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破晓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04 点击数:286次 字数:

6

 

即便是与信浓乡开垦团毫无关系的人,那些在逃难行列和难民收容所与亲人生离死别,回国了的人,仍想打听那边的消息,哪怕是只言半语的。

松本耕次也想听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可是,狭间信一知道他工作忙,时间紧,冲着大泽关子喊道:

 “关子,还记得这个人吗?”

松本耕次紧张兮兮地紧盯着大泽的脸。大泽轻轻地摇了摇头。

“再好好想想,他是你们同一个开垦团的干部,松本耕次叔叔呀。1944年秋天,出征的那天,你不是好摇晃着太阳旗,给他们送行来着?”

狭间轻声细语地言道,想要唤醒她的记忆。

“啊,这么说,是松本叔叔——”

大泽关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松本,看着,看着,眼泪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最后,她哇地大叫一声,扑到了松本的怀里。松本抱着她的身子,心脏悸动高鸣。有他一种强烈的预感,大泽关子将告知他家人的最后消息。

松本轻轻地拍打着关子的肩膀。一半是为了稳定自己的情绪。

“叔叔呀!在佐渡开垦团死里逃生和我在一起被中国人救走的人,是胜男和敦子呀!”

象是经受不了这一冲击。松本浑身战抖。

“这么说……刚才,你说的那二个人,是……?”

咽喉干枯,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是。是的呀,可,可是,后来怎么样了……

大泽关子说到这儿,整个象是虚脱了一样,无力地扶着椅子,跌坐了下来。

“松本君,其实,这话,昨晚您打电话来的时候,本想告诉您的。可又一想,现在谁也不知道那二个孩子的生死。因此,没敢冒失。见谅。”

狭间低垂着满头白发,致歉道。

“那,胜男和敦子……?”

松本缠住狭间,央求道。

“虽说是在佐渡开垦团驻地躲过了苏联军队的屠杀,被中国人救走了。可是,他们是不是还活着?谁也说不准呀。胜男是七岁,敦子才不过五岁。三十三年过去了。他们不象关子。那么小,怎么活下来呢……?松本君,听了今天的报告,我想您心里也许会更加难受的。这么着吧,试试看,给中国政府写封信。请他们出面帮您找一找。万一运气好呢。总之,有希望总比没希望的好。您说呢?”

狭间语气冷静地建议道。为了使松本平静下来。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印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外事办公厅收’的信封,递到他手里。

“这上面详细地记载着您想要寻找的亲人的资料。姓氏、出生年月、分别当时的一些情况。还有当时是穿什么衣服什么的。我想,当时您已经出征去了。未必知道这些个细节。根据大泽关子提供的资料,我替您写好了的。您过过目吧。”

望着依然茫然浑浊的松本言道。

松本接过印刷好了的信,刚想要在上面签名。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停住笔,向着关子:

“关子,我父亲和妻子,还有最小的美津子呢……?”

屏住呼吸。问道。

“记得。逃难时,首先是美津子。由于吃不到母亲的奶水,小鼻子呼扇呼扇两下,死了。后来,爷爷拉肚子拉得很厉害。几乎已经陷入脱水状态,走不动了。开始是阿姨背着他。后来,爷爷说自己不行了。叫阿姨把他留下,先带着两个孩子走!一定要活着把他们带回到日本!这些事儿,我全知道的。

在佐渡开垦团驻地,遭到了老毛子的血腥屠杀,我们被埋在好多好多的尸首下面。奇迹般地我和胜男都没死。老毛子走后,我们一起去找爸爸妈妈。在升国旗的地方,那土台子旁边发现了我父亲的尸体。怎么地也没找到我的母亲。找啊找的,又看到了阿姨。胸口好大一滩血。也死了……

泪水盈盈,却口齿清晰地对他言道。

松本直觉得头昏眼花,一只手支撑着桌子,一只手攥着写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信。几乎都要将信封给攥碎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破晓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