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大众文化 2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7-03 点击数:897次 字数:

20

陈纳德1890年9月出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1917年8月考入印第安纳州本杰明士官学校。

在学校学习飞行时,他便以热心好学、肯于钻研而著称。

通过严格的训练,他很快就熟练地掌握了各种飞行技术。

不仅如此,他还不断地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汲取别人失败的教训。

这种痴迷不倦的学习劲头使他的飞行技术日益精湛。

他也因此受到教官们好评。

然而陈纳德面对种种赞誉并不感到满足,因为效命疆场,成为一名将军,才是他怀志投军的真正梦想。

1917年,当陈纳德刚刚步入军校时,欧战正酣。

能够早日为国效劳成为陈纳德刻苦学习的最大动力。

在学到飞行技术后,他迫切要求参战。

1918年秋,陈纳德被派到纽约长岛,作为第46战斗机联队的副官,准备从这里乘船开赴法国,参加欧战。

其实,欧洲这时的局势已十分明朗,德奥同盟已趋瓦解。

不久德国投降。

陈纳德所在队伍的船刚刚行至一半,便奉命全部停驶,并立即沿原路返回。

陈纳德对此深感遗憾:当英雄的美梦化作了泡影。

虽然没能亲自参加战斗,但是陈纳德在随后的日子里一直与飞机为伴,并潜心钻研各种新的飞行技术,卓有建树。

尽管陈纳德为其喜爱的航空事业倾注了大量心血,但在军用飞机的战术颇受冷落的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军界,他并没有赢得应有的尊敬和回报。

经过20年漫长的军旅生涯,他才是一名上尉。

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在1934年的一次陆空联合作战大演习中,他对陆军部参谋长吉尔本将军沿袭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经验实行堑壕战、无视空军力量的做法提出了批评,结果引起了陆军与空军的一场激烈争论。

陈纳德坚持己见,绝不放弃自己对战略空军理论的正确意见,这令吉尔本十分恼怒,觉得很没面子:

一个小小的上尉居然敢同自己叫板!

于是数周以后,陈纳德在军官表册上被除名,不久便退出现役。

中国抗战给了陈纳德又一次“生命”。

1937年年初,当时正在中国中央信托公司任咨询顾问的罗伊·霍尔布鲁斯转来了蒋介石夫人宋美龄的一封信。

在信中宋美龄向陈纳德发出邀请,希望他对中国空军进行为期3个月的考察。

此行使陈纳德在中国天空找到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正如陈纳德将军的夫人、著名华裔社会活动家陈香梅女士所说:

“一个美国的飞行教官,现在决定要在亚洲对日作战,这可以说是上天的安排。”

1937年7月初,陈纳德抵达中国考察空军。

几天之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

陈纳德接受宋美龄的建议,在昆明市郊组建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

他还积极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并且亲自驾机投入战斗。迫于日本外交压力,陈纳德的活动逐渐转为非公开。

1941年,陈纳德在罗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以平民身份参战。

7月和10月,200多人分两批来华。队员多半是勇敢、渴望冒险、性格不拘的年轻人,由于形式上并非正规军,他们的战术研究和训练反而得以自由挥洒。

不久,他们在昆明初试身手,首战便对日本战机予以痛击,此后并连创击落日机的佳绩。

在31次空战中,志愿飞虎队员以5至20架可用的p-40型战斗机共击毁敌机217架,自己仅损失了14架,5名飞行员牺牲,1名被俘。

“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插翅飞虎队徽和鲨鱼头形战机机首名闻天下,其“飞虎队”的绰号也家喻户晓。

1942年7月以来,陈纳德率领美第14航空队摧毁了2600架敌机,击沉和击伤敌大量商船和44艘军舰,己方损失500架飞机。

19岁的陈香梅从岭南大学毕业时,因才学出众,被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聘用。

在上了6个月的夜班后,陈香梅终于被派出去跑外勤。

陈香梅奉派去采访驻昆明美国空军,成了中央通讯社第一位战地女记者。

上司交给她的第一项任务是写一篇第14航空队司令官陈纳德将军的人物专访。

她——一个19岁的初出茅庐的女记者和他——一个54岁的威震长空的美国少将——就这样见面了。

陈香梅走进一间标有“会议室”的大房间,紧张的心还在急剧地跳动。

毕竟这是第一次采访一位著名人物,采访的成败与自己今后在通讯社的前途紧密相关。

会议室尽头的一扇门轻轻打开了。

记者席中有人轻轻地说了一声:

 “老头来了!”

这是记者和第14航空队的官兵送给陈纳德的雅号。

个头不高的陈香梅透过前排记者的肩膀,看见一个满头黑发的美国将军阔步进来,他那刻满皱纹的脸上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那件已经不新的皮夹克上嵌着两颗银光闪闪的将星。

陈香梅带着微微的震颤凝视着这位闻名遐迩的飞虎将军,她的第一印象是:

这个人具有伟大的意志、力量和勇气,兼有高超的智慧。

招待会结束,她还想不出一个合适的问题。

她随着男记者们准备离开时,看见陈纳德正微笑地朝她走来。她紧张地站住了。

陈纳德先和她打招呼,然后告诉她陈应荣从美国写信给他,询问陈静宜的近况,并提到不久将会见到他的另一个女儿。

一位威震长空的美国将军以这种聊家常的方式和她开始了面对面的谈话,陈香梅刚才还绷得紧紧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了。

陈香梅姐妹的遭遇和中国战场急剧恶化的局势,使远在大洋彼岸的陈应荣决定把她们接往美国。

他致电陈纳德,请他帮忙。

陈纳德的秘书很快就为陈香梅和她的4个妹妹办好了去美国的签证。

大姐陈静宜这时已经到了美国。

当拿到盖有签证的护照和飞往印度的机票时,陈香梅的几个妹妹都非常高兴,她们明白,这意味着可以离开动荡的战争环境,去生活在当外交官的父亲身边。

然而,陈香梅的心中却是另一种难以言状的滋味。

她去向陈纳德致谢并道别。这位飞虎将军不但空战是行家,观察人也入木三分,他似乎看出了陈香梅的心思:

“如果你不想去美国,我可以请秘书去取消你的签证。不过,你要仔细考虑一下。”

陈香梅自己明白,她其实愿意留在中国。

她不愿生活在父亲身边,19岁的她希望自主。

她喜爱记者的工作。

她更愿意留在陈纳德的身边,将他的工作、生活和其他一切告诉中国人民。

她对他除了崇敬以外是否还有其他感情?

是否像陈静宜所说的那样是爱上了他?

此时,她自己也说不清。

不过,多年以后,她在谈起这段往事时承认陈纳德是她留下来的一个主要原因。

陈纳德对陈香梅这个选择非常高兴,他也愿意她在他的身边。

当时在昆明有不少年轻的美国妇女,陈纳德与她们其中的几个相处得不错,但他感到与这些人在一起和与陈香梅在一起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他更乐意与这位中国女记者打交道,接受她的采访。

陈香梅留在昆明后,巫家坝的第14航空队司令部成了她去得最多的地方。

当然,她去那里是采访新闻,但有时她自己也会感到,去那里似乎不仅仅是为了采访新闻。

有时,陈纳德离开昆明飞赴前线,陈香梅就会感到若有所失,在第14航空队司令部里采访起来也没精打采。

而当陈香梅暂离昆明前往滇缅前线采访战地新闻时,陈纳德也会感到他的司令部少了这位女记者,显得冷冷清清,缺少生气。

在采访和被采访中,女记者和司令官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多,心灵上的距离越来越近。

第14航空队的官兵们渐渐发现,他们的司令官与这位中国女记者在一起的时候,脸上没有了平时冷峻的神色,嘴角常常挂着一丝微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大众文化 2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