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国务院专线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09 点击数:354次 字数:

5

 

赵副部长逐一看了看各项的价格和总额,不言不语地将价格表放回到桌子上。将眼镜收回到口袋里。双方大眼瞪小眼,谁也不开口说话。气氛越来越紧张。

“齐木先生出的报价单,我认为不合理。应该再精炼点,最好能除去不必要的水分。”

赵大烈单刀直入。

“我社,和其他国家做生意不同。对贵国一贯采取的是友好的方针,这份报价单是经过反复修改后才提出的,绝没有不合理的地方!”

齐木也语气强硬地回答道。

“哦,怎么我看了这份报价单上的数字后的感觉是,这个价钱不仅是第一高炉,还包括第二高炉在内似的。”

大咧咧地言道。

赵大烈他既不说六千亿高了,也不说请你给我降下来。一味主张日本方面提出的价格不合理,有水分。这并不是说中国人口袋里没钱,而是你们日本方面没有经过提炼,就将水分十足的报价单交到谈判桌上,未免太不友好。典型的大国沙文主义。

齐木也不想掩饰心中的不快。

“既然,你认为水分太多。那么,该除去百分之几的水分,才合您的意呢?您给开个价吧。要不,今天的会谈恐怕是不会有什么令人愉快的结果的。”

来了个高飞车(日本象棋术语)。欲擒先纵。

 “是嘛,好容易从东京来上海,就这么空手而回,您不觉得遗憾吗?”

双方互不相让,都不在乎今后的谈判能否进行得下去。

在齐木看来,中国自认为只要有稻村会长在,自然会庇护中国的利益。可是,自己就任社长后的第一个大工程一定要给人留下“齐木流”的印象。因此,绝不能就这么轻易让步。

另一方面,赵大烈心里也有他自己的算盘。这么大的买卖,又是付现钞,量你也不敢吹灯。否则,看你如何向下面的分公司和民间企业交代?

红谷密切注视着谈判桌上的风云变幻。

“中日双方已经签订好了的协议书上,明写着建设工期是二年。开工典礼迫在眉睫,如此僵持下去,何苦呢?退一步,海阔天空……

友好商社的社长,在兼任翻译的同时,又充当起了说客。

想一想一个星期后的开工典礼,即便卖方齐木心里一百个不乐意,恐怕也难于开口。要知道,在中国无论是卖方还是买方,总要以求人说好话的方式才行得通。这是中国瞬息万变卖煤炭,买钢板的LT贸易时代以来所遗留下的后遗症。

“赵副部长,为了贵国的四个现代化早日实现。算是我的一份心意吧,我再让出百分之二十!”

齐木社长下了决心似地言道,以求打破僵局。

“既然齐木先生愿意合作,我们也没理由要过分无理。坦率地说吧,至少得请你们除去百分之四十的水分。”

赵大烈直言不讳。

齐木闻言,呆若木鸡。怒气将脸涨得绯红,愤然站立起来。金边眼镜后面充血的眼珠,凝视着对手。

“买卖,买卖。得愿买愿卖,双方都有甜头才行。一方面强买强卖可行不通。赔本的买卖我是绝对不会干的!既然赵副部长将合理的利润说成是水分,我俩之间就没得生意做了。‘平等互利’可是贵国一贯提倡的原则。”

齐木社长将声调提高了八度,若大个房间被震得嗡嗡直响。

赵大烈巍然不为所动。当年日本人的三八大盖都撼他不动,臭买卖人,你能奈我何?

“言之有理!我们提倡的是“互利”。而你们的‘利’,未免太多了点。应该让出一、二点利。这样,我国的利和贵国的利才能平等起来。”

接着,赵副部长用悠扬自得的语调言道。

“今晚,既然齐木先生不能做出决断。我看再迟一、二天,问题也不大。我国的四化,反正一个晚上也实现不了的。”

暗示对方,还是先和在日本的稻村会长商量商量再说吧。别怪我们不肯给时间。

“谢谢,这次的工程我这个社长完全有权决定。出发之前,稻村会长已经给我漏了底,授我全权处理。并且,还再三强调,计算成本时,别忘了正当的利润。您也知道,成本加正当利润,乃稻村会长的经营哲学。”

接着,以牙还牙地反问道:

 “赵副部长这么说,您能就最终价格就地拍板罗?”

别看你嘴里说得好听,委你全权。哼,好几千个亿的工程能让你一个人说了算。没有党中央的决议,你狗屁不是!

 “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已经一致通过了。自然我说话算得了数!”

赵副部长昂首挺胸地答道。

齐木强压内心里的不快。

“既然如此。我们双方各让一步,怎么样?只要我一走出这个房间,我的部下花费了三个星期,煞费苦心炮制的报价单,也就全泡汤了。我已经让出了百分之二十。为了达成协议,就按贵国的方法,在赵先生的百分之四十和我的百分之二十这间取百分之三十,如何?您要说行,那我明天马上赶回日本,以我社长的身份,向底下的协作公司和厂家,赔礼说情,以求谅解。”

尤恐夜长梦多。

“好吧,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四千个亿,如何?”

气焰愈加嚣张。

齐木立即计算出了这个数字已经超出了百分之三十。可他不想再钻牛角尖。

 “价格是下来了。那么,贵国打算用哪种外汇结算?”

从目前的外汇走向来看,美元疲软是不可避免的潮流。谁也无法改变,是以日元结算?或是以美元结算?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差异。素有国际商业头脑的齐木,自然精通此道。他想来个“堤外损失堤内补”。

见齐木将话题转移到了结算之上,看来这条大鱼的确是上钩了。

“齐木先生,有何高见?”

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今后的事儿,谁也意料不到。特别是汇率这东西。对不?为了避免互受损失,落得互相埋怨。一半对一半,行不?”

对中国来说,自然是用美元结算实惠。

“行,那没问题,只要价格在四千亿就成!”

汇率那玩意儿,咱玩不转。能将六千亿杀价杀到四千亿,已是首功一件。

 “请二位休息三十分钟吧。”

东方商事的红谷,建议建议上趟厕所 ,洗洗手再说。

齐木社长和赵副部长,各自回房去了。

齐木社长刚回到房间里,没好气地冲等候在那儿的柿田专务和其他人说:

 “真是中国式的不讲道理的乱杀价!快!给我要东京!”

河本闻声,一边马上拔号要国际电话,一边小心问道:

“他们,是怎么说的?”

“四千亿……

齐木实在难以咽下这杯苦酒。

一时间哑然的,叹息的,愤慨的,表情各异。唯有柿田专务若无其事,不以为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国务院专线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