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谈判 1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23 点击数:327次 字数:

第二十一章  谈判

 

 

1

 

“您好!”

“您好!”

上海工业展览的谈判室里,中日双方的高炉技术谈判团欢聚一堂,互相问候,人人脸上都挤满了笑容。

长条形桌面上摆放着茶水和‘中华’牌高级香烟。

中国方面的谈判代表有设计、施工、以及从北京的重工业部、一机部、煤炭工业部的特派员共计四十五名。

东洋制铁的谈判代表来了十人。

与穿着清一色的人民服的中国方面的出席人员相比,日本人则个个西装革履,手腕上戴着超薄形电子手表。

两国谈判人员的服装,宛如代表着他们各自不同的国家体制。

陆一心坐在最后一排的折叠椅子上。

冷眼观察着东洋制铁的工程技术人员。

从表面上看,和曾经访问过重工业部的西德和法国的人员相比,眼前的这些日本人似乎更懂得礼仪,行为也更规矩一些。

但是,作为今后的合作伙伴,他们的信任度,还是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是中方的吕主谈。

“作为我国的四个现代化的最大项目,钢铁厂的建设,有着两千年交流历史的中日合作,其本身就具有深远的意义。不错,中日之间是有过不幸的历史。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只是一个短暂的时期。主席说了:“……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如此说来,抗战八年,还不够弹指一挥间的呢。所以,我们也就不找你们赔钱了。只要你们没有忘记这一历史教训,中日两国的友好交流,不仅在文化领域,就是在最先端的工业领域,一定可以得到更进一步的加强和发展。也一定会得到两国人民的子孙后代的好评……

技术谈判的开场白,是滔滔不绝的政治演说。

东洋制铁的技术人员,带着理解的表情,耐心地听翻译翻完这些对他们来说是毫无意义的政治名词。

上海第一精炼分厂厂长出身的吕主谈,浑身带着从钢铁第一线磨练出来的工人阶级的气质和魄力。

演说完了。

下一个是东洋制铁的主谈。

木更津工场精炼课长出身的盛田主谈,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落落大方地开口道:

“对以吕主谈为首的,以及在座的各位与建设新型钢铁厂有关的先生们的热情款待,我们很受感动。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我们也寄希望于能和在座的各位先生同心协力搞好中日合作的第一个项目,为两国友好的金字塔打好基础。”

寒暄话讲完后,马上单刀直入,切入主题。

手里拿着有关技术文件,分送到吕主谈、首都总设计院的高炉班长出身的孙副主谈等代表们的面前。

A4纸的高炉规格书,差不多有五百来页。

事先,已经翻译成中文了。

复印了十份。

 “那么,我们从概论开始,按顺序往下谈,怎么样?”

盛田主谈刚翻开第一页。

 “我们,对东洋制铁的技术提案,有许多的不满和怀疑的地方。”

吕主谈用攻击的语调言道。

刚才还在高歌中日友好,这会儿却象换了个人似地点名道姓地抨击东洋制铁。

盛田主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地望着旁边的大泽副主谈。

“具体地说,什么地方,你们有怀疑呢?”

稳住心神,反问道。

“首先,是出钢率的保证问题。四千立方的高炉,一天只有六千八百吨,也就是说,出钢比率仅仅只有一点五,简直是糊弄人。”

说完,一边等候东洋制铁方面有人出来答复,一边拿起桌子上的“中华”香烟给大伙儿开烟。

他自己也来了一支。

一双大手,上面残留着在高炉前战高温夺高产时留下的疤痕。

盛田主谈手指间夹着“中华”香烟。

沉默了一会儿,所谓的出钢比率指的是高炉容积一天的出钢量,也可说是代表指数。

出钢率是一点七的话,乘下四千,结果是六千八百吨。

当然,出钢比率越高越好,那才称得上是高效率的先进的钢铁厂。

然而,东洋制铁给自己留了一手,一开始就把出港率定得太高的话,到时候怕下不了台。

“我们已经尽力了。能达到一点七,就相当不容易的了。中国现在的高炉的出钢率也不过是一点二至一点三而已。”

盛田主谈一时间控制不住,揭了人家的老底。

“得了。我们知道你工作的那家工厂,也就是木更津工场的四千立方高炉的出钢率是多少。当然,这个您是不会说出来的。美国的US轧钢专业杂志,刊登了日本钢铁协会提供的报告书。上面白纸黑字明明写着你们的出钢率是二点零。也就是日产八千吨。我们要的是和日本木更津工场同样的高炉。用一点七,日产六千八百吨的破烂货来糊弄我们,门都没有!我们要的是二点零。这是原则!”

吕主谈语气强硬,言不择词。

“岂有此理!”

“无理要求!”

在盛田主谈近旁,日本方面的技术人员窃窃私语。

他们的话,被陆一心听了个一清二楚。

东洋制铁带来了自己的既通晓专业术语,又能讲一口流利的北京官话的日本人翻译。

中国方面也有在大学接受过日本工业学院的教育的年近六十的老翻译。

不过,他们都坐在各自的主谈身边。

什么叫‘岂有此理!’?

谁在提出‘无理要求!’?

难道这是日本人的真实想法吗?

过去歧视中国,侵略中国所犯下的罪行,难道至今仍没有丝毫的反省和觉悟吗?!

真该让李自健多画几幅血淋淋的油画。

他的作品《南京大屠杀》不仅是环球展览,还应该到东京和大阪去展览个十天半月的。

让日本人亲眼看看什么叫罪孽!

陆一心直觉得怒发冲冠,肺都要气炸了。

 “吕先生,请允许我就出钢率的问题,做一点说明。”

盛田主谈,象是对在座的全体中国人大声说道。

谈判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没错,木更津工场是二点零。那么,为什么要将给贵国将要建造的高炉的出钢率定为一点七呢?当然,这中间是有理由的。理由就是这是我们考察了贵国最大的钢铁公司鞍山钢铁公司的二千五百立方高炉,以及操作状态后得出的结论。

“从二千五百一下子上到四千立方的高炉,并不是只要将原料送入的越多越好。随着容积的加大,操作也越来越困难。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气体很难在炉内保持均衡。从一百米高的炉顶,将铁矿石和焦炭等原料按顺序送入炉内。这时,高炉下送风口送入的热风,将产生一种上升气体,影响矿石的均衡熔解。为此,就得通过加减重油的焚烧量。补充氧气,或者是采取高压操作。提高炉内压力等等技术手段来保持均衡。“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用贵国的话来说,就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个技术是靠一天一天地积攒起来的啊。出钢率我们也是从一点六、一点七、一点八,最后才达到二点零呀。”

“而且,我们也不是从二千立方高炉一下子跳到四千立方的呀。这期间,我们曾经建造过二座三千立方级的高炉。远的不说,就说今年二月,在北京举行的中日首脑会谈时,鄙社曾经好心提出过,就中国目前的铁矿石和煤炭的成分,还有工作人员的操作经验,最好不要建造四千的,弄个三千立方的炉子顶不错的了。想必各位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儿吧?”

他把柿田专务的基本设计构思和谈判案例都列举了出来。迫使中国方面接受出钢率一点七这一既定事实。

 “可是,我们的现代化急人啊……

吕主谈,猛抽几口烟,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两百五十立方的小型熔炉的精炼工厂,即便是厂长,也够难为他的了。

如此深奥的技术理论他能一下子理解得来么?

陆一心坐在后面,心里干着急。

他知道将出钢率定在二点零是重工业部给吕主谈下达的硬指标。

怎么样才能找日本人讨回公道呢?

陆一心拿出一张材料纸,飞快地在上面画了张计算机程序图。

然后,越过前排人的肩膀,向吕主谈示意。

坐在前排的女工程师回过头来。

是赵丹青。

丹青也是谈判团的成员之一。

明明接触到了陆一心的视线,可她装作没看见。若无其事地又回过头去了。

陆一心写的纸条递到了吕主谈的手里。

可他看不懂。

孙副主谈在旁边,一边看纸条,一边俯首在他耳边轻声讲解。

孙副主谈是莫斯科大学的留学生。

无论是从学识,还是经验而言,孙副主谈都略胜三筹。

然而,中国现在讲究的是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他能有机会敲敲边鼓,就已经是够抬举他的了。

 

 


  
上一章:上海 7
下一章:谈判 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谈判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