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大众文化 26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09 点击数:349次 字数:

26

1947年2月,蒋介石飞抵西安,亲自部署进攻延安,决定以国民党军胡宗南部为主力,并率马鸿逵、马步芳、邓宝珊等部共34个旅25万余人,100余架飞机,由南、西、北三面对陕甘宁边区实施重点进攻。

面对严峻的形势,1947年3月初,中央书记处召开会议研究击破国民党军重点进攻的问题。

毛泽东亲自制定了外线配合内线作战,保卫延安的计划。

同时决定,必要时主动放弃延安。

3月6日,毛泽东一面向各解放区通报陕北军情,一面急调外线部队靠近陕甘宁边区,电令王震率两个旅由晋绥西渡黄河,同时调守卫边区南线的新四旅、三五八旅从淳化、合水一线回延安。3月8日,陕甘宁边区政府在延安新市场举行万人大会,动员保卫边区、保卫延安。

3月10日,保卫延安的部队集结完毕,彭德怀亲临前线部署。当时,陕甘宁野战集团军主力只有6个旅,兵力不足3万,与敌相比,众寡悬殊。面对危急形势,为掩护党中央、中央军委机关和群众转移,中央决定将兵力部署于延安以南地区,用运动防御战阻击敌人。

1947年3月11日,美军驻延安观察组撤离后仅7小时,国民党军飞机即开始大规模轰炸延安。

1947年3月13日,国民党军南线集团组成左右两个兵团,分别由整编第一军军长董钊和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指挥,由宜川、洛川等地向延安发起大规模进攻,国民党军飞机对延安及附近地区再次实施轮番轰炸。

胡宗南坐镇洛川,要求“三天占领延安”,彻底解决西北问题。

从1947年3月13日起,西北各野战集团军和地方武装在延安以南地区,依托既设阵地,对来犯之敌进行了坚决顽强的抵抗,为掩护中央机关和群众转移赢得了时间。

1947年3月12日凌晨,朱德、刘少奇、任弼时、叶剑英率中央机关部分人员撤离延安。

14日,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停止播音,由预设在瓦窑堡的备用电台接替,继续广播。

1947年3月16日,为统一指挥边区部队,中央军委决定将陕甘宁边区所有野战集团军编组成西北野战兵团,下辖主力6个旅共2.6万余人,陕甘宁边区警一旅、警三旅、新编第十一旅和骑兵第六师共1.6万余人编为地方部队,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共西北局书记习仲勋任副政治委员,统一指挥。

同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签署保卫延安作战命令,要求西北野战兵团“在防御作战中达到疲劳与消耗敌人后,即可集中五个旅以上打运动战,各个歼灭敌人,彻底粉碎敌人进攻”。

1947年3月18日,毛泽东、周恩来撤离延安前在驻地会见了刚刚率部从晋绥赶来的王震,并嘱咐彭德怀,一定要让部队把房子、院子都打扫干净。入暮时分,毛泽东、周恩来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居住十年的延安,踏上了转战陕北的征程。

国民党为了攻占延安,摧毁中共党、政、军指挥中枢的目的,在西北地区集结了34个旅25万多人的兵力。

中国共产党根据敌我态势决定:

先诱敌深入,适时放弃延安,在延安以北的山区创造战机,逐步消灭国民党军有生力量。

1947年3月13日,国民党军南线部队开始从宜川、洛川分两路向延安发动天上地下的进攻。我西北野战军则组织运动防御,迟滞、消耗国民党军,掩护指挥中枢转移。

到1947年3月18日,中共各机关已转移完毕,西北野战军主动在1947年3月19日撤出延安。

国民党军占领延安后,却遭到西北野战军的不断袭扰、周旋,国民党军疲于奔命,磨得敌人缺粮断灶。

趁此机会,西北野战军再集中优势兵力,伺机各个歼灭。

由于延安保卫战战术运用得当,国民党军损伤惨重,连中共指挥中枢的毫毛都未能碰到。

羊马河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部队在陕西省子长县羊马河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伏击战。

1947年3月青化砭战役后,西北野战部队主力转移到蟠龙、青化砭西北地区休整,以部分兵力与敌周旋。

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急于寻找陕甘宁解放区部队决战,集中整编第1、第29军共11个旅的兵力,由安塞、延安、临真等地分三路进至延川、清涧地区。

4月3日又折向子长(旧称安定),连连扑空,兵疲粮罄。

遂改以整编第76师守备延川、清涧,整编第15师第135旅守备瓦窑堡,主力于5日南返蟠龙、青化砭休整补充。

6日,整编第29军第12旅途经永坪时遭西北野战部队的攻击,损失600余人。

后发现西北野战部队主力位于蟠龙西北地区,即以8个旅的兵力,于12日由蟠龙、青化砭地区向西北方向进攻,并以整编第76师第72团接第135旅防务,第135旅沿瓦窑堡至青化砭大路南下策应,企图围歼西北野战部队于蟠龙、青化砭西北地区。西北野战部队在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彭德怀和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的指挥下,以第1纵队(2个旅)伪装主力,牵制胡宗南集团主力,诱其向蟠龙西北地区进攻;集中第2纵队和教导旅、新编第4旅共4个旅的兵力在子长县城西南羊马河地区设伏,求歼孤军南下的第135旅。

13日,整编第1、第29军主力被阻于蟠龙西北李家岔、云山寺一线。

14日晨,第135旅沿子长、蟠龙公路两侧高地南下,10时进至羊马河西北高地时,西北野战部队突然对其发起攻击,迅速分割包围,首先于东山歼灭其1个团,继而围歼位于西山的旅部及另1个团。

激战至16时,将第135旅4700余人全部歼灭。

蟠龙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部队对陕西省北部国民党军补给基地延安县蟠龙镇进行的攻坚战。

1947年4月羊马河战役后,西北野战部队秘密转移至瓦窑堡附近休整。

国民党军统帅部判断中共中央机关及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部队主力在绥德地区并正在东渡黄河,遂令第一战区部队急速北上,并令驻守榆林的第22军等部南下,企图南北夹击,将其消灭于葭县(今佳县)、吴堡地区,或逼过黄河。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以整编第1、第29军共9个旅的兵力,于4月26日由蟠龙、永坪地区分两路向绥德地区急进,仅留整编第1师第167旅(欠1个团)及陕西保安第3总队等部守备其补给基地蟠龙。

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彭德怀和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决心乘胡宗南集团主力北上绥德,回援不及之机,进攻孤立据点蟠龙。

遂以第2纵队第359旅一部、第3纵队独立第5旅及绥德军分区部队伪装主力,引诱胡宗南集团主力继续北上;

以第1纵队独立第1旅、警备第3旅各一部组成南进支队,威胁其侧后;集中第1纵队第358旅、独立第1旅和第2纵队独立第4旅及新编第4旅共4个旅的兵力攻取蟠龙;

并令教导旅位于蟠龙以南,第359旅主力位于永坪以东准备阻敌主力回援。

30日,各攻击部队隐蔽进入蟠龙镇附近。

5月2日,胡宗南集团主力进占绥德。当日黄昏,西北野战部队对蟠龙守军突然发起攻击。

守军凭借外围高地和坚固工事抗击。至4日16时,西北野战部队夺取了蟠龙东山守军主阵地,黄昏攻占全部外围阵地。

接着发起总攻,战至24时,攻克蟠龙镇,全歼守军6700余人,缴获面粉1.2万余袋、服装4万余套及大批武器、弹药。

蟠龙战役,连同在此之前的青化砭、羊马河战役,西北野战部队三战三捷,共歼国民党军1.4万余人,从而稳定了陕北战局,为转入战略反攻奠定了基础。

蟠龙战役在战术上体现了“敌进我进”的运动战思想。

国民党军主力向北进犯边区的绥德县城,而西北解放军主力南下,与敌人对进,攻取敌人的后方基地蟠龙,是一个大胆的用兵策略,其难度在攻坚如果不利将会遭遇优势敌军回援反包围,所以焦点和青化砭战役、羊马河战役一样,就是速战速决,但和前两个战役不一样之处是蟠龙战役是运动战中的攻坚战,而不是野战、伏击战,所以难度更大。

当时西北野战兵团因为黄河补给线被国军空军切断,后勤保障异常困难,所以彭德怀冒险南下打蟠龙,就是为了解决给养问题。

而在国军方面,明知陕北地形大兵团运动不利,容易遭遇伏击,回援速度慢,还把蟠龙要地仅仅交给半个整编旅防守,在兵力布置上是不合理的。

青化砭战役

1947年3月19日,毛泽东等率领中共中央机关和部队,主动撤出延安,转战陕北。

毛泽东英明地预见到敌人占领延安后,必定要找我主力决战,在离开延安前夕,就布置了青化砭战役。

西北解放军在彭德怀等指挥下,为了迷惑敌人,以小部兵力诱敌胡宗南部主力五个旅进至延安西北之安塞,而将主力集结在延安东北之青化砭地区,待机伏击敌人。

敌为保其侧翼安全,派整编二十七师三十一旅旅部及一个团沿成榆公路北犯。

3月25日,进入我伏击圈内,我以六倍于敌的兵力,展开猛烈攻击,经一个多小时的战斗,全歼敌军近3000人,活捉其旅长。

青化砭战役是我军撤离延安后的第一个大胜利,它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振奋了边区军民的斗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大众文化 2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