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大众文化 3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20 点击数:372次 字数:

38

海南岛战役

战役时间:解放战争时期的1950年3月5日5月1日,历时58天。

战役地点:海南岛。

战役手段:偷渡海峡强攻战、海岛围歼战、追击战。

经典战斗:临高角强攻战、琼北围歼战、天涯海角追击战。

林彪职务:第四野战军司令员。

林彪年龄:43岁。

所辖部队:第四野战军。

战役特点: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木船为主、配以部分机帆船作为航渡工具,突破敌人海军军舰、空军飞机、海岸炮兵立体封锁;海岛陆地作战,双方势均力敌,最后战胜敌人。

歼敌情况:中国人民解放军共歼灭敌军5个师9个团,总计33148人,其中俘虏26469人,缴获火炮418门、飞机4架、坦克和装甲车7辆、汽车140辆,击落敌机2架,击沉敌舰1艘,击伤5艘。

中国人民解放军主要将领:林彪、叶剑英、谭政、肖克、邓华、赖传珠、洪学智、韩先楚、袁升平、李作鹏、张池明、冯白驹、解方、邓岳、徐国夫、龙书金、王东保、马白山。

国民革命军主要将领:薛岳、陈济棠、余汉谋、欧震、长薛仲述、李玉堂、李铁军、容有略、陈骥、罗懋勋、莫福如。

战役战斗经典理由:海南岛战役,是人民解放军以木船为主、配以部分机帆船作为航渡工具,突破敌人海空封锁的一次成功的渡海作战,开创了陆军乘木帆船大规模渡海作战,摧毁敌立体防御的先例。该战也是林彪指挥第四野战军的最后一战。

    林彪一生胜战无数。而唯一的一次失手是“四打四平。”

1947年6月开始的夏季攻势,让东北民主联军里的“好战分子”们着实过尽了“战瘾”。

在第一阶段,东北民主联军攻克40多座县城,使东西南北满根据地在松花江以南广大地区连成一片,作战迂回地区更为扩大,主力更加集中,后方物资供应更为便利,国军被迫集中兵力由机动防御转为在中长路、北宁路各沿线的狭长走廊上的重点守备,坚守长春、四平、沈阳等要地,由此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决定在夏季攻势第二阶段打一场秀水河子式的战斗,这座城市选择为四平。

四平作为辽北国军唯一一个孤立的据点,位于长沈之间,是东北中部主要交通枢纽,它贯通沈阳、长春、吉林、郑家屯、梅河口,在战略上有重大价值,一旦民主联军占领该地,在战略上将造成吉林、长春更处于孤立之地位。

而且,去年四平一战,打了一个多月,牺牲8000余人,仍没有顶住国军的攻势,转进中,民主联军总部作战科长的叛变,更加深了形势的严峻,直到松花江边,双方才停下了脚步,形成了隔江对峙的局面,对于这段走麦城的经历,东总是没有忘记的,截至6月1日,1纵占领开原,中长路已被拦腰切成几段,四平周围公主岭、郭家店、梨树、郑家屯、康平、通辽、开原、昌图等地均为民主联军控制,东总攻打四平的部署便有声有色地进行起来了。

攻城任务由1纵、邓纵的全部,6纵17师,东总炮兵5个营担任,由1纵司令员李天佑、政委万毅统一指挥。打援任务由4个纵队、5个独立师、2个骑兵师共计17个师担任。

就在民主联军为攻打四平紧张忙碌的同时,国军四平城防司令官陈明仁却正想着“再创造新的记录”那,说道陈明仁,还得从他的71军先谈起。

71军的前身是国民政府警卫军教导1师,后改编为87师。1938年编入71军,下辖87师、88师、91师。

1942年进入滇西地区参加远征军的对日作战。

1946年1月经由镇江、昆山开往上海,随即奉命开往东北,自此,一幕不是冤家不聚头的好戏便开始了。

带着一股远征军的余威,初到东北的71军便参加了1946年进攻四平的战斗,也就是在这里,民主联军给71军好好地上了一课,金山堡地区一战,87师大部被歼。

在辽河边挨的教训还没来得及总结,追着民主联军跑到松花江上的88师又在拉法和新站让共军“得了便宜,又卖乖”。

如果没有解德惠之围一役,71军在长官部的地位可真就难说咯,时任军长的陈明仁后来也承认,之前的“遭遇尽是使我难堪的,使我精神上大受刺激。

由于这一战获胜,各方面对我的观感也才好转一点。”为了“能够特别出一次风头”陈明仁利用国军于1946年攻占四平,奉命率71军驻守四平的机会,充分视察城区建筑布局和地形地势,决心将四平建成一座要塞化堡垒城市。

也许命运就是这么喜欢作弄人,就在陈明仁苦心经营四平的同时,1947年民主联军的夏季攻势第一仗就打在了他的眼皮底子下——怀德,当怀德被围之初,长官部顺其自然地把解围的任务交到了他的头上,本已出发,长官部临时变更计划,命陈明仁率部增援长春,不料部队行进到怀德至公主岭之间遇伏,88师再度损失大半,91师也有很大的损伤,陈明仁只得率残部退守四平,适时,四平城区守军除53军2师2团及71军直属警卫团外,余为少数地方部队,守备异常空虚,长官部急命驻防在通辽、郑家屯、长岭一线的71军所属87师抛弃所有辎重仓库,驰援四平,以解燃眉。

所幸,民主联军在攻占怀德后,主力南下,没有直趋四平,使陈明仁能够在53师所部回援沈阳,本部残缺不全的局面下,充分利用1个月的空余时间,整军备战,组织力量,重新部署守备兵力。

将四平划分为5个守备区,储存大量粮食弹药,城区工事构造为纵深立体,有网有面。

整座城市明堡暗碉比比皆是,地雷绊网处处皆有。

以集团地堡和交通盖沟为主体的工事构造遍布街口要道,地堡之间通过房屋互相串通,交通盖沟则为开阔地带的彼此沟通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工事的构筑以军部为核心阵地,以各部队驻地为支撑点,并环绕四平周围构筑城防工事,阵地内部并有发电照明的设备,必要时可以通电,指挥所、掩蔽部、梁丹器材储存等处所,应有尽有。

路西以军部、火车站、天桥为防御重点,路东以天主教堂、油化工厂为中心,在火力配备上,采用网状配备、火力交叉,纵深配备、层层设置的方式,利用火器之间,火器与各类门炮之间互相配合。

此外还设有总预备队、机动部队。

在守军计划要图上明确标出“如某据点被侵入实则以机动部队实施逆袭,将匪包围而歼灭之”。

各守备区指挥官有控制10部大卡车以供机动部队运输之用的权力。

在仅有1.8万战斗人员的情况下,陈明仁果断地武装了近1.6万非战斗人员。

事后不得不承认,四平攻坚战,民主联军败就败在这近1.6万非战斗人员上了。

最后,陈明仁向守城官兵下达死守四平的命令:

每一道防线,都必须下最大的决心死守,哪怕打到只剩下一官一兵,也要与阵地共存亡,即便是阵地被夺走,也要不遗余力抢回来。

积极备战,很快恢复了守军的士气,守城官兵对四平的守备十分乐观,连陈明仁也认为“四平的保卫是万无一失的”。

6月4日邓纵抵达四平西南附近地区至14日发起总攻前夕,邓纵及1纵先后派出侦察组到四平前沿侦察了解敌情。

攻城部队在战前加紧进行政治动员,同时,在物资器材上进行了大规模的准备,根据侦察所得到的情况,估计守军约为1.5万至2万人,鉴于路西是守军指挥机关所在地,担任防御的仅为由零杂部队便组成的88师、71军警卫团及第6师17团组成,所以前线指挥部决定将四平道西作为攻击重点。

1纵1师、2师在四平西南、铁路以西一带担任主攻,3师在铁路东向天主教堂方向水源地一带作钳制性进攻,邓纵从四平西北方向进攻,6纵17师布置在四平东南附近,隐蔽待机,作为预备队使用,总攻时间确定在6月14日晚8时20分,计划在3—5天时间攻下四平,待敌援兵到来时,结束战斗。

6月11日午夜,外围战斗就已经打响,经过一夜战斗,邓纵独立3师占领西郊机场,全歼守军71军运输营及辽北保安1团一个营,切断了守军的空中运输线。

13日晚,前指均定将主攻方向守军外围据点彻底肃清,1纵、邓纵冒雨发起攻击,除1纵2师占领新立屯,楔入城西南边缘外,1纵1师及邓纵均未达到预期目的。

原定13日晚全部进入阵地的炮兵部队,也因当日的大雨和守军炮火猛烈封锁,行动逾期。

直至14日下午4时,炮兵部队才冒着弹雨强行进入预定阵地,攻城部队也缓慢接近守军,一座城市的丧钟即将鸣起。

1947年6月14日晚8时20分总攻开始,双方都迫不及待地等候着这个时刻,17分钟的炮火压制让民主联军参战指战员队姗姗来迟的炮兵的不满情绪一扫而空,也让守城的国军大吃一惊。

就在大地从震颤中尚未恢复平静时,突破口的战斗已经打响了,1纵2师4团1营首先以2个连连续5次爆破,炸开了守军的外围铁丝网。

尖刀连2连冲在最前面,激战中,带领2连冲锋的副营长赵文忠中弹牺牲,营指导员王崇华马上站出来指挥战斗,向城内冲杀过去。

1连、3连迅速占领突破口,仅用20多分钟,1纵2师于14日20时40分既突破守军阵地。

15日凌晨2时,1师也突破城西南角,攻入市内。

至此,1、2师已有5个营的兵力攻入城区,守军路西总预备队迅速在第三守备区指挥官刘其昌率领下乘卡车从市中心涌向西南突破口,向民主联军发起反扑,突破口也已被守军火力封锁,后续部队难以支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大众文化 3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