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谈判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28 点击数:209次 字数:

6

 

 “哪,你对鲁迅怎么看?”

“我不太懂得文学,但也知道,在日本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学习医学鲁迅,认为医学不能够拯救中国人民,而利用文学可以改造中国人民的思想和精神。回国后,边投身革命,边与侵略主义战斗到底的事迹,的确很令人感动。”

“不错,革命时代的鲁迅,能积极地参加革命活动,很不简单啊。要知道,那个时候,毕竟这只是少数人搞的地下活动。那时候闹革命,是脑袋撇在裤腰带上,随时都有被别人把命革掉的可能。现在好了,革命成功了。没想到,在过去是被日本军占领的,抗日运动十分高涨的上海市郊外,作为四个现代化的象征的中日合作的大型钢铁厂,就要诞生在这块土地上,真是大快人心事啊!”

杨处长感慨而言。话题一转:

“怎么一直不见你交入党申请书啊?”

杨处长冷不丁地问道。

陆一心心里咯咚一声,怪不得呢。

刚才在外白渡桥上的一番话,什么日本海军武官府,宪兵本部呀,什么鲁迅的故居呀。等等都是入党申请的伏笔啊。也是一种试探。尽管自己没有失言之处,却有几分狼狈感。

“咋的啦,干嘛不吱声?”

“这事儿,有点儿太突然了……

陆一心一时语塞了。

入党,那是多少中国人梦寐以求的事儿啊。

入了党,不仅名誉好听,而且还有实惠。

就算是不小心犯了什么错误,还可以‘下不为例’呢。

可是,陆一心心里却象是翻倒了调味缸,说不出是个啥子滋味。

由于自己身上这该死的日本人血统,使得他打小就受尽了屈辱和辛酸。

还有那被冤枉送劳改,过了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地狱一般的日子。

他怎么能够忘记得了呢。

当入党的荣耀的光圈在眼前晃动的时候,同时,也给他带来了一种不安和恐怖。

就算是自己的上司信任自己,并且严格仔细地审查了自己的档案。

可是,入党审查,不是由上司领导决定的,而是要通过重工业部的党组织才行得通。

到了那儿,他的入党申请会不会被接受,还是个问题呢。总之,乐观不得啊。

陆一心怀着戒备的心理,沉默不语。

杨处长好象是看出了陆一心的心事。

“我们的党,在文化大革命前和文革中,是有些人犯过错误。并且使许多的人惨遭不幸。毛泽东搞‘三反五反、四清运动’,杀死了多少的反革命啊!恐怕不是几千几万吧?这里面就没有冤死的?邓小平搞‘计划生育’,使中国少生了三个亿。三亿条被杀死在母腹中的小生命,这里面就没有几个华罗庚、陈景润?你能说他们谁伟大、谁不伟大?你又能说他们谁是好人、谁不是好人?特别是你,被强制送劳改,过了好几年非人的生活。过去的事儿就让他过去吧!吃点儿亏算什么呢?刘少奇副主席不是提倡‘吃小亏,占大便宜。’的么?中国人有句古话:“吃亏是福。”有道是:时来运转。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好好想想吧,象你这样既年青又懂得技术的人材,千万别错过机会呀。”

语重心长的一番话,令人感动。

“可是,交了入党申请,要是不被批准……

陆一心仍心有余悸。

“愚蠢,我是你的直接上司。有我在上头替你打点,你还担的哪门子心哟。我冷静地观察你好长时间了。作为技术者,你不但有着拔群的才能,而且还具有很高的政治意识和准确的判断能力。可惜啊,如果不是党员,很难发挥你的才干的。我们共产党人,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我看你起码是个局长的料。不入党,能做官么?不做官,你拿什么去革命啊?!现实,要知道这就是现实啊!”

陆一心回想起了高中时,由于不是共青团团员,便没有资格参加国庆节游行,而只能留在教室里受屈辱的往事。

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向着陆一心迫来。

通向党员之路的光辉大道已经在自己眼前铺开。然而,他仍不敢过于做非分之想。

“我还很不成熟。不过,我会记住处长的话。回到北京后,立即给党支部递交入党申请。”

陆一心终于下决心言道。

“嗯,很好。记住,我这可不是强迫你哟。一切完全在于你自己做主。好吧,这话就到此为止。我们到河岸上走走吧。”

横过黄浦江公园,到了河岸的人行道上。观光客和休假的市民,络绎不绝。一片人的海洋。

“陆同志——”

背后 有人高声呼喊。丹青和四、五个工程师们手里提着涨鼓鼓的购物袋过来了。无论是从北京来的,还是从全国各地其他地区来的人,到了上海,没有不采购东西的。上海的色彩鲜艳的毛衣和做工精致的皮鞋,更是抢手货。当然,也有在上海买到本地产品的。不过,换了包装。那年头,中国人迷信上海货。

陆一心低着头,没答理她。见状,丹青反而一个人回头跑了过来:

“星期天,也离不开上司,够忠诚勤快的啊。”

讽刺他道。

杨处长气得鼓圆了眼睛。然而,对方是赵大烈副部长的女儿,毕竟不敢光火。

“是我邀请陆一心出来的。陆一心同志他可不是溜须拍马之徒。”

转而庇护陆一心。

“得了吧。我和他是大连工业大学的老同学了。谁跟谁呀?”

“哦,这可是头一遭听说,同学……

“还是桌子挨着桌子的好朋友呢。”

丹青带着调皮的口吻言道。

陆一心不答理她,丹青有点儿恼羞成怒。

“五年之间,一直是桌子并桌子。他是个老实人,学习成绩最优。每当考试时,我总是要借他的笔记看。对不,一心……

陆一心依旧是不答理她,杨处长见状:

“优秀和老实,不是他的最大的美德吗?”

替他解围道。

“是啊。在谈判桌上,他也是最优秀的。给吕主谈递条子,递的真及时啊。我就不明白,怎么他那么恨日本人呢?”

丹青美丽的脸上,挂着残酷的冷笑。陆一心再也沉不住气了。回头狠狠地瞪了丹青一眼:

“向日本人提出我们正当的要求,并且据理力争。难道这有什么不对吗?”

“好了。明天跟日本人争去吧。我可不想跟你争,也争不过你呀。”

丹青眨巴着眼睛,做着鬼脸笑道。

杨处长赶紧换了个话题:

“听说你爱人,最近从国家计委的原材料局调到指挥部外事处来了。恭喜你呀。”

“是有这码子事儿,有什么好恭喜的。”

丹青没好气地答道。

听到丹青的丈夫调到他岳父赵副部长兼总指挥的指挥部里来了,陆一心感觉象是吃了个蚂蚱似的,难受得很。

“好了,我先走了。好好干吧。一心,再见!”

丹青走了。带走了一团华丽的脂粉气。

“你,和她之间,有过什么过节吗?”

杨处长带着惊愕的表情问道。

“没有。什么也没有……

陆一心不动表情地答道。

“她可是个中共党员啊。怎么你到现在就入不了党呢?真是不可思议。”

杨处长语气强硬地再次提醒陆一心,千万别忘记了争取早日入党这件事儿。

  
上一章:谈判 5
下一章:谈判 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谈判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