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长城 5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05 点击数:272次 字数:

5

 

长城是古代中国在不同时期为抵御塞北游牧部落联盟侵袭而修筑的规模浩大的军事工程的统称。

长城东西绵延上万华里,因此又称作万里长城。

长城建筑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现存的长城遗迹主要为建于十四世纪的明长城

2012年国家文物局发布数据,历代长城总长为21196.18千米;而国家文物局曾于2009年公布明长城调查数据,中国明长城总长为8851.8千米

长城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创造的伟大的奇迹,是中国悠久历史的见证。

它与罗马斗兽场、比萨斜塔等列为中古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198712月,长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在我国北部辽阔的土地上,东西横亘着一道绵延起伏、气势雄伟、长达十万多里的长墙。

这就是被视为世界建筑史上一大奇迹的万里长城。

万里长城是我国古代一项伟大的防御工程,它凝聚着我国古代人民的坚强毅力和高度智慧,体现了我国古代工程技术的非凡成就,也显示了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

长城是中国也是世界上修建时间最长、工程量最大的一项古代防御工程。

自公元前七八世纪开始,延续不断修筑了2000多年,分布于中国北部和中部的广大土地上,总计长度达50000多千米,被称之为上下两千多年,纵横十万余里

如此浩大的工程不仅在中国,就是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冬天里万里长城。古城墙清晰地浮现在晴朗的天空中。在九、十月气候最好时期,长城的坡道上挤满了从全国各地来的,还有从海外来的外国游客。熙熙攘攘热闹着呢。而十二月初的长城,却几乎见不到人影。

陆德志和陆一心捂着厚厚的棉衣,从正面的阶石上来后,继续向着左侧的陡坡攀登。

放眼处,落叶后的荒凉的山坡,冷冷地静静地躺在那儿。高九米,宽八米的城墙,顺着丘陵起伏的山背向前延伸着,无头无尽。到处都设有墩台。墩台下是哨所。一旦有事儿,台上便燃起报警的狼烟。墩台又叫烽火台。

秦朝的始皇帝大举动工修筑后,汉武帝和后来的历朝历代的皇帝们又不断地进行修修补补。东起鸭绿江,西至甘肃省境内的嘉峪关。全长两千四百公里。经历了遥远的岁月和耗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才修筑起来的。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壮观的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建筑物。

走到坡道的半腰间,父子俩停住了脚步。凝住视线,但见蜿蜒不断的长城和天际处的云彩连接在了一起,直上九重霄。从内蒙古吹来的风,夹杂着军马的嘶鸣,踏着落叶奔赴征途的士兵们的脚步声,滚滚而来。

突然,一首诗从陆德志的口中脱口而出。朗朗的吟诗声,撕裂开了寒冬凛冽的空气。

“爸,刚才您念的是谁的诗呀?”

“唐朝,汪遵的诗《长城》。”

汪遵(约唐僖宗乾符年即公元877年前后在世),字不详,宣州泾县人。(唐诗纪事作宣城人。此从《唐才子传》),生卒年均不详,约前后在世。初为小吏。家贫,借人书,昼夜苦读。工为绝诗。咸通七年,(公元八六六年)擢进士第。遵诗有集《唐才子传》传世。
  他的诗绝大部分是怀古诗,有的是对历史上卓越人物的歌颂;有的是借历史人物的遭遇来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情绪;有的是歌颂历史上的兴亡故事来警告当时的统治者;有的直接反映当时的现实生活,这些诗都有一定的思想意义。
  《全唐诗》录存其诗一卷(第602卷)。

“再读一遍给我听,好吗?”

陆一心恳求道。陆德志难为情地苦笑了笑,终于还是咏诵起来:

秦筑长城比铁牢,

蕃戎不敢过临洮。

虽然万里连云际,

争及尧阶三尺高。

这是一首咏史的七言绝句。作者在游览长城的过程中偶有所感,认为再强大的军事武力。也远远不如仁义道德的精神力量。空前强盛烜赫一时的秦王朝也不能和上古主修仁德的尧庭舜阶相提并论。

遥望浩瀚无垠的北国,口诵七言绝句。陆一心直觉得一股热流冲击着胸膛。

秦始皇苦心孤诣地修筑比牢房还要坚固的长城,使野蛮的匈奴不得接近临池半步。自认从此便可高枕无忧,作威作福。焉知这道连云势长城并没有保住秦朝的江山千秋万代。相反,古代之圣人尧帝的台阶仅仅三尺高,却比万里长城更为坚固。‘德在,险不如’。国家安危,不在城墙之险恶,而在国君是否得民心。

“父亲,这真是首好诗!”

陆一心感动不已。

“是么。但愿你能理解这诗的真实含义。”

陆德志绽开了笑脸。是时候了。该把在长春公安厅听到的,关于日本人后裔可以回日本寻找亲人的事儿讲给一心听了。

“其实……

刚要开口,发现有人上来了。

“啊。是我们单位外事处的同事。”

陆一心颇感意外地言道。

第一个上来的是身穿防寒服,头戴中山帽的中国人。后面跟着四五个戴礼帽,穿大衣,脖子上围着长围巾的外国人。

“一心!”

陆一心的同事,过来打招呼。

“陆同志,您可真孝顺呀。带父亲游长城。我们这可是例行公事。”

小声言道。

所谓的‘例行公事’,就是事先没有约定,工作时间之外被抓了差而且还没有加班费。当然,陆德志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的。

“大家辛苦了。星期天也不休息。”

陆德志客气地寒暄道。

“哪里,那里。这也是我们外事处的工作嘛。我来介绍一下,这些人是日本东洋制铁的技术方面的负责人。明天,要去上海进行选定地址的调查工作。”

话音刚落,客人们上来了。

“啊,是先生呀。上次有您这位懂技术的人在现场当翻译,可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

高个子,浓眉大眼的日本人,直接用日语同陆一心打招呼。

“哦,是柿先生。承蒙各位先生的教诲,使得本人受益非浅。要感谢的应该是我才对呀。这么远,特意上长城来,各位辛苦了。”

陆一心亦用日语向对方问候。

“听说您现在还在计划司工作,我想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那时,还请仁兄多多关照。”

对方主动伸出手来,跟他约定好了再见的时间。

“哪里的话,互相关照吧。这时间上海那边气候也很冷呀。请注意身体,多多保重!”

 “谢谢,再见!”

他们说的全是陆德志听不懂的日本话。陆德志站在旁边象是个多余的人一样。自从陆一心调到重工业部之后,作为技术员,他学会了讲日本话。这点,陆德志也不是不知道。可是,一旦现实中,象今天这样头一回亲耳听陆一心讥哩哇啦地说日本话,陆德志依然哑然了。

一看就知道。那些人是日本来的大企业的大人物,可陆一心毫无紧张之感,还能用流畅的日语同他们打招呼,就在他们相互亲切握手的一瞬间,陆德志有了一种感觉,一种同儿子疏远了的感觉,在他眼里,儿子突然成了异帮人。

当他们走远了之后,陆德志才回过神来。

“一心,刚才你说的可是日本话?”

“唉,是的。”

“说什么来着,你们?”

“他们是这次的中日合作建设钢铁厂的日本方面的负责人。明天要去上海,为钢铁厂先选定地点。”

 “跟你说话的那人是什么人呀?”

“是东洋制铁的高级工程师。我还在外事司的时候,他曾经二次率团访华。”

陆一心不在意地说着。没想到他的一言一语竟象铁锤一样,捶击着陆德志的胸口。

“没想到你的日本话会说得这么好,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日语的呀,你?”

“父亲,以前不是跟你说过吗?在内蒙古的劳改所劳动改造时,遇到了一个从日本回国的一心想要报效祖国的爱国华侨。啊,不——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的黄书海,跟他学的日语。”

听陆一心这么一说,陆德志总算是回想起来了。那还是肖会刚刚释放,从内蒙古的劳改所返回北京时的事儿了。在车站,父子俩彻夜未眠地说了一晚上的话。当时,陆一心将这事儿告诉过他来着。陆德志的心益发动摇起来。

 “在既没有纸,又没有笔的监狱生活中,你是怎么学的啊?”

“每天,利用放羊的工夫,跟黄书海学习日语。用木棍在地上写五十音图,写简单的句子,就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一个字一个字地记。反复练习发音。黄书海还胡说什么忘记母语是做人的耻辱……

陆一心将当年如何跟着黄书海学习日语的事儿,重新向父亲详细地说了一遍。

 “是啊,原来你是这么开始学习起日语来的呀——!”

陆德志茫然若失地望着没了人影的坡道,喃喃地言道。

天边,延绵不见尽头的城墙和一片缭乱的云彩纠缠在了一起。浓云重得象山。远山又淡得象云。是云是山?分辨不清。

陆德志直觉得一阵莫名的虚脱感向心头袭来。

 


  
上一章:长城 4
下一章:长城 6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长城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