何医生作二助。”

“好!”

手术开始前,初级和中级职称的产科医生,以及进修医生已经坐满了观摩室。肖程在观摩室,向年轻医生讲道:“八十一床孕妇,28岁,胎龄37周,子痫前期、前置胎盘,胎盘植入,妊高症。患者从县医院转到市中心医院,又从市中心医院转到我院……”

魏丽丽、林娜、何晶一边洗手,魏丽丽一边叮嘱术前注意事项。在观摩室,肖程道:“八十一床手术的关键,是术前预防子痫,术中减少出血。”

第一产科的苏医生问道:“肖主任,术前预防子痫,有什么具体措施?”

肖程答道:“魏主任提前给患者用了少量的硫酸镁,患者血压从170,120,降低到160,110。

还有合理扩容及利尿措施。”

第二产科的一位住院医师问道:“肖主任,患者目前的血压虽然下降了一些,但还是很高。如果要预防子痫,是不是该继续降压?”

“继续降压,过量的硫酸镁会对胎儿不利。魏主任没有继续降压,应该是顾及胎儿。”

苏医生问:“160,110的血压,再加上尿蛋白。患者是很明显的子痫前期。魏主任术前预防子痫的措施是不是不太到位?”

肖程应道:“八十一床病情比较复杂,除了子痫前期外,还有胎盘植入和前置胎盘。手术时必然有较多出血。出血越多,血压越低。患者术前要降压,术中要增压。在术前减少硫酸镁的用量,在手术时,也会减少增压药的用量。用药越少,对胎儿越有利。”

又有医生问:“肖主任,我们应该先保全大人,然后再考虑孩子。”

肖程答道:“我已经说过。患者术前血压较高,随着手术中出血量增加,血压会降低。160,110的高血压,反而使出血导致的血压下降,有了更大的余地。”

医生们议论道:“看来,魏主任心中有数。”“是呀,我们都多虑了。”

手术开始,魏丽丽轻车熟路,林娜和何晶配合默契。取出胎盘和胎儿,剪断脐带后。魏丽丽说:“密切关注出血和血压。”

何晶道:“产妇在出血。”

赵新道:“血压140,85。”

魏丽丽道:“子宫收缩还可以。准备砂条填塞。”

魏丽丽开始砂条填塞,问:“出血怎么样。”

林娜看了一眼引流袋说:“还在出血。”

赵新道:“血压130,80。”

魏丽丽做完砂条填塞。

林娜道:“出血减少.”

赵新道:“血压110,70。”

“出血怎么样?”

林娜道:“出血止住了。”

赵新,“高压100,低压60。”

魏丽丽道:“八十一床平时的血红蛋白不低,再观察一会,如果没有继续出血,血压稳定。就不要输血了。”

几分钟后,护士道:“没有再次出血。”赵新道:“血压稳定,高压100,低压60。”

魏丽丽道:“开始缝合。”

手术顺利完成。观摩室的年轻医生起立鼓掌,向魏主任致敬。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朱爱萍说:“魏主任,八十一床病情这么复杂。你作主刀后,轻松完成手术。如果换她人主刀,真的很难说。”说完,朱爱萍瞥了一眼林娜。

魏丽丽听出了朱爱萍话中话,就说道:“八十一床的出血不到800毫升,比预计的要少。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大家认真听着。

魏丽丽继续道:“患者胎盘植入,往往造成胎盘剥离不彻底。这是导致大出血重要原因。今天这台手术,助手医生在剥离胎盘时,手法非常娴熟。胎盘的剥离堪称完美。”

闻得此言,林娜抬起头,准备接受表扬。

“我们把掌声送给林医生。”医护人员都为林娜鼓掌。

林娜先白了一眼朱爱萍。又回头看了一眼赵新,赵新一边鼓掌,一边对林娜送来赞许的目光。

 

林娜敲开了魏主任的办公室,魏主任道:“林医生,请坐。”

林娜坐下后,魏丽丽问道:“有啥事儿?”

林娜道:“魏主任,我真看不惯肖主任。”

“他得罪你了?”

“你看他那副样子,装腔作势。非要你再三求他。”

魏丽丽淡淡一笑。

林娜道:“那个宫内矫治课题。没什么意义。如果我爸做院长,肯定不会批准肖程的课题组。”

“你对宫内矫治有疑议?”

“魏主任,你说句公道话:孕妇发现胎儿有畸形和缺陷时,会怎么作?”

魏丽丽想了一下说:“打掉孩子,以后再怀的健康的。”

“对。你说,孕妇还会作宫内矫治吗?”

“绝大多数孕妇,是不会作宫内矫治的。但也不能一概而论。极个别孕妇,如果打掉孩子之后,很难再怀孕。她可能就会选择宫内矫治。”

“这样的孕妇确实有,但很少很少。我们全省,一年出不了一两个。”

“说的也是。”

“即使肖主任的宫内矫治成功了。他一年只作一台手术。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没法养活自己,要靠我们养他。幸亏是在我们公立医院。如果是开超市,一年只卖一件东西。这不是闹笑话吗?”林娜接着说:“那肖主任会没饭吃,会饿死的。”

魏丽丽觉得林娜讲的也有道理,没法反驳。只得苦笑。

林娜说:“既然宫内矫治现实意义不大。他就应该积极接受第一产科副主任的职务,作好你的助手。也好有口饭吃。你看他,要所有人都三番五次的求他。真是不知好歹。”

“肖主任是你的领导,你怎么能……”

“我是看在何晶的面子,才不和他一般见识的。否则,我一定让他下不来台。”不等魏主任把话说完,林娜起身就走。

“嗨!”魏丽丽边叹气,边摇头。

 

朱爱萍来到魏主任办公室,拘谨的说:“魏主任,有一件事儿,需要您帮忙。”

“先坐下,说吧。”

“过几个星期,我进修就结束了。留院的事情,是没有指望了。县医院也知道纱布的事儿了,再回去已经不太可能。”

“不能去伊利莎娜吗?”魏丽丽不太有把握地问。

“我肯定不会去那儿。林娜本来要去当伊利莎娜当院长的,为了赵新,才改主意留在第一产科的。我可不能中了她的圈套。”

“林娜留下后,你是不是压力很大呀。”

“没事儿,我现在看开了。我能作的只有把握好现在,将来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一切随缘吧。”

“恩,有进步!”魏主任点点头。

“有机会我问问别的医院。别着急,会有办法的。”魏丽丽心里虽然没有底,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年轻医生的前途给毁了。

 

省二院虽比不上附属医院,但也是省内一流的大医院。二院要作首例肝脏劈离手术。省二院与附属医院有合作关系。就邀请了郑伟等几位专家指导工作。原定主刀的是二院大外科主任兼副院长曾志强。但曾院长没有把握,就建议郑伟做本次手术主刀。手术前,外科主任向郑伟等专家详细介绍了病情。多个医院专家一起会诊。最后制定了详尽的手术方案。

附属医院以及省二院的多位专家和医护人员一起观摩。

手术顺利完成,郑伟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当天晚上,是省二院的庆功宴。但第一功臣却是附属医院的郑伟。。

在酒宴上,省二院的张院长邀请郑伟作本院的特聘专家。希望指导二院的外科手术。附属医院王院长称,两个医院本来就有合作,这肯定没问题。郑伟很谦虚的表示接受。

自从纱布丑闻之后,郑伟人生事业陷入低谷。这次手术不但证明了他的价值,更为附属医院赢得了荣誉。他终于能在附属医院抬一点点头了。不过郑伟也深知,失去了荣誉,可以再次夺回。但失去了信任,就难以再重新树立。

省二院高层领导召开会议,主要讨论的议题是:总结二院的首例肝脏劈离手术。院领导都认识到本院与附属医院的差距,以及郑伟在外科手术的技术——全省无人能及。

曾副院长表示:“可以开出很高的条件,把郑伟挖过来。”

张院长说:“我院与附属医院有合作关系,挖人墙角,不太合适吧?”

另一位副院长称:“市场经济嘛,人才竞争,很正常的。再说了,如果能挖来郑伟,能使我院在外科手术上一个大台阶,还能培养人才。有百利而无一害呀。”

张院长说:“我院与附属医院相比,优势是眼科和血管科。最大的劣势,就是心外、胸外和妇产科。如果心、胸外科能够上一个台阶,就能缩小与附属医院的差距了。”

曾副院长又说:“如果郑伟能来,我愿意把大外科主任的职务让给他,我甘愿作他的副手。”

庞主任说:“听说郑伟前一段在附属医院出了一点事儿,还被免去了副院长职务。他应该会来我们医院,他可以在我们医院大显身手。”

张院长与曾副院长再次宴请郑伟,请他来省二院。条件是二十万的安家费和副院长的职位。郑伟没有拒绝,表示缓一缓。过几个月再去就职。

一时间,郑伟在省二院的手术,成为附属医院医护人员热议的话题。魏主任听闻之后,想起了朱爱萍的事儿。便打电话约郑伟吃饭。郑伟到饭店后,见到魏丽丽与朱爱萍。魏主任开门见山:“今天约你,是想让你帮一个忙。不是帮我,是帮朱爱萍。”

朱丽萍站起身,拘谨起来,支支吾吾的:“郑院……郑……郑主任,恳求您帮我一个忙。”

“尽管说,我只要能做到的,尽量帮你。”

“我……进修马上就要结束了,我……”

还是我说吧,魏丽丽打断了朱爱萍:“朱医生进修马上结束,她面临失业。你刚帮省二院做了首例肝脏劈离手术,还是他们的特聘专家。你能不能把朱医生介绍到二院,她这一辈子的前途,就拜托你了。”

郑伟爽快的答应了。

朱爱萍深深的鞠了一躬:“您,还有魏主任,都是我的大恩人。”朱医生情绪有点激动,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什么大恩人,你把我当成叔叔就可以了。太客气,就见外了。”

朱爱萍连连点头。

魏主任说:“这孩子确实不容易。以后我和你郑叔叔就是你的依靠。”

魏主任调动了朱爱萍的情绪,眼泪夺眶而出。

郑伟与朱爱萍原本不熟,几乎没有说过话。帮她忙完全是看在魏丽丽的面子。但他听说过朱爱萍的故事,见朱医生哭成了一个泪人,顿生怜悯。便轻握着她的胳膊,语重心长的说:“放心吧,以后有啥事儿,叔叔和阿姨给你做主。”

朱医生又点点头。

“最近赵新没欺负你吧?”郑伟拉开话题,想让气氛轻松一下。

朱爱萍擦了擦眼泪,答道:“没,我经常欺负他。”

“赵新可是个难得的好孩子,你要好好把握住呀。”

朱爱萍再次点点头。

 

三天后,郑伟给魏主任打来电话:“省二院已经同意了。把朱爱萍按编制内医生招入二院,试用期结束后,可以转正。下个月就去报道。”

魏主任把这个消息转告给朱爱萍后,朱医生激动的抱住她。然后眉飞色舞。魏主任叮嘱道:“到省二院之后,工作一定要认真,细心,负责。团结好同事。你能答应我吗?”

“我一定做到!”

“说到做到!”魏丽丽与朱爱萍击掌为誓。

“真是三岁孩子,昨天哭的像个泪人,今天又眉飞色舞。”

“人家感情丰富嘛!”

朱爱萍告诉赵新,自己的工作有着落了。赵新也替她高兴。

 

在第一产科的例会中,魏丽丽说:“朱医生马上进修结束,要离开第一产科了。这些天我给她多安排几台手术。大家都没意见吧?”

何晶与林娜都表示赞同和支持。

就三床的一台手术之前,魏丽丽让何晶、林娜和朱医生都发表自己的意见。三人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魏丽丽让朱医生主刀,何医生作助手。

另外一台手术,则安排林娜主刀,小于医生作助手。

 

晚上,林娜和赵新值班。六十六床出现状况,患者丈夫赶紧叫医生。林娜和赵新赶到病房,问护士:“病人什么情况。”

护士说:“病人突然呼吸困难、上肢痉挛,失去自主意识。还有些水肿迹象。”

“血压多少?”

“昨天还是160100。刚才测的是高压180,低压120。”

林娜对六十六床进行了检查,她和赵新把病人送人抢救室。并吩咐护士:“持续心电、血压监护,。”

赵新给患者戴上氧气面罩。

林娜:“持续导尿,及出入量。加压给氧。”

林娜对护士说:“六十六床是王医生的病人。孕妇之前除了血压偏高一点外,没有其他异常。”

“对。林医生,孕妇是什么病?”

“应该是子痫。”

“六十六床白天作了尿检,并没有尿蛋白呀。”

林娜说:“没有子痫前期,孕妇照样可能出现子痫。目前在医学上,还没有确定所有子痫发病的病因和机制。”

“哦。”

“先控制抽搐。”林娜道:“安定10毫克,静推。”护士:“安定10毫克,静推。”

林娜:“25%硫酸镁20毫升,溶于25%葡萄糖20毫升,静推。每分钟5滴。”护士:“25%硫酸镁20毫升,溶于25%葡萄糖20毫升,静推。每分钟5滴。”

“林医生,患者抽搐减轻。”

抽搐减轻的同时,就立即减压。林娜:“肼苯哒嗪20毫克,溶于5%葡萄糖250毫升,中静滴。

护士:“肼苯哒嗪20毫克,溶于5%葡萄糖250毫升,中静滴。

赵新道:“血压降了一些,170,115。”

紧接着是颅内减压,林娜:“20%甘露醇250ml30分钟内快速静滴。

护士:“20%甘露醇250ml30分钟内快速静滴。

随后纠正酸中毒,林娜道:“5%碳酸氢钠,静脉点滴。”

护士:“5%碳酸氢钠,静脉点滴。”

不一会儿,六十六床子痫的症状明显好转。患者转危为安。

“嗨。”林娜长出了一口气,她看了一下表说:“再过一个多小时,魏主任和王医生就上班了。是否终止妊娠,就交给她们了。”

“特级监护,密切关注心电和血压。”林娜交代之后,走出抢救室,告诉孕妇丈夫,六十六床抢救成功。丈夫不停的点头致谢。

抢救完六十六床,林娜与赵新在一起闲聊。林娜问赵新:“你对朱医生,是同情,还是爱情?”

赵新沉吟片刻,答道:“两者都有吧。”

“同情多一点,还是爱情多一点?”

赵新吭哧了半天,难以回答。

医生上班后,林娜与赵新向魏主任汇报六十六床的情况。林娜说:“六十六床血压下降了一些,目前是160,110。我没有继续降压,是担任过量的降压药对胎儿不利。现在六十六床是特级护理。”

“好。”

林娜说:“王医生,六十六床是你的病人,是否终止妊娠。由你和魏主任决定吧。”

“多亏林医生了。”王医生说:“魏主任,现在六十六床38周+6,已经足月了。我看可以终止妊娠。”

“好。”

“魏主任、王医生,这是我的值班记录:六十六床发病时间,抢救措施,用药,都很详细。”

魏主任接过值班记录,看过之后,交给王医生,说:“林医生抢救及时。在危机关头,她并没有把孕妇血压完全降到正常值,就是为了顾及胎儿。林医生沉着、果断和细心,值得大家学习。我们给林医生鼓掌。”

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纷纷给林娜鼓掌。

林娜此刻有一丝成就感。终于被大家认可。她看了一眼赵新。赵新对林娜竖起大拇指。

这时孕妇的母亲赶到,表示感谢。儿子告诉她,是林医生和赵医生救了她女儿的命。母亲感激之情,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林娜说:“阿姨,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要感谢,也是医生感谢患者。患者用自己的身体,成就了我们的事业。

所有同事都把目光投向林娜——一个陌生的林娜。

母亲说:“这闺女真会说话,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呀!”

在得知两位医生还未婚时,这位母亲又说,林医生和赵医生是天生一对,有夫妻相。

患者丈夫说:“妈,你别乱点鸳鸯谱。”

“我看的很准,林医生和赵医生就是有夫妻相,肯定能白头到老。”

“妈,这是医生办公室,你说这些不合适。”

朱爱萍醋意大发,气不打一处来。

这对母子离开后,朱爱萍气愤的离开了办公室。赵新追上去解释。见朱医生不在,其他医生才斗胆说:“你还别说,林娜与赵新确实很班配。”

林娜抬起那高傲的头,低声说:“他想得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在医院咖啡厅,朱爱萍拧着赵新的耳朵:“赵小新,你给我说。你当时为什么不说清楚,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说出来,人家就尴尬了。”

“她不尴尬,你让我尴尬。”

“与一个老太太斤斤计较。你也太没度量了。”

“你是不是心里还有林娜?”

“我们两个就没有牵过手,没有恋爱过。说什么‘还有’,你不要无中生有呀。”

“你说你今天有没有错?”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快松开,快松开。”

朱爱萍刚松开手,赵新又说:“这……这就叫无风起浪。”

“你还狡辩,这叫做贼心虚。”

“这叫树欲静而风不止。”

“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朱爱萍不依不挠:“林娜本来要回伊利莎娜的,可又留了下来。她为什么留下来?不就是为了你。”

“你把我当成谁了?刘德华呀?”

“还刘德华呐,自以为是。”

“刚才我和林娜什么都没说呀!她和我都是无辜的。”

“哎呀、哎呀、哎呀。都已经和林娜穿一条裤子了。”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林娜、何晶、魏主任,还有三五个医生。魏主任与几位医生讨论完病情。林娜又说:“魏主任,朱医生马上要离开了。她主刀的手术,你尽量安排赵新作麻醉师。以后他们两个就没机会在一起工作了。”

“好!”魏主任看了一眼林娜,心里说:“善解人意,替别人着想。这是林娜吗?”

几个医生围到林娜身边,“林医生,你让我们很不适应呀。”这是林娜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有医生接近她,与她打成一片。。

“人都会变的嘛!”

“但是变的太突然了,我们没有心理准备。”“是呀,你让我们不太适应。”

 

第一产科又有多台手术,不少都是朱爱萍主刀。这天手术特别多,朱爱萍一天之内就四台,晚上又要值班。下班之前,何晶问朱爱萍:“累不累。”

“有点累,晚上还要值班呀。”

“我帮你值班吧,明天请我吃饭。”

“好呀。”

在一旁的林娜说:“何晶也作了三台手术,也挺累的。还是我帮你值班吧!”

“啊?”朱医生有点不相信:“我没听错吧。”

“我帮你值班,明天晚上你请客。”林娜不耐烦的重复了一下。

“OK,一言为定。”

“明天晚上尽量多叫一些同事。”

“啊?我请你一个,最多再叫个何晶。我凭什么请她们呀?”朱爱萍说。

“你都快离开了,大家聚一聚。你放心,你请客,我埋单。”

“你替我值班,还替我埋单,那多不好意思呀。”

在第二天晚上的饭局上,林娜向白荷护士道歉,当初太冲动,才打了她。白荷称,事情都过去了,自己早就忘了。林娜又送给白荷一个精致的礼物。

白合拿着礼物,爱不释手,问道:“这个礼物不便宜吧?”

林娜说:“不贵,才八千块。”

“八千,太贵了吧。朱医生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我可不能要。”

“你收下,就表明原谅我了。”林娜说:“我们以后都是好姐妹。”

“好,那我就收下了!”

白荷护士又给别人看手相算命。林娜也让白荷给她看手相。白荷握住林娜的手,仔细端详了一番,说道:“林医生的手相太少见了,一生只有一次恋爱,一个爱人,一次婚姻,太忠贞了!”其他医生护士不相信,纷纷围过来看,白荷指着林娜的手掌,说:“你们看,这是婚姻爱情线。看见没。”其他同事说:“林医生,太专一了吧!”“大家猜猜,这个唯一的人,是谁?”“是谁呀,是谁呀?”

何晶见此情景,赶紧凑过去,说:“来让一让,让一让,给我算算。”

林娜与何晶平时是从来不凑这样的热闹。林娜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与护士们以前有矛盾,医生们也都不喜欢她,希望和她们缓和关系,被同事们接受。而何晶则是给林娜解围,担心再次扯到赵新。

然后进入主题,朱爱萍进修即将结束,几天后,就要离开第一产科了。朱医生说了很多肺腑之言:自己在工作中责任心不够,不够细心,很自私。换了医院之后,要认真负责,兢兢业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本章完成于2015年8月7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