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上海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21 点击数:428次 字数:

6

 

和陆一心诀别后,丹青如愿以偿地被分配到了哈尔滨钢铁设计院,与在同一设计际工作的被人们高度评价为秀才的长她二岁的青年工程师蔡永桂一见钟情。

速战速决,火线结婚。蔡永桂身材瘦削,二十刚出头的愣头青竟然敢不知天高地厚地设计起高炉的氧华循环机来。

而且,不时有鞍山钢铁公司以及全国各钢铁厂的专家登门拜访。

得慧于他那独创的才能,在与丹青相会时,上级已经决定派遣他去德国研修深造。

究竟是被蔡永桂的才能所吸引?

还是被他有机会去德国的留学的条件所迷惑?

直到现在连丹青自己也说不清。

只记得当时有许多的女性工程师在追求蔡永桂。

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于是,丹青加紧了攻势。

有道是功夫不负苦心人,十分珍惜研究时间的蔡工程师,自从接触到丹青的那灼热而充满诱惑力的唇之后,一颗心便活生生地被丹青夺走了。

俩人急不可待地举行了结婚仪式,双双等候去德国的通知。

三个月过去了,六个月过去了,出发的日子总没有着落。

这时,国内的政治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外国的交流完全中止了。

和新婚丈夫去欧洲度密月的计划流产了。

对丹青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做丈夫的虽然也有些落魄。

但作为研究人员,一颗炽热的心并没有丝毫的改变。

他不仅是在研究所,回到家里,也不休息。总在扒在桌子上看书。看化学、数学定理和画图什么的。

当然,蔡并没有忽略丹青的存在。

当丹青工作忙时,他照样帮着扫除,做饭,洗衣什么的。

上班要工作,下班要忙家务活儿。

晚上自然没精力再‘加班’。

而这点恰恰是使丹青最不满意的地方。

或许是继承了父亲的奔放好色的遗传基因,自从丈夫失去留学深造的机会之后,她对丈夫的小白脸是越看越不顺眼。

加上晚上又不能获得肉体上的欢娱,婚前所崇敬的才子,随着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的过去变成了一文不值的书呆子。

婚后一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

做丈夫的乐得不行,可丹青却嫌小孩子吵闹,烦人。

为了怕影响自己的体形,三个月后,竟然神经病似地断了奶,硬是把儿子送到娘家去了。

父亲当时是哈尔滨重工业局局长,母亲在同一单位任统计处长。住在原俄罗斯人留下的洋楼里。

家里有国家分配的二名服务员。一个管饭食,一个管家务。

做父母的虽然不满女儿的作为,却又无可奈何。

最后还是揽下了照料外孙的活儿。

当初,一直以为丹青有轻微间歇性精神病而担忧的丈夫,当了解到她抛弃儿子的真实理由后,实在是忍无可忍。

当即决定自己带儿子走。一场激烈的口角,结果是,丈夫悲声叹息:

“这种日子,叫我如何继续我的研究?”

妻子横眉冷对:

“出不了国,你研究个屁呀,狗屎!”

夫妻反目后,丹青便有了离异的念头。

丈夫愕然了,也让步了。

不敢再干涉丹青的生活。

没想到,这样反而更加助长了丹青的嚣张气焰。

又过了一年,丹青实在是无法容忍同一个已经没有了前途的书呆子共同生活的日子。

找到父亲,哭述了一场之后将拒绝在离婚书上签字的丈夫,以革命的名义,光荣派遣到离哈尔滨三百公里开外的县农机厂,战天斗地去了。

丈夫带走了二岁的儿子。

也好,这下她算是可以称心的了。

在父亲的直接干预之下,她一脚踢开了没出息的丈夫。

在组织的“劝说”下,他不得不办理了离婚手续。

就在这时,父亲赵大烈由东北重工业局长荣升北京重工业部第一副部长。

女儿赵丹青调到了北京总设计院。

 


  
上一章:上海 5
下一章:上海 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上海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