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谈判 4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26 点击数:243次 字数:

4

 

黄浦江上,数千吨的大船和游览船来往穿梭,中间,张着桅杆的帆船在水面上横冲直闯,自由翱翔。

陆一心和杨处长并肩倚靠在外白渡桥的桥樽上,眺望着黄浦江。连日来忙着紧张的高炉谈判,今天是星期日休息,这不,下午上街逛街来了。

河岸的步行道上,观光客和休假的人熙熙攘攘,过于拥挤。他俩在两桥重叠,中央拱起,被外国称之为花园桥的外白渡桥中间,停住了脚步。杨处长点燃一支香烟。

 “站在这儿,基本上可以看到上海市的整个风貌。”

说完,呼——地吐了一口浓烟,门前挂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的黄浦江公园近在咫尺。

外滩公园,今称黄浦公园,位于上海的黄浦江与苏州河交界处。

它地处南京路东端,上海外滩之北端——今天这里是上海这个超级大都市的心脏地带。

外滩公园占地约30亩,是个不大而漂亮的公园。

一百多年来,在这里发生了太多牵动中国人情感的事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那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

在北京从事文化工作的中年编辑何京生,还能清楚记得上世纪60年代当小学生时,看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时看到的情形:舞台上,一座公园的门口,外国巡警把守下,“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白底黑字牌子触目惊心,一群愤怒的中国人在牌子前愤而起舞。

在今天的中国,从学童到老翁,老幼妇孺对这个牌子无不铭记于心,它成了中国近代屈辱史的一个标志。

今天的黄浦公园,以人民英雄纪念塔作为公园主景。

传说中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当然更无处可寻。

它更像是一所中国到处可见的普通公园。

在今天的中国的公园里,人们经常可以看到的,是另一种牌子,诸如“请勿践踏草坪”“禁止折攀草木,违者罚款”等等。

熊月之在《关于上海外滩公园的历史记忆》中论道:

上海外滩公园引起的另一种反应,即除了维护民族尊严争取权利的“外省型反应”的另一种“内省型反应”,较少为人所知。

当年洋人限制华人很重要的一条理由,就是华人不守公德,摘花践草。

有史料记载,在外滩公园允许华人凭券入园后,华人“有挟妓以入者,此已犯西人之所忌,而妓又爱花成癖,往往一见鲜花,必欲折取”。

“中国人入适园后,往往不顾公益,任意涕唾,任意坐卧,甚而到于大小便亦不择方向……”在租界的华人公园开放后,有华人游客“一人欲独坐一凳,不肯与人共坐……巡捕遂斥此人之非是,彼即骂詈不绝。

又有游园诸华人见此人与捕忿争,亦不问事之是非,咸助此人,大有与捕为难之势”。

在1913年,北京大学教授杨昌济这样写道:

“试观汉口、上海之洋街,皆宽平洁净,而一入中国人街道,则狭隘拥挤,秽污不洁,……上海西洋人公园门首榜云:‘华人不许入’,又云‘犬不许入’,此真莫大之奇辱……平心论之,华人如此不洁,如此不讲公德,实无入公园之资格。”

杨昌济说,西方人虽然是欺人太甚,但中国人如果不改习惯,“养成与西人平等交际之资格,则此等耻辱终湔洗之期”。

实际上,自20世纪初以来,中国人中这样的清醒反省,一直没有停过。

但是,熊月之指出,在1928年外滩公园取消对华人入园的限制后,这种内省不见了,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中一概不见了,在学者的笔下也基本不见了。

外争权利笼罩了一切。

北京学者梁晓燕将这种公共空间归结为这样一个定义:

“每个人都可以在一个公共规则下,自由享用的空间。”

对于中国人来说,传统上只有私人空间和官家的空间。

在公园这样一个公共空间,却是每一个个体都拥有平等权利,都应受到尊重的空间。

在这里,你对公共规则的遵守,实际就是对他人利益的尊重。

梁晓燕说,当年严复将密尔的《论自由》,翻译成《群己权界论》,其实这是一个极为准确的说法,即每一个人的权利的内核和权利的边界。

群体不代表个人,个人也能不否定群体,公共空间的含义就从这里而来。

百余年来,在“公共花园”(外滩公园)上的中外冲突,与中国人与外部世界的交流融合是一体的。

这个过程充满矛盾与挣扎,至今也没有结束。

背后,隔着一条道路,是原英国人和美国立起的外国银行和饭店的高楼大厦。

人去楼空,可依旧残留着租界的面影。

“只有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在我们这个时代,才有可能重建新中国的高楼大厦。”

租界时代的建筑物,一直原封不动地被政府机关和中国银行征用,连自己的办公的地方都没有,北京一直为这个问题感到头痛。

“这座外白渡桥,是在1907年,英国的桥梁会社建造的。外国人过桥,免费,中国人过桥,交钱!日本军占领时期,桥两端有士兵把守,中国人过桥,钱的不要,低头的干活!谁敢不弯腰曲膝,良心大大的不好!

陆一心在小学和中学里上政治课时,早就听说过了。

杨处长身子探出桥栏杆,接着往下说:

“看,上海市人民政府的那栋楼,是原英籍香港人办的上海银行。旁边的对外贸易总公司,是中日战争年代,日本海军武官府。凡是被带进那儿和租界宪兵队本部的中国人,没一个能活着走出来的。”

 


  
上一章:谈判 3
下一章:谈判 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谈判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