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大海 8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6-29 点击数:284次 字数:

8

   

陆一心和重工业部的人从上海乘坐特快列车,回到了北京。然后,坐公共汽车回了宿舍。

重工业部的宿舍在天安门附近。四层楼。房子虽然旧了点儿,但地理位置好。到重工业部上下班,骑自行车二十分钟,坐公共汽车十分钟就得。

还不到下班的时间,没见几个人影。各层楼的楼梯口处,堆满了过冬的煤炭。阳台上则堆满了大白菜。擦肩而过的老人和孩子们,亲切地同陆一心打招呼。陆一心也笑容满面地向大伙儿问候。

上了四楼,在自家房门口站了一会儿。松了口气,再打开房门。室内只有两间房,外加厨房和涮洗的地方。一间放桌子和椅子。窗台边书桌和书架。另一间是寝室。放着一张简朴的双人床,儿童床和衣柜之后,再无插足之地。您别抱怨,在北京,一家三口人能有这样的住房条件,那是福气。别的人家父女兄妹同居一室的家庭海着呢。

过了十二月十日之后,机关开始供暖气。房间里能有个十四、五度的。但是,由于是水泥地面,屋子里照样是冷飕飕的。陆一心生着火炉,放上药罐之后,在靠背椅上躺了下来。出差三个礼拜,太累了。先休息一会儿,等在医院上班的月梅下班后去托儿所接燕燕回家吧。

房间内没有任何的装饰品。只是书架上摆满了冶金方面的书籍和月梅用的医护方面的书籍。记得那年结婚典礼举行过后,他和月梅到王府井的照相馆照了一张结婚纪念相。俩人都身穿人民服,胸口挂着小红花,紧紧地依偎在一起。陆一心三十四岁,月梅二十五岁。结婚虽然晚了一点儿,但双方的眼里都充满了喜悦之情。一个是反革命分子被送劳改,一个是自决与人民的右派分子的女儿。苦难青春,同病相怜,才能心心相印。

结婚那天,最让陆一心感动的是,当从长春乡下赶来的父亲握着月梅的手,再三向她表示感谢的时候,月梅却在父亲跟前跪了下来,深施一礼。当时,月梅的母亲和弟弟也出席了婚礼。由于丈夫自杀,被下放到农村的母亲,刚刚五十的人,岁月的煎熬,已经是白发苍苍的了。母亲和月梅一样,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两亲家同是教育战线上的人,自然给婚礼又多添加几分喜气。

十分钟的婚礼结束后,双方的家庭成员自不必说,单位的同事们一起高举酒杯,共同祝福。长这么大,陆一心觉得还是头一回有人为他举杯庆祝。从今天开始,他和月梅将踏上人生新的旅途,共创幸福未来。在同事们充满温暖之情的祝福声中,两行热泪不自觉地溢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

那天夜里,当月梅她那弱小的躯体头一回躺到在陆一心怀抱之中时,泪水濡湿了她的面颊。陆一心轻轻地为她擦去泪水,轻轻地吻她。月梅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托付给了陆一心。接下来是激烈而长时间的拥抱。当时的情景,陆一心至今仍记忆犹新。有道是:“久别胜新婚”。虽说是三十出头的人了,才离别三个星期,尽管很有些疲惫,但此刻陆一心最想要做的就是紧紧地拥抱爱妻她那娇小的躯体。

突然,陆一心站了起来。他打开出差用的黑色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件绿色毛衣。结婚后,头一回出远差,怎么的也得给妻子带回点儿像样的礼物。上海产的这种颜色得毛衣,最近特别流行。虽说贵了点儿,一咬牙还是买下了。另外还给孩子买了一包红、黄、绿多色上海奶糖。

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月梅和燕燕回来了。

“爸爸——!回家了。”

三岁的燕燕,飞了过来。

“回来了。小乖乖在家听话吗?”

三个星期没抱过女儿了。燕燕撒娇似地吊在父亲的脖子上。平时,月梅上班时,就把她送到单位的托儿所。

 “燕燕听话。听妈妈,还有阿姨的话。”

女儿扬起齐眉短发的头,一双胡桃似的大眼极似母亲。

“好啦。下面发礼物罗。燕燕是‘大白兔’奶糖。妈妈是漂亮的毛衣。”

说着,将买来的礼物放在了桌子上。燕燕飞跑了过去。月梅拿起毛衣,走到穿衣镜跟前:

 “啊,真漂亮!到底是上海货。这么漂亮的毛衣,一定很贵吧?”

嘴里说着抱怨的话,脸上却是喜洋洋的。

婚前,身材就很好。婚后,虽说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由于工作顺利(在医院升职为护士长),生活充实,月梅反而更显少妇的成熟美。

“唉,先吃饭吧。”

月梅开口道。

陆一心赶忙解释:

“对不起,刚回来。磨磨蹭蹭的,还没做饭呢。”

双职工夫妇家庭,一般都是交替做饭和忙家务。

“没你的事儿,出差累坏了吧。歇着吧,我马上去弄。”

月梅系上围裙,下厨去了。

厨房虽小,好在烧的是煤气,也还方便。今天吃米饭。碗柜里还有点儿鸡蛋,白菜,韭菜大葱,拿油炒和就是一个菜。

月梅一边做饭,一边听着房间里传出的丈夫给女儿读小人书的声音和燕燕的笑声。


  
上一章:大海 7
下一章:大海 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大海 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