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艰难岁月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09 点击数:305次 字数:

2

 

1938年秋天,刚收过秋。松本耕次便接到了村公所“事情紧急,速来!”的紧急通知。

火烧眉毛地赶到村公所时,听到的是:“长野县率全国之先,选出了第一个满蒙开垦团。我们村自然也得积极拥护和参加这一爱国行动。无论是体力还是智力都胜人一筹的你,自然得为本村挑起这付担子。”

松本耕次竭力推辞:

“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是,我的具体情况村长您也不是不知道。去年春天,母亲和哥哥相继过世。为了照顾孤独一人的老父亲,我才从东京赶回来的。对不起,恕我难以从命。如果是为了村子里的事儿,本人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事实上,东京高等工业大学毕业后,本当进入钢铁方面的大公司做事的松本耕次,为了继承祖业,不得不回归故里。明知自己的将来和前途,将因此而被葬送。可是在当时的农村,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呀。

更有甚者,父亲松本耕平竟鬼迷心窍被“保卫祖国的生命线!”。“开拓满洲新天地!”。“只要到了那儿,少说也能成为二百公亩土地的大地主。”的宣传所迷惑。不顾自个儿年事已高,极力怂恿儿子:为了祖国,参加满蒙开垦团吧!当然,这话的背后还有另外的原因。

1930年,由于生丝大暴落,使全国养蚕业首屈一指的长野县的农村财政陷入窘境。贫困落后的乡村,有一半,少说也有三分之一的家庭必须迁移去满洲。因为只有这样,村子才能得到政府的救济金。

这就是当时的实情。

村长再三恳求松本耕次担当开垦团先遣队的队长。

村长说:

“我不是不知道,对你来说,这是个无理的要求。可是,只有象你这样精明强干的人出面组织先遣队,才会有人响应。就算是为了村子,赶快做出决断吧。其实,柿田太吉家十六岁的儿子已经分头立户了。这样可以多出一个户头,多得一份救济。我们这也是为村子着想啊。无论如何。请下决心吧!”

原本他也觉得纳闷:怎么日本国的生命线跑到中国去了?可是事情到了这份上,他还能再拒绝吗。

一旦下了决心,翌日松本耕次便开始在村里到处游说。宣传满蒙开垦团的意义和使命。纠合同志,鼓舞士气。父亲耕平欣喜若狂,奔走相告:“开垦团的团员也和战士一样,都是为了国家。我也和你们一起去!”这还不算,最后连新娘子也被他拉进了开垦团。

松本耕次将带着老父和新娘去满洲里的新闻在村子里很快便传开了。顿时,要求移居满洲,参加开垦团的村民陡增。‘信浓乡’的团名打出来了。松本耕次率领着由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们组成的先遣队,出发时,像战士出征一样,村里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会。只是,当时刚生下长子的妻子的那张不安的脸,至今仍灼烧着他的眼睛。

诵经之声变成了敲打木鱼的声音。

遗族和亲友们开始烧香。

当时送走信浓乡的乡长和村长已经作古。留在村中,曾参加过送别会的幸存者,列队烧香。

松本耕次一动不动地久久地凝视着摆放在祭坛上的父亲和妻子和牌位。‘松本耕平’、‘松本多喜江’旁边还放着“胜男”、“敦子”、“美津子”三块小牌子。战败当时,他们这三个孩子分别只有七岁、五岁、一岁。

到了满洲后,松本耕次他们又是掘井,又是搭草屋子,忙得不亦乐乎。自从有了拖拉机后,耕作土地一下子扩展到了二、三千公亩左右。

万顷良田,一望无际。

站在田间的另一头的人看起来就象是小人国里的人一样。

土地肥沃。用不着施肥,蔬菜和庄稼疯长。

真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

每天,望着像血盘一样的夕阳坠落在遥远的地平线的那一边。耕次心中总有一种冲动:

干吧!开拓新天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艰难岁月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