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社教 2
本章来自《足迹》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14 点击数:791次 字数:

2

   

工作组办公室设在大队部。

组长和资料员住在大队部。另外专案组(三人)也住在大队部。

我除了负责指导大队“四不清”干部的专案工作外,还要到“资本主义”最严重的马路生产队去负责抓“示范点”。边工作边总结,为指导全面工作提供经验。

当时,工作队的纪律规定十分严格,现回忆其主要内容是:

一、     进队之后,要与社员做到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

二、     要向土改工作队那样进行访贫问苦,扎根串连;

三、     根子要扎正,一定是最贫苦的社员,它是关系社教运动成败的关键;

四、     挑选最贫困的社员家居住,不准居住在生产队干部家;

五、     生活要艰苦。一日三餐,只许吃青菜(吃豆腐和鸡蛋,就是违反纪律。);

六、     星期天,不准回家,要继续进行工作。

七、     凡是在生产大队和生产队当过干部的,都要划为“四不清”的对象。

八、     不准到商店买付食品吃,一定要和最穷苦的社员一样过生活……等等。

现在看来,这纪律和要求真是“左”得出奇。又脱离实际。

有的出身富裕家庭的干部时间长了顶不住,背地里还是要到附近商店里买饼干吃,被发现了要挨批判。还要被遣送回原单位。

这种惩处方法有它的两面性。那些被遣送回去的人,并没有政治荣誉感。想到不用再在农村过苦日子了,有的人反而暗自高兴。这种处分,成了他们求之不得的好事情。

当时的工作方法和指导思想,的确是“左”得很。从生产队到大队,凡是自成立人民公社以来担任过干部的人,都被称为:“四不清”干部,一律列入清查对象。

按照这样的标准,我进入生产队后逐户摸了一下底。结果是真成了“洪洞县”——没有一个“好人”。

因为生产队的干部逐年要改选,凡是身强力壮和稍有文化知识,都当过干部。

我的运气比较好,最后终于访到了一家真正的困难户。

这家贫困户家里没有人当干部。户主是一个年近五旬的寡妇人。身体不强健,又瞎了一只眼,男人已早逝。大家都叫她:“谭寡婆”。

她家里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大儿名叫:“谭少军”,那年才十八岁。弟妹均未成人。家境生活确实苦。吃的是猪狗不如的糠菜饭(因计划粮不够吃),住的是一间稀烂的茅草屋。劳动力不强,又无农业生产的技能,所以生产队评定底分比较低。大儿子被评定为六分工、女儿十四岁评了三分工,谭婆体弱多病未出农业工。全家生活仅靠这九分工,家境生活确实很艰苦。

我将这些情况向组长汇报后,他非常高兴地说:

“你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好苦主’,你就住在她家里搞社教!”

她家只有一间屋,我又怎么住?!

只得先暂住在大队部,一面向社教分团汇报,一面向社教分团后勤部要来了一个立方的木材和十多根楠竹。再要了点扶贫救济款。建房的材料是基本解决了。人工怎么办?我又发动全大队的“四不清”干部,在自家吃饱饭后,无偿帮她家建房。

这些干部干活都很努力,结果只花了七天时间,一栋四缝三间的土墙瓦屋就建成了。

从此,她家才有房子住。

我就住在她家中间的堂屋里。

这间屋子既是我的办公室,又是生产队开各种会议的活动场所。

我既要负责大队的专案工作的指导(实际是李科长负责专案组),又要抓好一个生产队的全面社教工作。

 

  
上一章:社教 1
下一章:社教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社教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