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国务院专线 3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07 点击数:229次 字数:

3

 

上海旧法国租界,最高层饭店——锦江饭店。四周被落叶树包围着。站在面对正门的北楼的十楼的挂着落地窗帘的窗口,可以看到灯火闪烁的上海市的夜景。

从北京回到了上海的柿田专务和滞留在上海的东洋制铁中国协力本部的六名部长、课长们,正在等候已从东京到了上海的齐木社长。

二个半月前进入上海,率领高炉、转炉、炼焦炉四十人的技术谈判代表团的领队大川,面容明显地消瘦下去了。

 “专务,新钢铁厂的厂名已经确定了。‘宝华钢铁厂’。”

柿田的浓眉耸了耸。

“喔,中华之宝。‘宝华’这名字好哇。早听赵大烈副部长说过,这次给钢铁厂命名不仅要嵌入当地的地名,而且还要有更深一层的意义。‘宝华’,正巧嵌入了上海宝山县地名中的一个字,这厂名实在是取得好!”

象是给自己的新生儿命名一样,柿田专务喜滋滋地言道。

门铃响了。

去机场迎接的上海事务所松本所长以及从本社来的随行常务和秘书们,众星捧月似地拥着齐木社长进来了。社长的第一句话是:

“空调怎么这么低,啊?”

年青科长忙不迭地调高了空调机的刻度。

齐木社长脱去大衣和帽子,高大的身躯塌陷在沙发里。

 “各位辛苦了,先犒劳犒劳大家。”

说着,打开饭店服务员刚送进来的行李中的一个大纸袋子。接着又拿出一个一个的小纸袋子。

 “这些烧烤,可是禾和食屋料理店直接送到机场来的哟。”

原来是齐木社长最爱吃的馅饼。别看齐木社长这么大个人物,可就爱吃禾和食屋的馅饼。哪怕是在高级宴会上,也必定要有这道点心。没想以,现在竟然将馅饼带到上海来了。连知道齐木社长好吃馅饼的柿田专务他们也颇感意外。

 “好了,都过来吧。别客气,快吃,趁着芝麻的香味还没消失……

只有在这时,齐木社长才露出满脸的天真烂漫。

刚被中国料理填饱肚子的一行人,暂时还提不起食欲。

“来呀,还愣着干什么?每人二个。不,三个也行,我带了好多的来。”

催促他们快过来吃,君命不可违。那些平日里见了甜食就要呕吐的部下,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眨眼间,齐木社长已经是三个馅饼下肚了。掏出瑞士产的丝绸手绢,拭了拭嘴唇。

“嗯,说说听吧。总预算一共是多少?”

马上言归正传,问起生意上的事儿来。

负责工程预算的,中国协力三部的技术营业部长河本,赶紧打开文件夹子。

“高炉,炼焦炉、制钢的第一拔;原料、岸壁、化成品的第二拔;动力、配电、通讯、给配水的第三拔谈判,都只进行了三分之二。还留着三分之一的尾巴。其他的软件方面,有的甚至还未着手谈判。下面的数字还未统计上来。马上就搞工程总报价,要冒相当大的风险的啊,这个是我们重新计算后的……

说着,拿出一览表。事务方面,这一个月来,夜以继日,就以高炉为首的各设备的价格逐一进行了计算。

要知道,一座高炉动辄有二百多家大大小小的公司和厂家为其服务和制造零配件。要精确地算出价格,工作量不小呀。

特别是有许多未经谈判解决的零配件。他甚至牵扯到日本的成百上千家家庭小工厂。只好将自己估算的大概数字输入计算机。

计算的结果是,七千亿日元。

根据齐木社长:“这怎么行呢?谈判中根本行不通嘛。”的批示又重新做了个最后的调整,总报价是六千亿日元。

“你们认为,这个报价可以拿到谈判桌上去吗?”

齐木社长眼里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亮光。

“不行。这只不过是最低限度的风险而已。这点,我提出过好多次了。目前的阶段,立即进入工程总报价,这件事儿本身就是一场危险的赌博。”

河本再三强调此事的风险。

“办事业,总是要冒风险的。一项一项地将所有项目的详细价格加起来,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别跟我尽说丧气话。到目前为止,我们社不是已经建造了好几座最现代化的钢铁厂了吗?难道会没有一点儿经验积累下来!”

齐木社长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言道。

在他看来,和中国搞商业谈判,只要政治潮流不发生变化,还是速战速成决的好。“夜长梦多。”中国人是很信奉这句话的。然而,河本部长人头猪脑似地怎么也听不进去。只是低着头,沉默不言。

“社长,根据我在北京和赵大烈副部长接触后所得到的感触,七千亿日元,恐怕无论如何也会谈不下去的。”

旁边的柿田专务,想打破这难堪的沉默。

“在这个国家你所听到的,最好是把它当作零。林彪不是教导他手下的共产党员:‘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吗?好了。柿田君,说说你的直觉看?”

 “这个,给我先看看那个,再说吧……

说着,从齐木手中接过价格一览表,给谈判代表大川看了看,接着向他提了二、三个问题。

“再让出二成,不会有什么问题。”

大川满不在乎地开口道。

齐木陡然色变:

“你们这些个搞技术的,就知道花钱。哪懂得经营之苦啊。不跟你们说了!”

愤然转过身去。

见状,柿田只好出来打圆场。

“他这是根据我们最近建造大分工场的设备费用来推算,才这么说的。那些个附属工场和家庭小作坊报的价,风险本来就高得过了头的。河本君,每一个部件,是不是都对照过几家工场不同的报价?”

“这个……,这么短的时间,如何还能跟几家厂商谈?就算他们之间有竞争,要知道对方是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哪家厂子都没信心。”

明哲保身,两边都不得罪。

 “中国人做事,是很会拔算盘子的。最好是沉住气,让他们先摊牌。”

柿田专务提议道。

“不行!这是稻村之流的做法。这里的工程既然是由我来决定的,那就得用我的方法!说说,我们可以让步到什么程度?”

齐木社长心头火起,赌气地问道。

“那就要看社长您的手腕如何罗。赵副部长虽是军人出身,您可别小觑他。把他当成一介武夫。象鞍山钢铁公司那样的大型钢铁厂,他可是有过三次担当工地总指挥的经历哟。他的头,可不由咱摆弄。”

柿田提醒他道。

闻之,以河本为首的幕僚们:

“社长,就用六千个亿从中央突破吧!”

群起进言道。

齐木充满自信地点点头。领着待机而动的友好商社,东方商事的社长和兼任翻译的红谷,向着谈判桌子走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国务院专线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