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艰难岁月 8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15 点击数:238次 字数:

8

 

柿田专务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地点燃一根香烟,说道:

“松本君,跟着我再干一回吧!在日本国内,是不可能再建造象木更津、大分这样的大型钢铁厂的了。日本不能再建高炉。今后钢铁业的发展也不在日本,在亚洲各国。其中最有势头的是中国。他们正在搞四个现代化。而作为四化的象征便是要在短期内建造一座最现代化的大型钢铁厂。这么大的工程他们希望与我们合作,而我们也正求之不得。因为,我总觉得我们这一代人不仅有义务,而且有一种使命感,我们应该帮助中国!毕竟是我们欠人家的太多啊!松本君,帮我完成这最后的心愿吧。再说,我一时也很难找到可以替代你的人。”

柿田专务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够难为他的了。于公,于私,也都没有理由再推辞的了。

 “老虎赶着瘸子走。既然这样,那我就只好尽力而为罗。”

松本站起身。正色言道。

傍晚,松本耕次回到了木更津宿舍。

在信箱里取出晚报,打开大门。

黑暗中摸索着打开走廊灯。打开灯时,他看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他的晚餐。旁边搁着一张字条:

“我给你做好了三天的饭菜,菜单子贴在冰箱上面,请照单食用。”

房间已经打扫干净了,洗好了的衣物,照原样放在抽屉里。

蝇头小字工整书写的菜单。用透明胶带粘贴在冰箱门上。啊些该先吃,哪些该后吃,都有明确记载。显然,这菜单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松本看了一眼菜单后,到隔壁的起居室的大衣柜里,找出家常便衣换上。

他住的是二间房。一间八个榻榻米,一间六个榻榻米。

显得空荡荡,冷清清的。

松本过的是鳏夫生活,饮食洗漱、扫除等日常生活,每周二次,由一位中年妇女照料。

DK的宿舍。是年青工程技术人员居住的。到了部长级别以上,房子至少要大一倍。松本现在是独身,他拒绝住大房子。

拉开玻璃门。换上鞋。到了院子里,院子里栽种着许多的蔷薇。

今年的蔷薇刚开始开花,象车轮一样的黄色花瓣。散发着阵阵芳香。

松本被美丽的花朵迷住了。眼睛里露出几丝柔情。只有这时,松本的眼睛才是最明亮的。

看不到任何阴影。上肥,剪枝、除虫,他在花上没少下工夫。

象是为了报答他一样,花也开得特别美丽,芬芳四溢。

自从在满洲没了家庭之后,周围的同事常有劝他再婚。可他根本听不进去。以致被人认为。他是个性格孤僻的人。

42岁那年,他病倒了。

给同僚和部下的妻室添了不少的麻烦。

实在不好意思。

最后,在同僚们的哄笑声中,跟一个比他小五岁的女子成婚了。

新娘叫伸子,是教插花的家庭教师。

栽种蔷薇便是伸子手把着手教会他的。

伸子原先在战时结过婚。

婚后不久,丈夫就上前线打仗去了。

在菲律宾的洳淞岛浴血奋战,战败被捕。

没等到被遣送回日本,便病死在战俘收容所。

伸子一直在等侍丈夫从战地归来。

结果,最后等到的却是死亡通知书。

打那以后,她不愿意再尝试第二次失去丈夫的痛苦。

因此未再嫁人,开了一间插花教室,独自谋生。她是一个个性很要强的女人。

松本和伸子的结合,可谓是同病相怜。

俩人都有着同样的,在战争中失去亲人的痛苦经历。更能相互理解。

平时,他俩从不言及过去。

可是,神龛里供奉着的线香和鲜花从未中断过。

每当吃饭时,总要多摆几双碗筷。

每年她总要陪同丈夫回长野参加慰录祭奠。

丈夫因公出差未能列席时,她总是早早地将供品准备好,差人送去。

松本也一样,每当妻子为亡夫操办祭奠时,他同样是尽心尽力的。

他俩没有孩子,却是一对相敬如宾的恩爱夫妻。

谁知幸福生活刚刚开始,有一次当松本去马来西亚出差时,突然,伸子因腹部膜下出血倒下了。

当他接到消息,匆匆赶回国时,连伸子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七年,仅仅七年。

跟念念不忘在满洲失去了原来家庭的丈夫共同生活了七年,而毫无怨言,伸子也实在是太可怜了。

为了慰及爱妻的亡灵,松本默默地精心照料着伸子留下的蔷薇花。

每次调动工作,他总是带着花。

花枯了,再接新苗。

年年岁岁,让她开同样的花。

一滴冰冷冷的东西打在脸颊上,不知什么时候,天下起小雨来了。

回到屋里,从冰箱里把吃的东西端到桌子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

在没有宴会和社会应酬的场合,他总是喜欢一个人吃饭。

自从失去了第二个妻子后,这已成为了他的生活规律。

吃着吃着,又想起了在公司里,柿田专务对他说的那些个话来。

象东洋制铁这么大个公司,人事调动绝没有事先征求本人的先例。

每每是一纸调令,限期到任。柿田专务违反常规。而且还当面对他说出,一时找不到他人可以替代他,对松本来说,除了感激之外,还能说什么别的呢。

为了稳定一下情绪,松本放下了筷子。

吃完饭,洗过澡后,松本在神龛前坐下了。

神龛里供奉着在满洲失去的父亲和妻子的没有戒名的牌位和再婚后仅仅共同生活了七年而不幸逝世的亡妻的牌位。

这次去中国赴任,或许能找到机会去父亲和妻子的亡骸之地悼念。

33年了,深埋在松本耕次心底的悲伤不自觉在涌了上来,怎么也抑止不住。

雨点,开始激烈地叩击屋顶。

松本耕次点亮神明灯,重新换好一柱线香。口中喃喃自语道:

“上海,去上海……

 

 


  
上一章:艰难岁月 7
下一章:上海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艰难岁月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