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谈判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27 点击数:308次 字数:

5

 

这件事儿陆一心在学校里,早就接受过教育的了。

“几乎全都是因严刑拷打而毙命的。尸体就这么被抛进黄浦江里,飘浮在水面上。”

陆一心憎恶地言道。

“往前再走几步吧……

杨处长扔掉烟屁股,朝着外滩方向走去。

陆一心虽然过去出差来过好几回上海。可都是匆匆来忙忙去的。没机会仔细欣赏上海的景色。今天和杨处长漫步在外滩,脑子里突然掠过一首不知在哪儿读过的小诗:

我的上海
这是我所熟悉的上海
歌舞在心脏夜夜流失白天的糜烂
黑暗的歌声像蚂蚁在她的伤口上爬奔
这是我所梦想的上海
她的创痛是我的悲哀
懒懒地舒展开糜烂的身体迎接清晨  你是我的女人
我的上海
在黑夜还没尽头的时候  让我抱着你跳舞
让我们夺走每个曾我们共同度过的清晨  你的痛苦深埋在我的内心
旋转……
我抬不起头  看不到你以外的天空
因为你倒在地上  站不起来
我看到地下的血  产生有关天空的幻觉
于是我背起你  奔跑  奔跑
我的上海

这大概就是上海人自己眼里的上海。外地人是很难有这种感觉的。

“你,想不想去鲁迅故居看看?”

“去年,乘坐驱逐舰来上海考查选地条件时,虽然时间很短,还是和考查团成员们一起来山阴路,参观了鲁迅故居。”

鲁迅在北京、上海和广州分别建有三所住宅。

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内宫门口二条19号,是鲁迅1924

1926年在北京的住所。

鲁迅1881—1936),原名周树人中国现代文学家、思想家。

鲁迅一生撰写了许多著作,在此期间,他写下了《华盖集》、《续编华盖集》、《》、《野草》、《彷徨》等不朽作品,印行了《中国小说史略》、《热风》等著作,同时还主持编辑了《语丝》、《莽原》等周刊杂志。

鲁迅故居是一所北京普通的小四合院

从建筑到空间陈设,都是比较简朴的。在这里,鲁迅完成了许多战斗作品,《华盖集》、《华盖集续编》、《野草》三本文集和《彷徨》、《朝花夕拾》、《坟》中的一部分文章,都是在这里写的。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棵是枣树,还有一棵也是枣树……”

这是鲁迅在散文《秋夜》一开头说的两句话。

站在鲁迅故居的后园里朝远处望,我没有看到枣树,看到的是楼房和远处灰蒙蒙的天空。

故居的前院和后小院的通道处,倒是有两棵枣树,由于无人采摘,枣树上结满了熟透的枣子,许多都掉落在地上,在土里腐烂了。

一旁的接待人员说:

那两棵当年的枣树都没了,这几棵,是后来补种上去的。

枣树没了,鲁迅也没了,留下来的是那些立在原地、傻呆呆等着主人回来的房子,以及鲁迅当年手植的丁香。

它们已历经了70多年的风雨,枝繁叶茂,快遮挡住了院子里的天空。

 

上海故居位于山阴路上的大陆新村9号。

这是一座砖木结构,红砖红瓦的三层楼房.在此期间,鲁迅写了许多战斗性杂文,并编辑《译文》杂志,翻译《死魂灵》等作品。

提倡木刻版画,还编辑整理瞿秋白遗著《海上述林》。

故居坐北朝南,走进黑铁皮大门,是一个小花园。

走上台阶,就是会客室。

中间摆着西式餐桌。

西墙放着书橱、手摇留声机瞿秋白去江西瑞金时赠给鲁迅的工作台。

玻璃屏风门,便是餐室。正中放着广漆八仙桌,四周是四只烤花圆坐椅。

西墙角是一只双层碗橱和四只圆凳,东墙放着衣帽架。

这些简朴用具,反映了当时鲁迅全家的生活状况。

他仅靠微薄稿费收入维持家庭生活,但对接济他人,支持革命群众团体,是非常慷慨的。

鲁迅的日记中,留有多次捐款的记载。

 


  
上一章:谈判 4
下一章:谈判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谈判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