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造反 6
本章来自《足迹》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8-01 点击数:933次 字数:

6

 

在表上排列的批斗对象中,在进行批斗时,大都是为了做做样,因为副局长肖子安,是他们准备“三结合”的领导干部,而真正的主要茅头全都是对准我。其次是局长田晋良。

在批斗的过程中,不但用文斗,而且用武斗,经常被打得全身紫肿。有次在人汽公司批斗时,一名暴徒拿起一根大铁棍,对准我后心使劲戳了一下,当时闷了气,至今留下后遗症,每到春天就发“省”(疼痛)。

每场批斗会结束后,还要戴上高帽子,掛着铁牌子,用绳子牵着去游街示众。那时家家店门口都掛有毛主席画像,见像必勒令下跪磕头请罪。如果我不是劳动人民出身的健壮人。早被他们折磨死去了。

我爱人自患了脑膜炎后,虽然神智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对我的安危还是很耽心。惟恐他们下毒手,时刻都紧紧地跟随我。

果不出她之所料,我那天在规划设计处被大会批斗后,他们借故说我不老实,下午还要接着再批斗,并且强迫我留在会议室,让我作好继续接受批斗的准备。又采用既威胁又诱骗的办法把我爱人支走,要她回家吃午饭,再带饭来给我吃,安全问题有他们负责。

可是,等我爱人回家吃饭时,规划设计处两个《红造联》头头——冯国华(地主崽仔),曾海鹏(父是被镇压的反革命分子)他俩早已预谋好了对我下毒手。乘我爱人回家吃午饭这个短短的时间,急忙强行捆住我的双手,用黑布蒙住我的双眼,勒令我跪在毛主席像前请“罪”。

我说:

“毛主席呀,我实在没有罪……

没等我说完,又用毛巾堵住我的嘴。接着他俩凶神恶煞般,一人一脚将我狠狠地踢跪在地上,凶狠地说:

 “你还不认罪,你当公安干部时,在镇反中杀了多少人,两手沾满了血。现在你又死保市委走资派,专门镇压我们造反派”,真是罪该万死,还死不认罪……

 “现在我们造反派,不打鸡,不打鸭,专门打的就是:公(安)检(察)法(院)……你们都是些杀人的刽子手……光大会批斗,触及你的灵魂很不够,非要伤及皮肉,你才会有所省悟……

狠毒话还没说完,两人抡起了早已准备好的大铁棒。对准我的腰干和臀部,狠狠一顿毒打。我咬紧牙关,无法吭声,直到昏死过去,又用冷水将我喷醒。我疼痛难忍,双手被绑,动弹不得,只能蜷缩在水泥地板上有气无力地呻吟。等我爱人跑来时,自悔受了他们的骗,不该回家吃午饭。没想到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下毒手。因为她也是个神智不完全正常的人,抱着我哭诉只喊冤!

下午二点群众再来开会时,见我被打成这般惨状,除了“《红造联》”这般暴徒外,谁都感到愤愤不平(《革造联》观点的群众占大多数)可是见到他们这般凶神恶煞的凶样,又篡夺了局领导的实权。人人都感到自危,只是敢怒而不敢言,更没人敢提出将我送医院。

惟有建材经理部党支部书记咎德芝(市统战部长高天闻的爱人,我在城建办公室当主任时,她是资料员)因她是个“红皮革心”的《红造联》的人,才敢挺身而出,骂他们不仁道,革命群众也会反对这种暴行的。并与我爱人一起将我抬下楼来。又找来一辆木板车,急忙送到了市立中医院骨伤科治疗。

伤科主治医师程振凱(后任院长),为我作了详细检查后,认定我的伤势很严重,一定要住院才有可能治疗好。

附件:《病历记录》

 

  
上一章:造反 5
下一章:造反 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造反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