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破晓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02 点击数:275次 字数:

4

 

松本有点儿紧张。夹着资料,跟在柿田专务身后。社长室的门已经开着。

长身子齐木社长,架着二郎腿,正坐在办公桌前打电话。

“诶,对现场的情况,我们正在做详细的了解。今晚,总理大臣来常盘津参加预演会时,我再向您汇报。好,就这样吧。”

说着,挂断了电话。听口气,象是给兼任了经团连会会长的稻村会长打电话。

齐木社长看了一眼松本:

“是上海事务所长吧。”

不是直接向松本,而是向柿田专务问道。

“哈咿。是松本君。刚才已经和他谈过了,开工典礼的会场说是设在工地上”

柿田专务答道。

“请问,对方出席典礼的最高领导人,会是谁呢?”

这才向松本问道。

国字形脸上戴着金边眼镜。稻村会长是明治时期的人,身上既带有骨气和仁德,又不乏洒脱和人情味。

齐木社长则不同,他是典型的欧美合理主义的国际商人。

松本调整了一下情绪:

 “可能会是他。李先念副总理,我想……

记得李先念副总理来打桩工地视察的时候,曾经让他转达对老朋友稻村会长的问候。

松本一直苦于没有机会将话传达到位。

可没等他把话说完,便被齐木社长打断了话头。

“只有三个星期了。时间紧迫啊!也许是李先念副总理——?你们上海事务所的情报工作是怎么搞的?!”

架起的二郎腿来回晃动着。语气严峻地责问道。

“我跟建设工地的总指挥贺副部长,还有指挥部外事办公厅主任打听过这事儿。就连他们这一层级别的官员,也无法得知最高领导人的动向。除非当天接到上面的通知。那是在中国,不是在日本。人家特别重视保密工作。”

松本觉得有些委曲。

“我们这边已经定下来了。稻村会长和我。也就是说日本企业的最高层人物将出席开工典礼。照理说,中国方面华国锋主席该出面的。万一不行,李先念副主席那是必定应该出席的。这样才不失日本人的面子。贺副部长不知道内幕消息,难道北京的孔令志部长那儿不能使点儿劲吗?”

面对柿田专务,问道。

“谁将出席开工典礼,孔令志部长也没有正确的消息。人家是社会主义中国,又是头一次和我们资本主义的人打交道。我看,还是沉住气。先等等再说吧。”

柿田专务做起了和事佬。

“中国怎么啦?中国就可以不讲国际惯例和起码的外交礼节吗?剪彩那天,一把手不来,二、三把手总要来一个吧?实权派不来,说明他们是在回避责任。你们这些个吃技术饭的,懂得其中三味么?”

说着,车转转椅,侧面对着他俩。

“中国是一个‘面子’比‘里子’大的国家。凡事都得靠走后门拉关系。有钱能使鬼推磨。以后,你们不要再插手。这事儿就交给东方商事去办好了。”

负责翻译业务的东方商事,是本社的友好商社。以长谷川社长为首的一班人大多是北京大学毕业的留学生。既是他当年的同窗好友,又是党内同仁。这家大商社在中国有着自己的可靠的情报来源。

 “那么,关于稻村会长和社长您的讲话稿的事儿,要不要……?”

柿田专务问道。

“这个也让东方商事去写好了。弄好了,叫他们送来就得。乱弹琴,连人家是什么人物登场都没搞清楚,这讲话草稿,怎么写啊?!”

松本带来的草稿和整理好的资料,到底没能递交上去。

退出社长室。

见松本的情绪有点儿沮丧:

“社长他是这么个人。刀子嘴,豆腐心。时间长了,你会习惯的。”

柿田专务好言劝慰。

“谢了。我哪能跟社长大人计较呢……

松本觉得铺着厚厚的地毯的走廊,比来时要长。显得阴森可怖。到东京本部工作,看来是一个错误。心想。

那天夜里,过了十一点。松本耕次才回到阔别有半年之久的木更津的宿舍。

和柿田专务谈完话后,又到了中国协力本部。和那里的工作人员聊了半天。

有些细节是在电话和传真机上无法做到的。

好容易谈完了工作。

听说上海事务所所长回国了,消息灵通一点的有关厂家的技术人同也跑来探听虚实。

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原先的那个做临时工的家庭主妇,得到他要回来的消息后,早早就把房间收拾好了。

并且为他准备好了可口的饭菜。

没人居住的家,依然显得冷清。

吃过夜宵后,松本想先给长野县的狭间信一打个电话。

坐落在群山之中的长野县,这会儿已是深夜人静,大多已经上床就寝了。

半天没人接电话。

不好意思打搅人家。于是,又把话筒挂了。

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

开了盖。

突然发现花瓶里一朵鲜红的蔷薇花还活着。

 


  
上一章:破晓 3
下一章:破晓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破晓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