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谈判 3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25 点击数:306次 字数:

3

 

大泽副主谈接过话头:

“单纯的制造商和综合钢铁厂不一样,他们是做买卖的。买卖人有他们自己的一套做法。按照国际商业习惯,那些资料是在我们提供的技术规格书的基础上整理加工的。在没有签订合同之前,他们是不会轻易给人的。”

答道。

吕主谈吐掉嘴巴上的香烟屁股:

“什么‘国际商业习惯’?这些个资本主义国家的语言,在我们这里是行不通的。请你们记住这一点,这次的工程,是在中日友好的精神下,进行技术交流的。这个是基本概念。”

提醒日本人不要忘记这个大前提。‘中日友好’成了强制让日本人让步的语言符号。

孙副主谈接着:

 “还有省力化,公害对策等设备。你们好像也作了相当的省略啊?”

一边翻弄规格书,一边提出问题道。

“就省力化而言,首先,送风口没有自动替换机。难道还要叫我们像从前那样靠人力来操作吗?”

表情越来越严峻。将高温的热风吹入炉内的送风口,由于热传导性能高的铜容易溶解。所以,必须常时用水冷却。而水又容易流失,因此,必须有替换机。

“送风口的自动替换机,并不需要频繁使用。再者,使用时,需要在炉前移动。地面需要绝对的水平面。得花很长的准备时间。贵国有如此丰富而廉价的劳动力,采用手动方式不是更经济实惠一些吗?”

好家伙。大泽副主谈的话,严重地伤害了中国方面的自尊心。他不但没将人家渴求先进技术的迫切心情放在心里,反而奉劝中国人继续采用人海战术。

“这种不友好的发言,应该即可取消!”

吕主谈面带温色地拍打桌面。

大泽副主谈面色苍白地停止了发言。被中国方面的首席代表无端地扣上一顶‘不友好’的帽子,你说他还敢乱说话么。

省力化设备项目刚告一段落,孙副主谈趁谈判处于主动地位的有利时机,进而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借这个机会,我还想谈谈环境保护问题。在防止大气污染,排水处理,吸尘机等方面,大分工场采用了比木更津工场更为先进的技术设备。污染度数,写在电子屏幕上,一目了然。另外,高炉顶部还安装了数台间歇性气体消音机。这些怎么都没写在技术规格书里?”

见大泽副主谈半天没吱声,盛田主谈只好硬着头皮上:

“环境保护的确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但是,在初级阶段,并不一定非要追求万全和完美不可。拿消音机为例吧,钢铁厂建立在离上海三十公里开外的地方,对城市噪音根本就不构成真正的威胁。何必花冤枉钱呢。相反,把重点放在大型钢铁厂的操作为基础的技术和设备上,不是更合算么?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这叫做‘好钢用在刀刃上。’有什么不好吗?”

好家伙,这话说的够水平。

中国这么大,上海这么大,噪音怕什么!

何必杞人忧天呢?

孙副主谈强压住心头的无名之火。

“您说的‘基础’,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中国人只配学习你们的基础知识不成?既然东洋制铁如此吝啬你们的技术,那又何必跑到中国来搞合作呢?不错,木更津、大分工场是世界最先进的钢铁厂。难道说,八十年代当我们的钢铁厂建成的时候,不应该跨入世界的先进行列吗?相反,恰恰是为了这一点。我们这才寄希望于日本。希望东洋制铁能将你们手里所掌握的所有的技术,全部移交给我们。”

笑话,哪有叫人花钱买破烂的道理。

“这个与中日双方达成的协议书上的‘现有的最新的成熟的技术’这点,显然是不相符合的。更谈不上吝啬二字。尽管我们在这方面发表了不少的论文,而且也是二、三个成功的例子。但这只不过是学术上的技术,许多东西并没有马上成为普遍的技术。还是一点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有些技术就算是外国人愿意花钱购买,却因为受到转让禁令的限止,而不得不束之高阁。

我们巴不得按照贵国所希望的那样做,这个最简单不过的了。可是,为了国家利益,因为国与国之间,由于各国的国情有所不同,有些东西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比如,你们所想要的日本制造的高级清洁卫生用具。其实,这些东西贵国完全可以自己生产的。”

盛田主谈也上了火气,把中国人花钱买日本人的抽水马桶的事儿也给捅了出来。被人家如此贬低,中国方面有人实在是沉不住气了:

“是吗,说得好听。作为世界最大企业的东洋制铁,会不顾眼前的商业利润吗?我看你们是不愿意把手中的先进技术教给别人吧?‘教了徒弟,没了师傅’。日本人对这话是最有体会不过了的。想当年是日本人追美国人的屁股,跟人家美国人学技术。现在大大地超过了美国,弄得美国人后悔不迭。甭定美国大总统有一天还会栽倒在日本首相的餐桌底下呢。现在中国人想要跟日本人学习技术,你们会没戒心?”

陆一心紧盯着盛田主谈的眼睛,反驳道。

心想,骗谁也甭想骗自己,我能不了解日本人吗?

 “这么说,你们是怀疑日本方面的诚意罗?”

日本人里面,有人用中国话说道。

众人一齐朝那个方面望去。原来是上海事务所的松本耕次所长,中途进来旁听的。

“你是高炉谈判团的成员吗?”

吕主谈不快地问道。

“不是,我是东洋制铁上海事务所所长。刚开完第一回合炼焦,炼钢谈判会议。是首脑会议。顺便过来看看。诸位先生,想必不会不知道李先念副总理前来高炉基地打桩现场视察这件事儿吧?李先念副总理在现场亲口对我说,中国需要的是最现代化的钢铁厂。我很受感动。中日双方的首脑能够相互信任,都在为二年完工而努力。可是,你们双方的尖兵部队,却在耍嘴皮子。玩文字游戏。遗憾啊,遗憾!”

翻译把这话翻译过来后,陆一心皱起浓眉:

 “向李先念副总理隐瞒事实,做虚假汇报的,原来是你!”

怒斥道。

“莫名其妙。请指明。”

松本所长也扬起浓眉大眼,紧逼陆一心。

“打桩机中混杂着有中古机(二手货)。动不动就出故障,直接影响到了基础工程的进度。”

上海现场给北京重工业部计划司的报告书中写的有:“由于质量恶劣的中古打桩机,使得工程延误。”

“你是哪个单位的?怎么知道现场的事情?”

对方反问道。

“高炉以外的问题,请不要在这里讨论。已经是四点半了。今天的谈判到此结束。”

吕主谈不想再扯皮,结束了早该结束的第一轮谈判。

东洋制铁的人,抱着资料退出了谈判室。

中国方面全体留下。

人人正襟危坐,连个咳嗽的都没有。

室内香烟缭绕,气氛比谈判时还要紧张。

这时,和陆一心同样坐在最后一排位子上的一个年龄五十过半的留平头的人站了起来。

他脚上穿着黑色布鞋,没声没息地走到了众人面前。

此人是上海市党委副书记。有着坚强的意志和统帅力。还有着独特的威严感。

副书记两手背在后面:

“吕同志,第一轮嘛。情有可原。不过,显然学习不足啊。一定要记住这个教训,会前要与孙同志周密协商,研究好对付日本人的谈判的战术对策。”

大声下令道。

吕主谈和孙副主谈颔首点头。

副书记依旧是背负着双手,面向着大家:

“特别是在防止公害设备问题上,决不能让步!在我们将要大规模建设的这块土地上,居住着祖祖辈辈过着宁静的田园生活的农民。虽然在抗战时期,他们没有做出过什么轰轰烈烈的牺牲和贡献。但是,今天为了实现祖国的四个现代化,他们能够让出这块土地,这难道不是一种牺牲!不是他们最大的牺牲吗?他们是革命的,真正的模范人民。我们绝不能使他们失望。更不能让他们找到反对建设钢铁厂的任何理由。因此,环境保护一定要做好!不能搞‘下不为例’,我们也交不起这笔‘学费’。

国家搞工业化,也绝不能忘记九亿农民的根本利益。没有皮鞋,可以穿布鞋、草鞋。没有粮食,看你们吃什么?!

陆同志,干得好哇!要表扬。下面要注意甄别东洋制铁里面的非友好人士。有了结果,直接向我汇报。特别是上海事务所的那个松本所长,他怎么会说中国话?得好好查一查他的经历。这个问题千万马虎不得。好了,解散!”

他一句话,事实上中止了中国方面的谈判。

 

 


  
上一章:谈判 2
下一章:谈判 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谈判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