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国务院专线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06 点击数:323次 字数:

2

 

签证申请书

姓名     松本耕次

出生日期   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五日

现住址   千叶县木更津市木更津町三番二一六

履历

一九三八年三月台票     东京高等工业大学毕业

一九四七年三月        进入东洋制铁八唯工场,工作至今

一九七八年五月就任东洋制铁上海事务所所长

履历书十分简单,最值得可疑的是从一九三八年大学生毕业,到一九四七年进入东洋制铁这九年间,是一个很大的空白。

陆一心接着又翻看了其他六、七个人的申请表。

同年代的人几乎都一样的是,学校毕业之后,直接成了东洋制铁的职员。

松本耕次履历上的这段空白,甭定是服兵役成为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工具?

从年龄上来计算,高等工业大学毕业时,是十九岁。

怎么会有这一段空白的呢?

来不及细想,先把这些履历记在脑子里再说。

陆一心给副处长道过谢后,出了外事司。

回到三楼自己的办公室时,有人正等着他呢。

 “去上海出差的资料准备好了之后,杨处长叫你上他那儿一趟。”

“知道了。呆会儿,我马上就去。”

在钢铁厂的各设备的技术谈判,价格谈判尚未终了之时,何故要先在上海就工程总投资预算进行交涉呢?原因就是在计划司内部,也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

陆一心此次上海之行,就是为了即席解答那些个在谈判中,有可能被问到的刁难问题的。看来,刚才柿田一行的来访,一定也与此事有关系的。

陆一心回到桌子上,整理收集他所需要的资料去了。好容易有了点眉目。一看表,时间过了三点钟了。还不知道机票弄妥贴了没呢。

赶紧到总务科,找到那位拜托再拜托了的了办事员。

“真对不起,办法我已经替你想尽了。可就是拿不着票。请您坐明晚的火车去吧。”

 “明晚的火车——!”

陆一心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可又不便明说这次出差的重要性。正犯愁时,钱科长上厕所回房来了,一边还在系裤腰带:

“啊,小陆,上哪儿出差?”

好大的体臭味,冲鼻子。

“去上海。”

“咋的,又是上海呀?这么往来往去,串门子走亲戚呀!年青人办事要有点儿计划性嘛。要注意节约国家经费。”

钱科长很不乐意地批评他道。衣领和袖口依旧是油抹亮光,好厚一层污垢。

 “对不起,我们只不过是按领导的吩咐做事……

“噢。既然是给上头办事,那直接去找计划司好了,干嘛要咱总务科给您买票和准备住宿呀?您很会走上层路线呀。”

 “胡说,我不过是照章办事儿。请你们给帮个忙而已。”

“小陆,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别忘了,您可是预备党员了罗。您自个儿去北京站排队购票去吧。作为人民中的一分子,到人民之中去,和人民打成一片。这也是为人民服务嘛。任何一个有志于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的人,应该有这初步的实践的。”

钱科长高声言道。生怕其他的科员们听不到。

是啊,共产党人。是应该严格要求自己。没说的了。陆一心心想,可这早晚去北京站排队买票,还能买到明天的火车票么?

他心里感到有些不安起来。

“小陆,我这可是为您好。绝没有要故意为难您的意思。您已经是预备党员了。作为您的入党培养人之一,我有责任帮助教育您呀。您可别把我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钱科长翻着三角白眼,见陆一心脸色不好,劝慰他道。

陆一心强压住心头之火。

 “既然钱科长说的是党的指导方针,我照办就是了。”

说着,退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正不知是先整理资料的好?还是先去车站排队的好?杨处长打电话来了,催促他在四点钟收拾好。语气很坚决。

陆一心犯难了。只好据实汇报:

“可,去上海的飞机票还没有搞到手,我这还得去北京买明晚的火车票。”

 “你早干什么去了!这么重要的任务,为什么不跟总务科说?”

杨处长斥责他道。

如此,陆一心只好将钱科长提醒他要以一个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那番话,述说给杨处长听。

“这么说,你真就要上北京站去呀?胡涂!小陆,也不想想,是排队买票重要?还是完成你手头的工作重要?革命的分工不同,只有各自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那才叫做模范党员。去!跟钱科长说,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一定给你买到飞机票!你还是赶快整理你的资料吧。”

 “钱科长,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别管他,小陆,你可不能孬种哟!”

完了,又补上一句。

一个小时后,飞机票送到了他的手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国务院专线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