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破晓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03 点击数:338次 字数:

5

 

1936年,广田内阁制定了移民满洲百万户的行动计划。通过国家行政机关强制贯彻执行。松本耕次他们就是作为满洲开垦团先遣队远离故土,颠簸到满洲里人家的土地上,开荒种地,保卫大日本的生命线去了。荒唐!愚蠢!而那些战败时,被遗弃在满洲的旷野上的战争孤儿,好容易从死亡线上挣扎着活了过来,却又一次面临着被日本政府抛弃的厄运。是可忍孰不可忍!

四十左右的孤儿对日本政府的血泪控诉和抗议,深深地撼动了在座的每一个人的心灵。最后,他被人搀扶着下去了。下一个上台的是一位身着素料绀色裙子的女性。

“我是从黑龙江省勃利县来的大泽关子。”

流畅的日本话。带着浓浓的信州乡音。

松本的眼睛凝住了。站在远处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没有烫过的头发,夹杂着醒目的白发。十足的一个乡下老太婆。可是,残留在松本记忆里的大泽家的长女关子,有着一张人见人爱的苹果脸蛋的小姑娘。最喜欢穿艳色的松紧裤。活蹦乱跳地骑在马背上,迎着磨盘大的夕阳,晒下一串欢歌笑语。

松本全神贯注一字不漏地捕捉着关子所说的每一句话。

大泽关子不用翻译,直接用日语开始了她的讲话:

“我们信浓乡开垦团,在佐渡开垦团驻地惨遭苏联军血腥屠杀之后,还有几个人活了下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比我小的孩子没死。我们一起躲藏在烧毁了的马厩里,熬过了一夜。第二天,大清早来了几个中国人,他们是来挑拣老毛子血洗后剩下的东西的。我们被发现了。他们把我们弄到马背上,带到了村子里。在那儿,我们三人被拆散了。分别卖给了不同的中国人。打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那两个小孩子的消息了。死了?或是被带到了很远的村子里?我想。

“我被卖到了村里的一个姓李的人家里。当他们帮我包扎被老毛子打伤的手腕时,我什么也不知道。昏死了过去。睁开眼时,我看到了太阳。是太阳!从窗口看到的。那时的窗户没有玻璃。我看得真真的。心里觉得怪怪的。在学校里,老师告诉我们,有天照大神保佑大日本帝国。大日本是不会打败仗的!如果日本战败,太阳就不会出来了。我们一直信以为真的。

这时,我才知道什么天照大神的话,全都是谎话。是鬼话!什么日本战败了的话,世上就没有太阳了。世界一片黑暗。骗人……。看着光辉灿烂的太阳,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在姓李的人家里,他们叫我看孩子和缝靴子。以后一家子的针线活全让我给包了。父亲的尸体,我是亲眼看到了的。可是没有找到母亲,或许她还活着。好多的日本人都逃到哈尔滨去了。我想到那儿去找母亲。可是又听说有的日本女人在道上被老毛子逮住,轮奸后,又给杀了。我害怕,从此断了念头。

二十岁那年,姓的李让我嫁给了他弟弟。三十岁的穷光蛋,又是文盲。结婚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时刻。可我,却要嫁给一个比自己大这么多的老头。仅仅为了活命!没有别的选择。我这一生恐怕是没有机会再回日本的了。那天晚上,我伤心的哭了整整一夜。

凭良心说,老头子他心眼很好。虽然穷点,又不识字。他一次也没有殴打过我。不知不觉之中,我做了母亲。有了三个孩子。但我从未断了望乡的念头。年愈一年,思乡之情反而越来越强烈。怕忘了日本话,我把自己所知道的日本歌的歌词全写在纸上。没人的时候就偷偷地唱。

日中恢复邦交了。当公安同志告诉我,你可以回日本去了。我就象在做梦一样,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还是赶紧给长野县的叔父写了封信,请他证实我的身份。

回国手续办了差不多一年半。搭帮各位的帮忙,终于得到了许可证,拿到了护照。我带着最大的十三岁的儿子坐飞机回来了。经由上海。飞机上象我这样的孤儿,共有二十八人。

在中国大陆上空飞翔的时候,底下是一片黑油油的沃土。当飞机钻出云雾,窗外豁然明朗的时候,底下是兰湛湛的海洋。一问,原来是快到鹿儿岛了。我不由得自言自语,‘这儿就是母亲的祖国,日本?’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怎么也止不住。既有终于回归祖国的喜悦,又有一丝不安。我丈夫和两个孩子还都住在中国。还有一种担心。叔父已经过世,表兄弟当家。对我带着孩子回来是否真的欢迎?这些平时想都没想过的问题一下子全涌上了我心头……

还好,在机场我们母子受到表兄弟夫妇,还有热心于帮助在中国残留孤儿的好心人的热烈欢迎。我的心,这才真正的落实下来了。

“最让我惊愕的是日本妇女的变化。日本被美帝国主义占领后,受美国人的影响,很多方面已经西化。这个,在中国时,早有耳闻。我是有思想准备的。可是,当我亲眼目睹,露出大腿,屁股滚圆,身穿超短裙的日本女人时,我都羞得不敢正眼看她们。见那些眼圈涂抹得鸦黑,脸上厚厚地抹上一层面粉的女人,我真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在中国,在人们心目之中,日本人给他们的印象是,又懂礼貌,又清洁干净。可我看到的这是些什么日本呀,真让人失望,也让人吃惊。”

大泽关子作古正经地说着。充满肃穆气氛的会场,有人在吃吃偷笑。

报告会结束后,新闻记者们的身影刚一消失,那些个代议员和厚生省的官员们便慌慌张张地逃离了会场。

松本耕次穿过人缝,朝着狭间信一和他旁边的大泽关子那儿挤过去。

 “啊,您来啦。”

狭间点头跟他打招呼。大泽关子只是背朝着松本这边。她正被一大群人围着,凭借着年青时的记忆,搜肠刮肚,拼命解答大家提出的问题。

 


  
上一章:破晓 4
下一章:破晓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破晓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