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艰难岁月 3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10 点击数:248次 字数:

3

 

1944年秋。松本耕次被就地征召入伍。尽管不久前来开垦团视察的关东军将领刚刚宣布:

“对开拓北满旷野。守卫祖国生命线的垦荒战士,免征入伍。”

将军们历来说话是不算数的。

没有征兵令。只是一通军用电话,就把他们征走了。

父亲耕平还不知死活地一个劲地鼓励他:

“无敌的关东军会保护我们的,你就放心去吧!”

妻子多喜江则泪水汪汪:

“军队骗人!”

说完,还得领着幼子,强装笑脸送郎上前线。

心中同样也在犯嘀咕:日本的生命线怎么跑到满洲里来了?

离开开垦团之后,又是卡车又是火车的,在牡丹江才正式被编入连队。

新兵几乎全是从内地征召来的开垦团团员。

和歌山县、冈山县连队更不得了。

大半是娃娃兵和胡子兵。在这儿进行了半年严格的军事训练后,便作为观测哨兵。被派遣到了苏满国境附近的山梭屯。登上山顶,便可看见二、三公里开外的苏联兵的了望塔。

尽管日苏间已经签定有互不侵犯条约。但是,毫不影响老毛子虎视眈眈地用炮口对准焦头烂额、已陷入四面楚歌之中的日军。

新兵们每日里提心吊胆,惶恐不安。

突然,一天深夜,接到了出发命令。

在一个小火车站,全体上了有盖火车。大日本皇军的兵士。干嘛要偷偷摸摸。

深更半夜的移动呢?

第五天,到了朝鲜的釜山。脱下防寒服。换上半袖夏服。每人还发了一顶小蚊帐。

这时,当兵的才听说,关东军黑灯瞎火的大举南移,原来是害怕让老毛子知道。

不然,没法子同斯大林唱空城计。

又是一个半夜三更,他们被装上货船。离开了釜山。出人意料的是,登陆地竟然是九州的博多。

在一个小学校住了数日,又上了火车。去鹿儿岛。在鹿儿岛被编入混成部队。

头一件事就是命令他们写遗书。不识字的便铰指甲留下做遗物。

天公不作美。

运输船出不了港口。

偷偷打听到,原来去菲律宾的船,经常遭受美军的潜水艇和战斗机的攻击。多被击沉海底。

到了19456月,更不得了了。

美帝国主义的B29、舰载机大摇大摆地跑到大日本本土上下蛋来了。

部队只好往山里转移。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

总比坐以待毙的好。

皇军在山谷里挖了许多洞窟。等候往南方开拔的命令。

待命期间,上官岩井军曹,得知松本乃东京高等工业大学毕业,加入过满洲开垦团,就地被征,最后成了混成部队的一名上等兵的经历后,对他产生了同情心。有事没事,尽量地照顾他。

817早晨,猫在山里的部队突然接到了停战的通知。仗打完了,部队即日解散。

当兵的全都嚷嚷着要回家乡,只有松本一人申请要去满洲。

岩井军曹劝他说:

“虽然天皇已经下诏不打仗了,可咱打败仗了,就算你想去满洲,可船不开呀。再说,也没得船开呀。”

松本听不进去:

“我的故乡是满洲。父亲、妻子,还有开垦团的团员们都等着我回去呢!”

简直是发了疯。

“满洲已经不再是日本的领土了。在留邦人有关东军的保护,一定会平安无事地回来的。你还是先回长野,在家里安心等候吧。”

没法子,只好先回长野县户仓村。

到了年底,别说家人,村里出去的开垦团团员连一个回来的也没有。

这个时候,松本耕次才得知事情真相,原来战败那年五月,关东军改变了对苏作战计划,放弃了满洲的四分之三。

这样一来,以信浓乡为首的,成扇形配置在苏满国境最北边的开垦团。便成了放弃地域的最前线。

可怜的开垦团员们还以为有关东军的保护呢。

谁知关东军早在几个月前就鞋底抹油。回大日本保家卫国去了。

仅留下几支守备部队接应乡民。

又有谁知守备部队为了阻止苏军的追击,自己动手将桥梁和道路全都给破坏了。

这招不仅没有拦住老毛子,反而断了开垦团的退路。

军队抛弃老幼父子、同胞兄弟,在世界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悲剧。可悲可愤!

1936年,广田内阁时,制定了在今后二十年间移民百万户(五百万人)满洲的移民计划。

通过拓务省、县郡、乡村行政机关,强制推行。长野县户仓村也是在县厅的压力下,被迫背井离乡。移居满洲的呀。

诵经之声,一浪高过一浪。烧香的队列缓缓地朝前蠕动着。

松本耕次再次回起了当时的情景。

19466 月。开始有人从满洲回来了。

到了8月中旬。终于见到一些命大的开垦团员回来了。

只是依然没有信浓乡开垦团的人。

打那时开始,村里看松本的眼神越来越冷。

尽管说是军方的命令,终战时,生还日本的毕竟只有他一个人。

村里人自然要记恨他。

好容易到了9月末,吉田少年突然回到村子里来了。

他将信浓乡开垦团在佐渡开垦团驻地惨遭苏军血腥屠杀。全体殉难的消息告诉了村里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艰难岁月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