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大海 9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30 点击数:215次 字数:

9

 

突然,月梅想起了听陆一心说起过的,幼小时生离死别的妹妹的事儿来。婚前,月梅又被派到中苏边境地区,进行巡回医疗。

临行前,陆一心才将自己小时候在黑龙江省国境附近的农村里的那段辛酸的往事讲给了她听。

躲过了苏军的屠杀而幸存下来的兄妹俩,在苏军离去世后,被出来拣便宜的农民带到了村子里。

弄了点儿东西给他们吃后,便被当做战利品分配到了当地农民手里。

陆一心哭喊着:

“大叔,妹妹才五岁啊。求求你啦!把我也一起带去吧!”

无论他怎么哀求,都无济于事。眼看着幼小的妹妹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扛走了。

妹妹挣扎着,哭叫着“哥,哥呀!”

陆一心追了上去,不料却被人从后面踹了个狗吃屎。紧跟着有人上来踏住了他的身子,令他动弹不得。

就这样,陆一心眼睁睁地望着妹妹被人“要”走了。

后来陆一心从勃利的第一个养父家里逃了出来。好容易到了长春,又被人贩子拐了去。当街出卖。幸亏遇到了好心的第二个养父,把他救了下来。并把他当做亲生儿子一样抚养成人。

可是,陆一心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妹妹。

不知她是否也能象自己一样遇到好心人?

三十年过去了,妹妹仍生死不明,行踪不知。

对陆一心来说,金线锦缎纺织的守护神袋成了思念妹妹的唯一信物。

和养父母一起,从国军和八路军之间的饿死鬼堆积如山的真空地带的卡子逃脱出来后,他一直将神袋带在身边。藏在写字桌子的抽屉里。

陆一心呜咽着将这段凄惨的往事,全讲给了月梅听。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月梅。

月梅小心翼翼地打开纸包,里面是一个退了色的红布袋,上面系有一根金线,正是这根金线,连接着兄妹俩苦难的过去和对往事的追忆。

是可恶的战争拆散了他们兄妹!

当知道陆一心还有一个至今不明生死的妹妹的事后,月梅亦心如刀铰,悲痛难当。

十年文革,甚至冤枉被送劳改期间,这个小纸包一直被珍藏在范家屯家里的桌子抽屉里。

打那之后,陆一心再未提及过妹妹的事儿。

只有做妻子的最清楚,丈夫一日也没忘却过生离死别,下落不明的妹妹。然而,要想去寻找妹妹,谈何容易。

首先,陆一心他自己是日本人。此事不可能公开,也不敢公开进行。

另外,就算他有心去找,也没有头绪,不知从何处找起。

时间在无情地流失,留给他的只有辛酸的回忆。

再者,如果瞒着对他恩爱有加的养父母,去寻找自己的日本亲人,这无疑是对俩位老人的一种背叛——望着苦恼中的丈夫,泪水不自觉地从月梅的眼中溢了出来。

“妈妈,饿,我饿。”

燕燕扯着月梅的围裙。

“啊,马上就得。去,叫爸爸收拾桌子吧。”

陆一心站了起来。先放好儿童椅,然后将月梅弄好了的鸡蛋炒大葱,炒韭菜,白菜汤,咸菜端上了桌。陆一心首先拿过燕燕的小碟子:

“给,燕燕最喜欢的鸡蛋。”

“谢谢。爸,这是爷爷带来的鸡蛋吗?”

自从半年前,有日子没来北京的父亲,从乡下带来好多的鸡蛋到家里来过之后,燕燕总惦记着打听爷爷的事儿。

“那些鸡蛋,燕燕不是全都吃光了吗?再过些日子,我们去看爷爷,好不好呀?”

“好!啥时候去?”

“春节。”

“不骗人?”

燕燕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算了吧。到时只怕没假,去不成。你不在家,《人民日报》刊登了日本人愿意协助我们建设大型钢铁厂的事儿。象你这样的会日本话的人,能走得开么?等着瞧吧,到时候有你忙的。”

“啊,那太好了,就盼着这一天呢。”

陆一心松了口气似地言道。

“爸爸,日本是什么呀?”

月梅和陆一心对望一眼:

“日本啊,是在很远的地方的一个国家。”

“很远,在什么地方呀?”

“要坐大轮船去的地方。”

“大轮船呀,我知道,画报上看见的。”

燕燕沾沾自喜地说道。这全是托儿所的功劳。

用过晚饭后,燕燕很快就睡了。陆一心打开收音机收听新闻。没有什么特别的新闻,出差累了。于是,比平时更早地上了床。

迷迷糊糊中,感到被子轻轻地动了一下。是月梅上床了。月梅轻手轻脚地在身旁躺了下来。

“一直在忙呀,这么晚了……

“给燕燕弄点儿吃的。不好意思,把你给吵醒了。”

“哪里的话,我似睡非睡的,咋能怪你呢。”

“出差累坏了吧,今晚早点睡吧……

出于考虑丈夫的身体健康,月梅好心提议道。

可是,陆一心反而更加来了精神头儿。把手伸向月梅,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身子。月梅亦不再做作,干脆就汤下面,共同腾云驾雾去了。


  
上一章:大海 8
下一章:长城 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大海 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