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艰难岁月 7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14 点击数:212次 字数:

7

 

慰灵祭奠回来后的第二天,厂长通知松本耕次,叫他下午二点去东京本社,找柿田专务。

作为设备部长,松本耕次的工作是从工厂的整体的整备、设备的改良、开发,到施工的监督,以及各专业部门的技术人员协商等等。接到通知后,松本赶紧脱掉工作服和安全帽,从木更津赶往大手街本社。

首先到了设备技术本部。去年末,一起去上海视察选地条件的本部长正在同什么人谈话。见到他后,马上出声招呼道:

“哦,是松本君来了。快过来看,压延用的新的冷却装置搞出来了耶。”

本部长前面的转椅上坐着三、四名工作事业本部的技术人员。

“设计图都搞出来了吗?”

松本兴致勃勃地审视着桌上的设计图。

“柿田专务找您来,有啥事儿啊?”

本部长问松本道。

“不久前,回长野乡下住了三天。期间,中国方面有何进展?叫我先到本部长您这儿问问情况。”

 “上海的有关地基的数据来了。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那个。”

“是么?对不起,回头见。”

说完,松本上了二十五楼的职员办公室。

经过秘书室,进了柿田专务的房间。

“啊,松本君,是你呀……

眼睛越过镜片,示意叫他在桌子跟前的椅子上坐下。

“上海的地基数据,来了。”

“刚才听本部长说了。支持层有多深?”

松本问道。

柿田专务将数据推到松本的跟前。是中国方面提供的‘土质柱形图’,上面记载着土质的数据。

松本眯缝着眼睛,仔细过目。

“看来,打桩的钢管得下去很深才行。”

由于这是在黄河和长江之间的一大冲积层,要想承受得住高炉的重量,有的地方,甚至得埋入六十米以上的钢管,才能获得足够的支撑力。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么?手头的这点儿数据是不充分的。得尽快派出一个钻井队,进行追加调查。日本的临海钢铁厂,从地表到地下岩基的支撑层大约是30左右。加固地基打桩用的材料有钢管柱子,水泥柱子和沙桩。要打破预算的。”

柿田仰天靠在皮革转椅的靠背上,浓眉对着天花板。

只要一见到他这种姿势,松本马上知道柿田专务正在盘算上海钢铁厂建设工地得打多少桩?

得花多少经费?

柿田专务抬起身子:

“钻井,载荷试验搞完后,马上开始打桩。一定要用又粗又大的桩子。建筑工程同时上马。这样,为了协同技术方面,经营方面也得派遣大部队赴上海。今天,把你找来,不是为别的什么事儿,而是要你出任上海事务所所长。怎么样?”

一双透彻澄清的眼睛在镜片下直瞪着松本耕次。

“我!?上海事务所所长……!?”

真是打破头也不敢想的事儿。

“不错。就是你。对中国的工作,邦交恢复之前等于零。过去双方每每因为一块钢板的价格问题,讨价还价,没完没了。没想到他们现在却要在临海地区建造大型综合钢铁厂。而且是在毫无经验可谈的基础之上。二年。仅仅用二年时间要把它给弄出来。难度可想而知啊。神经脆弱的人,是难当此任的。我看呀,上海事务所所长的活儿,非你莫属。”

“如此重任,对一个技术人员来说,自然是无上荣光的事儿。不过,我……实在不是这块料啊。”

松本突然变得口吃起来。

“这可不像是你说的话呀。松本君,说吧。什么理由?你要推辞……?”

松本一时间语塞了。

因为自己全家都死在了中国,而拒绝赴任?

这话,能说的出口吗?

“去年年未,随同专务一起去过现场。因此说,对这次的工作的性质和难度还是有所了解的。象我这种快到退休年龄的人,恐怕体力上会支持不来的。”

 “咋的啦?今天怎么狗熊起来了?”

“不是。这么重大的工程,这么短的工期。没体力真的不行……。再说,我都快五十的人了。无论是经验、体力、气力,还是其他方面,恐怕都难以胜任。”

“这个问题,一开始我就替你想过的了。要知道,这次的工作,单凭体力和经验是不足以胜任的。这才是真的。另外,我考虑的这个人必须是与中国有着极其深刻的渊源。一种扯不断,理还乱的渊源。本公司,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说完,柿田专务的视线移到了松本的脸上。松本的眼光默默地迎了上去。

“对我来说,这次的中国的这个大工程,恐怕是我有生之年的最后一次的了。想想看,打我入社以来,造了多少的钢铁厂?花费了我多少的精力?”

柿田笑了。技术人员那样的诚实的笑。在公司内,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工作起来就不要命的‘工作狂’。

“依我看呀,专务,您不管到什么年代,不造出最新最大的钢铁厂,您是不会甘心的。”

松本一边说着,一边回想起在柿田手下参加新钢铁厂建设时的往事来。

他们的初次见面是1962年,在东海工场。柿田既是建设本部长,也是当时最出色的工程师。

不断地追求最先进的技术设备,完善和提高操作效率。对他来说,这些还不过瘾。他脑子里一天到晚总在盘算如何巧妙地组合各种因素,如何节约经费开支,如何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还有哇,如何为老板赚更多的钱。

当时,东海工场建造的二千立方高炉,的确是世界上最新,最大,效率最高的高炉。

然而,仅用了三千亿日元的建设费,二年的时间。

这是令人胆战心惊,望而却步的呀。

而且,还要遭到本公司内部其他的工程技术人员的嫉妒。

柿田把这些全都当做耳旁风,处之泰然。对待部下,他并不特别苛求。

因此很有人缘。

连松本耕次也觉得在工作上大胆,四生活上清廉的柿田手下做事,很称心如意的。

顺应时代潮流,柿田他们不断地在千叶县、木更津、九州、大分等地建造世界一流的大型现代化钢铁厂。

连巴西、马来西亚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松本耕次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被起用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艰难岁月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