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长城 7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07 点击数:282次 字数:

7

 

机内开始广播了。十分钟后,飞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机场。

在上海机场,没有停靠登机大楼,他们是直接从旋梯下来的。跟在从北京陪同他们一起来的二名外交官员身后。

 “欢迎,欢迎啊!”

刚下飞机便受到了上海市基建局的十几名有关人士的热烈欢迎。

一行人在市内的锦江饭店放下行李后,立即奔赴建设候补地。

穿过旧法国租界。到达人民广场一带时,人流陡增。进入上海市的主要街道南京路后,道路两旁百货店,杂货铺。小卖店一家挨着一家。街道,完全被人的海洋淹没了。象是从地下涌出来的人流,川流不息。街道上行人的服装也不象北京那么是单一色的人民服。不时可见混杂着红蓝黄等颜色的艳色服装。这儿无愧为是全国流行服装的发祥地,到处都充满了活力。

汽车一路不停地按嗽叭。好不容易穿过了喧闹的南京街。到了河面宽广的黄浦江边。视线骤然开阔。

渡过黄浦江大桥。便进入了旧日本租界。风景骤然不同。街道不单破旧,而且肮脏。继续往东行驶,在烟囱林立的工业地带走了差不多有三十分钟,到了一个卡子跟前。卡子对面是未开放地区。

是公安局设的卡子,外国人如果没有上海市人民政府签发的通行证。是不能够进入的。柿田一行,跟随着先导车,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宝山县。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庄稼地。到处是星星点点地散落着的墙壁粉刷成白色的农家小屋。

载着柿田一行的旅行车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颠簸了好一阵子,才上了柏油马路。车队停住了。

仔细一看,原野上留有跑道的旧痕迹。早听说了上海长江沿岸这附近一带是军事基地,心想这大概是其中的一部分吧。上海市外事处办公厅主任过来解说道:

“注意到了吗?这儿是从前日本军的月步机场。高射炮阵地遗址至今仍保存完好。”

柿田他们象是突然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表情顿时变得僵硬起来。回想起四十五年前的第一次上海事变。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军舰和飞机侵入到了长江吴淞口,炮轰抗日运动蜂起的上海民众这段历史。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简直羞得无地自容。

“对于过去的那段不幸的历史,让我们都把它忘记吧。50年不变。就让我们先忘记50年吧。为了真正的中日友好,同心协力共建现代化的大型钢铁厂!怎么样,钢铁厂可以建立在这儿吗?”

听完外事办公厅主任的话,柿田他们四人面面相觑无言以答。在过去的日本军队的侵略基地上,帮助中国建造第一代大型钢铁厂。真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历史也真是会开玩笑,特别是这种叫人啼笑皆非的玩笑。

“上海虽然有许多的钢铁厂,但是精炼工厂很少。精炼必须依靠全国各地供给。这样损耗太大。考虑在上海建造自己的精炼工厂时,中央又有了新的构思。干脆在临海地区建造大型多功能钢铁厂。这样既可调动地方的积极性,又可和中央的精神保持一致。可谓两全其美。只是不知道这一带能不能建造钢铁厂?

 “柿田先生,还得请您费心调查地盘。”

听了中国方面的这番话,柿田他们心里总算是好受得多了。

于是,他们开始以专家的眼睛打量四周。近处,残留着旧管制塔的钢筋水泥建筑物。前方,是象大海一样的长江。沿着长江,是人民公社的象带状一样的庄稼地。

旧管制塔的对面,象是解放军的军事设施。围着带刺铁丝网,挂着“严禁入内”的牌子。

“钢铁厂需要大量淡水。涨潮时,海水说不定会逆流到长江的这一带水域。这儿还有其它的水源吗?”

柿田专务问道。

五十公里开外有一个很大的湖,淀山湖。”

五十公里?太远了点儿。再往前面走走,我想去那儿看看。”

 “水源的事儿,以后再说吧。这儿的地盘怎么样?行不?”

身后一个小个子男人开口道。只见说话的人头上戴着的中山帽差不多连眼睛都给遮住了。由于中国方面没有对所有陪同人员一一作介绍。所以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人物。日本方面可不敢随便造次。

“不错,地基是很重要的因素。但是,这周边一带,往大里说,是上海冲积层。这个是有数据可查的。只要土质不是太软的话,可以通过打坑来加固地基。这也许并不是最严重的问题。问题是,建造临海钢铁厂,首先必须重视海上运输力。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建造一座四千立方的高炉,生产指标定在年产三百万吨。粗钢的话,作为原料的铁矿石。是每吨粗钢的一点五倍,也就是说需要四百五十万吨。如此大量的原料完全依靠从外面运进来,运输费用亦是一个很令人头痛的问题。只有采用大型铁矿船。才能降低成本,要让大型货船停靠岸,水深又是一个问题。在考虑建造钢铁厂的时候。我认为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点。哦,对了,刚才听你们说的,上海的精铁矿石由全国各地负责提供。请问,一列火车的运输量是多少?”

中国方面保持沉默。没人吱声。看看都要凉在那儿时,刚才那位戴中山帽的人出来说话了:

“一列车按四十节车皮编成。一个车皮载重量是五十吨,共计二千吨。”

看此人貌不起眼,可在这十人当中,象是最有发言权的人物。

“这么说,如果采用海上运输,使用十万吨的大型货船。便是列车运输的五十倍。长期下去,这两者之间的运输费用的差额是不得了的哟。”

柿田专务说道。中国方面有人开始发出惊叹声。

“正确的水深数据,上海市委会告知你们的。请问,要让十万吨级的船只靠岸,最低限度的水深是多少?”

“直接靠岸的话,得十二、三米以上。”

“抱歉,恐怕达不到这个条件。”

“这不要紧,可以以附近水位最深的岛屿作为中继点,用五万吨级的船只再转运一下就可以了。日本的临海钢铁厂,也有采用这种方法的。”

听柿田专务这么一说,中国方面这才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

 “这里的农家不少呀。拆迁的事儿,恐怕也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吧?”

木更津工场的设备部长,望着万顷良田,忧心忡忡地问道。

“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农民非常愿意同党和国家合作。他们的住房的建材,国家已经着手调拨,人民公社的社员将成为钢铁厂的建设者。一下子由吃农村粮变成吃国家粮。高兴还来不及呢。”

办公厅主任答道。

一行人重新上车,离开旧月步机场。顺着田间道路,沿着长江岸边往前徐行。刚下过雨,路面很泥泞。车轮场起的泥水溅得满车窗都是。柿田等四人,不时下车。观察排水状况如何。好容易到了河岸,路面更泥更滑。正犯愁时,有人从后面的卡车上拿来了橡胶雨鞋。

 “啊,太好了!谢谢!”

柿田他们以及随同的中国人全都换上了雨鞋。沿着河道,继续前行。他们经过的这一河段,河面较窄。不能作为工业用水。

长江岸边,密生着大片枯萎了的芦苇。越往前走,江面变得越宽。宽得象海一样,望不到边际。

向岸边涌来的浪花是黄浊色的。而河滩岸边的水却是碧清的。水深好像还说得过去。上海,作为中国唯一的工业地带。不仅有着丰富的劳动力。而且也是一个莫大的消费市场。

“到底是建筑业十分发达的千年古国。看人家这地方选的。简直盖了帽了!”

柿田专务由衷赞叹道。

中国方面的脸色愈加明郎起来。

向着长江岸边。柿田专务又朝前走了几步:

“我们这一代人,总有一种要为中国做点什么,以求补尝的心情。现在,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同行的三人颔首赞同。

木更津工场的设备部长弯下身子,用双手捧起一把脚下的泥土,紧紧地攥着。象是可以瞑目了似的喃喃言道:

“赎罪……!”

 


  
上一章:长城 6
下一章:艰难岁月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长城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