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一章
发表时间:2015-08-07 点击数:1023次 字数:

续《产科医生》——林娜要离开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去伊利莎娜做院长。

 

第一章

 

林娜拿着辞职报告,走向主任办公室。一暮暮情景浮现在脑海中:

1、她与赵新长时间的拥抱;

2、(《产科医生》第25集)赵新求她帮忙作DNA鉴定时,林娜问他与朱医生的情况,赵新称

现在是一个变化很快的时代,暗示他与朱爱萍分手。林娜说:“第一产科又不缺女医生。”赵新说:“这也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你这个人呐,就是不了解女人。有的人,表面上看上去,可能冷冰冰的。什么情呀爱呀的不会挂在嘴上。其实心里可热着呐。”

“是吗?”

林娜点点头。

“那怎么才能看的出来呢?”

“那还不容易,这样的人,因为心里有你。她肯定会特别的关注你。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跑过来接近你。当然了,表面上,她肯定会一本正经的。”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确实有这样一个人。”

“谁呀,不会是我吧?”

“怎么可能会是你呐!”

林娜闻得此言,晴转多云。脸上写满了失望。赵新赶紧道歉:“我错了,我错了。”

林娜道:“你还真敢说啊。你不会真以为我看上你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然后又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

 

林娜敲开肖主任的办公室,肖主任、魏主任和两个医生正在探讨工作。肖主任说:“十三床由王医生主刀,于医生做助手。魏主任,可以吗?”

魏主任说:“好,去准备吧。”

两位医生离开了办公室。

林娜犹犹豫豫的把辞职报告递给肖主任,让他签字。肖主任拿过辞职报告,打量了一下林娜。见她心神不宁。魏主任也看着林娜的眼睛,问道:“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没什么。”林娜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赵新的样子。

肖主任问道:“舍不得第一产科的同事?”

魏主任希望气氛轻松一些,调侃着说:“是麻醉科吧?!”

林娜先是面颊泛红,接着泪如雨下。边哭边说:“我舍不得离开第一产科,舍不得大家。更舍不得赵新。”魏主任轻拍着林娜的肩膀,安慰道:“你妈妈还很年轻,再干十年都没问题。你不用急着去接她的班!”

肖主任说:“辞职报告先放这儿,我先不签字,给你放两天假,想清楚。”

魏主任也说:“人生可以有遗憾,但不要有后悔。”

林娜离开办公室之前,叮嘱道:“我哭鼻子,你们要保密。”

“恩。”两位主任点点头。

肖主任道:“林娜一向盛气凌人,没想到今天……”

话还没说完,魏主任接道:“你们男人呀,就是不了解女人!”

“不是吧,我很了解何晶的。只是不了解林娜。”肖主任一下子从成熟的男士变称了呆萌的三岁孩子。脑海中浮现出昔日盛气凌人的林娜——

情景一:{《产科医生》第15集第22分钟}林娜敲门后,肖程说请进,林娜已经先进了办公室。肖程说请坐时,林娜早已坐下。

林娜说:“我的爸爸,曾经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我的妈妈更是这家医院的领导。曲院长、尤主任是我的干爹干妈。明年我就要去我妈妈的医院当院长,我来这儿,就是想表明,我跟这儿的其他人不一样。”

情景二:第28集27分钟,林娜奚落肖主任。先说想加入他的课题组。然后又说:“一个没有申报的课题组,怎么会申请批下来?”

肖程问:“什么意思?”

“您的课题组连申报的事儿都没作,就开始招兵买马。是不是有点忽悠人呐?”林娜白了一眼肖程。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啊?听不懂,宫内矫治的课题组没有往上报,很多人都知道,怎么就你不知道呀?”林娜用蔑视的眼神扫了一眼肖主任,冷冷一笑离开了。

……

“嗨,跟你没法沟通!”魏主任无奈的摇摇头,离开了肖主任的办公室。

 

林娜回到家里,开始反省:自己如此好的条件,为何竞争不过一个有私生子的进修医生:赵新耿直,有傲骨。而自己没有耐心,盛气凌人,大小姐脾气,不知道尊重他人。如此注定失败。

林娜又想起当初她和妈妈宴请赵新,招女婿之事。林娜称:“妈,当时我们真不应该招女婿。赵新家境那么好,自尊心那么强,怎么可能作上门女婿呢?”

苏虹微微点了一下头,轻叹一声道:“当时我小瞧了赵新,确实有点唐突,欠考虑。”

林娜恳求妈妈,她还想留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以提高自己的医术。希望妈妈十年之后,再退休。妈妈表示。自己最多再干五年。林娜赶紧抱住妈妈,说道:“一言为定。”苏虹说:“这孩子,我只是随口说说。”

“不能反悔!”

“好吧,妈妈一定支持你。”

林娜兴奋的说:“我这就给肖主任打电话,明天就回第一产科。”

林娜继续留在第一产科,一是为提高自己的医术;更为重要的是,要重新树立一个谦卑、低调的新林娜。一个专门为赵新而生的林娜。

 

第二天。在第一产科办公室,小于医生说,与林娜相处了那么多年,她才离开一天。就有点想她了。感觉整个第一产科都空荡荡的。朱爱萍应道:“是某个人心理空荡荡的吧,是不是呀,赵小新。”

赵新道:“林医生都已经去伊利莎娜了。你还不放过她。”

“是你的心里,不放过她吧!”朱医生不依不挠。

“我和林娜,就没有牵过手。我们两个,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不要再无风起浪了。”赵新有些不耐烦。

“你俩确实没牵过手,也没什么故事。所以,你才觉得遗憾。”朱爱萍一边说,一边用狡猾的眼神看着赵新。

赵新轻叹了一声,把脸扭到一边。不再辩解。

这时,小于医生说:“林医生在第一产科时,盛气凌人,我们都不喜欢她,她也没一个朋友。但她辞职后,我们都又想她。”朱医生问其他几个医生:“你们都想林医生?”大家都点点头:“我们确实很想她。”

朱爱萍反驳道:“想她干什么,让她来讽刺你?与别人为难?顶撞领导?殴打护士?抢我男朋友?”话音刚落,林娜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冷冰冰的说:“是谁在说我坏话?”

何晶见林娜穿了一身白大褂进来,有些呆萌的问:“啊?林医生。”

“林医生。”众人都有些意外,觉得今天是林娜去伊利莎娜就任院长的第一天,怎么可能有时间来看望她们。

朱医生说:“林大小姐当然是去伊利莎娜当院长了。”

然后伸着头看林娜胸前秀的字,边看边说:“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朱医生已经有不祥的预感,但依然故作镇定的说:“你现在的身份是伊利莎娜的院长,应该穿伊利莎娜妇产医院的工作服呀” 

肖主任跟进办公室,说道:“林医生决定留在第一产科。”
这对朱爱萍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魏丽丽说:“林娜舍不得离开第一产科,舍不得第一产科的同事们。”

“好呀!”众人都鼓起掌来。 

赵新道:“我可不是第一产科的。”说罢,就走向麻醉师休息室。

朱爱萍摇头晃脑的说:“老子曰:善者不辩,辩者不善。赵小新是也!”说罢,医生们都忍俊不禁。

朱爱萍紧紧握着林娜的手:“我真的舍不得你这个冤家。”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肖程说:“我还有个消息向大家宣布,魏主任刚刚获得了正高级职称。大家鼓掌。”

医护人员们一边鼓掌,一边说:“魏主任真棒”,“魏主任太厉害了。”

 

在麻醉科办公室,麻醉科徐主任开早晨例会。徐主任说:“谢医生出差,小郭医生请假,第三产科现在只有一个麻醉师了。九点有手术,谁有空,去作麻醉?”

赵新应道:“我上午没有手术,可以去第三产科帮忙。”

散会后,赵新又私下对徐主任说,称自己愿意负责第三产科的麻醉。徐主任问道:“怎么了?又与朱医生闹矛盾了?你先去准备手术吧,我考虑一下。”

赵新一边走向手术室,一边询问主刀医生产妇的病情。

主刀医生说:“三床是高龄产妇,40岁了,之前作了两次人流,巨大儿。根据产前的B超检查,估计胎儿在4.5-5公斤之间。”

赵新继续问道:“产妇有其他病情了?”

主刀医生说:“产妇其他情况都正常……”

护士接着说:“我们第三产科可都是顺产和普通剖宫产。病情复杂的产妇,都转到第一产科了。赵医生,你怎么会来第三产科呀?”

“我临时来帮忙的。”

在第三产科手术室门口,三床家属在焦急的等待。主刀医生走出手术室,告诉家属,手术很成功,母子平安。是女孩儿,体重4.8公斤。家属连忙称谢。

包括赵新在内的其他医生陆续走出手术室。主刀医生称赞赵新:“赵医生轻车熟路呀!”

助手医生说:“那当然了,第一产科都是疑难杂症。人家赵医生什么手术都见过。”

赵新赶紧求饶:“求求各位美女,不要捧杀我了。”

主刀医生说:“都给我闭嘴啊!赵医生脸红了!”

一旁的护士又说:“什么时候,敢作敢为的赵医生变成害羞的大姑娘了。”

另一位护卫跨着赵新的胳膊,阴声怪气的说:“赵姐姐,咱俩作闺蜜吧?!”众人都笑了起来。赵新指着那两位护士道:“你们,你们这些人,比第一产科的更坏。”

又一位女医生一边跨着赵新的胳膊,一边把头靠到赵新的肩膀上,说:“这就叫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呀!”

赵新慢慢推开她:“适可而止,适可而止。”然后拍着自己的胸脯:“哎呀,我心脏受不了了。”

主刀医生命令护士:“赶紧去叫朱爱萍,作心肺复苏!”

赵新心想:就去第三产科帮个忙,这帮女医护人员就趁机戏谑我。赵新直摇头——人长的帅,到哪里都被异性揩油。

赵新回到麻醉科,徐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对他说:“第一产科疑难杂症多。将来评职称,晋升都容易。你还是负责第一产科的麻醉吧。”

赵新没有吱声,徐主任又道:“你主要负责第一产科的麻醉,如果第三产科需要协助,你可以去帮忙。”赵新道:“好,谢谢徐主任。”

 

附属医院王院长本来已经退休了,但新院长人选没有着落,在三个常务副院长中:孙院长也已退休;郑院长陷入纱布丑闻,面临刑事责任;曲晋明由于私生女和当年手术失败的丑闻,放弃了大院长的职务。于是,刚刚退休的王院长被返聘,临时代理院长职务。

 

贾天舒要与杨嘉惠结婚,到处发请帖。魏丽丽让贾天舒约杨嘉惠出来。求她帮忙。补一个郑院长当时借钱时的欠条。希望通过作伪证,使郑院长免于刑事责任。杨嘉惠不答应。魏丽丽要向她跪下。贾天舒惊慌失措,赶忙答应。

魏丽丽拿着欠条,让郑院长签字。郑伟不签字,说自己作了错事,就应该承担责任。魏丽丽只得模仿笔记,替郑伟签字。

魏丽丽拿着欠条,找到王院长。魏丽丽说:“这是当时,郑院长向杨女士打的欠条。”

王院长问:“当初不是没有打欠条吗?这一点,郑院长是承认的。孙院长也知道。”

魏主任激动的说:“老郑都一把年纪了,王院长,您真的希望让他遭受牢狱之灾吗?您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王院长,你现在是活菩萨,只有你能救他。我求求你了。我给你跪下了。”

魏主任正要曲膝,王院长赶紧扶起,问道:“你这是干啥,先坐下再说。”扶着魏主任坐下。又问:“郑院长怎么没来,他什么态度?”

“他愿意接受法律制裁,这个字也是我替他签的。”说完,魏丽丽泪如雨下。

王院长道:“郑院长是我院外科的一把刀呀。没了他,外科就塌下半边天。你说句良心话,哪个医院在医疗设备采购环节,没有回扣?水志清则无鱼。你放心,明天开会,把郑伟的问题解决了。”

魏丽丽通过微信,把情况告知郑伟。要他明天开会时,随机应变。

在会议上,讨论手术纱布与郑院长借款问题。先是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总结是郑院长在纱布采购环节,有重大过失。但向医药销售代表借钱,虽然违规,但并不违法,不属于受贿。因为有借条。王院长拿出借条说:“现在郑院长已经把钱还给杨嘉惠了。这是借条。大家看看,这个签字,是郑院长的笔迹。”几位主任仔细辨认了一下:“确实是老郑的笔迹。”王院长又道:“还有日期,看清楚了吧。”大家都点点头。

“如果大家都没有异议,现在就物归原主了。”王院长把借条交给了郑院长。

王院长让郑伟发言,郑院长说:“我在采购手术纱布环节,监管不利。存在重大过失。又向销售代表借钱,很是不妥。我决定辞去常务副院长及大外科主任的职务,希望领导批准。”

院领导及主任们都议论纷纷。

最后王院长宣布:“院领导同意郑伟辞去常务副院长职务的请求。对于大外科主任一职。暂时保留。郑院长是我们医院的一把刀呀,在外科手术上,放眼全省,无人能出其右呀!”

“是呀,是呀!”主任们纷纷赞同。

会后,魏丽丽又找到王院长,先表示了感谢。又担心孙院长。王院长称:孙院长已经退休了。我再给他打个招呼。魏丽丽担心的问:“孙院长一向铁面无私呀,我担心……”“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放心吧。”

郑伟把魏丽丽约到天台,对她说:“我不值得你这么帮我。”

“你忘记你对我的承诺了吗?”

“那是以前,我实话告诉你吧,我的品德有问题:你知道为什么我把何晶调到第一产科吗?是因为要与老曲竞争院长,我知道何晶是他的私生女。我就要用这件事制约他,让他无法在附属医院立足。我卑鄙吗?”

“你不要说了!”

“负责采购的副院长向医药销售代表借钱,又没有借条。分明是索贿。借条的事儿,各科室主任又不是白痴,都心知肚明。我现在身败名裂了,我们结束了。”

魏丽丽已经泪流满面,然后跑着离开了天台。

郑伟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天台,伫立良久。他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林娜决定与何晶成为闺蜜,学何晶的谦虚,温柔,善解人意。林娜诚恳的邀请何晶和胡亚婷到家中做客。何晶呆萌的问:“啊?太隆重了吧?”林娜称:“我和妈妈都是真心诚意邀请你们的。”何晶却之不恭,但又不好意思拒绝:“你不要笑话我,我没思想准备,有点受宠若惊。”今天晚上七点,我妈亲自下厨,让你们尝尝我妈的手艺。何晶只得应允。

胡亚婷与苏虹见面后,感触良多。两人紧紧握住手,苏虹道:“老同学,二十多年没见了。”

苏虹与胡亚婷谈心良久。

在饭桌上,林娜指着桌上的菜说:“这个可乐鸡翅是我作的,这个清蒸鲈鱼也是我作的。别的菜是我妈作的。”说罢,要给何晶夹菜。何晶很不自在的说:“不用给我夹菜了。我自己来。”苏虹道:“好好,大家随意。”

何晶脑海中也浮现出昔日的那个林娜,再看看眼前这个陌生的林娜,真有点不适应。

苏虹在胡亚婷面前称赞何晶:“娜娜经常在我面前夸何晶,为人温柔,善解人意,工作突出。伊利莎娜医院的大门随时向何晶打开。”

何晶说:“阿姨过奖了,我的工作经验不足,医术也有待提高。以后如果有机会,会考虑伊利莎娜。”

苏虹又说:“以后如果来伊利莎娜医院,就让何晶作产科的主任。一两年后,就是副院长,还有股份。”

何晶表示感谢。

林娜又问何晶:“有一件事,你愿不愿意帮我?”

“什么事儿?”

“我想住医院的公寓,和你一起住。”

何晶又呆萌了一下:“啊?有别墅你不住,干嘛住医院的公寓?我们没房子的才住公寓。”

“住家里路程太远,住公寓上班方便。”

“也没多远呀。”何晶有些不解,又说:“现在朱医生和我一起住的,总不能……”

“我知道,我知道。朱医生进修马上就结束了。她回到县医院。我们不就可以住一起了吗?”

“那肯定没问题。”

“我从小到大,除了曲兰。没有一个朋友。你愿不愿作我第二个闺蜜?”林娜伸出小手指。

何晶也伸出手指,勾在一起说:“当然愿意了。”何晶低声说:“只是今天太突然了,有点不适应,有点受宠若惊。”

 

郑伟的儿子在美国大学毕业后,刚在硅谷找到工作。邀请爸爸去美国玩几天。纱布和借款风波让他了颜面扫地。于是向医院请了几天假,去美国旅游散心。

 

朱爱萍的烦恼再次来临。一个月后,她的进修就要到期,她的留院申请没有被批准。而她又不愿意回到县医院——收入太低,根本无法承担孩子巨额的康复费用。何晶建议她去伊利莎娜医院,让赵新去求林娜帮忙。朱爱萍则说:“就算是回县医院,我也不去伊利莎娜。我可以接受任何人的帮助,唯独不要林娜的施舍。”

“你是不是担心,林娜用一份高薪工作,换走你的赵新?赵新不是这样的人。”

“反正我坚决不去。晶晶,如果伊利莎娜是你家的,那该多好呀!”朱爱萍搂住何晶的胳膊,像是在撒娇。

 

郑伟从美国回来,找到魏丽丽,称愿意继续和魏丽丽作同事和朋友。魏丽丽称,只能作同事,朋友没得做。

郑伟宴请几位老同学及其儿女,还有魏丽丽。魏丽丽不想赴宴,郑伟打电话请何晶帮忙,鼓捣魏主任一定要去。软磨硬泡,连拉带扯,终于把魏主任拽去了。郑伟主要是想请魏丽丽,单独请她肯定会拒绝。再加上确实想与老同学们聚一聚。才搞了这次宴会。

在宴会上,大家都问郑伟儿子在美国的情况,郑伟说:“小龙是学计算机的,在美国硅谷找了一份工作。自己也有股份,叫员工控股。”

苏虹接住说:“我们伊利莎娜的核心医生,也有股份。老郑、老曲,欢迎你们来伊利莎娜?”

郑伟说:“我想去伊利莎娜,但是专业不对口,我是外科。老曲可以去呀。”

曲晋明说:“我还真有这个打算。”

苏虹说:“真的吗?”

“真的,我不开玩笑!”

苏虹本来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曲晋明真有意跳槽。又暗自思索:“老曲私生女的事情,在附属医院人尽皆知。他没有颜面在附属医院待下去了。他来伊利莎娜,对老曲与何晶,都有好处。我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

苏虹说:“盛美、老曲,饭局之后,我去你家,有重要事情谈。”

然后又郑重的对所有人说:“今天对我苏虹和伊利莎娜医院来说,是个大好日子。今天的饭局我买单。”还不等郑伟发话,苏虹又说:“老郑,别和我争,你争不过我。伊利莎娜的大好日子。你是要助兴,还是要砸场呢?”

当晚,苏虹就到了曲院长家,与尤盛美、曲晋明详谈老曲到伊利莎娜医院后的待遇。

苏虹直接摊牌:“老曲到伊利莎娜医院后,作大产科主任,兼大院长。工资比照附属医院的两倍发放。只要到伊利莎娜医院,就有8%的股份。对老曲只有一个要求——不能辞职。”

“老同学开出的条件,真是诱人呀!”

“我和老曲会认真考虑,明天给你答复。”

苏虹走后,老曲与尤盛美探讨,是否要离开附属医院,去伊利莎娜。老曲说:“现在我和何晶的关系,附属医院尽人皆知。我真没脸再待下去。我离开对何晶好,也对我自己好。”

尤盛美说:“我也赞同你去伊利莎娜,老同学真是实在,双倍工资,8%的股份。不过,你离开附属医院,更多的是为何晶着想吧?!”

“你又来了!”

“我就随口一说……”

第二天,老曲给苏虹打电话。称同意去伊利莎娜医院。但要修改一条:自己不作大院长,只要作副院长就可以了。因为自己要作手术,还要带徒弟,以及管理产科的事务,没有精力用在整个医院的行政管理上。苏虹称:“你还作你的大院长,医院的行政管理工作,交给我这个副院长。”

曲晋明签订合同后,辞去了附属医院的一切职务,到伊利莎娜医院就职。

 

肖程的宫内矫治课题组申报获得批准,肖程筹建了课题组。肖程向院长申请,辞去第一产科主任的职务,可以专心研究宫内矫治。

第一产科的医生护士得知消息后,吵着肖主任请客。肖程在国内首例宫内矫治手术夙愿,有望实现。

医生护士们纷纷问肖主任。什么时候能开展首例宫内矫治手术?肖程答曰:课题组在技术上,我有把我。现在最难的是愿意作宫内矫治的志愿者。

林娜略带质疑的问:“肖主任,宫内矫治靠谱吗?”

“我回国以后,已经对动物成功进行了宫内矫治手术。这一点何晶是知道的。”

“恩。”何晶点点头,并简单说了一下肖程养的有先天遗传缺陷的狗,是如何通过宫内矫治手术生下健康小狗狗。

“肖主任,你太棒了!”“你是我们的偶像!”

 

第一章完成于2015年8月5日

 

  
上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