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谈判 7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29 点击数:292次 字数:

7

 

上海唯一的,最高层的二十二层的上海大厦。位临黄浦江和吴淞江合流之处的三角地带。

上海大厦,解放前是欧美人居住的高级饭店。里面还设有记者俱乐部。

是夜,各层灯火通明。最上层的光带,直泻河面。给上海的夜生活增添了几分独特的气氛。

东洋制铁技术谈判团一行,以及上海事务所的人一起在顶层的餐厅用过晚餐之后,担任高炉主谈的盛田、副主谈大泽,还有在谈判室内一直没有露脸的大琦技术本部长,到了十楼的上海事务所的接待室,横倒竖歪地躺到在沙发沙上,宽松宽松。

松本所长提议在这儿边喝青岛啤酒和茅台酒,边聊天。比在餐厅更自由自在。

技术本部长大崎,人如其名,大块头。一屁股塌进沙发里,进去好大一个坑。

他朝着连日来担任高炉主谈的盛田:

“喂,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出面呀?”

问道。

茅台酒把他的脸熏得几乎成了猪肝色。

“还得请你再忍耐忍耐。况且,对方的主角也还没出场呀。急什么?你看,尽管我方主动地作了自我介绍,并且一一表明了各自的职务。可是中国方面,除了主谈和副主谈,谁是哪个部门的负责人?谁是专门的技术人同?一概不报户口。彻底的神秘主义。我看还是等把对方的指挥系统的轮廓了解清楚之后,你再出马。岂不更好……

盛田深思熟虑般地回答道。

“是么。可是,大老远从日本跑到这儿来,除了帮上海事务所修理复印机,终日无所事事。岂不要闲出病来?”

大崎团长一口喝干了杯里的茅台酒。

“工期要的这么急,可谈判尽跟你扯牛皮筋。我看呀,照这么个样子泡下去,至少得泡一年……

不无担心地言道。

“哎,他们有没有安装窃听器呀?”

日本人也被美国的‘水门事件’闹害怕了。

“这个只有天知地知,鬼知我不知。管他呢。”

松本所长苦笑了笑。

“总而言之,诸位都已经尽力而为了。就高炉的出钢比率而言吧。盛田君虽然妥协了,答应一点七五。可是,我认为不妥。万一被人家剥香蕉皮一样,一直剥下去。到时候,如何收场?我主张顽抗到底!一点七就一点七。不能轻易让步。”

盛田推了推金丝眼镜,露出困惑之色:

“不管怎么说,对方是我们的客户。而我们是接受了定货的卖方。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必呢。要知道有时候,中国人顽固起来是很难料到他们会作何举动的。跟中国人打交道,难啊。”

担任副主谈的大泽接过话头:

“满脑子就知道要最先进,最现代化的东西。还要求什么省力化设备。比起日本来人力丰富劳动力三文不值二文的国家,偏偏要追求什么自动化、计算机。好心好意奉劝他们结合自己的国情,中国能够自己制造的,就用中国的。何必硬要多花几个外汇心里才舒服呢。可他们就是听不进去。连日本产的地毯,吸尘器,东陶生产的抽水马桶也想要。拿他们真没办法。”

“哦,日本的马桶他们也感兴趣。真的?”

大崎忍俊不禁。差点儿没将口里的茅台酒全喷出来。

大泽正色回答道:

“半点不假。盛田君明言劝说他们不要迷信外国货。当场就举例说出了抽水马桶的事儿。中国人没人敢出来反驳,这还假的了吗?”

“东陶的便器是做得不错。可是,景德镇的陶器,世界上谁能比得了?再说,建钢铁厂造高沪的谈判,怎么能扯到这个问题上去呢?真是乱弹琴。我看还是让我亲自出马,正面迅速突破为好。”

大崎抬起他那大块头身子,下决心道。

一直沉默不语的松本所长开口了:

“中国流的做法。道路上总是暗礁密布。不到时机,真正的负责人是不会出面的。我认为还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为好。”

“松本所长那一嗓子,喊得真得劲。”

盛田充满感激地答谢道。

“哪里的话。当时,也是迫不得已啊……气氛真够吓人的。万一要是顶不住,退了第一步,今后就会有第二、第三步。连我们自己也没有信心的事儿,是绝对不能妥协的。关键是要跟他们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

语气中充满了信念。

“那,有人当面指责所长,在打桩机里参和着有中古机,延误了他们的工期。可是,他们自己的吊车司机操作失误,怎么就不提呢?那个攻击说这是日方的责任的人,我看啦,不是个好东西!”

“下面向上级打报告,推卸责任,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无风不起浪”。调查是否真有这事儿,我想这个应该是我们上海事务所的责任。”

“不过,那小子也太嚣张了。肯定是在中央的重工业部有什么背景的党员。”

“哦,有来头的党员么?”

中国方面的技术人员每每又是党员。松本不是不了解他们所具有的双重身分。可是,那个年青的工程师的反日情绪,也太露骨了些。至今仍使他感到不快。

“还有一个。身穿人民服,又不化妆。可浑身充满了诱惑力的大美人工程师。也在用挑战的语气,非难我们。”

年轻的大泽言道。

大琦本部长:

“好了吧。都说了些什么呀。好好地保养你们的眼睛吧,别尽往女人身上看。啊哈、哈、哈……

落落大方地打笑道。

过了十点钟,散会了。

还得准备应付明天的谈判。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松本所长回房后,忙着准备回东京本社的汇报材料。

写了一个段落之后,想放松一下。

下了楼,把钥匙交到服务台的时候,发现有自己的一封航空信。

对于没有家口,孤身赴任的松本更次来说,除了事务所的公务信件之外,难得有一封私人信件。

拿过来一看,原来是家乡长野县户仓村的狭间信一写来的。

急忙撕开信封:

……

前略。

战后初次在中国大陆的生活过的怎么样?别人或许难以理解您的心情。但是,象我们这种在北满洲同样有惨痛经历的人,可以说,是能够理解您的心事的。

从报纸上得知,您作为日本方面的代表,正在为中日合作的最大工程而工作。祝您工作顺利!

今天冒昧写信打扰,为的是听到一些关于信浓乡开垦团的消息。这件事儿也是您再三托付给我的。我一直放在心上。最近,邻村回来了二个战争孤儿。是更级乡的两个女孩。听到消息后,我急忙赶去同她们会了面。据她们所说,当年在佐渡开垦团驻地,惨遭苏联军队血腥屠杀以后,有许多小孩没死。信浓乡有一个叫大泽关子的,嫁给了中国人。战后已经过去33年了。具体的事情,她们也记不得了。尽管她们的话还有许多的疑点,但与吉田少年的全体殉难的证词,总算是有了出入。只要大泽关子还活着,就存在着一线希望。

请您尽早出面,通过中国的红十字会,到地方进行查访。我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只是尽义务,早点儿告知与您。”

是不惜余力,积极寻找战争孤儿的狭间信一的来信。

松本耕次愕然了。

大泽关子。她不是在开垦团时,隔壁邻居家的女儿吗?

战争结束时,她已经是十五、六岁了。

大泽家的长女关子,是一个很爱骑马,性格开朗活泼的女孩。

经常在开满了黄色小花的原野上策马奔驰,直到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将一串欢歌笑语甩在身后。

没想到现在她还活着……。或许是女孩子的缘故吧?

这么说,咱家的两个小女孩,吃奶的美津子和当时已经有五岁了的敦子。甭定也能被哪个好心的中国人收养了去呢?

狭间信一的来信对于身负满洲悲剧,家破人亡的孤独的老人松本耕次来说,犹如溺水之人,捞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

 


  
上一章:谈判 6
下一章:破晓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谈判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