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谈判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24 点击数:283次 字数:

2

 

工人阶级(又称劳动阶级、劳动阶层等;英文:working class)通常用于表示社会地位与社会等级,无论何时,该阶层在社会所占比例最高,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比例减少,一般为产业工人阶层为主。该术语没有一致的解释,主要依赖个人的立场与观点的不同来理解。比如美国划分阶级标准是依照经常性收入和就业率来确定的。

马克思主义认为,工人阶级(即无产阶级)是那些靠出卖劳动力(包括体力和脑力)、不拥有生产资料生产工具,劳动成果大部分被资产阶级剥削,并为社会创造主要财富的阶层,包括大部分的体力和脑力劳动者。

工人阶级是我国的领导阶级,工农联盟是我国的政权基础。

工人阶级之所以成为国家的领导阶级,是由工人阶级的阶级性质和它肩负的历史使命所决定的。

工农联盟是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联盟,是我国的政权基础。以工农两个阶级联盟为我国政权的基础,是由我国的基本国情决定的。

工农联盟代表了我国人口的绝大多数,不但构成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坚实基础,而且表明了人民民主专政政权充分的民主性和广泛的代表性。

 

吕主谈好半天才点点头,算是明白过来了。

然后面朝盛田:

“我已经说过好多遍了。我们的工业现代化不等人啊!既然你们日本先生苦心开发的操作技术专利能输入进电脑里面。那么,再输出给我们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嘛。木更津工场可以达到二点零,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呢?”

发起攻击。

盛田主谈稳住心神:

“计算机嘛。只能整理数据。经过计算、分析后,再回馈信息。而最后进行判断的是人。刚才我不是也已经说过了吗,只有一步一步地积累经验,才能得出正确的判断。”

以守为攻。

“不错,剩饭炒三遍,狗都不闻。你开口经验,闭口经验。是什么意思?我们中国人没有经验。你们日本人从娘肚子里一出世就有经验了么?再说,我们这不是在花钱买你们的经验么?协议书上不是白纸黑字地写着,中国派遣研修人员到以东洋制铁木更津工场为首的,以及下面的各工场进行培训吗?怎么的?你的意思是你们日本人能干的活儿,我们中国人就硬是干不了罗?”

工人阶级犯了牛脾气。

会议中,一直一言不发默默地作着笔记的四十记名谈判代表,也一齐止住了笔,横眉冷对。

盛田主谈不为所动,推了推眼睛架:

“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就说我们自己的工程技术人员吧。到底他们有多少经验呢?说不清楚。到日本实地研修,这主意不错。可需要时间。在规定的时间内,能教会他们多少东西呢?这些都还是个问题。老实说吧,一点七的出钢率,最后能不能做到,我们在这儿还一直担着心呢。中国有句古话:‘欲速则不达。搞工业急不得的。”

回敬了好几个疑问号。

是可忍孰不可忍。陆一心实在是憋不住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西德的公司说,如果让他们承包的话,出钢率可以保证在一点九。奇怪,为什么你们就做不到呢?”

抬出西德公司,突破东洋制铁的封锁线。

盛田主谈惊愕地望着后排的发言者。他被这半路上杀出来的程咬金给击中了要害。

“西德公司保证一点九,有什么证据吗?欧美的企业,如果没有严格的近似于苛刻的附加条件,他们是不会做出任何保证的。”

“附加条件,你指的是什么意思?”

吕主谈扭转头。

“例如:操作工人,必须是在两千立方的炉子上工作过五年以上的一线工人。停电一次,由此而产生的一切责任后果完全由中方承担。条条框框达三、四十项之多。而工作时间外的事故却只字未提。这就是他们保证的前提。象贵国这样的情况……,电力严重不足,停电的事情乃家常便饭。而且又不考虑这种情况下的紧急措施。这种合同,看起来很合理,而实际上对你们更不利。只有我们这样量力而行,才是真正的对你们负责。”

盛田主谈锲而不舍。

“反正一点七,我们是不能接受的。怎么的也要弄到二点零,我才交得了差啊。看在友好的情分上,请你们再考虑考虑吧。”

吕主谈胡搅蛮缠。

“另外,我们感到不满的是油压装置。”

一边舔着大拇指头,一边翻看着规格书。

“根据日本方面提供的提案,高炉上使用的油压装置,只有两处地方。即出钢口闭塞机和炉顶的原料装入装置。如此先进的高炉,应该全部采用油压装置才对。”

作为驱动源的油压装置,和计算机一样,是中国方面所欲求的尖端技术。中国目前所使用的都是动力压和空气压。认定了油压装置是提高机械性能的关键部件。

盛田主谈将皮球传给了旁边的大泽副主谈。

“这个是我的专业范围。请允许我做点儿说明。油压装置的确是最先进的技术装备。不过,并不是说,将所有的驱动装置都换成油压的,就是最佳方案。根据炉子的布局和结构,既有使用电动压较好的地方,也有使用空气压比较方便的地方。根据不同的要求,采取不同的步骤。这才是最佳选择。”

三十八、九岁的人,说起话来蛮有自信。

“你们说,出钢口闭塞机和炉顶的原料装入装置这两处地方采用油压装置就可以的了。其他地方可以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理由嘛,听你们说了半天,恕我们还不能完全理解。我看,最好是能将油压装置的详细的结构图纸和计算表提供给我们。”

赵丹青发言了。

早在预备会议上,她就向孙副主谈提出了希望在会上能让她发言的要求。

陆一心盯着斜前方的丹青,心里直发酥。

孙副主谈脸上也挂着同样的表情。

丹青对众人的表情不屑一顾。只要能引起东洋制铁的谈判人员的注意就行。

大模大样地继续着她的发言:

“以前,日本的出钢口闭塞机专门厂家访华时,大肆宣扬,今后的时代是油压装置的时代。并且还带来了比这个厚十倍的详细资向我们兜售。出钢口闭塞机依靠油压启动的气缸系统的图纸和数据我记不太清了。起码,人家的资料比你们的多。哼,小气!”

她以为这和在她的办公室开会没什么两样。

 

  
上一章:谈判 1
下一章:谈判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谈判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