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大众文化 46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28 点击数:412次 字数:

46

 

事实证明,中国共产党以其日臻完善的土地改革路线、政策和措施反映了农民的利益,得到了他们的衷心拥护,最终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

实际上,国民党并非从未意识到土地问题和农民问题的重要性。

早在同盟会成立时,孙中山就提出“平均地权”的民生主义主张,后来又加上了“土地国有”政策。

1924年,孙中山又提出“扶助农工”和“耕者有其田”的口号。

孙中山逝世后,蒋介石为争取民心,于1930年颁布了《土地法》,声称要进行土地改革,但终成一纸空文,由此失去了农民的支持而遭惨失败。

20年后,在内外交困的新条件下,蒋介石重新推行“土地改革”政策,为逃到台湾的国民党在政治、经济上的生存创造了条件。

一、内容的差异

1928年7月,国民政府出于强制使用民田的需要,颁布了一项单行法规,即《土地征收法》。

同年11月,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讨论了胡汉民、林森草拟的《土地法原则草案》,并提交立法院。

这一草案的目的之一,是为使土地本身非因施加劳力和资本获致改良所得的增益归国民政府所有。

1930年6月,立法院根据中央政治会议所决定的原则,制定并通过了《土地法》(注:黄美真编:《中华民国史事件人物录》,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191~192页。)。

至此,国民党在大陆的土地改革序幕已基本拉开。

《土地法》是根据胡汉民等人的草案制定而成的。

胡汉民认识到制订土地法的必要性,“订立土地法,实在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不能不十二分郑重,因为形成一个国家,必有三个要素,即土地、人民、主权。”(注:《土地法》,载(台)《革命文献》第23辑,第4706、4706、4706、4706页。)

在这里,胡汉民将“土地”提到一个同“人民”和“主权”同样重要的地位,说土地法是“规定一个土地税法和土地的登记使用、征收种种的法律。”(注:《土地法》,载(台)《革命文献》第23辑,第4706、4706、4706、4706页。)

对于土改的具体内容,这份《土地法》作了系统说明。

关于土地所有权,《土地法》第七条规定:

“中华民国领域内之土地,属于中华民国人民全体所有,其经人民依法取得所有权者,为私有土地,但附着于土地之矿物,不因取得土地所有权而受影响。”(注:《土地法》第7、13、14、16条,载《大公报》1930年6月22日。)

胡汉民在进一步阐释中,承认了地主占有土地的合理性:

“土地公有权属诸人民全体。至于私人,如得法律上的许可,也可以承认他有土地私有权,这是我们土地法所确定的。”

由此可见,既然地主能占有土地,“土地公有权属诸人民全体”就不可能付诸于实践。

《土地法》又规定:

“地方政府对于私有土地,得斟酌下列情形,分别限制个人或团体所有土地面积之最高额,但应经中央地政机关之核定:

(一)地方需要,

(二)土地种类,

(三)土地性质。”(注:《土地法》第7、13、14、16条,载《大公报》1930年6月22日。)

“国民政府对于私有土地所有权之转移,设定负担或租凭,认为有妨害国家政策者,得制止之。”(注:《土地法》第7、13、14、16条,载《大公报》1930年6月22日。)

胡汉民解释说:

“不过所有权中所包括的使用、处分、收益三种,应各有相当的限制,人们只能在相当的范围以内去使用土地,处分土地,收益于土地,如果越出范围,那就不行了。”(注:《土地法》,载(台)《革命文献》第23辑,第4706、4706、4706、4706页。)

在30年代初期社会阶级矛盾异常尖锐,尤其是地主与农民间矛盾最为突出的情况下,《土地法》虽规定了“土地公有”,但同时又承认地主的土地私有权,因而对私有的限制是不可能奏效的。

二、条件的不同

国民党在大陆和台湾推行的土地改革有着不同的历史背景。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全国工农运动陷于低潮。

从1929—1930年,蒋介石通过4次大的战争消除了各地军阀割据状态,但且不说当时各派军阀对名义上统一了中国的蒋介石貌合神离;

被他视为心腹之患的中国共产党已转入农村,建立了十余块根据地,开展了如火如荼的土地革命,广大翻身成为土地主人的农民对国民党的怨恨情绪日盛。

蒋介石除了多次派重兵前去围攻根据地之外,不能不考虑缓和与农民的尖锐矛盾。

经过党内几次激烈争论而出台的《土地法》就是适应这一需要而采取的改良措施。

但是,《土地法》规定的“土地公有”和减租的内容多少是同国民党所代表的地主阶级利益相冲突的。

这注定了以土地改革为内容的《土地法》,在实际中无法推行下去。

蒋介石败退台湾之后,“内忧外患”的窘境是蒋介石下决心进行土改的重要原因。

首先,美国拒绝继续对台湾提供援助。

我们知道,蒋介石在大陆的执政始终是以美国强大的经援、军援为后盾的。

但当1949年蒋介石败逃台湾时,美国出于新的战略考虑,一方面注视着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台湾可能带来的战略后果,另一方面也感到蒋介石的失败已非经济援助可以改变的现状。

对此,美国总统杜鲁门采用“等待尘埃落定”的政策,决定不予台湾国民党以新的援助。

他在1951年1月宣布:

“目前,美国无意在台湾谋求特权或建立军事基地,同时亦无意使用武装部队干预目前的局势,美国政府将不会寻求任何可能卷入中国国内冲突的途径。

同样,美国政府将不向台湾提供军事援助和建议。”(注:美国《国务院公告》(1950年1月16日),第79页。)

杜鲁门这项政策的宣布,对蒋介石来说不啻一声惊雷。

震动之后,蒋介石从台湾岛内的严峻事实中意识到,要想生存下去,必须开始着手加固他的最后堡垒。

土地改革即是其中的一项主要内容。

国民党败退台湾后,由于大量的国民党军政人员涌入台湾,使台湾人口总数急剧增加到800多万,其财政经济的需求与负担远远超过了这个小岛的负荷。

台岛面积狭小,农业、工业、商业均不发达,财政经济没有恢复,物资奇缺、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失业人口剧增。

人口的增多导致了社会的混乱和许多城市病的发作,这使得国民党考虑着手通过土改来促进财经状况的恢复,巩固自己在台湾的统治。

蒋介石在台湾进行改革具有30年代国民党在大陆所不具备的有利条件。

首先是其社会基础稳定。

1949年,蒋介石率大批土生土长于大陆的军政人员来到台湾。

由于同台湾土地占有情况无密切的联系,减少了土改的阻力。

30年代蒋介石手下的官吏大多和地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牵一发而动全身”。

因此,由于触犯了许多地主的利益尤其是蒋介石手下官吏的利益,土地改革包括二五减租遭到抵制,根本无法实行下去。

其次是蒋介石手中尚有一笔可以促进土改的资金。

国民党败退台湾时,从大陆运来大批黄金、白银、美金和珠宝。

同时,蒋介石采取货币回笼的种种措施,因而能给在土改中许多失去土地的地主以一定的补偿,这就阻止了可能出现的社会动荡和矛盾的激化。

另外,日本殖民统治者撤走后留下来的关于台湾土地状况的较准确的记录,也给国民党的土改的顺利进行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条件。

正是由于内外环境的压力和台岛自身的有利条件,蒋介石得以顺利地在台湾完成土地改革,并因此逐步实现了由混乱到大刀阔斧地进行建设的转变,这是蒋介石在台湾稳住脚根的关键一步。

三、结果的不同

国民党在大陆实行的土改主要体现在1930年颁布的《土地法》和“二五减租”上,事实上当时未能深入贯彻执行。

相对实行时间较长的只是浙江一省。

从1927年至1935年,浙江省二五减租的结果如何呢?

下面就以浙江为例,以此来看看当时《土地法》在全国的实行情况。

1935年国民党中央政治学校地质学院曾派员前往浙江实地调查。

报告中指出:

“减租之在浙江虽有七、八年之历史,迄未能普遍执行,不独全省,各县未完全实行。而各县之中,无完全实行之者”,

“考浙江二五减租运动,可分为三时期:十六七年为兴盛时期,十八九年以后为衰退时期,至二十一年以后则为没落时期。时至今日,减租问题,几无复有关切注意之者。岂减租问题已获圆满解决,抑以问题之复杂,难为妥善之处理,而索性任其自然,听凭业佃自为料理也。二者必居其一。以愚所见,此事之没落实属后者,而该省人士对减租之厌倦为其主因。”(注:洪瑞坚:《浙江之二五减租》,第42、67页。)

1935年2月,国民党在“剿共”前线所办的刊物《汗血周刊》也承认:

浙江的“二五减租”,“条例一下,纠纷纷生,结果至今还是一纸空文。”(注:洪瑞坚:《浙江之二五减租》,第42、67页。)

由此可知,即使当时在浙江喧嚣了七、八年之久的“二五减租”也只是越来越有利于地主,而且甚至是“索性任其自然,听凭业佃自主料理。”

浙江省的“二五减租”实施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土地法》在全国的执行情况了。

历史总是这样叫人捉摸不定,毛泽东搞土改,将土地从少数人的地主阶级手中夺过来交到了广大农民手里;从而打败了蒋介石,推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谁又能想到几十年之后,同样是共产党人的邓小平又将土地重新交回给了少数人呢?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被赶到台湾之后的蒋介石痛定思痛,最后决定向共产党学习,也搞起了土地改革。经过老蒋和小蒋二代人的努力,台湾成了“亚洲四小龙”,台湾人民也率先过上了“小康生活”。

注意,前文所提到的王明与毛泽东路线之争的土改,指的是共产党的第一次土改。而最后夺取政权,打败国民党的真正“法宝”是毛泽东提出的“统一战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大众文化 4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